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也太强了吧!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索菲亚众人战胜了黑枪佣兵团,也算是彻底摆脱了监控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这是黄极做的,他一个人,团灭了二十名国际雇佣兵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,指着昏迷不醒的阿兰说道:“人都是他杀的,哦对了,还有巴布洛索。”

    巴布洛索羞涩一笑,他是杀了几个敌人,可那简直就跟打游戏似的,卡在一个盲区,血虐ai。

    敌人进来一个死一个,进来一个死一个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非要蹲在那几个掩体后,而那几个掩体则都是他弹射子弹可以杀伤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?”索菲亚指着阿兰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他的身体异于常人,还有动态视觉,我说不定可以从他的身上逆向研究出光明会的基因药剂。”

    众人现在已经非常信任黄极了,但逆向研究出基因药剂这种事,他们又不是没尝试过。

    索菲亚说道:“不瞒你说,恶龙就是光明会创造的超级人类,我们也尝试过研究出那种技术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很可惜,我们后来发现,光明会有三种基因药剂,分别是‘炽诚1号’、‘升腾1号’、‘涅槃1号’,而这三种药,都源于一瓶外星药剂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好不容易才得到一瓶,舍不得给任何人服用,而只拿来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以光明会的技术,都研究了三十年,才好不容易制造出三种效果不完全的人类进化药剂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根据他们的产物,想研究出成果来,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那就从我开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滞,齐齐点头说道:“明白,我们愿意全力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指着一名三十岁的青年说道:“他叫霍林斯,人类基因工程学的博士,我们早已为他在米国搭建了实验室,而且光明会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会议如果能顺利展开,我们会提议帝王加大拨款,以供你们研究。”

    黄极看着她笑道:“你可能搞错了一件事,我并没有加入弥赛亚。”

    “啊咧?”众人惊愕。

    啥玩意儿?没加入弥赛亚?

    什么鬼,都跟他们出生入死,反杀了一波光明会的人,他们都告诉了黄极不少弥赛亚的事,现在黄极竟然说没有加入弥赛亚?

    他们纷纷看向老王。

    老王蹙眉道:“小华,你依旧不想加入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说过,我只是帮你们。因为你们的目标与我相同……但你们也仅仅只有目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慌了。

    这太尴尬了吧,他们都把黄极当自己人了,结果黄极竟然嫌弃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们其实还有些底牌的,恶龙他真的很强,我们也有自己隐藏的实验室,有不少研究成果……”索菲亚结结巴巴的,她只是个女博士,不太善于拉拢人才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老王说道:“小华,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答复吗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明确的答复我会给你的,但那得在我见过你们领袖之后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意思是要见帝王。

    弥赛亚已经认可黄极的本事了,但是他们也意识到,黄极要反过来考察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”索菲亚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楚少君说道:“不过拉库尔死了,能联系帝王的人中,除他之外,就只有迈克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好不容易摆脱监视,而迈克尔身边一定还有光明会的人,麻烦了……我们把迈克尔叫过来,但我们一点去见了他,恐怕又得被追杀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需要所有人去,你们在剑桥找一处安全屋,大部分人留守此处,派几个人随我去救迈克尔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一小时后,他们租下一处独栋别墅。

    靠近剑桥大学街,视野开阔,也非常利于撤离。

    在地下室中,黄极处理着阿兰的伤势,并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他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信息里,藏了太多好东西了。各种进化药剂、基因改造的痕迹,对于阿兰来说是毒素,是缺陷。

    但对黄极来说,都是知识。

    他能从痕迹、暗伤、缺陷、毒素中看出改造方式和药物成分,虽然都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,但那不是药的问题,也不是改造方式的问题,而是适配度的问题。

    阿兰所承受的重重试验,都是光明会为了研发出所谓的炽诚2号。

    看门狗给光明会的药剂,是外星文明给看门狗的强化药剂,专门给小灰人量身打造的,所以其实根本不适用于人类……

    光明会研究了三十年,从中汲取的技术,让他们得以为人类族群,量身打造出炽诚1号等药剂,这才是真正人类能用的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炽诚1号,也并非适用于所有人。

    科幻小说中,人人服用都有效果的基因药剂,是不存在的。基因这种东西,太精细了,张三注射变超人,李四注射却可能死。

    连抗生素都有人过敏,更何况身体强化、基因进化这种药,终究只会有一小撮人注射了有效果。

    这不是技术成不成熟的问题,而是药物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除非这个药水,是由纳米机器人构成的,对不同的个体,有适应型的改造效果。

    “阿兰已经是幸运的了,他被那么多次药物试验后,还没有死。只是因为基因缺陷,还剩两年可活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缺陷,让他的感官和脏器都十分强大,但却是以透支生命为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很快就看穿了阿兰所有的情况。

    所谓基因缺陷,也有好处。就好像副作用,并不一定非得是坏的一样。

    评价的视角不同,副作用也是神效果!

    现代人有糖尿病,来源于智人体内少许尼安德特人的基因,但糖尿病对于二十万年前生活在严苛酷寒环境下的尼安德特人而言,却是他们适应环境的产物,能帮助他们更好的生存。

    精神分裂亦如是,那是尼安德特人正要进化出类似智人的想象力,可惜还处于精神病的阶段,他们就灭绝了……

    阿兰透支生命,可依旧精神饱满,运动神经强大。

    二十四岁加入佣兵团,到现在二十五岁。短短一年,就成了天才狙击手,各方面能力也都不亚于顶尖国际佣兵,可谓丝毫没有病恹恹的样子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,他所谓的基因缺陷,是一种‘疯狂燃烧生命加速成长’的体质。

    这种对于现代人而言,显然是缺陷,因为二十多岁就会暴毙,身体受不了这么快的成长而基因崩溃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这种体质,在远古人身上,在本就容易因为各种意外而活不过三十岁的时代里,他就是天纵奇才,一骑当千,然后天妒英才,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是以,所谓进化还是退化,优点还是缺憾,实在是很难衡量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给他续命,这就是个奇才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思索着,他已经有办法治好阿兰的‘天才病’,但是他不想治。

    不断续命,不断给身体提供‘燃料’,用处更大。

    第二日,上午。

    黄极跟林立嘱托了几句,让他和剩下的人看着阿兰。

    自己则带着楚少君、老王、索菲亚、巴布洛索四人,前往迈克尔落脚的伦敦玫瑰园酒店。

    车上,黄极看着窗外路过的剑桥大学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派对……”

    三天后,也就是6月28日12点整,这里有一场派对,这是一名顶级理论物理学家举办的,他叫霍金。

    宴会上,不会有任何人来,霍金将孤独地度过一个中午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竟然还有这种事,未来人派对。”黄极也没想到,自己无意间能从剑桥大学读出这么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顶级学府,黄极只不过想看看有什么厉害的物理学家,作为他接下来提升物理学的拜访对象。

    结果就发现霍金,以及他将要在三天后举办的派对,派对结束后一天才会制作邀请函,公开出去的未来人派对。

    邀请函将会写:“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参加,由斯蒂芬·霍金教授主持的时间旅行派对,它已经在2009年6月28日格林威治时间12:00,于剑桥学院街的剑桥大学举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派对上有21世纪的库克香槟,10瓶!”

    这封邀请函,只存在于霍金的大脑中,从措辞上写‘已经……举行了’就能看出,它将在派对结束后才出现。

    它就是个霍金想证伪时间旅行,而开玩笑般的试验。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任何人参加这场派对。

    “除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知道,这将是与世界顶级理论物理学家、宇宙学家独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