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越是极端的人生,越有心魔。

    人人皆有不由自主,激起回忆的时刻。

    那也许是心中隐藏的秘密,也许是难以忘怀的经历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默默地留在心底,有时候连自我都快忘记了。

    但是当它泛起时,就会犹如潮水一般,无法释然。

    激起它们,或许只需要一个声音、一个物件,或是一份熟悉的场景。

    强大的自我,坚韧的意志,可以遏制自己动摇的思想,平息心态。

    但面对心底柔弱的事物,至少,也会有一刹那的失神。

    而这,已经足够黄极,救下本会死去的警察了。

    这四名枪手非常强大,每一个都不弱于黑人队长,身经百战,喋血战场,拥有着惊人的作战能力。

    警察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,如果不是警察突然包围了他们,这四个人可以轻易地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黄极,他们甚至还能反杀过半的警察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,四人全灭,而警察的伤亡为零!

    黄极从头到尾,也只是恰到好处地喊了一嗓子,外加扔了颗气球。

    米歇尔一边下楼,一边调整耳麦频道,对‘可汗’说道:“通知马蒂尔议员,让他把警察调走。”

    ‘可汗’那边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马蒂尔议员希望你们能放弃杀死迈克尔,迈克尔必须受到警方的全面保护,让你们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米歇尔冷哼一声,又打电话给萨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萨雅接通道:“搞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米歇尔低沉道:“没有,橘鹰叛变了,尼克可能已经死了,现在警察还因为保护迈克尔,把我们的人认定为杀手。”

    萨雅桀声道:“你确定吗?橘鹰会叛变?”

    米歇尔说道:“我也不相信,但从现有的情况来看,他想杀我。”

    萨雅愤怒地骂了几声,随后说道:“你搞不定,就撤,可别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死了无所谓,但你死了,我会很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米歇尔心里一暖,笑道:“放心,我还是有点把握的,你权限比我大,向上头申请一下,帮我把警察调走。”

    萨雅拒绝道:“就为了几个杂鱼,我可不想丢脸。实在不行,那些人就不杀了。我们还有兜底的最后卧底呢。”

    米歇尔摇摇头,如果要用上最后那个卧底,超导体肯定是能拿回来的,但那个卧底一定也暴·露了。

    一旦最后人没有杀绝,以后再想这么掌控弥赛亚,就难了。

    可看萨雅的样子,似乎明显不想申请更大的交易额度,逼迫英格兰大臣们调离警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尽力一搏。”

    米歇尔挂断电话,再联通耳麦,却发现手下那头只有警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布鲁克!”

    “乔治?”

    米歇尔呼叫几句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“诶?我手下呢?”

    他实在没法相信,自己打了两个电话的功夫,四名技艺高超的手下就死光了?

    被警察?开什么玩笑,警察怎么可能做得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这四个人……我差点以为我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比尔森惊出一声冷汗,接下来看到警察搜索一楼,再没有其他敌人后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警务长倒是很淡定,他不知道自己刚从死亡边缘逛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四个人而已,我们警察出手,他们不还是乖乖伏诛?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警务长,你看这个……”有警察搜索尸体,发现了光明会的手机,以及上面全视之眼的标志。

    光明会喜欢仪式感、徽章化的东西,这属于他们的信仰。就好像基督徒戴着十字架一样。

    “嘶!”比尔森倒吸一口凉气:“还说不是光明会要杀迈克尔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啊?你们在发布会上都隐瞒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警务长青筋暴起,他跟光明会没有利益纠葛,但他跟市长有利益纠葛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他已经明白,光明会是真实存在的!

    而且他们要杀迈克尔,市长一直在给他们打掩护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警务长思索着,很快意识到,虽然市长给光明会打掩护,但是也极力要求保护好迈克尔。

    这说明自己的上级虽然与那伙人有利益纠葛,但并不是言听计从的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他履行职责就是了,保护好迈克尔,其他的自己才管不着呢!

    “快上楼!这群人是来杀迈克尔的,这四个只是阻止我们支援的人。”比尔森被骗过来之后,也已经知道迈克尔还在被继续暗杀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很快给出建议,警务长一听,寻思这不是废话?

    警务长立刻就要带人上楼,然而比尔森说道:“楼梯上一定有埋伏,走电梯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!电梯才不安全呢!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他嘴上虽然这么说,可还是派了两队人,分别走电梯和楼梯,并嘱咐他们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很快消息传来,楼梯真的到处是机关陷阱,若不是警察有了心理准备,步步为营,恐怕已经死人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旧有两名警察重伤,被抬了下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电梯,安全直达了六楼。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!你还不信我!你叫我来干嘛!”比尔森昂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警务长吞了口唾沫,怔怔地盯着比尔森。

    这家伙,莫不是传说中的福星?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建议?”警务长问道。

    比尔森故意用夸张地肢体语言,手舞足蹈道:“当然是赶紧上去啊!你还在这磨蹭,说不定楼上的警察已经全军覆没了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手握一个小型相机,偷偷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!”警务长确定电梯安全,便带着剩下的人由电梯赶到六楼。

    刚到这里,就看到守护迈克尔病房的警察们躺了一地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警察还指着病房,艰声道:“里面!救人!”

