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最终市长草草地结束了这次发布会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电梯故障也的确发生了,警务长听到记者的谈论立刻就通知下属去排查电梯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医院重要病人专用的电梯上,发现了被人为破坏的痕迹。

    倘若使用它,这部电梯一定会坠毁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们总是让记者比你们先想到莫雷的行动!”市长质问警务长。

    警务长冤枉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原本也要检查的,记者一拍脑袋就能猜,我们就算猜到了,也只能先去求证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时间差……”

    市长说道:“那枪击呢?记者提前知晓了莫雷会假扮医生靠近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想到了啊,所以才有大量警力全程护送迈克尔,无论莫雷是伪装靠近还是强行袭击,都不会有事。我们的护送是防范了莫雷所有可能的行为,记者所猜测的情况,被包含在内了。就算没有记者,莫雷也不会得手的。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后你怎么说都可以了,立即把迈克尔转移走,然后赶紧给我把那个叫莫雷的抓起来。”市长感觉警务长说的也有道理,便没有继续追究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医院杂货间被人放了把火。

    因为杂货间距离迈克尔的位置较远,所以起初警方并没有认为这是一场谋杀。

    直到火灭了之后,警方从媒体那里得知,杂货间里有硬泡聚氨酯保温板,莫雷利用这场大火,使它燃烧后被释放出氰化氢。

    这种剧毒气体,仅仅需要几毫克就能置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莫雷只需要堵住几个排气管道,留下一条内部流通的排气通道,那么毒气会从迈克尔的房间溢出,而迈克尔房间所使用的制氧机,是空气分离技术,乃是压缩周围环境中的空气,分离出氧气来。

    媒体认为警方及时意识到了这一点,从而疏通了排气管道,并宣扬警方阻止了莫雷的第八次暗杀。

    殊不知,警方压根没意识到这一点,他们及时灭掉了大火,随后只做了开窗通风的措施,根本没想到排气管道中已有大量毒气,且被有计划地堵塞。

    警方看了报道之后,立刻排查,这才没有让毒气从管道中溢出。

    为了防范类似的毒气杀人,他们给迈克尔换了一种制氧机,新的制氧机是采用电解水原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二十五分。

    迈克尔被秘密转移走,然而在路上,就遭遇了灯泡爆炸。

    有人在灯罩里放入了一颗黏弹,当护送队伍经过时,灯罩被炸开,爆炸会把经过的人全部炸死。

    迈克尔是仰躺在病床上的,推车经过时,其受害面积最大。

    不过媒体成功脑补出了走廊上有埋伏的事,继而让警方提前甄别出了做了手脚的灯罩。

    就在警方欢喜于又阻止一次暗杀时,殊不知他们落入了一个连环圈套。

    只排查出一个黏弹怎么行?根据警方的习惯,接下来所有可能路过的地方都会排查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迈克尔被临时滞留在三楼的一间急救室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五十二分。

    因为被长时间滞留于急救室,到了给迈克尔的制氧机换水时,他们根据就近原则,直接选用了急救室制氧机里的水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水刚刚换上去,警务长就紧急赶到现场,阻止了众人使用急救室里的水。

    结果取出来后发现,那水里果然被人提前下了毒。

    警务长又一次根据媒体脑补的杀人手法,防范了一次暗杀。

    “警务长!还好有你,没想到莫雷竟然提前在水里下了毒,他早就猜到我们会用急救室里的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他甚至早就猜到,我们避开走廊灯罩里的炸弹之后,会把迈克尔安置在那间急救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!早在放火的时候,他就料到我们会更换制氧机种类!毕竟如果是原先的空气分离型制氧机,根本不需要换水!”

