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沃德发克?这是什么枪法?”

    巴布洛索等人匍匐在桑拿中心,透过窗帘遮挡看着对面的游泳馆。

    在游泳馆外,已经死了两个佣兵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他击毙的,但却并不是他的功劳。

    因为两名佣兵都处于一个非常隐蔽的掩体后,那个位置除非是站在外面的民房二楼开枪,否则是打不中的。

    然而,黄极却教会了他,如何命中掩体后的敌人!

    “看到那根钢柱了吗?上面是不是有旁边树叶遮挡阳光造成的影子?”

    “对,从最上面往下数,第十九片树叶影子,你瞄准那个影子尖!”

    “你的角度还要调整一下,手稳一点,我帮你挪角度……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我让你开枪,你就开枪。开完第一枪手不要松,立刻拉回这个角度,再对着第十七片叶子稍微中间一点的地方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枪法很好吗?能不能打准?嗯?啊?很好……再等等……开!开枪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黄极的指示下,巴布洛索利用弹射跳弹,将掩体后的两名佣兵击毙!

    并且成功地让对方以为,子弹是从窗外打进来的……

    巴布洛索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快,他作为非战斗人员,为什么日以继夜地苦练枪法?

    还不是弥赛亚的战斗力太弱了,硬实力上差了光明会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他与光明会有血海深仇,无时无刻不想着战胜那群人。

    在枪店,在射击俱乐部,在曾经的弥赛亚安全屋,他疯狂地磨炼枪术,磨炼身体,也着实练就了一手好枪法!

    可他的枪法,在这个时候,却派不上多大的用场。

    跟那群杀人如喝水的国际佣兵对枪?差了点火候啊……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留下来那命断后的时候才用得上吧?

    然而,没想到的是,眼前的新人竟然掌握了如此恐怖的‘枪斗术’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第一次,击杀了光明会的士兵,顿觉得昔日仿佛被当成老鼠一般追杀的压抑得以宣泄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用肉眼计算出了弹射角度……这这这枪法太神奇了!”

    众人皆震撼地看着黄极,他们从来没见过这种射击方式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无非是一些简单的运算,脑补出子弹反弹的落点,桌球没打过吗?”

    众人嘴角抽搐,废话!谁不知道是利用反弹的落点。

    一些电影里的特工,灵光一闪或许能打出来。

    但现实里,谁特么会把这招真的练成‘枪斗术’?

    “你自己怎么不用?”巴布洛索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这把枪是瑞士sig公司的229,使用的是点357子弹,每弹夹13发,全枪长18厘米,全枪质量581克……子弹初速在309米每秒,至310米每秒之间。威力不俗,但也很难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了解它,但我不会用枪,今天之前,我甚至没摸过枪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来,巴布洛索,你的枪法很好,这把手枪很难用,你却打得很稳,精确命中了我指定的点位。”

    “理论与实践是有差距的,在我的身体熟悉枪械之前,你来开枪比我更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理解我这种枪法了吗?刚才你因为不相信我,而在我指点你时浪费了太多时间,接下来我希望你能瞄快点!”

    众人吞了口唾沫,怔怔地看着黄极,这哪里来的新人,简直是怪物啊。

    以前没摸过枪,今天接触了几次,就成为了理论的巨人。

    枪法不好可以练,但黄极这手目测角度,目测反弹落点的绝活儿。

    一般人想学都望而生畏啊……

    索菲亚目光异彩地看着黄极的背影,暗想他们弥赛亚这回,终于来了一个了不得的新人啊。

    黄极招呼一人陪他走出房间,将两名死亡的佣兵耳麦轻轻摘下,随后将尸体拖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把自动步枪以及充足的弹夹,外加十二枚高爆手雷、六枚烟雾弹、四枚闪光弹,最后是两袋工具背包,里面有拆弹、拆锁、拆除陷阱的各式工具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计划,对方迫于不存在的狙击手,而暂时不敢进来,我们躲在这还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可现在敌人的主力在地下水道,从三个方向合围过来,预计十到十五分钟就会发现我们根本没下去。”名叫比伯的男子说道,他曾是巴西的一名军火商,这里就他和老王、巴布洛索三人枪法最好,对各种军械使用最熟悉。

    黄极检视着尸体,说道:“不需要那么久,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,五分钟之内,他们就会用热成像仪看到我们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比伯咬牙切齿,这样一来,他们躲在这就没用了。

    “热成像仪的范围通常是十米,如果遇到金属遮挡还会缩减一半,要是我们穿戴铝箔防护服,可以反显。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川治扫视附近,指着空调箱说道:“把所有空调箱拆了,我可以给你们攒一套铝箔服,但肯定只够一套的量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一套就够了。首先以巴布洛索的枪法,敌人不可能靠近你们十米……”

    巴布洛索嘴角抽搐,这是他的枪法吗?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给你标出弹射角。”

