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黑人队长没有死,他昏迷之后,又被强烈的震动和巨响吵醒。

    在钟楼滚滚硝烟之中,他迷迷糊糊地爬动着。

    他的下巴剧痛,两条手臂和一条腿都关节脱臼,他只能依靠仅剩的一条腿在地上蹭着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谁?我在哪?谁特么打爆了我的下巴?”

    待硝烟散尽,他这才回过神来:“我被林立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!啊!呃啊!”他没法说话,只能呻吟着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在房间里顽强地蠕动着,突然看到地上有一部手机!

    这部手机和他的一模一样,而且被狠狠踩了一脚,外壳都破碎了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连忙滚过去,强忍着剧痛,控制着自己的手指往手机上爬。

    他虽然手臂和手肘脱臼,但是手指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点开手机,发现还能用!

    “这手机被林立踩了一脚,他大约以为踩坏了?然而只是破损了外壳。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大喜,连忙用手机给众人发短信。

    告诉大家,自己没死,只是被林立偷袭,如今下巴破碎,说不了话,只能用手指打字……

    穆尼等人接到这样的消息,看了看还在冒烟的钟楼,寻思被偷袭,以林立的枪法岂不是死定了?

    更何况楼都被炸了,队长竟然还活着?

    穆尼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,黑人队长一愣,只好接通。

    但是他下巴碎了,说不了话,只能:“呃啊!喏喏!鹅鹅鹅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穆尼这才想起来,对方说自己下巴碎了,只能用手机打字。

    真是完美的理由!

    这特么谁听得出来你是谁啊!

    穆尼面色狐疑,他没有办法信任这个用波斯卡手机发短信过来,自称下巴碎了不能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另一边,黑人队长也意识到这个问题,心中暗恨没有早一步换上智能手机。

    “队长,去年十二月,我们在做什么?”穆尼说道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嘴角一扯:我知道!我知道!

    可是,他说不出口,无奈之下,只能先挂断电话,用短信回答穆尼。

    然而,待他正要编辑答案时,另一个号码突然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接通,却发现对方根本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挂断之后,对方又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不断地挂,对方不断地打……搞得他根本没有办法编写短信!

    “发克!”黑人队长心里狂骂,意识到这是林立故意所为!

    “他就在附近!就在旁边盯着我!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啊!为什么不杀了我!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恼恨至极,想到这恐怕是林立想先破坏他与队员的信任度。

    另一边,穆尼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短信,不禁又打过去,然而对方占线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下巴碎了,手脚脱臼,现在又占线了?”

    穆尼冷笑一声,心说还想糊弄我?

    不过为防万一,他还是带着人赶往钟楼,去看看那边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觉得队长还活着,可万一呢?

    一边走,他还一边拨通了‘队长’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穆尼!咳咳……你们小心一点!我被林立偷袭了!”‘队长’抢先一步说道,并且语气有些虚弱,似乎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穆尼听出是队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‘队长’说道:“我低估了他的实力,他也有c1的战力!这混蛋想抢我的手机,还好我警惕,他发现短时间拿不下我,就扔了个手雷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小心一点,他有可能想冒充我!”

    穆尼笑道:“他已经冒充您了,但是他回答不上来,我们去年十二月份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怀疑,但还是谨慎地试探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是吗?哈哈哈,打死他也想不到,我们去年十二月份在几内亚发动政变。”‘队长’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穆尼彻底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队长,玻尔、欧文他们全死了,阿兰杀疯了!我可以确定,他至少干掉了十个队友!我现在也找不到他,我所有的通讯他都不回复!”穆尼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咳咳咳……发克!”‘队长’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穆尼说道:“我们现在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‘队长’说道:“没关系,我还占据着制高点。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穆尼连忙拿出望远镜看向钟楼,只见那里真的升起小半个脑袋。

    “队长!小心点!”穆尼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林立的手被我打断了,没法用狙击枪了!”‘队长’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穆尼点点头,就看到钟楼上,一个黑乎乎地脑袋升起来,又缩回去,升起来,又缩回去……

    每次只露出一点点,可这样的话,没法观察地面啊。

    穆尼正疑惑着,突然砰的一下,只见钟楼上那个脑袋第四次探出时,被当场爆头!

