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米歇尔听说警察来了,暗想情况越来越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和警察恋战,离开那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杀警察吗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米歇尔毫不犹豫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一楼大厅里,十几名警察杀入,还携带有防爆盾,正面交锋他们很吃亏。

    好在于四名枪手是分开的,两人在咨询柜台后面,两人在大厅支撑柱的后面躲藏。

    一名枪手说道:“米歇尔队长让我们撤,布鲁克,你吸引一下注意力,我的位置他们没发现,这个角度可以射杀防爆盾后面的警察!”

    “我开枪时,你趁机跳出来逃跑。我们分两个方向撤走,去楼上。”

    “ok,乔治。”躲在柜台后的布鲁克点点头,突然往外扔了一颗闪光弹。

    “飒!”警察队伍顿时一滞,同时连连朝布鲁克的方向开枪。

    还有警察,聪明地反扔两颗震爆弹到柜台后面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乔治突然从柱子后面横移出来,举枪就要射。

    他的枪法很好,有信心扫死四名举盾的警察。

    届时警方必然大乱,四散找掩体,而他和布鲁克等人便可以趁机上楼。

    然而,他想的很好,却不料在他从柱子后面探出来的同时间里……

    医院一楼的楼梯间里,突然有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乔治!”这声音很稚嫩,还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乔治脸色剧变,手不禁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弟弟……不要出来!”他本能地冲楼梯间咆哮了一声。

    六年前,他还在阿根廷混帮派,其所在的贫民窟,充满了毒·品与枪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摆脱贫穷。

    犯罪在那里就如同家常便饭一样,而为了钱,他加入帮派,苦练枪法。

    他心狠手辣,杀人无数,很快成为帮派最强的枪手,赚了很多钱,家庭也因此而摆脱贫困。

    可人就是这样,永远不会满足,他想要更多,最终引起了两个帮派的全面火拼。

    相比起自己的暴戾,他的弟弟却是聪明乖巧的孩子,眼看着就要去米国读大学了,却因为自己而卷入了帮派战争中。

    他让弟弟躲在钱箱里,自己则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然而当听到自己受伤之后,那个笨蛋还是跑了出来,留着眼泪大声叫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最终弟弟的颈部被敌人射中,鲜血染红了满箱子的钱。

    那一次枪战,他如魔鬼一般杀了敌人二十七名枪手,还干掉了敌人的老大。

    他也并没有因此得到更多,因为警察来了,警察不允许贫民窟里有比他们更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最终他什么也没得到,还失去了钱,失去了弟弟,失去了帮派,失去了一切。

    独自一人,逃到了非洲,成了一名流浪佣兵,直至成为光明会的附庸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都要忘记弟弟了,却没想到,在听到那身熟悉的呐喊时,他还是本能地喊出了那句:“不要出来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警察的反应慢了一拍,但是乔治的反应慢了更多。

    这不是六年前,也不是在阿根廷。尽管弟弟的语气和口音都完全一样,但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,楼梯间里传来了弟弟的声音?

    他本能地回应,与心里的迟疑,让他的枪没有了昔日的准头。

    子弹从警察头顶上方划过,偏得离谱。因为乔治的眼睛,都是看向楼梯间的。

    纵他身经百战,可这一刹那间,他还不如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警察迟钝地反击,让十几颗子弹倾泻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乔治被当场击毙,跪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直到他死去,眼睛都还看向楼梯间,他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他已经意识到,这恐怕是敌人的奸计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期盼着奇迹的出现,或许弟弟就突然从楼梯间里……跑出来了呢?

    在意识消失的那一刻,他真的看到了弟弟,于黑暗中牵着自己的手,朝着一束光芒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乔治死了!”

    乔治的死,导致另外三名枪手陷入了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布鲁克和另一名枪手都趁机冲出了掩体,结果乔治一个警察没杀死,反而被秒了?

    刚才是谁喊了一声乔治的名字?

    以乔治的经验,他怎么可能在那么紧急的时候,看向声音来源?

    “傻子吗?人家叫你一声,你就要答应?”

    其他三个队友气疯了,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布鲁克和另一名队友暴·露在警方的枪口下,还有一名队友虽然躲在乔治旁边的柱子后面,但也已经暴·露了位置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没想到,说好的开枪的同时撤离,作为计划最关键一环的乔治本人,却当场送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警察看着同时还有两个持枪匪徒冲出掩体,立刻调转枪口射击。

    布鲁克与队友一前一后,耳听到背后枪声响起,布鲁克身体本能地一缩。

    他卡了一个角度,让队友在身后挡子弹。

    队友被当场击毙,而布鲁克趁机又钻到了另一根柱子后面。

    “布鲁克,只剩我们两个了,他们知道我们的位置,小心震爆弹。”

    布鲁克回想着刚才扫视的那一眼,说道:“十六名警察,十点钟方向四个,十二点钟方向六个,警务长也在那。十五点钟方向也有六个,就在你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同时出手,你只要能帮我拖延他们一秒钟,我就能杀了警务长!到时候他们会暂时退却的!”