    警察们事后诸葛亮,分析出了这三连杀是成套的。

    “别吵!”警务长迅速登入太阳报的网站,等着媒体们的更新。

    媒体好几次,都想到了莫雷的手法。

    他们总是能捕风捉影,从一些地名、物品名,就脑补出一套杀人方式。

    已知迈克尔正在被人疯狂谋杀,所以他们等于是在代入莫雷的角度,去考虑他怎么杀迈克尔。

    放火烧杂物间,警察还以为莫雷是想火势变大,却不料杀招在看不见的排气管道里。

    但是媒体想到了,因为他们的情报量少,所以必须从极端有限的情报中,去推理整个事件。

    与警察不同的是,媒体乃是直接从结果进行反推。

    他们从一开始就假定了‘又出现一场暗杀’,所以为了吻合结果,他们就想这到底是怎样一场谋杀?随后就查到杂物间里有硬泡聚氨酯保温板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被燃烧后,会释放出氰化氢。

    这可是剧毒物质!可是距离迈克尔很远啊……排气管道!一定是排气管道也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媒体太擅长做填空题了,任何留白的地方,他们都能用自己的逻辑为其自圆其说。

    而这种神奇的自圆其说的技能,此刻竟然一而再,再而三地印证了莫雷的行动。

    随后一个小时,莫雷接连尝试了五次谋杀,算上前面的十次,他已经十五次谋杀未遂了!

    而每一次,媒体都能猜对事发地点,或者凶器。

    到后面,警务长干脆就追更太阳报的‘迈克尔连环暗杀专题’里的报道,从中汲取灵感。

    靠着媒体的脑补,他一次次成功阻止莫雷的暗杀,同时也关注上了太阳报的一名叫比尔森的记者。

    警务长看了很多媒体的推测,但只有这个人的推测最接近真相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十六分,迈克尔终于被成功带到一楼。

    警方根据媒体的猜测,发现医院的所有救护车,果然都被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不是炸弹也不是下毒,而是手刹坏掉了。这是第十六次谋杀了。

    “脚刹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如果脚刹也有问题,司机刚开车就会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弄坏手刹也算是暗杀吗?”

    正当警察不解时,警务长一副‘你们就不能动动脑子’的语气叹道:“我们打算把迈克尔转移到格林威治医院,而在快到时会经过一条大下坡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速度超过五十码,那个下坡光靠脚刹是停不住的,最终救护车会直接冲进河里!”

    手刹基本上是起步与停车时才会使用的,莫雷所做的手脚,在司机解除手刹时是发现不了的。

    从起步到驾驶过程中,司机都发现不了手刹有问题。

    极有可能当司机到了目的地,或者想紧急刹车时,才会发现手刹不灵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晚了。面临一个必须要用手刹才能停住的下坡,车祸几乎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莫雷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去格林威治医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有去格林威治医院,才会经过那个大坡。”

    这第十六次暗杀,让警察们细思恐极。

    意味着敌人连他们要转移到哪个医院去,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中有内鬼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们总是差一点抓到莫雷?他一个医生,凭什么在医院里把我们耍得团团转?”

    警务长也头皮发麻,对于这项猜测,媒体也有写。

    随着暗杀不断出现,外界已经吵翻了天。

    人们也都在不停地猜测下一次暗杀什么时候到来,又会以什么方式进行。

    一名叫比尔森的记者,再次以推理的口吻说出,如果莫雷的谋杀不是他个人的行为,而是背后有光明会撑腰。

    那么毫无疑问,所谓秘密转移,也许根本就不秘密,并继而提出,莫雷很可能知道迈克尔会转移去哪,然后针对性地布置第十六次暗杀。

    警务长,就是看到这推测后,这才联想出给手刹动手脚的用意。

    毕竟他自己,是知道大家准备把迈克尔转移到格林威治医院的。

    比尔森没有提到手刹,也没有提到格林威治医院,而是说警方内部可能有内鬼,就以此为基础,推测出了暗杀地点在救护车上。

    可以说,推理过程全错!杀人手法也错!但结果对了!

    “这个比尔森……我要见他!给我把他找出来!”警务长下令道。

    很快,比尔森被带到他的面前,这家伙穿着病号服,之前一直在医院里假冒病人,偷偷拍摄呢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给外界提供的情报?”警务长问道。

    比尔森激动道:“你不能阻止我探知真相的权力!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胡编乱造!我有权把你拘捕!”警务长怒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之前报道的都是事实,市长在发布会都已经承认了。”比尔森说道。

    警务长说道:“那这次呢?为什么你知道莫雷会在救护车上做手脚。”

    比尔森欣喜问道:“是不是发生了?你们是不是发现了炸弹?”

