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阿兰苏醒过来之后,林立只跟他聊了不到四十秒钟,他就叛变了。

    很简单,他的理智告诉他,萨雅不会原谅他的。

    其次,就算光明会不把他当做叛徒而杀了他,也不会重用他了,因为他被俘虏过了。

    所谓被选中成为光明杀手这条路也就废了,没有这种机会,他的基因缺陷还是会杀死他。

    阿兰太想活下去了,所以当他发现自己被俘虏后,他就在拼命地想出路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林立,这个他认可的对手,告诉他:“我的大哥可以治好你的基因缺陷。”

    随后,林立如数家珍般,将阿兰所曾被做过的种种基因实验,都大致不差地说了出来!

    阿兰的身体,经受过十四次基因药物的直接注射,十六次血清移植,三十次手术抢救,四百次体液抽取,近一千次体电感官模拟刺激。

    林立按照黄极的吩咐,随便说了几种实验,表示这都是黄极从他的血液样本,和身体情况里分析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让阿兰意识到,那个医生,也不是一般的医生,而是个生物学专家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样,阿兰嘴上同意,心里却恐怕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毕竟光明会的研究拉开全世界一大截,弥赛亚怎么可能有能弥补他基因缺陷的能人?

    但是,林立却说:“如果你成为我的同伴,你会活下去的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承诺?”阿兰僵住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愿意,你现在就可以走了。”林立凝视着阿兰的眼睛。

    阿兰低下头,沉思片刻,突然从床上下来,直接迈出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对此,林立毫不惊讶,他面无表情地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阿兰倒了杯水,走到阳台上晒太阳。

    比伯等人看着他,很想围上去,但想了想还是算了,黄极交代过:无所谓他的去留。

    阿兰在阳台晒了一下太阳,感受到这群人并没有限制他行动的意思后,低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对林立说道:“天知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承诺,你们根本不知道光明会有多强大。比我强的,有一百多个。”

    林立知道阿兰已经选择加入了,他已经习惯了黄极的料事如神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自古以来,强盛的存在多了,但灭亡的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阿兰摇头道:“无所谓了,就跟你们一条船吧。无论你们是要怎么颠覆秩序,我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比伯和川治立刻反驳道:“颠覆秩序?我们是为了拯救人类,你以为光明会在出卖人口,我们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阿兰回过头道:“这事我知道,可那又能怎样呢?光明会不交易,外星人自己也会抓……他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,至少换取了外星的科技产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人的生命是无价的,光明会凭什么拿去交易!”比伯愤怒道。

    阿兰蹙眉道:“然而事实就是……人是有价的。我当年也只被卖了六千美金,更现实的是,如果当年光明会没有把我买下来,我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来,那些卖给泽塔文明的人类,所换取的科技产品,对于人类而言,有价无市!几千亿、几万亿都买不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有些低沉,众人看打他的语气好像是知道被卖的人的下场。

    川治扑上来吼道:“被带走的人,都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阿兰看向他们说道:“原来你们不知道?还以为恶龙告诉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弥赛亚众人,皆死死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一些被实验过的失败品,会被作为食物拿去交易。我因为这双眼睛,这才能当佣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食物!”众人傻了,怎么可能是食物?

    “你胡说!智慧生物怎么会吃智慧生物!”川治红着眼嘶吼道,他的妹妹就是被光明会带走了的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据我所知,他们是一群小灰人,其技术差距让人类都望不到边。他们可以适应地球的环境,但他们对于地球的资源、土地没有任何兴趣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他们只接受人类这一种商品。其他任何交易都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喜欢吃人类,就和吃灵长动物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问题,光明会很早以前也问过,小灰人回答‘这是你们一厢情愿的道德’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小灰人并没有智慧生物不能吃智慧生物的背德感?

    阿兰最后说道:“我还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他们认为人类,会污蔑并杀死有功于自身族群的同类,很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吗?人家道德感跟我们不在一个频道。”

    川治瘫坐在地上,小灰人喜欢吃人,觉得这不算什么,这令他们十分绝望。

    或许整个地球,只是个放养人类的牧场?光明会则是牧羊人?

    阿兰看了看林立说道:“关于外星人,我只知道这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并不安全,萨雅一定会排查所有最近租用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不会的,大哥所在的地方,才是旋涡中心。”

    他很快把黄极等人在做的事给说了。

    阿兰张大嘴巴,感觉这群人在作死。

    “疯了吧?你们不跑,不躲起来,还敢回去挑衅光明会?”

    林立说道:“我必须和大哥汇合了,你也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阿兰攥着拳头,嘀咕道:“林立……我们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立没有说更多,直接带着一把枪上了车。

    阿兰见状,叹了口气,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上去,只见他的那把狙击枪就在车上。

    “发克!我感觉你在坑我!”

