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对于甚嚣尘上的光明会阴谋论,官方不置可否,只是邀请了六家不同的医疗鉴定机构,对莫雷的突发疾病进行公开鉴定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八点整,伦敦市长召开了记者发布会。

    他先是公布调查结果,主要是莫雷的动机……莫雷其实也是迈克尔的一名疯狂粉丝,经查明,他已经患有脑癌,无法被治愈。

    六家专业的医疗鉴定机构,在刚才已经证实,他因此产生了精神疾病。

    警方审问后,认定莫雷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做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:万众瞩目之下,杀了迈克尔。

    市长摇头道:“……虽然他杀害迈克尔失败,但他的目的达成了,你们媒体成功帮助他扬名世界。”

    媒体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,记者问道:“那莫雷为何最后要歇斯底里地向公众呐喊‘光明会是真实存在’的呢?”

    一旁的警务长看着桌上的稿子,犹豫了一下,认真道:“因为有些无良的媒体,给了他这样的灵感。”

    “他曾在医院中听到了一些无良记者的暗访,那位记者在采访医务人员的过程中,反复提及莫雷是受光明会指使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导致了莫雷获知你们正在如何编排他,反而使他有了更大的目标。他深知自己无法在警察的保护下杀害迈克尔后,就想好了被捕时该如何引起话题性,让人们久久无法忘记他。”

    记者对此追问道:“他真的就只是因为想要遗臭万年,而选择搞个大新闻吗?这实在太荒谬了。”

    市长列举道:“这并不荒谬。甚至时有发生。1995年,华纳公司的著名歌手莎丽娜,就曾被自己的朋友,兼任歌迷会主席,在其公司内追杀,当众开枪,莎丽娜最终伤重不治。”

    “而原因,仅仅是因为莎丽娜发现了那个朋友在贪污歌迷会的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1989年,好莱坞女明星丽贝卡·希弗在自家公寓楼前被极端影迷枪杀,原因仅仅是她拍摄的新电影角色,让那个粉丝很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记者说道:“难道仅仅因为莫雷有精神病,就做出这样的判断吗?”

    警务长补充道:“我们确实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莫雷的动机,但这确实是最可能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熟知的,披头士的主唱,约翰列侬。他也是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,情况和迈克尔类似,被一名患有精神病的歌迷枪杀,原因正是那个精神病想制造轰动世界的事,借此出名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在伦敦警察的努力下,我们没有让迈克尔步其后尘。”

    官方的态度十分坚决,记者也不可能在一个问题上不断地纠缠。

    随后另一名记者问到:“那么光明会是否真实存在呢?”

    市长摇头道:“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,我的职责是城市的发展,是民众的安全,是民生与经济,而不是研究什么光明会。”

    警务长也提醒道:“这次发布会是关于莫雷案的,接下来我希望你们询问有关案情的细节,而不是其他。”

    至此,接下来的问题,全部是围绕于案件本身的细节。

    发布会就此结束后的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每日邮报,率先以官方的说辞,不进行任何加工地报道了莫雷事件。

    随后又在第二板块,对民众科普光明会。

    他们首先介绍了,什么是共济会。

    共济会的名气,实际上比光明会大得多。

    它们同样有着无数的阴谋论萦绕,但那基本都是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每日邮报向公众介绍,共济会在多个国家是合法的,其中米国共济会的总部,更是直接建立在纽约联合国广场‘666’号。

    他们公开招收会员,是由一群商人和哲学家、科学家等社会精英构成,是个典型的精英俱乐部。

    社内气氛较为松散宽容,各种学术都可以自由讨论,其宗旨是考虑如何让人类的生活过得更好,社会更加稳定与和谐。

    他们的会议内容,在各国都有上报和备案,大多数讨论的是环保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多数国家都有自己的共济会,且互不干涉,乃是分开的独立俱乐部。不同国家的共济会,其宗旨也有不同,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性的阴谋组织,内部也有很多派系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的确是真实存在的,根据2004年米国共济会的一次公开会议记录显示,光明会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派系而已,成员都是合法的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很低调,相当于一个隐蔽的商业联盟。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太过于低调,所以太多的阴谋论选中他们为载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阴谋论是娱乐大众的,但如果失去理智的个人,因此而犯罪,搏取关注,那就会造成悲剧……或许有些媒体,真应该好好反思一下。”

    每日邮报,最后在末尾,以开玩笑的口吻评价莫雷。

    “莫雷涉嫌多次谋害迈克尔,涉嫌恐·怖袭击,其丧心病狂令人发指。”

    “在被捕之后,高调地宣称‘光明会是真实存在’的,我想他恐怕误以为光明会是非法存在的团队,光明会真实存在,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,他的歇斯底里让人还以为他是在宣称‘光明会是不存在的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这样,知名度太低,太神秘,人们反而认为它不该存在,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后,反而被当做是什么不得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人认为《每日邮报》也不存在吧?”

