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康纳看着燃烧的柜台,疯了一般冲进去,把尼克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看到尼克身上还烧着火,立刻把警服脱下来,疯狂扑打尼克的身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橘鹰来到了六楼的楼梯间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就看到康纳在打尼克!

    “尼克怎么这么惨?”橘鹰抽出手弩,准备射杀这名警察。

    尼克此刻的模样极为凄惨,身中四枪、六箭,背后火烧火燎,严重灼伤。

    再加上身中奇毒,脸色青紫,嘴唇肿胀。

    橘鹰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,但他总得尝试着救一下,但这个警察在这很碍眼。

    眼看着橘鹰就要射杀康纳,突然身后传来拳风的声音!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橘鹰头都不回,本能地就地一滚,躲开的同时朝楼上弹去,他的身体蜷缩成蹲姿,在楼梯格上颠簸,竟然丝毫没有受伤!反而连滚数米,到了六楼半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嘭!”突然袭击他的,正是林立!

    林立其实就在门后面,等待多时了!

    黄极安排他在这守株待兔,就是因为他的潜伏能力不行,靠近橘鹰必然会被察觉。

    相反躲在门后,屏息凝神,橘鹰反而有可能没有料到。

    “果然等到了!好不容易蓄力一拳,这都能躲开?”林立暗叹,朝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殊不知,橘鹰也被林立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靠近的自己?而且这一拳的威力……简直吓死人啊!

    林立这一拳,乃是依照黄极所教给他的内经第四重发力。

    他努力苦练,只要专心致志,不被打扰地蓄力几秒钟,就可以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轰得一下,这一拳直接打爆了安全通道的门框!

    门框的墙砖和铝合金都断裂飞溅出来!

    “a3!”橘鹰大惊,直接往楼下跑,顾不上尼克了。

    与林立此人,不可近战!

    仅从这一拳的威力来看,他已经打破人体极限,晋升a级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他也有基因强化?连米歇尔都没有这么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情报错了!完全错了!什么狗屁c3,他是a3!”橘鹰心中惊骇地直冲向八楼。

    殊不知,同时林立也跑了!两人一上一下,各自逃命……

    打完这一拳,林立的手直接废了。

    力量是有了,但是他的体质太差,以前练习时打沙发还没什么,这回一拳没打中橘鹰,反而轰在门框上,直接把墙和门框轰出一个缺口,骨头直接粉碎性骨折!皮肉稀烂!

    林立跑到四楼,就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手痛得他想死,坐在地上低声哀嚎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意志力不俗,痛成这样,依旧谨遵着黄极的嘱咐:不要出声!

    林立尽力了,他这一拳,打出了他的全力,甚至比当初黄极随手普通一拳ko黑人队长时的力度和速度,还要高一点。

    那一拳的速度和力量,就是a3!

    虽然二人并没有经过什么基因改造,但是人类力量的极限,也完全不是光明会所计算的那样。

    黄极所知道的极限,才是真正的极限,光明会的算法有误,也不存在利用率接近内经的强大功法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这种级别的力量,直接判定为超出人体极限,是只有改造可以做到的程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六楼时不时受到一波刺杀的期间,米歇尔也已经到了八楼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有继续行动,因为有人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医生?”米歇尔看着眼前的黄极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弥赛亚的一个医生,竟然没有跟大部队在一起。

    米歇尔一笑,眼看黄极拿枪指着他,他也瞬间拔枪。

    但是黄极的动作更先一步,米歇尔做了一个闪身动作,哪知道黄极这一枪本来就打偏了。

    不躲还好,一躲就接子弹了,直接命中了米歇尔拔枪的手。

    米歇尔大惊,不知道这是乱开枪的运气还是算计好的,他动作不停,脚下飞快摆动。

    他在走廊上一个助跑,双腿在墙壁上疯狂摆动,急速冲锋向黄极。

    “飒!”

