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阿兰潜伏到了波斯卡、阿迪遇难的73号房外。

    “小心,我并没有看到敌人离开那里!”‘黑人队长’发来警告。

    阿兰神色一凝,谨慎地先蹲在两房之间的巷道中,背靠着围墙,耐心地挪动。

    在即将转到围墙拐角时,突然!他听到墙的那一头,有轻微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阿兰屏住呼吸,不发出一点动静地倾听着。

    那是很微弱的呼吸,时不时还中断一下,很显然,这绝不是正常人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围墙那一头!跟我靠在同一个位置,只隔着一道墙!”

    阿兰眯着眼睛,考虑要不要扔个手雷过去,但又怕这是诱饵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墙那头的人,似乎在挪动。

    速度很慢,但却在坚定地挪动着。

    阿兰也紧跟着对方挪动,他已经半分钟没呼吸了,就是怕对方也发现他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拐角,两者就要相遇。

    “叮!”一个轻微的金属与石头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阿兰瞳孔一缩,他很熟悉!这是枪械碰撞石板的声音!

    霎时间,他判断出对方携带着枪械,并且在地上匍匐爬动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平民了!

    这是林立!林立正好也在这潜伏爬动,被他无意间撞上了!

    阿兰嘴角露出微笑,缓慢地拔出了军刀。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没法用手雷,拉栓的声音会惊动对方。

    最好的方式,就是在拐角相遇地瞬间,用刀秒杀对方!

    阿兰背靠着墙壁,耐心地等待着猎物靠到围墙的出口。

    他已经连续一分半钟没有呼吸了,可他还是面色平静,眼中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对方移动地很缓慢,时不时还停一下……很谨慎嘛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两分钟没有呼吸了,极其耐心地等待对方再靠近一点。

    终于,对方爬到了拐角口,呼吸声已经近在咫尺!

    他把刀子调整到对方呼吸的高度,眼神中的杀意已经按捺不住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阿兰的屏息已经快到极限,大脑缺氧所带来的兴奋感,让他此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转过去的同时,挥刀刺击,一击致命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阿兰瞬间冲出,一记完美地刺杀,对方的确就在拐角,正一脸转角遇到惊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惊喜瞬间又转变成惊恐,利刃从咽喉刺入,还本能性地搅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!!!”阿兰看到对方的模样,原本宣泄似的表情也凝固了。

    他长出一口浊气,重新吸入新鲜的空气并低吼道:“萨科!!!”

    萨科终于死了,他战术翻滚躲开了自己被反弹的手雷,被炸成重伤却顽强地活了下来,身体几乎瘫痪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黄极走出来时,经过他身边,将他拖到一面墙后,并且帮他把耳麦的战术频道调整了一下。

    萨科从昏迷中醒来,旺盛的求生意志,让他在通讯频道里求救,奈何无人相信他。

    还问他为什么知道新的频道,萨科脑子里一团浆糊心说:我哪知道!我特么刚醒!

    他实在没有说太多话的气息了,只能不断地重复:“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耳麦中一片静默,队友们关闭了频道。

    绝望之际,萨科依旧不放弃生的希望,想要爬到大路上,等待队友的支援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几乎就要停止了,眼神迷离,纯靠着一股意志,在地上爬着。

    直等到,拐角杀出阿兰,一刀将其秒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阿兰看着瞪大眼睛死去的萨科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眼皮不住地跳动,他很烦躁,他真的很烦躁。

    萨科竟然没死,无意间爬到这里,被他误会是林立,一刀给秒了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今天是他最倒霉的一天了。

    阿兰拿出一张布盖在了萨科的脸上,并拿出手机发短信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萨科已经死亡,有人补了刀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说是自己补了刀,只说‘有人’补了刀,实在是现在,他不想和队友产生任何误解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他运气不好,可用枪杀还能说失误,用刀捅死,这怎么解释?

    队长已经对他很不满了,只希望战斗结束后再好好解释。

    “小心附近,他可能就在暗中!”队长发来短信。

    阿兰平复心情,他不能被队友的死亡而影响心态,否则枪会打不准。

    他迅速躲进一户人家的花园,枪从树梢之间,隐蔽地穿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1号小组和2号小组,一共六人,从两个方向摸到阿兰所在房屋的外面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是被安排攻入康乐中心的,结果刚攻进去,就被好像来自外面的人给秒杀一个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躲在掩体后面,都被飘来的子弹点死!

    连续损失四人之后,队长让他们撤出康乐中心,先去包抄在外的狙击手‘林立’。

    否则把背后让给狙击手,他们别想杀进康乐中心腹地。

    “玻尔,欧文,他就在69号房里!你们都藏的隐蔽一点,保持静默,以免被他听到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非常厉害,我不希望再有人减员!”‘队长’说道。

    玻尔和欧文两名小组长回复一个明白,分别位于两个方向,包夹住了一栋两层别墅。

    通过热成像仪,他们看到花园围墙内的树下,藏着一人,正端着一把狙击步枪瞄准外面。

    “发现目标,他穿着我们的作战服和头盔,还有一把狙!”欧文将这条短信群发给众人。

    阿兰也接到了这条短信,心想:“哦?林立你试图混入我们之中么……”

    狙击枪并非他独有,波斯卡也带了一把,乃是备用狙击手,一般不用。

    阿兰隐蔽地瞥视着外面,思索着:林立啊,你在哪呢?

