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比尔森表现出的样子,就像只是瞎猜。

    盘问了一番后,警务长也只能先把他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就有警察汇报。

    “报告!五楼发现一名昏迷的警员,是医院的人发现的。他被人放在床上,盖上被子,我们之前一直以为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受到伤害,但是警服和配枪都不见了!”

    警务长大惊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立刻想起比尔森的猜测,不会吧?难道又要猜对?

    “没道理啊,这次是我给他提供的线索,他是根据我的话瞎蒙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脑补过程,我是全程看在眼里的,根本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警务长暗想着,但不管怎么说,既然少了一套警服,那毫无疑问警务人员内部也得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三十分,装甲车到了,迈克尔被送往负一层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有警察在汇合队伍,警务长死死盯着每一个人,确定每一个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警务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莫雷凭什么混进来?他们警方又不是傻子!

    眼看着他们到了停车场,迈克尔就要被送上装甲车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附近的一辆汽车的后备箱打开了!

    “嗯?”三十多名警察齐刷刷地看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汽车的后备箱里,莫雷从里面爬了出来,他穿着警服,刚一只脚迈出来,身体保持前倾的的姿势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盯~

    比尔森疯狂拍照道:“哈哈哈!我说什么来着!我说什么来着!”

    警察们瞬间炸锅,拿枪指着莫雷,大声呼喝!

    “趴下!”

    “双手抱头!”

    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被数十名警察围住,莫雷反而心中一片释然。

    终于被抓住了,这下没得跑了,他也不想跑了。

    “坐牢吧!快让我去坐牢吧!”

    莫雷乖乖趴在地上,口中不停地大喊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保护我!我不是主谋!我要做证人!有人要杀我!”

    为了活命,他必须这么做,毕竟光明杀手已经明确表示:一天之内杀不了迈克尔,他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那个光明杀手冷酷无情,而他简直就是个弃子。

    莫雷已经不指望光明会饶恕他,此刻只希望警察能给力一点!

    另一边,警务长拍着比尔森说道:“你又对了!他真的这么干了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你明明只是在编故事!”

    比尔森无比自信地笑道:“这叫推理!”

    他对于自己神奇地猜中莫雷的犯案手法,也感到惊奇。他没想到自己真的连连猜中!

    可作为一名记者,他很快认定这是自己的天赋!

    “我有着超强的新闻嗅觉!以及情报推演的强大天赋!”比尔森心中激动:“就像加尔西一样!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英格兰二战时期的编剧间谍加尔西。

    这名间谍依靠神奇的编故事的才能,骗过了德军的间谍部门,成功倾斜了二战的天平。

    加尔西本来只想做一名小说家,但战争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为了盟军的胜利,想加入英国军情五处,结果被拒绝,因为他对于间谍所需要掌握的技能,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随后他毅然加入了敌人,也就是德国间谍部门,反过来去刺探盟军情报。

    他提供了大量的盟军情报,但是那些情报,都是他编的……

    通过一点点正确的东西,加尔西编造了一系列充满细节、自圆其说、毫无违和、煞有介事的间谍故事。

    最惊艳的是,德军通过其他渠道,最终印证了他的故事中,大部分的英军情报是准确的。

    于是德军把加尔西当个宝,后来对于加尔西的情报,都信任无疑。

    加尔西为德军在英格兰建立了间谍网络,但是这个间谍网络……只有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欺骗德军说自己有几十个间谍手下,并且时不时就说自己要执行某项行动,骗取了德军提供的大量经费。

    最终英国军情五处接纳了他,让他成为双面间谍。

    在诺曼底登陆战役中,把德军的主力骗走了……

    他是唯一一个,同时获得大英帝国勋章,与希特勒亲自颁发的铁十字勋章的间谍。

    是至今也被人津津乐道的天才间谍。

    比尔森暗自兴奋:“我也有编故事而切中事实的才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比尔森在发呆,警务长也就暂时抛下他,指挥警员带走莫雷。

    谁也没注意到,在莫雷被押送出医院时。

    警务长的助手,一名高级警员正落在队伍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他拨通了一个号码,轻声说道:“发现莫雷,他在停车场,已经落到警察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尼克,弥赛亚的人呢?”手机那头,正是橘鹰。

    “暂时没发现,对方反侦察能力极强,应该是情报中的林立。”警察尼克说道。

    橘鹰说道:“我会把莫雷和迈克尔做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迈克尔先不要动。先把弥赛亚的人净化掉,迈克尔不是主要的目标,这也是查尔斯的意思。附近的楼层一定还隐藏了好几个弥赛亚的人,萨雅正在带人赶来。”尼克说道。

    橘鹰残忍一笑,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正在他们对话期间,莫雷已经被警察扭送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相貌早已传遍世界,无数粉丝拥堵在医院外,看到警察终于把莫雷抓捕,顿时欢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是无数的咒骂,各种鞋子、热狗、旗杆被砸过来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莫雷!”

