,

    在去往剑桥的路上,他已经跟大家解释了那些机关的寓意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他可是顶尖狙击手,会被你这么误导?”川治不信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这取决于我第一枪,如果我第一枪打中了他,对他带来了威胁,那么后面的心理就被我全部把握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第一枪没打中,那就当我白做了,反正又没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川治摸了摸下巴,他是看出来黄极那一枪偏得很离谱的,暗想肯定都白做了。

    剑桥距离伦敦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乘车的话需要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快到的时候,黄极让林立下车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林立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去那边的诊所包扎一下……然后找家餐馆吃饭,等我通知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林立点点头问道:“包扎哪里?”

    “左手。”

    林立又问道:“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行,找家麦当劳随便吃点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林立当即下车,脱离队伍。

    索菲亚沉吟道:“我们四个没有被跟踪,如果去赴约就又被盯上了,这回他们一定是人员齐备,我们硬实力是拼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川治也说道:“对,我们何必去送死?超导体在我们身上,没有我们确切的位置,敌人不会急于动手把大家都杀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会杀的,因为我们不去赴约,意味着我们知道有内鬼,所以老王、楚少君他们就没作用了,敌人会杀光他们,然后腾出所有人手,搜寻我们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咬牙道:“那我们必须揪出内鬼!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揪出内鬼的同时,让他还不知道自己暴·露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和川治对视一眼,惊异道:“这要怎么做到?”

    “首先我知道,内鬼是拉库尔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川治惊呼出声道:“他比我早十年加入!”

    索菲亚蹙眉道:“他是伦敦本地人,是这次会师中最重要的联络员!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拉库尔开了一家披萨店,之前所谓的披萨联络,就是以他为中转站的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有内鬼,并且让楚少君配合演了一场戏。”

    “楚少君联络了他最信任的同伴麦茨,并让他躲起来,以此为由让大家分散去找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松了口气道:“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麦茨真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会以为麦茨可能出事了,包括内鬼,因为内鬼也不知道光明会是否偷偷采取了什么行动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光明会如果偷偷对单独某个人采取行动,也不会通知内鬼。

    所以内鬼在这件事上,和大家是一样的情报量。当麦茨失联后,所有人都以为他被光明会的人带走了,内鬼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川治问道:“你不怕麦茨就是内鬼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麦茨是内鬼,那么我们刚才就不会受到袭击,因为内鬼没机会看到超导体在我手上。而我在更早时就确定楚少君不是内鬼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点头,这个他们知道,如果楚少君是内鬼,那么他电脑就不会有定位而没有窃听。

    黄极问道:“被光明会带走的后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索菲亚叹道:“死……或者背叛。如果当时确定了麦茨是被光明会带走的,我们之后的行动密号将全部更换。”

    黄极又问道:“那你更希望他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当然希望只是个意外,正如你当时所强调的,他只是正好不在家,错过了披萨,同时可能手机还坏了。”川治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但这很渺茫不是吗?当时在场的人之中,只有内鬼不在乎这一点,打从心底里就认为,麦茨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内鬼本就要害死他们所有人,又怎么会在乎提前先死一个?

    川治不解道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意味着,只有内鬼,不会打电话给麦茨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将手机递给众人看,只见上面正是他与楚少君联络的短信。

    楚少君第一个赶到麦茨的住处,并且拿到了麦茨留在现场的手机,从通讯记录上表示,所有人都打电话给了麦茨,除了拉库尔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看懂了吗?巴布洛索打了六次电话!比伯打了十一次电话!派去找他的人,至少都打了两次电话,唯独拉库尔,一次也没打过!”

    “你找一个人,搜寻的同时,还会多次地打电话过去,看看他会不会接。除非你认定他已经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索菲亚死死盯着短信转发过来的记录,白皙的额头暴出青筋。

    如果直接就认定麦茨已经死了,那大家又何苦冒着危险去找他?

    当时索菲亚提议大家分散去找,就是希望麦茨没死!

    毕竟当时没有任何证据指明,光明会知道他们在伦敦……他们有可能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黄极最后那句‘大家不要太悲观’的一番话,直接导致所有人在寻找中都在不断地打电话给麦茨!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!

    为什么?很简单!希望他接电话!