    突然,他听到一声脆响,那是手雷拉栓的声音!

    阿兰连忙一个翻身,灵敏地离开树下,附身冲到别墅旁,纵身撞碎了厨房玻璃,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手雷在花园内爆炸。

    阿兰直接从厨房抄起一面平底锅,掩护着自己的头部,朝楼梯摸去。

    隔壁楼的1号组一名枪手,从二楼探出,见到‘林立’往楼上跑,本能地扫了两枪,结果都打在了平底锅上、

    他见到‘林立’用平底锅掩护,连忙又冲其腿部扫了两枪!

    “唔!”阿兰坚毅地忍着剧痛,朝楼上冲去,同时顺着四发子弹袭来的方向,预判出对方的位置,盲狙了一枪!

    他不敢把平底锅摘下来,但对方打了四枪,以他的技术,能直接根据这四枪定位出对方的大概区域。

    这一盲狙,真就把对面二楼的那名枪手给击毙了。

    “你心急了啊,林立!竟然在同一个位置,连发四枪!”

    阿兰并不知道自己打死了一人,他也是顺着感觉和经验判断,反了一枪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这一枪打死了‘林立’,但也看出对方的心态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态不如我!林立!”

    阿兰来到二楼,暂时安全,因为周围的房屋都是两层,他可以把自己的身位卡在死角。

    只见他迅速地清洗伤口,从小急救包里拿出一点撒上去,然后快速包扎。

    之后又拿出一个小瓶,用注射剂汲取了里面的液体,注射进自己的静脉!

    这是一种强效镇定剂,可以让心态强制平复,遏制各种负面情感。

    该药物几次之后就会上·瘾,而且对大脑有损伤,所以阿兰几乎不用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是他第二次注射它!

    “远距离杀不死我,就想在这么近的距离干掉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太低估我了,林立,是时候让你看看我真正的本事了!”

    打了药之后,阿兰胡思乱想的杂念渐渐压抑下去,他进入了一种无比冷静的情绪氛围中。

    在这种状态下,他只愿意思考一件事,那就是杀死敌人!

    其余的事,统统管不着,就算世界末日了,开枪的手也不会有任何犹豫。

    “玻尔,扔个手雷逼他暴·露,同时趁着爆炸的动静,冲进别墅一楼!”‘黑人队长’隔空指挥。

    同时欧文也受到消息:“你先不要开枪暴·露位置,如果玻尔的手雷逼迫对方走位,你再扫射,否则就不要开枪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咻!”一颗手雷砸破了窗户。

    阿兰瞬间甩狙,凌空打爆了那颗手雷!

    “轰!”手雷的冲击波跨越数米,吹动着屋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阿兰被冲击波轰在地上,背部血肉模糊,即便如此,也没有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更不会为了躲避冲击波,而站起来逃跑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‘林立’一定会趁机狙杀他,所以他唯一的生机,就是凌空打爆手雷,降低威力的同时,硬抗冲击波!

    平底锅盖在后脑,他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,只是被震得晕晕,耳朵鼓膜阵痛!

    而即便如此,阿兰依旧没有停下模拟敌人投掷手雷之后,可能会跑动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的手中,已经有两颗手雷拔掉了安全栓,准备就绪了!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在即将爆炸之际,阿兰突然滑铲而出,将两颗手雷分别扔向两个反向,从窗外飞出。

    一个,是判断‘林立’没有移动的位置。

    另一个,则是预判‘林立’走位的可能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几乎同时的两次爆炸,直接秒杀了隔壁院子里三个人!

    他们惨叫了一声,但是因为阿兰耳朵轰鸣,并没有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可能,他趁机跑到我楼下了!”

    阿兰现在听力受损,听不到一楼的动静,但这不妨碍他直接假定对方跑到自己楼下。

    高手对决,等到百分百确定对方才开枪,那就晚了。

    将手雷直接顺着楼梯往下扔,轰轰轰!一楼被阿兰狂轰滥炸!

    终于,在三次爆炸之后,阿兰听到了一楼有人开枪反击的枪声!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那是一楼的人意识到自己暴·露之后,开枪冲着楼上盲射。

    阿兰微笑,果然,对方跑到自己楼下了。

    他左右看了一眼,排除了从楼梯下去的可能,随后看向窗户,模拟出从二楼窗户跳下去,迅速落到花园,然后钻进卫生间的操作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阿兰站起身,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然从对面楼射来一枪,正中他左肩!

    “……”阿兰没想到那里会有敌人,‘林立’怎么又跑到对面楼去了?他不是在自己这别墅的一楼吗?

