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玫瑰园酒店,迈克尔的提前到来,没有引起任何粉丝的聚集。

    消息被封锁地很好,这让迈克尔在房间里,终于能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他太累了,昨天下午还在排练,晚上就坐飞机赶往伦敦,在飞机上时根本无法入睡,凌晨一点到了酒店他几乎什么都不想做,躺在床上焦虑不堪。

    “我太累了莫雷,我需要睡眠。”迈克尔向他的医生求助。

    他的私人医生莫雷问道:“为何您执意要赶来伦敦呢?”

    迈克尔说道:“这是我最后一次演唱会,我的身体状况太差了,不希望这次的演唱会让我的粉丝失望。我必须提前过来适应场地。”

    莫雷不置可否,说道:“你有异丙酚上瘾的情况,我已经两天没有给你注射它了,你应该戒掉它,迈克尔……”

    迈克尔闭上眼睛默认了,莫雷继而给他注射了10毫克的安定,助他抵抗焦虑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迈克尔依旧在床上焦虑地睡不着觉,还突然睁开眼嘱咐道:“莫雷,白天的时候,也许有粉丝来找我,我的助理威廉姆斯会筛选出其中的粉丝代表,到时候如果我睡着了,就让他们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莫雷问道:“你这么累还要见粉丝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现在需要睡眠,莫雷。”迈克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了安定,完全没有效果。”莫雷说道。

    迈克尔闭着眼睛说道:“你有办法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莫雷一笑,他放了2毫克的劳拉西泮在盐水中进行注射,这是另一种跟安定片有同种功效的药物。

    随后通知酒店里的保安和助理们,迈克尔要休息,不见任何人。

    到了凌晨三点半,迈克尔还是没睡着,莫雷又注射了2毫克剂量的咪达唑仑。这又是一种强效镇静剂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小时,莫雷再加了2毫克的劳拉西泮。

    再过两小时,莫雷又一次注射了2毫克的咪达唑仑。

    就这样,各种药物的混合,在不断地累加。

    最后到了上午十点,迈克尔依然没有睡着,还是无比地焦虑。

    “我很难受,莫雷,快让我睡着吧,异丙酚,我需要它。”迈克尔说道。

    莫雷说道:“你对它有抗药性,剂量需要多一些才会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一些!”迈克尔坚定要求。

    莫雷点点头,直接抽出25毫克的异丙酚在点滴中,他注视着药物被送入迈克尔的身体足足十分钟,突然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趟洗手间,迈克尔。”

    莫雷走进厕所,在里面度过了两分钟,看了看表这才走出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迈克尔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此时,十点五十二分。

    他触摸着迈克尔的脉搏,摸了足足十五分钟,这才站起身打电话给他远在米国的私人诊所,然而他要找的人并不在诊所中。

    之后,他又打电话给自己的另一名病人,准确地说,那是一名富豪。

    对方说:“你不应该打电话给我,我只是个病人,我没法对迈克尔的病情有任何建议,你才是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你应该呼叫他的助理,并建议他叫救护车。”

    莫雷说道:“于情于理都应该我自己立即叫救护车,而不是先叫他的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名人嘛,必须为他的隐私负责,能先内部处理,依靠私人医生解决的问题,肯定不希望先让医院知道。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,你属于过失杀人。”对方说道。

    莫雷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挂断电话,然而就在此时,黄极率先闯了进来,索菲亚等人紧随其后,威廉姆斯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威廉姆斯是迈克尔的助理,也是弥赛亚的成员。

    莫雷的反应很快,一边按压着迈克尔,对他做着心肺复苏,一边喊道:“你来的正好,威廉姆斯,快过来,他有不良反应。”

    威廉姆斯冲到迈克尔身边,探了探他的脉搏,瞬间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心跳了……”

    莫雷继续努力做着心肺复苏,说道:“还可以抢救!还可以抢救!他不会有事的,我能感觉到他的大腿上有脉搏!”

    威廉姆斯慌张地点头,呆愣地看着莫雷抢救着迈克尔。

    索菲亚见状,怒道:“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威廉姆斯连忙掏出手机,呼叫救护车。

    然而与此同时,黄极一把就将莫雷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你们是什么人?都出去!迈克尔需要抢救!”莫雷满头大汗,火急火燎地吼道。

    黄极冷笑一声,第一件事,先抽出了插在迈克尔身上的针管,那是混着异丙酚的盐水点滴。

    “既然药物有不良反应,你抢救时不应该先停止注射它吗?”