    一枪飙血!

    “队长!”穆尼人傻了,耳边响起队长手机滑落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队长被狙杀了!说好了林立手断了,用不了狙击枪呢?

    这特么谁开的枪?

    “穆尼,是那栋房子!”一名观察员说道。

    剩下四人并非全都盯着钟楼,那太愚蠢了,只有穆尼看着钟楼,而其他三名队员,则分别警戒三个方向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则刚好看到,在二十米外的一栋房子二楼,有人打了一发狙击。

    “上!别让他跑了!”穆尼立刻带人包抄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极松开手机,让它自由落体,摔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而在他这么做之前一分钟,黑人队长就已经朝窗口爬去了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条腿能使劲,靠着这一条腿艰难地把自己挤在墙上,一点点地往上顶。

    黑人队长心知没有办法用手机和大家联络了,甚至他已经发现,地上那个被踩了一脚的手机,不是自己的了,而是波斯卡的。

    继而,黑人队长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他必须要让大家知道自己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要被‘林立’拿着他的手机给忽悠了!

    “必须快!穆尼刚刚和我通了话,他的视线肯定还在钟楼这里!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尽快让他看到我!看到我!”

    黑人队长口中涎着血沫,一条腿扑腾着,硬生生把自己变成依靠在墙上的姿势。

    随后一蹬一蹬的,把自己往上窗口顶!

    “穆尼!穆尼!看着我啊!”黑人队长心里呐喊着。

    他高估了自己,一条腿蹬直了,他也只能露出一点。

    每次好不容易顶出头一点,就又滑落回去,他只能再次弯曲腿部,把自己蹬上去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在外面一直锁着钟楼的阿兰看来,这正是林立在偷偷往外眺望!

    “很谨慎啊……林立,明明知道我已经死了,依旧不敢全部探出脑袋嘛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第一次看到那个脑袋尖顶出来,错失了良机。

    第二次那脑袋尖又顶上来,他还是没开枪!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己不需要急躁,在林立误以为自己死掉的情况下,他的机会很多!

    一小片脑袋尖,一上一下,时隐时现的,很难打准。

    这大约是林立在试探外面是否有人瞄着他的位置,只要林立试探几次后发现没人开枪,那么之后一定会探出更多,借助制高点来观察地面。

    “耐心!冷静!”

    阿兰盯着那里,屏息凝神,他在等待一个绝杀的时机!

    终于,当对方第四次探头时,脑袋露出了一半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阿兰毫不犹豫地开枪了!

    看着一枪飙血,阿兰拿出对讲机,学着说道:“安息吧,我的朋友,最终胜利者,是我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,是之前躲避‘林立’绝杀一击的子弹后,‘林立’用队长的手机说的。

    他懂,这是在对尸体告别。

    那一刻,‘林立’称呼他为朋友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刻,阿兰击杀了对方,亦用了同样的话,说给‘林立’的尸体听。

    这既是他与同类的默契。

    “发克!”这栋房子后面的巷道中,穆尼气得直接把对讲机砸了。

    “他还没出来,包围那栋房子!”

    “阿兰是内鬼,杀无赦!”

    穆尼等最后四个人,包围了阿兰所在的院子。

    对此,阿兰一无所知,用对讲机说完之后,他顿了顿,说道:“穆尼,你在听吗?”

    “诸位,林立已死。收到请回复。”

    穆尼等人默然,没人回答他。

    阿兰感觉不对劲,这群家伙不会是误认为自己跟林立有什么吧?

    “嘁!大家在听吗?我跟林立说的话你们不要多想,我现在已经干掉他了!”阿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还是没人理他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四颗手雷同时扔进屋内!

    阿兰刹那间感觉死亡的威胁如潮水般涌来,浑身汗毛炸起!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:从唯一没有手雷飞进来的窗口跳出去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!”

