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敌人也可以是同类,可惜立场不同,终要拼个你死我活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阿兰的话充满了惋惜,然后没有与‘林立’多说,就扔掉了对讲机。

    他们几乎素未谋面,对方还了他一命,已经两不相欠。

    下一枪,对方一定会要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而自己,也绝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阿兰包扎着伤口,思考着对方也受了伤,且不可能继续留在对面的二楼,否则他只需要把欧文等人叫过来包抄,对方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有队友,而你没有……林立啊,胜利的终究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阿兰拿起玻尔的尸体,探了探头,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果然,对方已经转移了。

    阿兰这才放心地走出来,他摸出院子,刚经过北边一户院子,就看到里面一具队友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嗯?他怎么死在这了?”

    阿兰认出,是跟着玻尔分到一个小组的队友,而且……是被炸死的!

    “被林立炸死的嘛?”阿兰感觉不对,翻进院子。

    很快在院子里,又发现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霎时间阿兰怔住了,因为这三具尸体死亡的位置,正是他之前判断的‘林立’的方位。

    当时他扔了两发手雷……竟然炸死了三个队友?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阿兰直感觉血气翻涌,包扎的伤口又崩裂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脸色难看,迅速又摸上楼,结果在楼上又发现一名被狙击枪子弹爆头的队友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!竟然打我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林立怎么转移地这么快,只有南边那个院子里的是林立,他根本没有跑来跑去,一直蹲守在南边那栋房子的二楼。”

    “北边这栋房子里的,都是玻尔带来支援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抓着头发,意识到自己一通操作,又杀了五个队友!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……”阿兰薅着头发,感觉自己遇到了一群猪队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是玻尔的人先开枪!先扔雷!

    若不是他用平底锅护住要害,再加上战斗能力拉开这几个队友一大截,他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是自卫击杀了这些队友!

    “队长,玻尔什么情况?是你让他来的?”阿兰发短信问道。

    ‘队长’说道:“你终于回复我了!玻尔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死了。”阿兰模棱两可道。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拿起了玻尔的手机,他想看看里面的短信,是不是队长让玻尔支援过来的。

    突然,队长直接一个电话,打到了阿兰的手机上,这打断了阿兰想看玻尔手机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竟然直接打过来了……”阿兰犹豫了片刻,还以为队长是要亲口质问自己,他编辑了一下措辞,这才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怎料,刚接电话,就听到那头有手雷爆炸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阿兰惊讶地看向钟楼,只见钟楼顶层直接爆出火焰。

    这爆炸的动静整个小镇都看得到。

    “队长!队长你怎么样了?”阿兰连忙询问。

    “咻!”一颗子弹从钟楼的烟雾中飞射而出,带动了烟雾猛地喷溅卷动。

    它跨越七百米的距离,以微微抛物线的形式直取阿兰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阿兰如神经抽搐一般,脑袋向左边侧移,子弹擦着右边太阳穴飞过,划破了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因为闪躲太用力,他脑袋直接撞到地上,身体趴在掩体后面,石头磕破了脑袋,已然是满头鲜血。

    “安息吧,我的朋友,是我赢了。”队长的手机那头传来‘林立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阿兰嘴角微翘,他强忍着剧痛,不发出一点声音,以免被手机那头的‘林立’听出来。

    他还没死呢!

    但还很显然,‘林立’以为这一枪打死了自己!

    阿兰不吭一声地在掩体后面爬着,他把自己的手机,留在了原地,绕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已知‘林立’在钟楼上,那么想卡住对方的视野就很简单了。

    阿兰从后院翻墙,逃离了这栋房子,捂着脑袋踉跄地在小镇中穿插着。

    他拥有异于常人的动态视觉,七百米的距离,子弹从满是烟雾的钟楼里,破雾而出时,他看到了!