    板块的最后,编辑配了一张莫雷歇斯底里呐喊的图,其狰狞的样子从这张图所截选的角度来看,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在图片的下方,每日邮报配上文字。

    “请你们一定要记住!《每日邮报》也是真实存在的!!!”

    至此。

    莫雷被捕时,面对镜头,冲全世界呐喊的话。

    火了!

    随着《每日邮报》的率先调侃,越来越多的知名人士站出来模仿。

    一名电视台名嘴,在晚上的《英国疯狂秀》电视节目中,与嘉宾正在一边作秀一边聊天。

    该节目以搞怪欢脱著名,主持人幽默风趣。

    在与嘉宾谈及节目收视率的问题时,那名主持人先是哭诉了一番收视率的低下,然后突然扮成莫雷最后好像脑梗的一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做出鸡爪疯的模样,泛着白眼,在节目中呐喊:“观众们!《疯狂秀》是真实存在的!”

    之后不久,一场富勒姆对阵西汉姆联的足球赛解说现场。

    伦敦本地的一名解说员,在富勒姆进球后大声地欢呼:“goal~这支伦敦西部的球队,屡次遭遇降级,但在今年成功逆袭!前不久在欧战上斩获亚军,而今回到英超的第一场比赛,就展现出他们惊人的斗志!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告诉世人,他们不是弱队,他们不是英超农夫!他们不该藉藉无名!”

    “富勒姆球队是真实存在的!!!”

    同时间,英格兰一名歌手发布推特,调侃另一名歌手,说两人都没有发新唱片都快被歌迷遗忘了。

    另一名歌手立刻发推特称:“我埃塔是真实存在的!”

    底下许多歌迷评论:“埃塔,你不要再蹭热度了!你凉了!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埃塔竟然是真实存在的?我一直以为这是我们音乐老师给我们开的玩笑!”

    “楼上你听着……你的音乐老师是真实存在的!”

    甚至于,连美食节目,在完成一份烘焙面包后。

    其主持人都煞有介事地捧着面包,在镜头前调侃:“相信我,英国的美食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各种小众节目,也开始模仿。

    一名介绍植物的节目中,嘉宾都指着一颗紫杉树说道:“在地球上,紫杉树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到最后,与娱乐不相关的慈善机构,都在趁机呼吁环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很多人没有见过北极熊,但他们真的快没有栖息地了,请相信我,北极熊是真实存在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平台所发布的所有北极熊照片,都是真实的!它们需要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捐款方式是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一个小时,知名报纸、访谈节目、娱乐综艺、体育节目、脱口秀主持人、过气歌手,都开始狂蹭莫雷事件的热度。

    从伦敦开始,辐射整个欧洲,随后网络上到处都有莫雷呐喊的报道,但最终,只有其最后歇斯底里的那句话最为火爆。

    各种废话,开始充斥于网络,凡是提及某个众所周知的事物后,都会有人说:“xxx是真实存在的!!!”

    某个幕后推手,迅速地在没有墙的网络中,推动着话题。

    莫雷呐喊的图片,确实像个疯子,配上文字,再加上娱乐至死的从众氛围,话题直接歪楼了。

    当不明真相的群众,追溯这个热度的源头,感觉不对劲时。

    大多数都会很快遭到其他人的科普,以及调侃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意识到:共济会总部在纽约联合国广场啊?光明会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派系?哦,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然后也加入到娱乐狂欢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网络上的一切,楚少君等人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又是熟悉的配方,光明会轻松平息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们打电话告知黄极,黄极对此早有预料,淡定道:“很正常,舆论对他们而言,是经济效应,说不定他们趁机大赚了一笔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不服道:“那就继续刺杀迈克尔,没有莫雷背锅,还有人刺杀,那么‘莫雷个人精神病行为’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!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还不服吗?扰动舆论,只是为了保护迈克尔,针对的是迈克尔所在的国家,逼其真正地保护迈克尔……从各种层面上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妄想舆论能对光明会造成多大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有光明会了,但他们已经把自己做成了文化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‘光明会’只是个名字,真正的敌人是其成员,弥赛亚无论怎么抹黑光明会,其幕后的人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叹道:“怎么会无所谓呢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张三是个非常激进的阴谋论者。他在周六相信了光明会的事,周日拿着证据到处传播,周一甚至请假参加了游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周二他不能再请假了,去公司上班,晚上回去之后,又在网上继续跟人在网上聊光明会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周三,他上完班后,因为太久没有陪女友,晚上跟女友出去看电影,回去之后……连电脑都没开。”

