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什么意思!阿迪,你坚持住!”

    阿兰躬着身子,穿插在房屋之间,迅速赶往阿迪所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黑人队长愤怒道:“阿迪说他攻上去了,你为什么要开枪!”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在架枪,为什么还要攻上去?对方已经被困死在里面了,他是白痴吗!”阿兰不服道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,从战术层面来讲,这的确是阿迪的问题,他为什么要攻进去?

    “阿迪!你怎么样?阿迪,你说话啊!你干嘛要冲进去啊!”阿兰追问着。

    可是阿迪已经没有动静了,貌似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阿兰沉默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怎么办嘛,他感觉这个阿迪很有问题,犯了大失误。

    可当这个问题,遇到把耳麦摘下来,结果毙了队友的阿兰,那就什么锅都没了。

    阿兰与众人失去了交流,就算这件事两个人都有问题,他阿兰的问题无疑更大!

    这让阿兰很烦躁,摘下耳麦是为了注意力更加集中。

    之前萨科扔手雷,对方扔木板那一刻,曾在窗口露出了一点脑袋,结果他就因为心情不够平静,注意力不够集中而丧失良机。

    与黑人队长的判断相悖,与众人的配合屡屡出错,良机的稍纵即逝……再加上林立能在耳麦里聆听他们的战术。

    这一切小事件都从各个角度上,迫使他选择摘下耳麦,进入他最爱的‘完美狙杀’姿态。

    在以前,他也这么做过,从来没出过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摘下耳麦,这在他看来只是个小问题,可现在,偏偏是这个小问题,导致了大后果。

    而唯一的甩锅对象,还被他亲手给毙了,无法宣泄地郁闷让阿兰烦躁不堪。

    “冷静……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找了个地方,深呼吸,调整自己的心态。

    杀死队友已经是既成事实,任何问题都可以战后再谈,现在是作战时刻!

    他丝毫不能因为杀死队友而影响心态。

    只见阿兰很快就平复下来,多次击杀队友的郁闷以及自我怀疑等负面情绪,又给他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还不依不饶地说道:“你不要再推卸责任了,阿兰,这次行动你的问题很大!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错。”阿兰回复道:“但我建议你不要让林立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黑人也知道现在林立肯定在频道里听着、

    他立刻换了一个频道,说道:“以后再跟你谈!现在你必须无条件地执行我的命令!”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黑人队长愠怒。

    “是!”阿兰回答。

    这时,新频道里传出某个有点像萨科声音的人,奄奄一息说道:“我……我是萨科,我还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黑人队长从钟楼探出,的确看到萨科的尸体不见了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萨科,你为什么要强调自己是萨科呢?”

    “快……救我……”萨科喘息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换了频道,你怎么调到这个频率的?”黑人队长眯着眼,他并不太敢相信萨科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”萨科已然濒死。

    这时,地下水道里的十二名佣兵说道:“队长,我们已经到了游泳馆的下方,没有发现敌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黑人队长连忙拿出手机,只见内鬼早在五分钟之前,就发了消息。

    内鬼告诉他,众人与林立建立了联络,已经发现不对,又撤回到康乐中心了。并且拿到了林立狙杀的两名佣兵身上的装备,准备死守在游泳馆里。

    两分钟之前,又发了短信:你们攻上来一定要小心,井盖处藏了炸弹,巴布洛索和比伯等人都装备了手雷和枪械!

    看着这两条短信,黑人队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直在和众人关注围剿林立的问题,没有注意手机接到短信。

    至于内鬼所担心的攻上去的问题,黑人队长冷笑一声,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选择从狭小的井盖攻上去,还是在敌人有炸弹和手雷的情况下,必然会有大量损伤。

    此次行动已经损失太多人了,他不想再做任何冒险的指挥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谨慎地说道:“全体队员注意,现在不要用通讯器频道沟通,改用对讲机。”

    “对讲机的声音是公放,从耳麦也能听到的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把所有耳麦关闭!”黑人队长说着,率先关闭的频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关闭了耳麦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并没有真的用对讲机沟通,因为黑人队长,同时又群发了一条短消息!

    “全体队员,以手机通讯,注意,林立也会用对讲机倾听我们的对话,你们该说什么都注意着点!”