    以那颗子弹的速度,命中自己需要一秒。

    理论上从看见到身体做出动作,是可以躲开子弹的。但他从来没有这么试过,因为失败就是死。

    然而那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活下去。

    他全力地做出闪躲动作,成功避开了那要他命的子弹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冷静与求生意志,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阿兰太想活下去了,他10岁被拐卖,14岁被光明会实验,成功进化出异于常人的动态视觉,但这并不是光明会所需要的。

    那群人到底想进化出什么来,阿兰不知道。他只知道自己被各种病毒和不成熟的药剂实验了十四年,最终被判定为失败品。

    他只能再活三年,这种基因缺陷,除非注射炽诚1号药剂……但是他的资质显然不配注射那种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一直以来的经历,教会了他百折不挠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太多人,在绝望中放弃,在慌乱中死去,在哭喊中认命,而他学会了坚韧地活着。

    虽然是失败品,但他还有用,25岁时被送入光明会资金建立的黑枪佣兵团,仅仅一年,已是天才狙击手。

    阿兰知道,他还有一次机会,那就是展露出非凡而卓越的杀人能力,继而被选中培养为‘光明杀手’,届时光明会就会为他治好基因缺陷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想到我能躲开这颗子弹,我活下来了,林立。”

    “在认定我已经死掉的情况下,你将露出致命的破绽!”

    阿兰不认为‘林立’能想到他会活下来,因为躲开这颗子弹,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以头抢地后,他以顽强的意志遏制自己不发出一丝声响,这将让‘林立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,以为手机这头所传过去的,是他被击杀后头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‘死人’是不会挂断电话的,所以阿兰将手机遗落在了现场,自己偷偷地转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彻底成为一匹孤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阿兰,你在哪里?钟楼爆炸是怎么回事?阿兰,收到请回复!”

    穆尼一行四人,放弃了在地下水道堵索菲亚等人,转移撤回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刚上来就看到钟楼爆炸,然后联系队长也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他只能不停地呼叫阿兰,从手机到对讲机,皆无人回复。

    穆尼不知道,阿兰现在要装死人,而‘林立’也有对讲机,他自然不可能回复穆尼。

    “该死!全挂了?”穆尼关掉对讲机,带队穿插在小镇中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来到战斗最激烈的现场,这里有好几处手雷爆炸的痕迹,外加队友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玻尔!”穆尼看到玻尔的尸体,从现场痕迹可以看出,他是被乱枪扫死的,而射击者站在厨房的窗外。

    他连忙翻出窗外,就看到现场有一个平底锅和一面头盔,稍微分析就知道有人用头盔做诱饵,迫使玻尔暴·露方位。

    这是阿兰惯用的手段之一,且每个人的头盔都有名字,穆尼看到头盔上面刻着al。

    “这头盔就是阿兰的。他杀了玻尔?”穆尼咬牙。

    队长只说阿兰杀了队友,穆尼还以为是指阿迪的死,要知道‘阿迪’死时,众人还在用着耳麦,都听到了阿兰杀了阿迪。

    另外,乔斯达公寓时,阿兰杀了两个队友,这事他们也都知道,但好像是意外,他们也只能任务结束后再追究。

    可此刻,直接用突击步枪扫死了玻尔,总不能也是意外吧?

    “穆尼,隔壁房发现四具尸体,二楼的尸体是被狙击枪命中脖子,一楼有三具尸体是被手雷炸死……全是自己人!”有佣兵汇报道。

    接着,去另一栋房子检查的佣兵也说道:“发现欧文的尸体……被狙击爆头。”

    穆尼瞪大眼睛,这两处尸体发现地,正好是在包夹中间这栋房子。

    他模拟现场,很快就意识到,这是阿兰一波六杀的强大操作。

    “发现萨科的尸体!”很快又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穆尼连忙过去查看,只见萨科死在巷道的墙角,躺在地上,脸上蒙着一层布。

    众人想起,萨科的死是阿兰通报的,当时他说萨科被人补刀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撒谎……”有人很快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专业的,他们通过布上的血迹分布,很敏锐地发现,萨科脸上蒙布的时候,脖子还在喷血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萨科是脖子上的刀,刚被拔下来,就被蒙了布。

    如果是死了一段时间,再蒙上布,布上面不会有这么多血迹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蒙布的人,补的刀!

    “十个了……阿兰杀疯了啊!”穆尼嘴角抽搐,算上乔斯达公寓死掉的两名队友,阿兰已经杀了十个队友了……

    “穆尼,发现波斯卡的尸体!他是被狙击枪爆头!”又有人发现新的尸体。

    穆尼摇摇头,他已经懒得去查看了,波斯卡到底是被林立狙杀的,还是被阿兰狙杀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当阿兰对于萨科的死,撒谎的这一刻,他已经不值得信任了。

    而且欧文、玻尔等人这波六杀,就特么离谱……这简直比敌人还猛!

    “为什么队长也联络不上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穆尼正这么想着,突然他接到了一则短信。

    号码是‘波斯卡’的,但是内容却自称队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