    然而莫雷却突然大声喊道:“我不是主谋!我只是个弃子!我是为光明会工作的!他们要我做炮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,你们一定要保护我!还有个杀手!还有个杀手在医院,他一定会杀了我的!”

    “监狱也不安全,你们一定要保护我!我是证人!我是证人!”

    他的呐喊,让人群惊呆了。

    尼克也是一愣,他没想到莫雷胆子这么大,不怕死吗?

    他其实是弥赛亚的死忠?不是被临时策反的?

    “该死!先不要杀莫雷!”尼克连忙想打电话给橘鹰。

    然而一个陌生号码,抢先一步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接通一听,卖保险的!

    “发克!”尼克直接挂断,又想打给橘鹰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该死的保险号码,却又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接着,他就听到莫雷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尼克连忙冲出去,就见莫雷软瘫在警员身上,面色扭曲。

    橘鹰已经动手了!

    尼克无语,但见到莫雷的症状,还是松了口气,暗道:“用的k4神经毒素吗?也行吧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尼克冲上前,接替一名警员架住莫雷。

    假意检查他的身体,顺手把莫雷脖子山的一根针给抽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心脏病发了!快送去急救!”尼克大喊。

    还好身后就是医院,警察又要把莫雷抬回去。

    莫雷却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的眼睛暴突,面孔极度狰狞扭曲。

    脖子上青筋暴起,双手如鸡爪疯般僵直着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他还是仿佛倾尽了自己毕生的力气,冲着人群呐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光明会是真实存在的!!!”

    莫雷的声音沙哑而又歇斯底里,他的吼声如哭如诉,似鬼哭神嚎。

    喊出这最后一句话,他的口中就吐出白色的泡沫,被警察连忙送回了医院。

    看着莫雷被拖走,医院外的人群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莫雷本人,竟然在被捕后,当众承认了小报的猜测!

    媒体们集体高·潮,无数的报道开始向世界各地传递。

    莫雷到底为什么要谋害迈克尔,至今也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一些正经严肃的报纸,已经通过调查莫雷与迈克尔身边的人,列举了许多莫雷和迈克尔的冲突,怀疑是私仇。

    但随着莫雷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行动,私仇的说法已经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各种小道消息和光明会阴谋论,甚嚣尘上!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关头,莫雷被捕了,人群中有媒体用镜头记录着他被捕后的画面,却不料,拍下了如此劲爆的镜头!

    光明会阴谋论,瞬间被放在台面上,引起大众议论。

    他都亲口承认了!甚至还祈求大众的保护,要向世人揭露光明会。

    莫雷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,但是他是第一个,闹出这么大的事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这么做的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这件事,尤其是伦敦的媒体,没有一家不在报道这事,迈克尔被刺杀事件已经屠版。

    “莫雷死了,我们给会里惹了麻烦。”尼克叹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负责杀人。”橘鹰不屑道。

    尼克憋火道:“不是你的错……妈的,该死的保险!”

    “要我干掉那个保险推销员吗?”橘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还好你用的k4神经毒素,那东西检查不出来的,莫雷是中风而死。那就无所谓了,我有办法……”尼克说道。

    橘鹰笑道:“如果我当众枪杀了他,你是不是更麻烦?”

    尼克烦躁道:“你闭嘴吧,你负责杀人就行了,其他的我自然会搞定。”

    “莫雷明显是弥赛亚的死忠,他的身边肯定还有别人。你到底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在对面的楼里,我看到楚少君了。”橘鹰说道。

    尼克问道:“关键还是那个叫林立的人。”

    橘鹰说道:“我会干掉他的。”

    尼克说道:“先不要打草惊蛇,保险起见,等萨雅到!不然你要是失败,我怕萨雅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橘鹰残忍地笑道:“我不会失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