    该消息,仅针对于他确定还活着的队友,包括连生死不知的阿迪,都没有发。

    战术频道就那么几个,且每个队员都知道,一个频道静默了,换几次就能切到新的频道上。

    萨科的求救很奇怪,这让黑人队长不得不怀疑,林立知道他们所有的战术频道。

    所以干脆舍弃通讯器,改为一对一更为精确的手机通讯。

    接着,黑人队长又专门给地下水道里的三个小编队发了消息:“一号组、二号组立即原路返回地面,从上面攻入康乐中心,尽快剿灭弥赛亚众。”

    “三号组,守在地下水道,堵死他们的退路!但不要贸然攻上去,井盖有炸弹,上面有埋伏!”

    做完这些部署,黑人队长给阿兰发消息,让他去波斯卡的现场查看一下,看看阿迪还有没有的救!

    顺带小心敌人,林立极可能还藏在那!

    黑人队长做完这些部署,在钟楼破碎的玻璃前,探出头观察地面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他耳朵微动,听到背后有动静!

    很近了!几乎就在他身后!

    黑人队长汗毛炸起,骤然间一个横向翻滚,向左侧拉出两个身位!

    怎料背后那人,竟然早已预判到他会翻滚,一脚狠抽在那个位置!

    “呃!”黑人队长闷哼一声,这一脚踹到他腰上,竟然下半身都麻了,他想要一个弹身站起来,却仓促之间使不上劲。

    他瞬间拔出刀向后一扎,却不料这一刀什么都没扎到,反而把手腕送入别人手中……

    此刻他自己简直是主动的,把右手向后反伸,被人抓住手腕,刚好一个反剪扭断了!

    微微一抖,刀子掉在地上,与此同时对方整个人都压上来,膝盖顶着他的背脊,将他挤在墙角,动弹不得!

    此人力量极大,动作干净利落,并洞悉了他所有反击,是近战搏击的高手!

    “林立!”黑人队长爆吼着,他意识到林立并没有留在地面逃窜,竟然在这个时候,直接摸到钟楼里袭击他来了!

    他想通知众人,奈何他关闭了通讯器。

    此刻唯有左手握着手机,藏在肚子上迅速地按动手机,想要联络阿兰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也早已料到这一步,他刚按下去,就发现手上一空。

    对方竟然精准地把手穿插到他肚子上,一个盲抓!唰得一下就把手机给顺走了!

    “不好!”黑人队长大急。

    他关闭通讯器,嘴上说着用对讲机,其实用手机联络,正是想反向算计林立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他刚这么做没多久,林立就直接擒贼先擒王,杀到他身后,还夺走了手机。

    这可大事不妙,一旦林立发现可以用手机指挥众人,他们可能就都完了。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啊!”黑人队长咆哮着,肌肉紧绷,以恐怖的蛮力顶开背后敌人,竟然站起来了!

    “咔嚓!”可同时,背后那人,也精巧地又把他左手的关节,全部卸开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两条手臂都动不了,可还是狂笑地转过身,咆哮道:“林立!你要跟我近战?你这是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他回头看到,‘林立’穿着他们小队的作战服,戴着他们小队的防爆面罩,不禁冷笑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的战力评价是c1,这相当于世界上所谓的拳王都会被他一击ko。即便自己被先手袭击,卸掉了两条手臂,他依旧有自信,搏杀死眼前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用枪的!蠢货!”黑人队长一个鞭腿袭来。

    他黑色的肌肉,看起来像石头似的!

    爆发性的力量贯穿在这鞭腿中,空气都被抽得作响。

    然而,‘林立’提前蹲下,瞬间又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恰好躲避开这一击,同时还用肩膀顶了一下黑人队长的腿肚子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黑人队长腿肚子抽筋了,手臂又动不了,踉跄地靠在墙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‘林立’已经错步上前,一拳轰碎了黑人队长的下巴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呆滞地靠着墙,滑倒在地,眼神不可思议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他被秒了……

    黑人队长想说话,但是下巴已经爆碎,强烈的眩晕感冲击进大脑,整个脑子里仿佛是一片浆糊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这一拳……他是a3……”黑人队长无可抗拒地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轻松击晕敌方队长,这人摘下面罩,正是黄极。

    只见他拿出另一部手机,扔到地上,并用脚踩碎外壳。

    随后观察了一番黑人队长,获知了大量的情报,蹙了蹙眉头。

    拿出黑人队长的手机,黄极首先翻到了一个叫‘萨雅’的号码,凝视良久。

    “炽诚哨兵……身体素质超越人体极限八倍,骨骼密度超越老虎,肌肉密度堪比银背大猩猩,无法与普通人自然孕育后代,这已经是另一种人类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弥赛亚竟然也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