迈克尔被救护车,送到了泰晤士医疗中心。

    而黄极等人,直接掏枪,惊退了追赶上来的保安,逃离了现场。

    他们不这么做都不行,闯入迈克尔的房间,如今迈克尔紧急送入医院,他们想糊弄过去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救治了迈克尔,但黄极并没有行医资格。

    一旦被警方、迈克尔的经纪公司、本地会场举办方,还有无数的媒体所包围,他们再想抽身而退就难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,警·察也赶到了医院,并对现场的所有人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有威廉姆斯在,莫雷也不能睁眼说瞎话,只说他正在抢救起了不良反应的迈克尔,然后一群人就闯了进来,其中一个代替他在抢救迈克尔。

    威廉姆斯对此作出补充,说那群人都是粉丝代表,今天迈克尔已经安排好要跟他们见面。

    但是迈克尔在休息,会面推迟,结果这群‘狂热的粉丝’就直接冲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我跟上楼才发现,迈克尔已经没有心跳了,我不知道莫雷为什么不叫救护车,也不通知我……”威廉姆斯说着。

    莫雷急忙说道:“我正要通知你啊!我当时一直在试图抢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拔掉注射针管!”威廉姆斯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拔了!”莫雷诡辩道。

    “不!你在撒谎,是那群粉丝拔掉的!你根本就是在谋杀!”威廉姆斯与其对质。

    警方对此详细记录,没有做出任何评价。

    相比起还在现场的莫雷,他们更关系那群粉丝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群粉丝,最后是拿出了枪械,逼退保安逃离的。

    警方缺失太多的情报,对这次迈克尔心脏停搏事件,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,实在无法做出准确地判断。

    事情,毫无疑问传了出去,外面的舆情一下子翻了天。

    媒体如闻了腥味的鲨鱼一般,涌入医院。

    警方没法做出准确判断,但媒体无所谓,他们永远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霎时间,相关新闻轰动世界。

    ‘世界巨星险些陨落,疑似粉丝谋杀’,‘迈克尔因异丙酚过量心脏停搏,私人医生消极救助’,‘私人医生谋杀世界巨星,粉丝持枪救援偶像’……

    媒体可谓各执一词,他们有的是根据莫雷的说法,有的则是根据威廉姆斯的说法。

    但显然,支持‘粉丝仗义抢救’,‘私人医生谋杀’等说法的舆论,在第一时间里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因为医院方表示,迈克尔在送往医院前,经过了非常及时的抢救措施。

    并且被注射了抗凝剂,以及某种强大的新型药物,再加上有效的电击起搏,迈克尔这才得以活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些措施,统统都不是身为莫雷做的。

    莫雷第一时间,试图撒谎,表示他给迈克尔注射了抗凝剂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医院方在询问另一种强心剂的成分是什么时,莫雷却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这种新型药物是拯救迈克尔的关键,直到医院方稳定了迈克尔的病情后,都还没分析出成分。

    莫雷,那就更不知道了,诺诺半天只得说是那群粉丝中的一个人注射的。

    接着,医院方又表示,这种新药和抗凝剂是混合使用的,莫雷在撒谎,他不可能还单独注射过抗凝剂。

    是以,在媒体眼中,这件事的真相已经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莫雷在撒谎,他就是在谋杀自己的病人,结果反而有无名的粉丝突然闯入,救下了偶像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下午的时候,各方面的供词和情况,已经被媒体反复更新,并且捅得全世界皆知。

    一时间舆情哗然,无数粉丝围在医院外,高呼:“有罪!有罪!”

    “严惩凶手!”

    他们高举着迈克尔的海报,和期盼迈克尔尽快好起来的标语,在楼下疯狂应援着。

    警方加派人手,防止粉丝冲进去,伦敦的市长都亲自过来,坐镇大局。

    索菲亚从人群中退出来,来到巷子里对黄极说道:“迈克尔已经脱离危险期了,但是光明会要杀的人,是不会轻易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‘因药物过量而意外身亡’这种事失败了,他们还会有其他杀招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也说道:“是啊,我们救得了一次,救不了一世啊。这次你预料到了药物的问题,可下一次呢?对方用毒,用枪,甚至是车祸……我们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最近几天,光明会都不会杀他了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说道:“你是说网络上的舆论?有些网络媒体的确开始说是光明会暗杀迈克尔,毕竟迈克尔一直被光明会迫害这种说法,是早就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毕竟没有证据,光明会有的是方法引导舆论,大媒体不放出铁证,那就只是阴谋论,根本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至少光明会,现在当务之急是掌控舆论,引导舆情,消除这次暗杀失败的影响,然后再找个意外,让迈克尔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迈克尔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此次虽然险死还生,但身体状况并没有稳定,如果最终还是猝死,也是医院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,至少需要消停个几天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道:“也就是几天而已,我们之后一直守着他?”