    这移动速度超出了他的预计,换做平时,他可能就惊骇莫名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他因为药物作用,只想着如何反杀对方,重伤丝毫也没有影响他。

    反而如本能一般,阿兰还没落地,半空中就把枪转向对面二楼的窗户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枪下去,欧文被当场击毙。

    不过阿兰并不知道,因为他重重地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他狠砸在地上,捂着伤口,面无表情地思索刚才对面这一枪,是谁打得?

    “一楼的枪声是误导,让我以为你在我下面,实际却在对面?”

    “不对,对面楼不是林立,否则为什么这枪只打在我的肩膀……而不是直接杀死我。”

    阿兰面无表情地爬起来,迅速处理自己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欧文在那一刻,认出了他来,偏转了枪口,这才只打在左肩。

    欧文却不料阿兰临空反击了一枪,秒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对面楼不是林立,他的枪法没这么臭,所以林立还是在我这边的一楼?”

    阿兰思索着,将腰间的平底锅举起来,又把头盔摘下来放上去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顶着头盔,从厨房破碎的窗口升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只手,已经把狙击枪放下,拿起来突击步枪!

    “滴滴……”这么关键的时候,‘队长’竟然还发短信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发短信?阿兰看都懒得看,他屏息凝神,让屋内可以看到窗外的头盔。

    “嘭!”屋内一枪射来,打飞了头盔。

    阿兰眼睛一亮,迅速从另一个窗口站起,突击步枪疯狂扫射!

    他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对方的方向,几枪下去,藏在沙发后面,一个戴着头盔脑袋被他轰得飙血!

    “终结你了……林立!”

    阿兰踉跄着走进屋子,他的药效正在缓慢消退,肩膀和腿部的剧痛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他走到沙发后面,想要看看林立的死状。

    然而,他却看到玻尔的尸体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阿兰沉默片刻,突然想起那则短信。

    他连忙拿出手机,打开队长早在他开枪之前就发过来的消息:“阿兰,玻尔去支援你了,他在你的一楼,为什么那里一直在爆炸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阿兰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瘫在地上,靠在沙发旁,剧烈地喘息着。

    “白痴!你为什么要突然支援过来!”

    这人孤身跑到他楼下,就离谱!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

    失血过多会加剧药效的消退,此刻阿兰懊恼的情绪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身上各处的伤口,都在刺激着他的感官,而这都比不上又一次亲手杀死队友的烦躁。

    他本可以避免的!因为队长的确通知了他,玻尔支援过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因为专心想要杀死屋里的人,关键时刻根本不想跑去看短信。

    等杀完再看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呼……嘶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调整着呼吸,先不管玻尔的问题,脑中反复思考一个疑点。

    对面二楼,趁他跳窗时开枪的人是谁?

    如果是林立,明明有机会秒杀他的!为什么只打中肩膀?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不断地困扰着他。

    没道理的,那枪明显是守着他的,不可能打不中要害。

    除非,故意的!

    突然,他好像想到了某种可能,立刻打开对讲机说道:“林立!你说话!我知道你没死!”

    对讲机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随后响起三号组队友穆尼的声音:“阿兰,你们上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穆尼你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!林立,我知道你在68号房!我凌空那一枪肯定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终于,对讲器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:“啊……我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很虚弱,似乎也受了重伤。

    阿兰问道:“为什么……只打中我的肩膀?”

    “我欠你一条命,还你了。”那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阿兰呆滞。

    随后,他笑了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那一枪故意偏转,只打中他的肩膀,是对方有着与他一样的尊严。

    在乔斯达公寓,他故意放走了对方。

    而如今,林立也故意放弃了一次杀死他的机会!

    “我们是同类……”阿兰毫不避讳地在对讲机里说道。

    ‘林立’在对讲机里说道:“我们不一样,你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阿兰呵呵地笑着:“敌人,也可以是同类。”

    三号组的其他队友,在地下水道里,一脸懵逼地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上头发生啥了?

    对于阿兰和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,众人也听不懂啊,便不敢说,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这时,一则短信发到三号组穆尼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玻尔和欧文的小组已经被团灭,阿兰有问题,我发信息给他也不回。你们马上撤离到教堂!”‘队长’说道。

    穆尼愕然,啥?上面团灭了?

    现在整个小队,就剩下他们四个,外加‘队长’和阿兰了?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阿兰是内鬼?”穆尼问道。

    ‘队长’回道:“不可能!弥赛亚没能力发展他是内鬼!但他又杀了很多队友,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穆尼蹙眉道:“这家伙好像跟敌人惺惺相惜,他一向有着这种无聊的高傲,而瞧不起我们……不会是阵前倒戈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他会如此愚蠢!不过你们撤回来时小心一点,如果他攻击你们,就不要手下留情了。”‘队长’说道。

    穆尼知道,队长没有擅自武断,而是把这件事,交给他亲自判断。

    “队长,我知道该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