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橘鹰从窗口看向楼下,整个人都懵住了。

    米歇尔竟然摔死了,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该怎么告诉萨雅?萨雅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怪到我头上吧?他是被警察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橘鹰一边嘀咕着,一边往楼下赶,米歇尔肯定死了,但是尼克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他在箭上涂得毒,需要十分钟才会毒发,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才会呼吸衰竭而死,现在赶过去服解药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,尼克确实没死。

    他躲在柜台内侧,而炸药在柜台外侧,毕竟也在内侧的话他早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如此柜台虽然炸烂了,但他却没有被炸死,此刻背后一片糜烂。

    康纳连忙将他搬到病床上,也不知道该如何给他处理这伤势,只能将他烧烂掉和肉黏在一块的警服剪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尼克赤果的上身,康纳不知如何继续处理,只能打电话给警务长,向他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警务长闻言,立刻说道:“你们还在六楼……这样吗?好吧,我马上带人下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七楼的警察们,状况也不好。

    米歇尔临死之前,爆了一波毒雾,风一吹当时开枪的许多警察都中毒了。

    正好也把他们顺便带离大楼,送去治疗。

    说着,警务长叫上几人,带上伤员和比尔森匆忙下楼。

    比尔森没有中毒,他第一个发现窗外的动静,反而往后退,所以在警察们打死米歇尔时,他距离窗口最远。

    甚至于,在有几名警察被毒的全身麻痹倒下时,他还偷摸从一名警察手上摸了把枪,藏起来防身。

    众人进入楼梯间,结果刚进去,就撞上了同样下楼的橘鹰。

    橘鹰反应迅速,见有这么多警察,连忙扔出一枚圆滚滚的炸弹,警察们立刻退出楼梯间四散卧倒。

    “轰!”他们脑袋嗡嗡的,依旧反击了几枪,双方对峙在了七楼。

    橘鹰不敢下去,警察也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唯有比尔森,反应比较迟钝,没能及时跑回走廊,千钧一发之际直接抱头往楼下滚去。

    他一路滚到了六楼,眼镜都摔碎了,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没有眼镜的他看什么都是模糊的,急忙掏出自己藏起来的枪,指向周围。

    见没有敌人,就又放下枪,沿着走廊快步行走。

    “光明会的杀手太疯狂了,竟然还有超能力者,之前那是蜘蛛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拍了这么多珍贵照片,必须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循着记忆,朝着电梯走去,他记得电梯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两分钟前,康纳打电话汇报的时候。

    尼克睁开眼,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康纳,以及他手上的手机,深知自己时间不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隐藏身份的时候了,他必须立刻与橘鹰和米歇尔汇合。

    “橘鹰!你怎么还不到!我快死了!”尼克咬牙对这耳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到了!”橘鹰说道。

    尼克说道:“快联系米歇尔,他就在医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橘鹰吞了口唾沫,说道:“他已经死了……被警察杀死了,我也被警察堵在八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尼克大惊。

    米歇尔死了?开什么玩笑,暴怒的萨雅谁能拦得住?

    “我从电梯下去,你坚持住!”橘鹰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点!把那些警察干掉!快来……”尼克快疯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康纳奇怪地问尼克:“什么橘鹰?你在跟谁说话?什么把警察干掉?”

    “闭嘴!快把我推到电梯那里!快!”尼克说道。

    康纳感激他的救命之情,心头困惑,却以为他只是痛得胡言乱语,便推着病床往电梯赶去。

    然而刚过拐角,趴在病床上的尼克,就看到走廊另一头的比尔森。

    “停!停!”尼克惊骇地低吼,连忙又让康纳把他拉回去。

    尼克从墙边探头往右看,就见比尔森头上一条血杠,眼镜也没了,手上握着一把枪,正在左顾右盼,然后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他!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没戴眼镜!没有眼镜!”

    尼克惊骇莫名,心脏怦怦直跳,看到没有眼镜的比尔森,顿觉得其气质都变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比尔森就是伪装成记者的弥赛亚战斗人员,是恶龙的手下。

    如今眼镜摘掉,意味着他不再伪装!进入了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看来楼上真的是有一场恶战啊,米歇尔死在警察手中,但恐怕这个比尔森出了大力气吧!

    “尼克,你在看谁呢?为什么停下啊?”康纳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尼克气急,疯狂摆手示意他安静!

    但是,这依旧引起了比尔森的注意。

    只见比尔森迅速把枪指向尼克这边,然后神秘地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尼克吓得连忙直起身子,从病床上坐了起来!