    老王说道:“我对你有信心,小华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不管光明会接下来用什么方法,我们都一一破解就是了!”

    索菲亚担忧道:“我们才刚刚摆脱一波追杀,现在危险的不仅是迈克尔,还有我们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光明会的职业杀手,可是比国际佣兵还要厉害!”

    楚少君也忧虑道:“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啊,我们已经在光明会的眼皮子底下,不光要自保,还要保护迈克尔……这要怎么做嘛?除非我们能劝说他退隐……”

    “退隐我感觉都没用,必须假死脱身啊,之前为何不干脆带着迈克尔一起跑?”巴布洛索问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太了解迈克尔了,他说道:“迈克尔不会退隐,更不会假死脱身,他无法离开自己的粉丝们,他宁愿死掉,也不会如老鼠一般躲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说来说去,越说越感觉,这次的救援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黄极瞥了众人一眼,听他们说来说去也只是保护,不禁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保护迈克尔?”

    众人惊愕:“啊?不保护?那他死定了啊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也说了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我们保护了一次,保护了一个月,甚至保护他一年,又有何用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光明会不打消干掉迈克尔的念头,那么他迟早也要死!”

    众人惊道:“他可是我们的天使,既然我们保护不了他,这次又何必冒险站在风口浪尖,去抢救他?”

    迟早也要死,那这次救他岂不是毫无意义?

    黄极看着对面的医院,以及拥堵在路边的无数粉丝。

    他平静地说道:“此时此刻,迈克尔为世界所瞩目,即便是光明会,也不可能堵住悠悠众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做的,不是保护迈克尔,而是杀他。”

    众人傻眼,怀疑黄极用错了英语单词。

    “什么?杀他?我们自己杀自己的天使?”众人懵逼了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迈克尔已经遭受了一次意外,心跳都停了,差点死去。而他的私人医生所作所为,皆疑窦重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疑似谋杀吗?我们就让他变成真正的谋杀。光明会不是想除掉迈克尔吗?我们就帮他多杀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等光明会出手,我们自己先一天暗杀迈克尔十次!二十次!三十次!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来!换着法子谋杀他,三天之内,暗杀迈克尔一百多次!光明会就会放弃要迈克尔的命。”

    众人明白黄极的意思了,假暗杀!

    他们每天都假装是光明会,疯狂暗杀迈克尔,让他成为被暗杀最多次的艺人。

    这毫无疑问会轰动世界!所有喜欢迈克尔的人,都会怒不可遏,牵肠挂肚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在过去,你们一直尝试以舆论牵制光明会,但没有任何实质的行动,那有个屁用?”

    “没有利益相关,没有切肤之痛,人人皆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……但迈克尔有数千万粉丝,偶像时时刻刻都在生死间徘徊,这将彻底地引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伦敦警方会想尽办法保护迈克尔,市长甚至首相都会公开宣布,他们会不遗余力地保护迈克尔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谁也无法承受迈克尔被神秘组织暗杀上百次后,以近乎羞辱伦敦警方的形式,死在伦敦。这对整个英格兰的形象都是一次巨大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同理,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任何国家,敢让迈克尔死在自己的国内。如果迈克尔回到米国,被光明会杀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舆论就会爆炸:为什么伦敦警方阻止了一百次暗杀,一到米国,迈克尔就被杀死了?米国就是光明会大本营?米国警方都是吃素的?”

    众人说道:“利用舆论,逼迫光明会放弃杀死迈克尔嘛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叹道:“单纯的舆论有个屁用!换一种情况,比如肯尼迪,哪怕全世界都知道肯尼迪要被人暗杀,他也一样会被暗杀。因为肯尼迪必须死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……”众人听懵了,一面利用舆论,一面又说舆论没用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这个计划,最终促使光明会放弃杀死迈克尔的,不是舆论,而是‘成本’!”

    “只有让光明会意识到,杀死迈克尔的成本过高,而收获不成正比,他们才会放弃!”