    跑了一半,突然米歇尔的左腿被切开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鱼线!在他奔跑的墙壁上,竟然竖了一条鱼线,昏暗的走廊上这条鱼线根本看不见,他奔跑冲锋而来,直接把自己的左脚给切了。

    这种机关通常不是横在地上的嘛?怎么会竖在墙边!

    米歇尔反应极快,硬生生刹住身体,这才没有让自己的右脚也被切割。

    他的手按在天花板上,以手吸住,身体甩向黄极。

    结果右手刚摆动一下,就被一条鱼线切割,这回因为力度不大,倒是没有切断,可也脉搏飙血。

    “什么?谁特么在天花板上设机关?”

    米歇尔只短暂地惊愕了一下,就立刻明白:是橘鹰!是橘鹰!

    他的能力,橘鹰还是有所了解的,而作为一名顶尖杀手,完全可以针对自己在墙上奔跑,在天花板荡漾的战斗习惯,来针对性部署机关!

    “眼前的医生只是诱饵!”

    “橘鹰还在暗处,准备着对我的必杀一击!”

    米歇尔一边警惕着,一边已经小心翼翼地逼近了黄极。

    鱼线这种机关,只要速度慢一点,谨慎一点,那就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米并没有机关,米歇尔凌空荡到了黄极面前,五指在身上一抹,各自吸附住一根金字塔状的尖刺。

    这一抓,直扑黄极面门。

    但是他做了这么多,黄极就算是个普通人,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。

    此刻突然从身后亮出厚实的防暴头盔,戴在头上!

    “啪!”五指突刺!

    米歇尔直接爪子轰裂了玻璃面罩,但是这一击依旧没有伤到黄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皮肤表面分泌的毒液,都被头盔格挡。

    不过,米歇尔早有预料,在黄极掏出头盔的瞬间,他就想好了变招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一路冲过来,哪怕只是个医生也会有所反应,更何况他还受了伤,所以想一击制胜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见米歇尔一手吸住黄极的头盔,顺势一甩,身体又高高荡起。

    他仿佛是把黄极当做一根柱子一般,轻盈地环身来到黄极背后。

    右腿屈膝,一个膝撞就要狠狠地轰在黄极的腰椎上!

    这一击,足以让其瘫痪!

    米歇尔全身上下都是着力点,背后膝撞这一下哪怕黄极没有瘫痪,他也可以顺势转动吸附头盔的手,扭断黄极的脖子!

    诚可谓连环杀招,然而第一步就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米歇尔这一膝盖,直接插进一把刀!

    什么!腰上怎么会缠一圈手术刀的?

    黄极的腰带上,插着几把手术刀,这是精心准备好的,米歇尔这一招膝撞,直接把自己的膝盖骨都戳穿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极直接好像失去平衡一般,抬起了双腿!

    是的,双腿!如此他就无法直立了,可却顺势卸掉了米歇尔这一击的力道。

    膝撞因为被手术刀戳穿,所以威力大减,但还是有不少冲击,可黄极下身向前,屈膝抬腿,就把这剩下的力道给卸掉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因为黄极人在半空中不着力,米歇尔下一击扭脖子的杀招,也只是让黄极凌空自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眼见黄极莫名其妙,稀里糊涂摔倒在地,破了他的连环杀招,米歇尔郁闷地不行。

    “发克!”米歇尔受了重伤,感觉有点邪门,立刻松开黄极,暴退数米。

    他因为绕到黄极的后面,所以这一退,就直接退到了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门前。

    刚到这里,他就听到楼梯间里有脚步声,就在他身后的门后面!

    “不好!”米歇尔现在下盘不稳,一只脚已经断了,另一条腿的膝盖也别戳穿。

    尽管他因为皮肤摩擦力极大,金鸡独立一样站的很稳,可仓促之间,想转身和躲闪就没那么快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一把锋锐的短刀,锐利地穿透了安全通道的门,直接从背后捅进了米歇尔的后心!