    他嘴上抱怨着,却还是把狙击枪横在膝盖上,迅速地平心静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,格林威治医院,记者们并不知道迈克尔转移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依旧有十名警察守护在六楼迈克尔所在的地方,其中真有那名叫尼克的警察。

    他戴着耳麦,这是吸取了下午的教训,直接佩戴了作战人员使用的通讯器。

    “楚少君等人已经到了格林威治医院,他们应该还想继续刺杀迈克尔……真有意思,这是在故意逼我们保护迈克尔?”橘鹰在耳麦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林立也会来的,你看到了吗?”尼克说道。

    橘鹰说道:“看到林立了!他开着车大摇大摆的从北边过来,方向与其他人完全不同,应该是绕了一大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车上还有个人,咦?我记得这人是黑枪佣兵团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尼克蹙眉道:“阿兰……他已经背弃了光明,萨雅说了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,萨雅应该到了啊。我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尼克拿出手机,拨打了萨雅的号码。

    哪知萨雅直接说道:“我让你米歇尔去了,别烦我,我有卡罗的消息了!”

    说完,萨雅直接挂断。

    尼克无语,在萨雅眼里,似乎只有恶龙才算是敌人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对橘鹰说道:“萨雅不会来了,但是米歇尔带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你们把林立和阿兰搞定。十天后,我会让迈克尔手术失败,病情突然恶劣而死,这口锅将由莫雷背着。”

    橘鹰沉默片刻说道:“让他解决楚少君吧,林立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干嘛了?”尼克大惊。

    橘鹰笑道:“三……二……一!掉!”

    “???”尼克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橘鹰愕然道:“咦?怎么还不掉?”

    随后尼克就听到外面一声巨响,医院的二楼的一个牌子突然摔落,狠狠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显然已经晚了,林立和阿兰已经走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喂喂……”尼克尴尬道:“你不是在逗我玩吧?你特么给我认真一点!”

    橘鹰沉默,过了很久他才说道:“奇怪,哪里出了问题,绳子质量太好了?”

    “砰!”那头传来徒手扯断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尼克安慰道:“不要太深究,一次小小的失误而已,他们已经进了医院,你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橘鹰很不爽,他很难忍受自己的失败。

    “他们上了五楼,完全暴·露在监控下,他们和楚少君等人汇合了……嗯?可汗,监控什么情况?”橘鹰说道。

    ‘可汗’是一名公用的光明会黑客,之前在楚少君电脑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植入定位程序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这人技术极为高超,本人并没有来,而是在米国纽约,他自己的小屋里。

    毕竟是黑客,光明会的人只需要带一台连接卫星网络的信号发射器,他就可以入侵任何地方,包括没有连接互联网的内网机器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耳麦中响起一个青年的声音说道:“没什么,楚少君发现监控被我接管了,在和我打对攻。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尼克问道。

    可汗笑道:“小事,楚少君什么准备也没有,就他那破机器,我只需要三分钟!”

    “不要吵我,三分钟内监控就会恢复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医院五楼的房间内,除了黄极,众人都围簇在楚少君的背后,只见楚少君额头生汗,很快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毫无准备,他知道我在哪,而且他的计算资源太多了,而我就这一台电脑,临时掠夺几个肉鸡根本比不了……”楚少君对手机说道。

    他与光明会的黑客争夺监控系统的控制权,连三十秒都没坚持住,他就溃败了。

    楚少君的劣势太大了,对方了解他的真实i,他做任何伪装和跳板都没用,仅仅半分钟,他的电脑屏幕就被接管了,呈现出一片无比光明的天空背景。

    而在这片云天之上的画面中央,一座金字塔悬浮着,其最上方的金字塔顶端尖峰,独立出来,为一个等边三角形。

    等边三角形之中,是一颗眼睛,正凝视着正前方,仿佛窥视着屏幕前的众人。

    最恐怖的是,那不是任何简笔画的眼睛图案,而是一颗真实的人眼影像,就像是美元钞票上印刷的一样。

    这既是大名鼎鼎的全视之眼,有别于常见的简化徽章,此刻利用电脑呈现的版本,是全彩色3d建模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”楚少君知道,他知道,这是‘可汗’赢了他之后的一贯操作。

    此刻做什么也没用了,这台电脑直接废了,他只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,我找到他了。”黄极突然在手机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楚少君一愣,他想起来,黄极也是一名黑客。

    合着自己被当做诱饵了,但是计算资源差距过大,是技术所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楚少君知道,光明会的黑客,有着多么豪华的服务机群,这就好像超级计算机入侵小霸王一样,从硬件上碾压,太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黄极和众人不在一起,只见他随便坐在一台医院办公室的电脑前,拿出了佛骨指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喉咙微动。随后头一低,仿佛突然睡着了一般!