    “迈克尔对他们没有威胁,有威胁的是我们。当我们疯狂暗杀迈克尔时,光明会就不会杀迈克尔了,反而还会保护他。”

    “届时被疯狂追杀的,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只要弥赛亚还在,那么盯死迈克尔,截断这个最大的联络人和支持者就行了。能轻松杀死他,一劳永逸固然好。

    但如果杀死他很麻烦,光明会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。

    若是弥赛亚最终灭亡,迈克尔死不死也没有意义了,他只是个赚钱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,想救迈克尔的命,就得让迈克尔的‘身价’上涨!

    一旦杀死迈克尔不仅要付出巨大的成本,还要惹来一身骚,甚至于对于灭掉弥赛亚,也没有太大的帮助……

    傻子才会顶着全世界的压力,干掉一个公众人物。

    “舆论是手段,而非目的!事情闹得越大,杀死迈克尔就越麻烦,但杀死我们……就越迫切!”

    众人感觉头皮发麻,这样做后,他们毫无疑问会彻底激怒光明会,光明会将派出真正战力,以最大的力度追杀他们。

    到时候迈克尔是安全了,但他们将陷入到巨大的危机之中。

    届时,还不知道有几个人,能活着走出伦敦。

    “要这么疯狂吗?我们不光要对抗光明会,还要对抗全伦敦的警·察?”楚少君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索菲亚低头道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还有个更简单的……那就是放弃迈克尔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,放弃迈克尔他们也做不到,迈克尔对他们付出太多了,也是他们的一面旗帜,如果放弃他,大家干脆都投靠强势的光明会算了。

    又何必,把命挂在腰上,跟世界上最强大的组织作对?

    偏偏现在联系不上帝王,他们只能自己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提个建议……你们如果不愿意,我可以做独狼……”黄极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干吧!干他个天翻地覆!不这么做,光明会就不杀我们了?怕个毛!”老王说道。

    不光是老王,在场所有人都跟光明会有血海深仇,他们早就把生死看淡了。

    “小华!就按你说的做!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,这是他唯一还没有放弃这些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弱小而无能,甚至还很茫然。但他们拥有着宝贵的,觉悟!

    泰晤士医疗中心。

    警·察在一楼维持秩序,阻拦粉丝,但医院内部防护还很疏松,甚至可以说压根没有人在保护迈克尔。

    迈克尔暂时脱离危险期,但还要观察,莫雷被警方反复盘问后,去了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“蠢货!都说了你是过失杀人,你为什么要撒谎?”在卫生间里,莫雷又打了个电话,对方却把他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“弥赛亚的人闯入,我以为可以把责任推卸给他们……”莫雷郁闷道。

    对方怒道:“你坦诚认罪,就说你是满足他的要求,无心而为。撒谎的问题,任何人问起,你都不必再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爱德华是你的律师,他会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莫雷挂断电话,长叹一口气走出了医院的公共卫生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有一人正好进入卫生间,与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莫雷感觉不对,他一边走到迈克尔的急救病房外,一边感觉到兜里有东西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口袋,的确多了东西。

    逃出来一看,顿时吓得半死!

    “手雷!”莫雷惊呆了,什么时候有人把手雷塞进他口袋的?

    而且,这颗手雷竟然已经被拔掉了安全栓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莫雷惊恐地大喊,将手雷往地上一扔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刚扔出去,手雷就爆炸了,他被冲击波一下子震倒在地!

    爆炸将迈克尔病房的门给炸开了,现场烟雾缭绕,门框还在着火!

    几个警·察扑倒护士,卧倒在不远处,更远的地方许多医务人员惊声尖叫,虽然没人受伤,但现场骚乱不止。

    警·察们都惊呆了,这莫雷竟然扔手雷炸icu病房!

    还好迈克尔的病房够大,而且有两段隔间,现场也没人受伤,但莫雷的行为毫无疑问是谋杀!不!是恐·怖袭击!

    “抓住他!”

    他们迅速把莫雷按在地上拷住,莫雷奋力挣扎着吼道:“搞错了!搞错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你扔手雷!谁指使你的!”警·察愤怒地质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!我没有!有人诬陷我!”莫雷哭喊道。

    警方才不会听他的鬼话,现场很多人都看到莫雷从口袋里掏出手雷,直接就往门上扔!

    “把他带走!”

    “加派人手保护迈克尔!这不是医疗事务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