    恐怖的爆炸摧毁了二楼的一切,阿兰在爆裂的火光中,从二楼一面窗口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噗通一下,狠狠地摔在花园里,狂呕两口鲜血。

    他在半空中就受到了冲击波的撞击,后背仿佛被灼烧一般,颅内一阵眩晕,五脏六腑都仿佛挤在一块了。

    “呕!额咳咳……”阿兰痛苦地在地上扭曲着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能昏迷,强撑着身体,爬进屋内,背靠在一楼客厅的墙上。

    大脑嗡嗡嗡的作响,如果是常人,或许这时候就觉得自己已经到极限了。

    但是阿兰不会,他经历过比这更痛苦的时刻,只见他不断地深呼吸,如过去无数次一样,平复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耐心……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阿兰意识到,四颗手雷同时扔进来,这不是林立,而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他按下对讲机,虚弱道:“搞错了……穆尼,屋里的是我……我是阿兰。”

    穆尼从队友身上拿下对讲机,低吼道:“杀的就是你!你竟然还活着!”

    阿兰隐约听到,有人要翻墙杀进院子里来。

    他紧了紧手中的枪,说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队长!”穆尼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,我没有!你不要乱说!”阿兰激动地说道,同时又咳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他在这面墙后面!”队友通过他的声音,判断出了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阿兰立刻朝一旁翻滚,同时往外扔出了闪光弹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外面传来某人的惨叫。

    但是,阿兰并没有趁机站起来射杀他。

    他用对讲机说道:“你搞错了,钟楼上的是林立!队长被他杀死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!我亲眼看到你杀死了队长!队长当时正在用手机跟我通话,他要帮我勘察地面,结果就被你杀了!”穆尼吼道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那不是队长!他的手机早就落入林立的手中了!林立之前对我开了一枪,我装死时,他用队长的手机跟我告别!你懂不懂啊!”

    “去你吗的!”穆尼心说老子还分不出谁是队长?

    “你杀了波斯卡!杀了萨科!杀了玻尔!杀了阿迪!杀了欧文!你都要把我们团灭了!你还在狡辩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阿兰哑口无言,他自己都特么怀疑自己是内鬼了!

    “意外……都是意外!我今天运气不好!”

    阿兰十分绝望,无力地辩解着,他好不容易干掉了林立,现在竟然要被队友围剿……

    可他确实也没话可说,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杀了好多队友。

    “发克!”他感觉今天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两名队友从前后门同时杀入,另外窗外也有人架枪朝他的位置激射。

    然而,阿兰的求生意志超乎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他经历了那么多次绝境,怎么愿意这么窝囊的死掉。

    只见阿兰一个滑铲,面对队友的扫射,他不退反进!

    呲溜一下,滑到了扫射他那人所在的窗台下。

    对方与他一墙之隔,透过窗口,必须调整枪口或者跳起来才打得到他。

    而这,也就给阿兰争取了开枪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连发两枪,精准地击杀了前后门同时突入的两名队友。

    阿兰的枪法,永远是那么的稳定,在濒死绝望之际,疼痛与困境都不会动摇他的心态,都不会影响他锁定对手的射击。

    然而他真的要到极限了,此刻背后窗外的队友,已然把枪口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“啊!”阿兰左手向上一抓,正好握住了枪管。

    他顽强地与队友角力,不让他的枪口对准自己。

    “噌!”一个轻微的响动从窗外传来。

    阿兰迅速判断出,对方拔出了手枪。

    相比起枪管太长的自动步枪,手枪可以轻松地探进窗户把自己击杀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阿兰咆哮着,猛地弹起身子,使出全部的力气跳起来,从窗户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用额头狠狠地撞击队友的头盔,鲜血污浊了对方的面罩。

    两人翻滚在一起,阿兰拔出军刀,噗嗤噗嗤地将对方捅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突然从侧面射来三枪。

    开枪的是穆尼,一枪因为阿兰和队友在翻滚,而没有打中,但另外两枪命中了阿兰的身体。

    阿兰借助队友尸体作为掩护,拔出手枪反击。

    他的枪法又准又稳,穆尼连忙藏在掩体后,被压制地出不了头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!”阿兰踉跄地朝掩体冲去,手枪不断地压制。