    “好算计!”

    米歇尔意识到,这就是橘鹰的必杀一击!

    他竟然躲在楼梯间里,算到自己会退到这,继而完成背刺!

    只可惜,米歇尔预料到暗中还有橘鹰,所以时刻都处于警惕之中,对付黄极时都没有用全力,便是留有余地对付不知何时会杀出来的橘鹰。

    刀穿过门板刺杀出来时,米歇尔同时也做了一个动作,他的手向后捏住了刀锋!

    人的手一般是很难抓到后心的部位,可若只是一根指头的话,还是完全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虽然晚了一点,但是他的手指吸力强大!

    常人想夹住刀锋,可能要两只手,如果是强者,或许是两根指头。

    但是以米歇尔的能力,他一根指头都可以空手入白刃!

    刀锋被指头吸住,不得寸进,并没有插入太深。

    米歇尔手指头吸着刀面,身体向前一蹿,抽出了刀锋,顺势一个转身,然后再猛地把刀往自己这边拽。

    门后的人立刻被他拽了出来,赫然正是橘鹰!

    橘鹰瞳孔一缩,他也很惊讶,门那边怎么是米歇尔?啥时候来的?怎么也不言语一声?

    他被林立偷袭,一拳惊走,跑到了八楼。

    意识到林立没有追来,也就停下了,但停下的同时就听到八楼走廊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有人脚落地的声音!就在门的那边!

    橘鹰的听声辨位极强,立刻判断出对方只是单脚落地!

    单脚落地什么概念?意味着对方在冲刺,而非站立!

    这是有人听到楼梯间里自己的动静,冲到了门外,眼看就要冲杀出来了!

    此时尼克已经生死不知,不可能在八楼,现在能出现在这里的,只会是敌人!

    橘鹰的反应何等强大!当即拔刀顺着自己模拟的心口位置就捅了进去!

    他锋利的短刀如捅豆腐一般就穿透了门板,然而刚刚有入肉的感觉,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遏制住了!

    随后就是一股大力将其抽出!

    被人空手入白刃了?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要被拽过去,橘鹰的靴子露出刀刃!被拽过去的同时,一脚踢出!

    紧接着,他因为撞开了门,而看到了对方的相貌:米歇尔!

    但是已经晚了,他这一脚太犀利,直接命中了米歇尔的下体!

    “草泥马!橘鹰!!!”米歇尔吼骂一声,目眦欲裂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米歇尔余光注意到,黄极正在冲着这边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趁机偷袭自己背后吗?

    米歇尔并不怕这名医生,此刻眼前的橘鹰才是大敌!

    他强忍着剧痛,直接用大腿根部的毛刺,吸住橘鹰的脚!

    然后单腿一跳,又是那招脚尖用力的技法,跳起来一只手够住了天花板!

    以天花板借力,米歇尔直接让橘鹰摔倒了。

    毕竟橘鹰一脚被吸住,也只是单脚独立,对方又拽着他的刀和脚往高处一拉,他自然就摔倒了。

    两人战斗力都极为强大,尤其是米歇尔,受了这么重的伤,思绪依旧很清晰!依旧发挥出不俗的生死间搏杀的战力!

    但是,他毕竟是受伤了,就在他要落下,准备抽刀杀死橘鹰时。

    橘鹰倒在地上,也做出极为犀利地反击:飞刀!

    这飞刀又快又急,空气发出尖锐的呼啸声。

    米歇尔一手控制着橘鹰的短刀,一手吸着天花板,一条腿还吸着橘鹰的脚,面对飞刀,正处于难以抵抗和躲闪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嘟!”然而,这一刀并没能干掉米歇尔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米歇尔松开了天花板,瞬间把一只手收回来,夹住了飞刀!

    飞刀已经插进米歇尔的喉咙半寸!但终究被他凌空夹住了!

