伦敦警务长赶到了泰晤士医疗中心。

    他带着人驱逐着无孔不入的媒体,但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媒体已经从两名被闪光弹伤害的警察,以及医生口中,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新闻。

    谋杀还在继续!

    之前的爆炸声楼上楼下都听到了,底下的粉丝沸腾,媒体们感觉有大新闻,都想方设法地闯入了医院。

    或潜行,或买通,还有的报社记者来的人多,直接煽动着粉丝想要硬闯进去。

    伦敦的媒体一个个都是出了名的疯狂,他们连皇室成员都不怕,更不怕警·察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伦敦的警·察,还是太软了。

    “大新闻啊!迈克尔的私人医生莫雷,竟然用手雷轰炸icu,之后被警·察抓了,还有同伙营救他!”

    “莫雷不仅不逃跑,还又潜入配药房给迈克尔下毒!这明显是有依仗啊!一般的犯罪分子哪敢这么嚣张?”

    “他的装备精良!还有闪光弹,袭击了守护迈克尔的警·察,刚才的停电就是他的掩护!”

    注射过量镇静剂,轰炸icu,药物下毒,停电袭击……

    短短时间里,迈克尔已经遭到四波刺杀!这是有人非要他死不可啊!

    索菲亚已经换好了一身护士服,并蒙上口罩,招摇地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迈克尔的病房整栋楼层,都警戒重重,现在想要上五楼都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她并不需要上去,刚走到门口,就又反身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让四楼一名暗中潜入的记者注意到了她,还以为他是从迈克尔所在的五楼下来的。

    待索菲亚走过一个拐角,那记者就凑了上来说道:“你好,我是太阳报的记者比尔森,你能接受我的采访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有价值的情报,最高有五千英镑的情报费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听到有钱拿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真的吗?我看到莫雷从配药房逃跑……他对药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了,迈克尔的身体情况如何?”比尔森问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说道:“他的身体很不妙,需要尽快做手术,但是刚才警方在手术室的门口发现了隐藏的炸弹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!又有炸弹袭击?快!详细说说!”比尔森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索菲亚说道: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无意间听到警察说‘手术室……危险……莫雷……小心……爆炸’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比尔森激动道:“手术室很危险,莫雷放了炸弹,小心爆炸!”

    两人详细聊了一番之后,比尔森发现索菲亚都说的很含糊,也是道听途说的。

    但是比尔森才不管那些,立刻将情报填充了一番,发给了编辑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,消息就传开了,太阳报的八卦版网站立刻刊登了手术室爆炸事件……

    第五次刺杀!

    迈克尔急需手术,私人医生莫雷再显神通,手术室埋设遥控炸弹!

    无数小报转载,很快粉丝们也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伦敦市长来到泰晤士医疗中心,听到外面群情激奋,想着自己必须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,给民众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发布会开始之前,他和警务长碰头,了解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“短短时间,遭遇五次谋杀!手雷!闪光弹!还有遥控炸弹!这到底怎么回事!”市长问道。

    警务长一脸懵逼:“什么遥控炸弹?”

    市长瞪眼道:“手术室的遥控炸弹啊!现在都什么时候了!你怎么还是懵得?我需要了解全部的情报!一会儿开发布会!”

    警务长大惊:“什么?手术室有遥控炸弹?”

    市长更加震惊:“什么?你不知道?媒体都知道了,你身为警务长还不知道?你干什么吃的!”

    警务长唯唯诺诺,连忙询问手下的警长。

    “遥控炸弹?”警长一脸懵逼,连忙派人去手术室查看。

    结果还真就搜出了暗藏的黏弹,这种黏弹是可以远程遥控引爆的!

    “发克!真的有炸弹!”

    “不要靠近!不要靠近!”

    过了两分钟,他们让专业的拆弹专家,带着专业设备,拆除了那颗黏弹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消息又传回警务长那里,他和市长都很惊奇:“什么情况?为什么媒体比我们还先知道?”

    警方只知道四次谋杀,媒体直接刊登了五次谋杀。

    媒体是预言家啊?

    他们打开太阳报八卦板块的网站,仔细一看,发现手术室爆炸事件,所有的细节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只有地点和炸弹这两件事说对了,除此之外,媒体还瞎编了一些‘警方谨慎排查’、‘炸弹爆炸’、‘莫雷逃跑与警方发生枪战’。

    这各种剧情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市长立刻打电话质问太阳报的主编,渐渐才了解到情况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最初是警察之间聊天,提到了手术室、爆炸、莫雷等几个单词。

    结果被一名护士听到了,以为是手术室发生了爆炸,把这个情报提供给了记者。

    莫雷现在都在找,警方提到很正常,爆炸是之前已经发生过的事,提到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医院好几个手术室,作为一个地名,提到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正常的……是媒体的脑洞。

    记者一番推理,就变成了迈克尔要做手术,莫雷提前在手术室安装了炸弹,警方机智识破,又一次拯救了迈克尔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编辑那里,不知道怎么就传来传去,以讹传讹,变成了遥控炸弹……

    最后发出来传给粉丝时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。

    最骚的是,猜对了!

    莫雷真的是这么想的!真的在手术室安放了炸弹!

    市长叹了口气:“你们这不是瞎猜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手术室没炸弹吗?”总编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有……”市长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你们发现的?难道你们警方没有谨慎排查?难不成还是我们的记者发现的不成?”总编奇怪道。

    市长呃了一声说道:“排查了!警方早就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炸弹没有爆炸,已经拆除了!这一点你们的情报不实,不要乱传!”