    他伤得太重了,奔跑地途中摔倒在地,又用血流如注的左手撑着地面,如‘三只脚’般冲锋。

    阿兰此刻像一头猛兽,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到掩体后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穆尼突然从掩体后侧滑而出,又是三枪。

    却不料阿兰预判到穆尼会这么做,提前做了个战术闪避动作。

    三枪有两枪还是打中了他,不过他躲开了要害。

    “噗!”阿兰扑上去,浑身是血地将穆尼压在草坪上,军刀从侧面疯狂地捅着穆尼的肾脏。

    同时,阿兰右手握着手枪,顶在穆尼的眼珠子上。

    他咆哮道:“我特么就知道你要从右边滑出来!哈哈哈!就凭你们也想杀我!”

    穆尼惊呆了,困兽之斗,尤为可怖。

    如此重创的阿兰,竟然反杀了他们四个!

    阿兰太了解他们了,他熟悉每一个人的战术动作,熟悉每一个人的作战习惯。

    在动态视觉下,他总能看清他人动作的细节,偏偏他还很勤奋,他总是不停地模拟着各种战斗,模拟着如何杀死如队友这样经验丰富的敌人……

    可以说,他早就摸透了所有队友的弱点!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我特么拼命努力的时候,你们特么在玩女人!杀我!你配吗!你配吗!”

    阿兰成功地干掉三个,重创一个之后,自己也到了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他趴在穆尼的身上,剧烈地喘息着。刚才为了反杀他们,强迫自己冷静的心态,触底反弹,终于在此刻宣泄似的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玻尔是我杀的!萨科是我杀的!你满意了吧!你们这群白痴,为什么总要撞到我的的枪口上!发克!”

    阿兰心里知道自己完了。他一波神反击,战胜了这四个队友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他只剩两年可活了,他必须成为光明杀手,可现在全完了,队友全送了,还是送到他的枪下。

    穆尼呕着血沫,突然呵呵冷笑起来:“杀了我啊!杀了我啊!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是白痴,竟然帮弥赛亚那群弱者,他们能救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还把敌人当做同类,我都快吐了!你少一副臭屁的样子,好像你什么都懂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总是一副瞧不起我们的样子,你猜到我的动作又怎样!你杀了我啊!我受够你了!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动态视觉很了不起嘛!你被改造过很了不起吗?你只是一件失败品!你就是个垃圾!还不是跟我们一样去赚佣金!”

    穆尼知道自己死定了,此刻破口大骂,将阿兰一直以来故作骄傲的姿态,血淋淋地撕开。

    阿兰喘着粗气,枪口顶着穆尼眼珠子,眼神呆滞。

    穆尼丝毫不怕,咧着血牙笑道:“开枪!废物!你特么开枪啊!”

    “你反正死定了,萨雅不会放过你的!我要是你,就自杀吧!死得痛快一点!”

    阿兰几乎没力气了,他突然坐起来靠在掩体上。

    他眼神迷离,只感觉所有的目标都丧失了。

    穆尼说的没错,他其实就是个被送到佣兵团发挥余热的失败品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光明会不会放过他的,确实不如现在自杀得好。

    只见阿兰,靠在掩体上,把枪口塞进了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自杀吧!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以骄傲的?”穆尼见他要吞枪自尽,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阿兰扣动扳机的手,突然停下了,他听这话,眼神又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起来,自己为何要这么拼命地活着,为何总是要在这群佣兵面前那么骄傲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很可笑的骄傲,但是他如果放下这点骄傲,那他真的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阿兰突然把手枪从口中拔出,猛地朝穆尼射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嘭!”他疯狂地把子弹倾斜在穆尼身上,穆尼死得透透的。

    干掉了穆尼,他捡起对方的突击步枪,杵着地面踉跄地朝康乐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他想起自己早就决定坚韧地活着,而不是认命地死掉。

    “还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超导体……我必须拿到……超导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萨雅会相信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