    大家是同伴,都希望他没事!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,不会打这个电话,那个人是百分之一百的知道,光明会就在伦敦,正盯着他们,随时可能围剿他们。

    这是情报差,所以只有内鬼,打从心底里就认为,麦茨再也没机会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索菲亚悲伤道:“这不是决定性的证据,他是老一辈的弥赛亚了,我们不能冤枉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不想看他当众撒谎的样子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点头,黄极说道:“那就照我说的做……先通知除拉库尔以外的人……然后去街边买一部手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队长,巴布洛索已就位。”

    “比伯已就位。”

    “楚少君已就位……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光明会佣兵汇聚于剑桥康乐中心附近。

    一共二十名佣兵,散落于各个方向,他们都确定了各自所跟踪的人到达。

    在康乐中心三百米外的一栋钟楼上,黑人队长用望远镜眺望着。

    “报告,康乐中心除了正门,没有摄像头。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点点头,笑道:“真是挑的好地方呢!”

    这个位置很是偏僻,周围几乎就像是小镇,大部分是二三层的独栋民房。西边是铁路,东边则是一片片牧场与农庄。

    如此地形,一旦开打,弥赛亚的人跑都没地方跑。

    “报告,发现索菲亚!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立刻朝一个方向看去,只见一辆车开进小镇,索菲亚率先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给阿兰:“他们已经到剑桥了,你还在盯着乔斯达公寓?”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我已经撤了,你那边只去了三个人吧?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又看了一眼,见到只有索菲亚、川治以及黄极三人下车,的确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怎么只有一个新人,还有一个呢?”黑人队长蹙眉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还有一个战斗力极强,跟我对狙掩护了这三人撤退。我的观察员也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你搞定他了吗?”黑人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阿兰淡漠道:“我可能打中了他一枪,但他肯定没死,警·察来了,我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如果超导体在他手上怎么办?我们这边敌人都齐了,就差他了。”黑人队长说道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放心,他是抱着必死觉悟留下来的,超导体不可能留在他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是说,你把他放跑了?”黑人队长不爽道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我如果不放走他,他就死定了,他不可能提前预知我会放走他,所以超导体一定还在索菲亚那群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任务主要是拿到超导体,这个人我下次见到了,再杀不迟。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深吸一口气道:“……你尽快过来吧!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赶……再给我十分钟。”阿兰说道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挂断电话,瞥见内鬼还没有进入康乐中心,给内鬼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确定一下超导体的位置,给我一个回复,我就会杀进去。”

    内鬼连忙道:“我知道,不要再打过来,进去之后我会找机会发短信给你。有人来了,不说了先挂了!”

    他挂断电话,将所有记录删除,迈步走进了康乐中心,那里已经有个同伴向他招手了。

    “拉库尔,你打电话给谁呢?”说话的是巴布洛索。

    拉库尔脸色故作凝重道:“麦茨失踪,索菲亚那边被袭击,这实在太突然了,我感觉情况很不妙,刚才联系了一下帝王,把情况跟他说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巴布洛索哦了一声,能联络到帝王的只有拉库尔,这里的情况确实要跟帝王说一下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他不会多想,可早在十几分钟前,索菲亚就打电话告诉他拉库尔极可能是背叛者的缘由。

    有了这层底子,他刚才其实看到了拉库尔是接了个来电,于是嘴上却故意问‘你打电话给谁’,结果拉库尔竟然顺着自己的话,撒谎说是打给了帝王……

    “先上去吧,我第一个到的,已经包下了健身房,在二楼。”巴布洛索不动声色道。

    两人上去,陆续众人都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麦茨!”拉库尔看到楚少君和麦茨走进来,不禁惊呼。

    众人也全部惊喜万分,麦茨没事!

    麦茨一脸歉意道:“抱歉,我手机可能被人偷了!我以为丢在路上,出门找,结果还错过了你的披萨……”

    拉库尔哈哈笑道:“你没事就好,快把我们都吓死了,我们到处找你啊!”

    “但比麦茨失踪更糟糕的是,你们走后我们在乔斯达公寓遇到了袭击!”索菲亚说着,迈入健身房。

    她带着川治、黄极二人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,现场除了林立,已经全部到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