    “周四,他下班后,又跟同事去酒吧聚会,喝多了回去直接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周五,张三下班买了一些食物,去看望他的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周六他和家人一起出去郊游,野炊,玩了两日之后,周一又回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至此,七天的时间,张三已经忘记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楚少君愣住,与索菲亚对视一眼,索菲亚低头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忘呢……之后一定又会想起来……”楚少君低沉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那么好,张三没有忘,最后陪伴了家人之后,买了把枪,然后与女友分手,告诉她:我张三要做一件大事!”

    “随后直接杀到白金汉宫,挟持女皇,要求首相彻查光明会。最后以从事恐怖活动、持枪绑架等罪行,被判坐牢?”

    楚少君沉默,他身旁的索菲亚等人,也都沉默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所以你们到底在等什么呢?等张三突然觉醒超能力,徒手搓出宇宙战舰,杀到月球上灭了外星人?”

    “问题的本质就在这里,就算所有人相信了又如何?有多少人能像你们一样?”

    “退一万步,我假设,张三当上了总统,并且成功颁布法令,禁止秘密结社,取缔光明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对于光明会的伤害,仅在于……换个名字!”

    换个名字!

    楚少君等人冷汗都下来了,仔细想想,或许真的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哪怕舆论比现在激烈一亿倍,所有的锅都成功扣在光明会的头上,无数人情愿,逼迫政府行动。

    最后被灭掉的,也顶多是‘光明会’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他还可以叫红光会,蓝光会,白光会……

    因为真正关键的,不是一个‘会’,而是那帮人。

    光明会并没有支配任何国家,但他们支配了无数的有钱人。

    一个城市的市长,并不在乎这个组织到底在做什么,他只在乎利益。

    哪怕是资本国家的首相和总统,也是这么想的。一方面是无能为力,一方面是不关我事。

    他们考虑的是下一届任期还是自己,或者更进一步入阁。

    考虑的是家族的经济产业,而不是头铁。

    地球上只有极少数国家,坚决抵制任何秘密结社,但也只在暗中进行。

    任何理智的领导者,在知道背后还有外星文明的情况下,都不会做出任何没有意义的,多余的公开剿灭行为。

    而是保持沉默,默默发展。因为他们知道,大呼小叫是没有用的,只有力量,才可以战胜敌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华国没有被过分渗透,同时也没有公开反对光明会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支持、不反对、不评价,全力发展,收集情报,等待时机,这是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既然外星文明隐瞒着自己,那么他们就没必要主动地宣扬出来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弥赛亚太茫然了,除了第一届趁着光明会不注意,搞出个总统,威胁到了光明会以外。

    他们就从来没有对光明会产生过威胁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恶龙的加入,让弥赛亚抢走了超导体这种重要的东西,光明会甚至都懒得剿灭他们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暗杀还继续吗?”楚少君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已经被盯上了,准确地说是你们……不干掉那群人,你还想全身而退?你们现在立刻去格林威治医院,迈克尔在那里,现在没有比那里更安全的的地方了……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楚少君问道:“如果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放心,路上不会有事的,你们只要不把汽车加油盖里的跟踪器拆下来,光明会暂时不会对你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楚少君愕然,他们车里已经被装了跟踪器?

    他看向巴布洛索,巴布洛索也一脸懵逼,他一直盯着楼下,偶尔才移开视线,敌人什么时候装的?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楚少君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也会去,接下来的事,交给我和阿兰。”

    “诶?他醒了吗?”楚少君惊道。

    “他下午就醒了,林立已经成功说服他跟我混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林立……怎么做到的?”楚少君没想到,看起来那么死忠的一个人,竟然背叛了光明会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因为林立承诺可以让他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承诺?就这么简单?”楚少君吃惊,这就策反了?承诺而已!

    黄极微笑道:“你不懂那两个人……你也不懂这个承诺的重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