    病床就在墙的这一侧,他原本是趴着的,微微探出头,而康纳个傻子竟然这么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,尼克没法缩回脑袋,只能猛地坐起来,这样比尔森就看不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比尔森直接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尼克暗自庆幸:还好我躲得快,不然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没看到,比尔森这一枪直接打到天花板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尼克,有杀手!”康纳听到枪声,立刻把尼克从病床上拽下去,尼克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自己则掏出手枪,推翻病床当做防弹板,把身子探出去,枪指比尔森。

    “是我!别开枪!”比尔森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听出这是警察,毕竟杀手是不会喊‘有杀手’的。

    康纳当然认识比尔森,惊喜道:“太好了,我是康纳,其他人呢?警务长为何还不支援下来?”

    比尔森一边走过来,一边说道:“他们在楼梯间跟杀手对峙,你不是应该跟尼克在一起吗?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尼克在这呢!”康纳回过头,指着地板,却发现尼克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康纳个白痴!”尼克哪敢留在这,早就拼了命一般地爬进一间病房。

    在尼克看来,比尔森绝对有问题!那么多警察都堵在楼上,怎么就他一个人下来了?

    比尔森分明是来杀他的,而康纳还跟他有说有笑,轻易暴·露自己的位置,尼克此刻只想远离这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尼克痛苦至极地爬进病房,躲到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他太难受了,大口大口地喘气,呼吸困难,他意识到,这是毒发了。

    再没有解药,他会呼吸衰竭而死。

    而他沉重的呼吸声,最终还是让康纳和比尔森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尼克你躲在这干什么?不是敌人!是比尔森!”康纳撞开门喊道,与此同时,他背后的走廊传来比尔森不快不慢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死神,正在一步步地逼近。

    “发克!滚啊!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比尔森是弥赛亚的人!快杀了他!快!他来了!回头!回头啊!杀了他!”

    尼克呼吸困难,还疯狂地嘶吼,上气不接下气,已经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他太难了,毒发与伤痛折磨着他,没有眼镜的比尔森步步紧逼,他已经绝望而疯狂。

    尼克自觉已经没有隐藏的必要,直接点名比尔森的身份,寄希望康纳能干掉比尔森。

    怎料这时传来比尔森的声音:“什么弥赛亚?你要杀我?”

    比尔森正一脸懵逼地站在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奈何病房里没开灯,尼克从病床地下仰望着比尔森屹立在病房门口的人影,走廊的光打进来。

    在背光之下,尼克只看见一个黑乎乎的轮廓,看不清面目!不知其悲喜!

    那句‘你要杀我’,更是在他耳边轰轰作响。

    尼克抽搐地蜷缩在地上,脸色青紫,呼吸困难,只觉得什么声音都好像很远,又好像很近在脑中回荡。

    他深知自己必死无疑,突然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比尔森,你们永远战胜不了光明会!我只是个小角色,你杀了我,又有什么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也改变不了……你们只知道捣乱!什么都改变不了!”

    “人们只有认可这份光明,才会理解真正的黑暗……”

    比尔森和康纳,都被尼克的话惊呆了。

    什么?他是光明会的?

    比尔森大喜,果然警察里有光明会的人,他猜对了!

    “尼克,你藏在警察局里,我早就知道了!”比尔森故意装逼道。

    他是个记者,他更在乎劲爆的消息!

    跟尼克又不熟,此刻见他说自己是光明会的人,还误以为自己是来杀他的,顿时顺着对方的话套问!

    尼克见比尔森也不装了,抽搐道:“我也早就知道,你不是记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是什么意思?”比尔森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如果没有光明会,2012年就是世界末日!”尼克说道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两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尼克见他们发呆,突然用他最后的力气从地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如同魔鬼般扑倒了发呆的比尔森。

    尼克张开血口,狠狠地咬下去,他想要撕碎比尔森的喉咙,反杀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的生机!如果成功,他就还有的救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扑倒比尔森的同时。

    一支箭从张开的电梯里射出,精准地命中了尼克的脖子。

    橘鹰傻眼了,他刚坐电梯到六楼,一开门就看到比尔森和康纳正在一间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视野中根本没有尼克,橘鹰手弩飞射一箭,直取比尔森的脖子。

    哪知道箭都飞一半了,突然从病房里扑出一个尼克!

    凌空推开比尔森,接住了这一箭。

    尼克倒在地上,看了一眼橘鹰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