    警务长大惊,卧槽,真的全军覆没了!

    不过都没死,似乎有人用拳头把他们都干翻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还没走!貌似是刚刚进入迈克尔的病房!

    “救人!”

    及时赶到的警察们,蜂拥杀进病房,就见一人高举匕首,狠狠地朝床上的迈克尔扎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警察们连忙开枪。

    那人连忙收手,趴在迈克尔床下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对迈克尔开枪,那人见枪声停止,趁机又蹿起来,翻窗跳楼!

    “自杀了?”警察们追上去,见迈克尔没事,先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看向窗外,只见那人趴在下一层楼的窗台上,翻身进了五楼。

    警务长将昏迷的警察救醒,连忙问清情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警察一五一十地说着,原来之前那三枪,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之后陆陆续续,还有好几次袭击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找了掩体,所以对方枪法虽然厉害,我们却没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尼克救了我的命,如果没有他帮我挡一枪,我可能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尼克,尼克嘴角抽搐,说道:“没……不算什么……小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哪是帮挡枪,纯粹是运气差!

    最开始开三枪的人,打中了他两枪后走了。

    后来从楼梯里又出来一人,透过监控,他认出是阿兰!

    这个人的枪法,他心里有数的!

    尼克毫不犹豫,立刻一个战术翻滚,想要冲进一间病房。

    这是最近的掩体!路上刚好会经过一名警察,那警察还在发呆,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有敌人在暗中架枪。

    对此尼克才不管呢,他只想自己躲进房间,死几个警察又不管他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他忘了,自己的腿受了伤,动作还是慢了一拍,在翻滚期间,不自觉地顿了顿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正好顿在那名警察的面前。

    更好死不死的是……阿兰的第一枪,竟然就是打向那名警察的。

    尼克这一翻滚,恰到好处地凌空挡住了这颗子弹!

    好在因为姿势怪异,再加上子弹一开始就不是瞄准他的,所以只打中了肩膀。

    可是右肩本来就有枪伤,此刻又中了一发狙击子弹,更是伤上加伤!

    尼克痛得淌口水,感觉整条手臂都要废掉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‘舍身挡枪’,那名警察没事,同时也反应过来,拖着尼克躲进病房。

    有尼克中的这一枪,警察们再迟钝也都反应过来了,纷纷躲进掩体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反击,但阿兰哪怕离得极远,也用一把狙击枪就压制了他们九个人。

    警察们在掩体还算安全,尼克暗中联络橘鹰,让他赶紧来六楼支援。

    可是橘鹰一到,对方就提前撤了。

    之后不是在四楼出现,就是在三楼出现。橘鹰追杀过去,结果林立又从另一个方向出现,拿着手枪朝他们乱开枪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对方就好像也有监控似的,兜着圈子打游击战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因为众人分散在各个病房或者掩体后,结果有人近距离摸了过来,偷偷打晕了好几名警察。

    等众人反应过来时,那人蒙着面,把最后两个警察打晕,闯入了迈克尔的房间。

    好在警务长及时赶到,逼走了蒙面人。

    “这人近战很强,阿兰不会选择这么做的,这个近战的人是谁?”尼克思索着。

    根据情报,林立也有一手狙杀,刚才虽然一直在乱开枪,但那也许只是故意在压制他们,给之后近战偷袭的人提供机会。

    “尼克好样的,你的情报很准确,一楼的确有埋伏,我们已经把他们解决了。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尼克蹲在墙角,让警察队友给他处理伤势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连忙问道:“已经杀掉了!太好了!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四个人!都有精良的武器,还发现了光明会的标志。”警务长说道。

    尼克错愕,光明会的标志?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什么标志?”

    比尔森说道:“手机啊!他们的手机上有全视之眼!这可是传说中光明会的信仰图腾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尼克懵了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一楼不是敌人?是自己人?看这样子是……

    “米歇尔!该死,他到了!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他立刻意识到,一楼那伙人,是米歇尔带队赶到了!

    米歇尔的人,竟然被警察干掉了?一口气灭了四个?

    尼克惊得弹身而起!

    “警务长!”他左手已经抬起来,就要扶着警务长的肩膀,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他不相信警察竟然灭掉了米歇尔的手下!

    却不料,他刚刚弹身而起,还没来得及说话。

    就听见一声枪响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这一枪直指警务长!

    但是中枪的,却是突然弹身而起的尼克!

    “尼克!”

    警务长大喊,连忙拖着尼克躲进房间。

    其他警察冲着突然打开,又突然关闭的电梯门开枪,同时找好掩体。

    警务长抱着右肩膀中枪的尼克,低吼道:“兄弟!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都伤的这么重了!为什么还要帮我挡子弹!”

    “发克……”尼克抽搐着,喉咙中低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