    但是,飞刀只是虚晃,橘鹰弹身而起,手中短刀突然用力。

    哪怕米歇尔吸着短刀,但因为松开天花板自由掉落不受力,而被这一刀捅进腰部!

    但是,橘鹰避开了要害,他并不想,也不敢杀米歇尔,他只是想让疯狂的米歇尔冷静一下,听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并且为了表达歉意,他捅了这一刀后,松开了短刀。

    可是,与此同时,黄极已经来到了米歇尔的身后。

    米歇尔的注意力分散到了黄极身上,然而黄极看都没有看这两个近战天秀搏斗的二人,直接撞碎玻璃,跳楼了。

    他之前跑向米歇尔,并不是想袭击米歇尔,只是因为窗户在米歇尔身旁的位置罢了。

    这让米歇尔松了口气,虽然他瞧不起这个医生,但对方冲到自己身后,如果趁机偷袭自己,他也很难办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这个医生竟然跑了!

    “跑了?也好,橘鹰……这就是你的队友啊!”米歇尔嘲讽一声。

    也好,自己与橘鹰搏杀,胜负难料,以他的超能力,在此刻重伤的情况下,根本没必要跟橘鹰缠斗。

    战斗间,橘鹰其实已经中了自己的毒,自己现在先暂退一步就是了!

    跳楼?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米歇尔本就善于攀爬,跳楼什么的经常做,他可以如蜘蛛侠一般在陡峭甚至倒立的墙体上随意行动。

    这个医生的逃跑行为,倒是提醒了自己,没必要跟橘鹰纠缠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米歇尔扶着腰上插着的短刀,反手把飞刀扔出,打断了橘鹰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然后米歇尔顺势落地一点,跃出了窗户。

    跳出窗户的同时,他就看到,黄极趴在七楼的窗口,卸了一下力度,然后又落到六楼的窗口,扒住窗沿爬了进去!

    “有两把刷子!”

    米歇尔发现这医生还是有点战斗能力的,八楼说跳就跳,跑到了六楼。

    不过对他而言,根本没必要跟跑酷一样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只见米歇尔直接双手在墙壁上疯狂摆动,如壁虎一般倒着爬向六楼。

    他要追上去把医生干掉,然后再去捕杀其他人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在七楼的走廊上,有一群警察。

    警务长等人带着迈克尔,转移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比尔森听到窗口有动静,连忙看过去,只见有人影在窗外一闪而过!

    “小心!窗外有人!是之前那个善于攀爬的家伙!”比尔森连忙提醒。

    有好几个警察也都看到了,有人影从窗户上面落到下面,手在窗沿扒了一下。

    霎时间,十几名警察掏枪指向窗口,并且靠近过去查看窗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爬到七楼的高度,就在窗户旁边的米歇尔,一脸懵逼地看着十几把枪指着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米歇尔没想到这里有警察直接探出窗拿枪指着他。

    警察也傻了,卧槽这是蜘蛛侠吗?竟然直接手吸在笔直的墙壁上攀爬!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警察乱枪扫射!

    这么近的距离,仓促之间米歇尔根本躲不了,直接身中数枪!

    “发克!”米歇尔的伤口喷溅出青色的毒雾,这是身体就被子弹打烂,从墙壁上无力地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升腾者也是人,中了这么多枪他也实在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身体迅速地在大楼边坠落,他已经无力抓向墙壁。

    要死了,他知道自己已经死定了,万万没想到,他会摔死……

    不,就算没摔死,此刻的枪伤,他也活不了了,这算是死在警察手上了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米歇尔坠落间,用最后的力气拿出了手机,给萨雅秒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他对萨雅设定了一键联络,那是只有他战死,才会发送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萨雅,我不能再陪你战斗了,你太容易愤怒,我不在,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嘭得一下,米歇尔摔在了地上,血泊从他脑后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还凝望着天空,此刻是夜晚,弦月挂在空中。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里,直到死去也没有挪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