    计算力?地球上没有比这根手指更强大的电脑了。

    千里之外,纽约的反恐特警队swat接到了某个黑客大量的网络犯罪资料。

    位于纽约东部拿骚县的一栋别墅内,有一名黑客正在从事网络犯罪,威胁国家安全,根据举报者的照片显示,他为阿拉伯裔,还携带有重型杀伤性武器及炸药。

    对此,特警队迅速出动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拿骚县某封闭房间内,一名青年坐在电脑前吃着甜甜圈,身后整个大厅围满了最顶尖的服务器,成套的至少有二十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快就搞定了,可惜你的特征库太久没更新了……”可汗笑着。

    他对弥赛亚黑客的技术水平了若指掌,对方的计算资源完全没有办法与自己相比,技术也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像楚少君每次都努力识别出自己的入侵,并加以记录特征一样。

    可汗的特征库里也记了无数其他黑客的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凡是被黑客的特征库所记录的木马程序或其他入侵漏洞,都不可能再被利用了。

    即同一招对于黑客,是无效的。

    黑客就是这样不停地更新自己的数据库,提升自己的软件和硬件,不进则退!

    双方网络对攻的前期准备工作,很多时候就已经决定胜负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技术,只是在硬件和准备相差无几的情况下,才有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先拼后勤,就看谁计算资源更大。

    充裕的时间,外加庞大的后勤支撑,可汗两个月就能设计出一套全新的入侵程序,让别人根本识别不出来。而同样的事楚少君得花五到六个月。

    双方的战斗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,更新速度差得不止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无论是付出的时间,还是硬件亦或者技术对拼上,楚少君都不如可汗。

    “现在估计砸电脑了吧?”可汗感觉没意思,正要开启耳麦,重新跟尼克等人联络。

    然而连续呼叫了几声,频道里一片静默!令他敏锐地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“我的耳机连接失效?”

    他连忙操作电脑,却发现他根本无法操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突然,电脑屏幕一阵闪烁,仿佛有排山倒海般的数据涌入,当场接管了他的电脑。

    可汗大惊,快速敲击键盘,却发现无论是键盘还是鼠标,全部被庞大的数据所覆盖,成了无效连接,这台电脑现在拒绝一切外部设备的接入!

    “发克!”可汗连忙要拔网,却骤然间连头顶上的灯都熄灭了。

    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只剩下电脑屏幕的荧光,以及满屋子服务器红灯过载的闪烁信号灯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呲呲呲……嘭嘭嘭!”二十台服务器在极短时间内全体过载,内部发出轻微的爆炸声,火花四溅,冒出青烟。

    “该死,谁干的?弥赛亚?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!”

    “除非是一千名黑客的同时进攻!弥赛亚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黑客?”

    可汗慌了神,且同时发现电脑在播放一则空白音频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先不管是什么,他直接物理断网,掐断了网线。

    “呼!”可汗眼见一切归于平静,松了口气,尝试重新操作自己这台电脑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他如何调试,都无法在对其进行任何操作,除非直接断电源。

    “发克!我的数据全没了!”青年抓狂地薅头发,那是他好几年的心血。

    没有那些数据,他直接掉出了顶级黑客的行列。

    虽然其他地方都有备份,但每个地方的备份都只是一部分,只有这里是最完整的。

    他想要恢复之前的数据库,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汗气愤地直接把键盘砸了,可是键盘太坚固,他砸了半天也没有丝毫损坏,只得蛮狠地拔下来,疯狂地往桌上砸。

    “啪啪!啪!”

    可汗将坏掉的键盘一扔,摸出手机背靠着墙壁,一边想联系上级,一边思索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房间外突然传来了窗户的破碎声!

    “哐啷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仿佛有人破门而入,直接轰开了大门,接着是此起彼伏的脚步声,以及手雷滚在地上嗤嗤冒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可汗呆住了。

    随后工作室的房门也被撞开,数名特警冲杀进来,拿枪指着他。

    “dro the weaon!”特警手电筒的强光照的可汗都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可汗心说不对啊,他怎么可能被特警抓?他可是光明会的!

    “等一下!别开枪!自己人!”

    可汗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抽屉,抽屉里有一张受雇于米国国防部的证件,他属于特殊雇员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把手伸进抽屉,几名特警壮汉就如斯巴达一般咆哮起来:“趴下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趴下!把手放在头上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可汗听到子弹上膛与手雷拉栓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震惊地看着自己的电脑,声音是从他自己的音响里放出来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正是他之前发现正在被敌人播放的空白音频。之前一直没有声音,他不知道是什么,但现在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是枪声……刚刚好卡在特警闯入,他手放进抽屉里的时候,播放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!我有证!”可汗连忙拿出双手,高举过头顶大喊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晚了!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嘭!”特警毫不犹豫地开枪了,数把枪朝他扫射,当场将其击毙。

    可汗死不瞑目地倒在血泊之中,手上还握着光明会发给他的,国防部特殊雇员证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