    “没有炸弹!只是车上动了些手脚……”警务长含糊道。

    比尔森见问不出什么,不以为意道:“第十六次暗杀,我在报道里已经注释过了,是猜测!现在人人都在想下一次暗杀是什么……我只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我说对了地点,你应该感谢我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在足球比赛开始之前,媒体还不能预测一下比分吗?”

    警务长瞪着他,知道他就是在编造新闻,可偏偏人家说对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,他们警方还依靠对方的推测,接连阻止了莫雷的暗杀。

    以前有些棘手的案子,媒体也经常猜测凶手逃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这次比较特殊,比尔森预测得太准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给我预测看看,第十七次暗杀,会不会发生!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比尔森说道:“那你总得给我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吧?”

    警务长当即告诉比尔森,他们打算调动警用的装甲车运送迈克尔,在装甲车到之前,迈克尔现在需要一个安宁的休息环境,暂时被安置在二楼的大厅,周围有十二名警察保护。

    所有靠近迈克尔的医务人员都会受到检查,所有要更换的医疗器械和药物,也都会被检查。

    等装甲车到了之后,他们又会调集更多的警察把迈克尔护送到停车场,一楼、负一楼都会有接应,一路上也会检查经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以说,警方将把前面的教训,统统吸取一遍。

    “就这?”比尔森撇撇嘴,迅速开动脑筋,思考着如何谋杀迈克尔。

    警察、检查、接应……

    突然比尔森想到了,他说道:“为什么你们不检查自己人?你们难道就从来不怀疑,警方内部有内鬼嘛?”

    “如果莫雷穿着警服,待迈克尔下楼时,假装作为接应人员靠近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警务长怒道:“荒谬!他哪来的警服!”

    比尔森说道:“怎么不可能!你确定没有警察被打晕?你们调了好几个分局的警力过来吧?他们彼此不一定都认识,为什么不清点一下人数?”

    警务长说道:“我认识这里每一名警员,莫雷这么做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争执之时,黄极已经知道了‘比尔森的计划’。

    黄极拿出手机,在暗中打了个电话给索菲亚。

    “索菲亚,你可以发现昏迷的警员了,在五楼,我把他放在床上,盖好了被子,伪装成了病人。”

    随后,黄极又打电话给了莫雷。

    “你摸一下屁股后面,有一套警服,十分钟后,你就从后备箱出来。迈克尔会去停车场,那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莫雷无语道:“伪装成警察?他们发现怎么办?你是不是在拿我做炮灰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做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做……我做……”莫雷已经意识到,自己根本杀不死迈克尔。

    但是光明杀手却一直在逼他,如果不能杀死迈克尔,自己就得死。

    莫雷原本把这当做最后的机会,但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次失败之后,他也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想活命,指望光明杀手对他怜悯是不可能的,他只能寄希望于把事情闹大,让公众保护他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莫雷他不知道的是,在挂断电话后……黄极又接通了第三个电话!

    “莫雷!停止你愚蠢的行为!”这是个冷酷的声音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会乱来了!真的!我真的不会再乱来了!”

    对方森然道:“你已经敷衍我好几次了!迈克尔的事,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差点就杀了他了……橘鹰,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对方代号橘鹰,他才是真正的光明杀手。

    如果莫雷失败,将由他来解决迈克尔,没想到莫雷却接二连三地刺杀迈克尔,把水搅得浑浊不堪!

    上级给他提供了莫雷的秘密号码,他联系上‘莫雷’,却不知道莫雷的手机在黄极手中。

    黄极已经骗了他好几次了,橘鹰没法再相信他,说道:“你还在敷衍我,莫雷,你背弃了光明,你知道后果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黄极沉默片刻说道:“也许我只是走向了光明。”

    橘鹰语气更加冷漠起来,他说道:“我明白了,你以为,有人能保护你嘛?”

    “你再敢出现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黄极不发一言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