    只见黄极拿出油彩笔,走进了花园回廊,回廊的北边是游泳馆,西边是健身房,东边是围墙和换衣间,南边也就是众人所藏的地方,是个桑拿中心。

    他先走到西边的钢柱处,标了两个点。又到对面标了两个点,随后还在小花园中间的铜铸喷泉高处标了一个点。

    黄极走回来,又在桑拿中心的两个窗台上画杠杠,这是在给巴布洛索画架枪点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出来了,这是拿笔在给巴布洛索画‘辅助线’啊……

    “西边钢柱的两个点,分别命中那两个掩体后面,如果对方站着,你用上边的点,如果蹲下了,你就射下面的点。注意一个点只能打两枪,第三枪就会因为钢柱凹陷,而失去精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走廊如果有人过来,你就打喷泉雕塑上面的点。”

    黄极清晰而详尽地说着,他这就好像打桌球,先帮别人在桌球的边沿,或者白球上标了点,然后告诉别人:‘你往这个地方打,球就会弹进洞里。’

    如此,巴布洛索依靠这两处隐蔽的窗口,可以守住五个视野死角。

    敌人进来,一定会先找掩体,卡住自以为很安全的角度移动。

    可这样,就恰恰落入巴布洛索的杀伤范围。

    如果敌人直挺挺地冲过来,全是莽夫,那么这些辅助线反而没用。

    但显然,敌人不会那么做的。这里死的人越多,他们就会越谨慎,继而越往掩体,也就是‘洞’里钻……

    “做好了!”川治拿着一套铝箔隔热服过来。

    这是他手工搓的,看起来就像是雨衣,还有兜帽,足以将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子全包围。

    “还有鞋套,据我的经验,鞋子大多是散热的,只穿防护服会留下带有热量的脚印。”川治笑着,又递出一双鞋套。

    这样,就可以保证一个人被全套隔热,不显示在热成像仪中。

    “一般吧,距离太近,还是会被发现的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川治摊手道:“如果还有些隔热涂料就更好了,但我们没那些材料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没关系,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他穿戴好,戴上一些手雷快步离开,他绕到了正门旁的一个小出口,蹲在一处低矮的围墙后面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,他不能再前进了,南边的钟楼上视野几乎笼罩了整个康乐中心,他一旦出去,就会被看到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黄极把枪口伸出掩体,缓缓挪动着,根本就没瞄准。

    只是挪到一定角度之后,突然停下,扣动了扳机!

    这一枪,打中了两百米外敌方士兵波斯卡藏身处的一扇窗户!

    “啪!”玻璃炸开,波斯卡吓了一跳,还好他在墙后面,这一枪并没有打中他。

    “队长!他知道我的位置了!”波斯卡连忙汇报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立刻将视线转移到波斯卡的位置,看着那里一地碎玻璃,并扫视其附近可能开枪的地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极并没有从这个出口趁机离开,反而又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康乐中心内部,他绕到了另一侧的出口,拿出一面镜子从墙边伸出,看着远处的钟楼,他能看到黑人队长露出了一点,正在那用望远镜眺望着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黄极走出来了,他不紧不慢,堂而皇之地沿着马路,走出十米,突然蹲下站在一座路边雕塑后面,等了两秒后又走出来,继续前行,直至数十米后转入一间独栋小楼。

    而这期间,根本没有任何一人发现他,因为在他走出来的短短十几秒内,黑人队长正用望远镜凝视着波斯卡附近的洋房,只中途偏移望远镜,往另一侧扫了一眼,就又挪回去了。

    另一名观察员在民房区,因为房屋的遮掩和角度的关系,也看不到黄极走出来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可以说,敌人已经很谨慎了,即便是被那一枪吸引注意力,黑人队长都经验丰富地突然往其他区域扫两眼。

    但经验,对黄极没有用……

    黑人队长扫两眼的期间,黄极已经提前走到雕像后面,等到他视野扫过去之后,又出来……

    对于常人而言,明知一片区域被人监视,便任何时候都不敢穿过监视区。

    但对黄极来说,只要监视者是人,那就永远都有漏洞。

    人的视野会转移开,人的视野会被障碍遮挡,人可能突然回头跟别人说话,人可能突然眼睛进了沙子,想揉一揉。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情况,都是观察间隙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视野范围,如果把范围标红,那是一片扇形区域,根据高度的不同视野也不同,且会被障碍物遮挡。

    从上帝视角来看,黄极就像是在玩盟军敢死队一样,趁着敌人转头的间隙,擦着标红的扇形视区,在视野盲区中堂堂正正地潜行。

    这群经验丰富的佣兵,仿佛都成了‘瞎子’,就这么让黄极大摇大摆地走出来,而不知!

    “那钟楼太高了,视野太好,把那里端掉,他们就真成瞎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兰,怎么还没到?搞快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