    “总之,莫雷的伎俩我们尽在掌握!”

    总编答应道:“明白了,我们立刻改掉。”

    果断电话,市长瞪了眼警务长:“怎么还没抓到莫雷!你还要莫雷谋杀迈克尔多少次!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帮他!他还有个同伙,那个人很厉害,我们连根毛都找不到!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,谁都看出来了,背后一定有个势力撑腰。

    不然一个小小的私人医生,凭什么那么嚣张,还有这么多武器?

    “你不要跟我说这些!立刻给我把莫雷抓出来,迈克尔一定不能有事!”市长说着,去开记者发布会了。

    在发布会上,市长痛斥莫雷的残忍与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并向广大民众保证,必将莫雷缉捕,必然不会让迈克尔再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对于背后势力的事情,市长只字不提,他知道那个势力是光明会,但他的家族也与对方有利益纠缠,自然不会多说。

    媒体提问,问到关于光明会的事,市长只要矢口否认,说其是无稽之谈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问题。”一名记者接了个电话,举手道。

    “请问。”市长说道。

    那记者先是感谢市长,随后说道:“请问关于刚刚发生的,迈克尔遭遇枪击的事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市长愕然,说道:“我这里澄清一下,手术室确实发现了遥控炸弹,但是我们的拆弹专家,已经将其拆除,迈克尔很安全,我们会全力保证他手术的进行!”

    “关于太阳报所刊登的‘遥控炸弹爆炸’是无稽之谈,‘警方与莫雷对枪’更是无中生有!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莫雷携带有枪支,太阳报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,我已经责令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打断道:“抱歉,我问的不是第五次暗杀!我是问第六次,迈克尔在被转移到手术室的路上,遭遇莫雷枪击的事,您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市长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“您说没有任何证据表面莫雷携带枪支?但我们获悉,莫雷伪装成医生,靠近迈克尔的护卫队,在远处开了一枪……”记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市长深吸一口气,看向台下的警务长。

    警务长头皮发麻,正在打电话询问手下的警长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们正推着迈克尔的床,赶往另一间手术室,警长正在带着数名警察,全程护卫。

    “什么?伪装成医生?”警长得了上级的消息,连忙把目光扫视在附近的医生身上。

    他警惕地发现有个‘医生’,戴着口罩,正在不断地往他们这里靠近,手则插在兜里。

    “把手拿出来!趴下!不要动!”警长吼道。

    那‘医生’愣住,猛地拔出枪,胡乱射了一枪然后冲进一旁的拐角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灯又熄灭了,现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那头的混乱声音,警务长抹了抹秃头上的汗。

    他苦着脸,冲着台上的市长重重地点了点头!

    市长狠狠剜了一眼警务长,警务长连忙发了个短信给他。

    市长看完之后,只得对记者说道:“哦,你问的是第六次啊,你说的情况属于以讹传讹,真实的情况是我们的警·察,率先发现了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莫雷十分狡猾,他确实极可能有枪……但我之前说没有证据表明有枪,我为什么这么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记者们看着他。

    市长思索了片刻说道:“因为当时敌人把现场的灯熄灭了!那一枪有可能是他的他同伙开的!”

    “注意!除了莫雷,还有一个同伙,这个人受过专业的训练。在送迈克尔去手术室的过程中,开枪的人穿着医生的衣服,还蒙着口罩,所以我们并不能确定,他就是莫雷本人!”

    记者们问道:“莫雷是迈克尔的经纪公司为他找的私人医生,而那家公司据闻是光明会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迈克尔曾在演讲中表示他被光明会迫害,请问这回的六次暗杀,是否与光明会有关?”

    市长果断道:“无稽之谈,你的猜测没有任何根据,莫雷和其背后的人,刺杀迈克尔的动机,到底是什么,我们还在调查中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等把莫雷抓捕之后,一切都会真相大白。”

    记者说道:“但是他已经执行了六次谋杀,他就在医院里,为什么还不能抓到他?”

    市长趁机说道:“这都是因为大量的粉丝和媒体,拥堵在医院一楼,严重牵扯了我们的警力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保护迈克尔,保护所有人,我们有大量的警力无法投入在追捕中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会把迈克尔秘密转院,到时候他将受到最完善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而莫雷则绝对跑不掉,我们的警察很快就会把他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记者突然手机响起,他接了个电话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又举手问道:“请问关于电梯的缆绳被莫雷切断……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市长沉默片刻,质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记者说道:“我们的前方记者,打听到有警·察在谈论,提到了‘电梯’、‘缆绳’、‘莫雷’,很抱歉,我们并没有获知更详细的新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希望您能为我们澄清一下,是否发生了第七次暗杀?莫雷切断电梯,想要摔死转移途中的迈克尔?”

    市长怒道:“迈克尔还没有开始转移呢!不要散播谣言!”

    “任何以想象力来编撰新闻的媒体,都是不称职的媒体!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警·察提到了电梯和缆绳!为什么你们的人,就能想象成是莫雷隔断了电梯缆绳谋害迈克尔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凭借你们媒体的想象力能破案,那还要警·察干什么?”

    市长发飙了。

    对此,记者真心冤枉道:“啊?您不要激动,我只是在发布会上,询问一下有没有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市长说道:“没有这回事!一般的工具是无法切割缆绳的,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莫雷拥有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他看到,警务长在台下握着手机,扁着嘴,冲他疯狂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