    听到布鲁克的话,队友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干掉对方的警务长,警察们必然会慌乱,不至于跑掉,也会一部分退出去,一部分寻找掩体,而暂停火力压制。

    这里哪里可以作为掩体,佣兵们一清二楚,警察只要一旦停止压制,躲在掩体后面,那么就是他们的回合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拔出军刀,在柱子后面高高跳起,一刀扎进柱子距离地面两米多的某处,借力一攀,猛地一蹿。

    竟又一刀扎在两米七的高度,就这样吊在了半空中,身体踩着柱墙往外一跃。

    在飞跃出去的同时,两颗震爆弹果然扔到了柱子后面,但这已经炸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这人纵深飞跃,位置很高,且等警察再看到他,将枪口抬起时,他已经落地,又连续翻滚两周半,钻到了另一侧的柜台后面。

    他完美地履行了自己的任务,给布鲁克提供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警察的注意力被他牵扯,子弹追着那人射,却一枪也没打中。

    然而,布鲁克却没有如约地点爆警务长的大脑袋。

    “布鲁克!!!”那名队友困在柜台后面,怒吼着,眼看警察数枚手雷扔进来,只得站起身扫射,结果刚露头就被击毙。

    听到队友死去,布鲁克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按计划杀出,枪都要瞬间锁定警务长的脑袋时。

    医院大门外,似乎是从二楼,或者更高的地方,飘下来一颗气球。

    在自己闪身举枪之际,正好看到了医院外半空中的白色气球,那气球上用黑色的水笔,画了一副笑脸,那笑脸的头发,是中间秃掉的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本能性地把枪指向了气球,而非警务长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嘭!”他精准地一枪,打爆了那颗气球。

    这让布鲁克发自内心地笑了一下,随后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小时候,脸色僵硬。

    这颗气球太眼熟了,因为他画过几乎一模一样的笑脸。

    那年他才九岁,他的父亲教他玩枪,当然他用的只是气枪,而且是用气球当做靶子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,经常外出训练或执行任务。

    布鲁克每次最期盼的事,就是父亲休假回来,那时候父亲总会带最新的枪模,并讲很多惊险有趣的战斗故事,潜移默化地培养他的独立思考与简单的军事素养。

    他的作战意识,就是那时候开始奠定的基础。

    有时候很久不回家,让他很生气,就在气球上画着父亲的脸,拿它练枪。

    但当父亲回来,他立刻又会开心的跟傻子一样,父亲嫌弃自己画的难看,拿起笔在上面添了几笔,直接把气球上的脸,改动成了开怀大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还把那头帅气的金发,修改成了秃顶。

    自己笑得像个傻子,可还是生气。

    父亲就说:“如果有一天,你能当着我的面,在三十米外打爆这颗气球,我就不会再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年纪,想在三十米外,打爆一颗随风晃动地气球,用的还是精度不高的气枪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这个承诺,布鲁克为此付出了五年的努力。

    九岁到十四岁,是他人生最幸福的时光。

    因为他过得很充实,他每天都有希望,每天也都有期盼的东西。

    五年下来,他其实经常打中气球,可当父亲回来后,他却总是不能当着他的面打爆气球。

    因为父亲,总是选择在风力最大的到时候,抛出它。

    他知道父亲是故意的,但是布鲁克也不服输,他一定要练就出,任何时候抛出这颗气球,他也能打爆掉的枪法!

    最终,布鲁克成功了,他在十四岁的时候,就有三十米内几乎百发百中的枪法。

    可父亲却没有办法在陪着他了,父亲也的确不会再去上班了,因为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。

    父亲希望他做一名军人,为国效力,布鲁克原本也是为此而努力的。

    但是当父亲死后,他迷惘了,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应该为谁而开枪。

    他身体强壮,又有军事素质,在学校里如同小霸王一般,打架、抢劫他都做过,大麻、女人他开始沉迷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因此,他没能成功地考入军校,反而开始混帮派。

    收养自己的二叔,也开始嫌弃自己,打骂自己,而他也越来越叛逆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自己拿到了一把真枪,亲手杀了自己父亲的弟弟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布鲁克成为一名佣兵。

    他都忘记昔日普通人生活中的那些人了,他甚至都快忘记父亲长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记得白色的气球,与上面父亲秃顶的笑脸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落下自己的射击训练。

    “风速九厘米,气球晃动,开枪,射击。”

    布鲁克的动作一气呵成,似乎已成本能。

    待他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家里时,警察也反应过来,并将其击毙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布鲁克倒在血泊之中,心里最后的画面依旧是那颗气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