    黄极的话,让莫雷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在盯着这名私人医生。

    这是在抢救个锤子?一边说药物有不良反应,一边忘了拔针管?

    黄极没有过多理会莫雷,他第二件事就是拿出四根毫针,插入迈克尔心脏周围。

    随后又拿出一根较粗的钢针,戳破了迈克尔的手指肚和脚指头,让它们慢慢地滴血。

    莫雷蹙眉道:“你在做什么?不要胡来!迈克尔必须立刻得到抢救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上前,却被巴布洛索钳制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你们这样会害死迈克尔的,威廉姆斯,你让他们这样胡来,出了事怎么办!”莫雷吼道,但他并不激烈的挣扎。

    显然,有这群人的蛮横介入,那么他就不是过失杀人了,而是这群人的故意谋害。

    威廉姆斯看向索菲亚说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在问黄极,对此索菲亚说道:“他也是医生。”

    莫雷不说话了,就这么看着黄极抢救迈克尔。

    十点五十二分,迈克尔就停止了呼吸,之后过去了十五分钟,他确定了迈克尔的脉搏从微弱到消失。

    尽管在现代医学下,这依旧是有抢救回来的可能,但那需要大量的急救仪器,比如电流刺激人工搏动,比如插入泵状气球刺激血液循环。

    凭借现有的简陋条件,想抢救迈克尔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他太低估黄极了,甚至于黄极在昨天晚上就做足了准备。

    只见他拿出一个小瓶子,将里面的液体用注射器抽取出来,直接注入到迈克尔的心肌中。迈克尔已经心脏停搏,静脉注射没用了。

    莫雷眼睛一眯,暗想这莫非是抗凝剂?阻止血液凝固的?

    看颜色不对,而且竟然是注射用的,里面应该还混了其他药剂。

    正当黄极这么做的同时,索菲亚将身上的背包放下,拿出了心脏起搏器和除颤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莫雷惊愕,这群人怎么还带着这玩意儿?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没有心电监测设备,光用起搏器电击有什么用啊!”莫雷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理都懒得理他,肉眼扫视着迈克尔,手上不断调整着起搏器的电压和脉宽。

    “咚!”他非常果断地印按上去。

    随后目测迈克尔的情况,再次调整电压。

    “咚!”黄极的动作十分果决,这在任何现代医生的眼中看来,都是在胡来。

    因为现场没有任何检测设备,连心电图都没有,竟然敢凭感觉电击患者?

    这是在‘盲电’?

    莫雷表面焦急,心里暗喜:‘这些是弥赛亚的人吧,他们似乎已经意识到迈克尔会出事,提前做足了准备。’

    “但这样盲目地救援,又有什么用呢?你们将为迈克尔的死,承担所有责任。”

    莫雷正这么心想着,可突然之间,迈克尔抽动一下,腿和手臂都做出了想要弯曲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???”莫雷惊愕,心想这应该是肌肉反应吧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迈克尔又发出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莫雷不可思议地看着迈克尔,已经开始微弱地呼吸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迈克尔依旧昏迷不醒,可毕竟是活了。

    “他还没有脱离危险期,但接下来的事,可以交给医院了。”黄极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索菲亚等人扑在床边,看着活过来的迈克尔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种事早在昨天黄极就预料到了,并且连夜配制包括抗凝剂在内的各种药物,还让他们去弄来了心电起搏器。

    众人早在上午九点就赶到现场,但因为被告知迈克尔在休息,而他们以粉丝代表的名义,就算有威廉姆斯作为内应,也是根本不可能见到他的。

    最后在十点四十的时候,黄极再三表示:如果我再见不到他,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不顾一切,打翻几个没用的保安,闯了上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等他们赶上来时,迈克尔已经停止呼吸,停止心跳了!

    在黄极从容地抢救下,他们的‘天使’暂时恢复了心跳和呼吸。

    可麻烦也随之而来,他们几人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“救护车到了!”

    医院的抢救人员检查了一下迈克尔的情况,立刻将他抬走。

    黄极看向莫雷说道:“我好像不能走吧?也得去医院等警·察来?”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然……”莫雷深深地看了黄极一眼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黄极直接掏出抢来:“很抱歉,我不想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