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每天,黄极都在疯狂地读书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弥赛亚这群非战斗人员,一个个都是高级知识分子。

    电磁学博士、纳米材料学博士、核物理学博士、应用物理学博士、前加拿大天文观测台研究员、前德国军事工程专家、前米国武器设计师……

    这些成员,虽然在与光明会对抗时,派不上什么用场,与黑枪佣兵团交锋时,只知道惊叹。

    但在各自的学术领域,都有一定的造诣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,完全庸碌的人,是不可能拿命跟光明会死磕的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人,那他们好好过日子不好吗?就会像大多数人一样,只追求柴米油盐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他们摆脱了低级乐趣,他们才有着更高的追求。

    他们缺失的,是一个安稳发展的环境。

    六月二十六日,阿兰扛着枪去刺杀迈克尔,牵扯萨雅的注意。

    黄极则与索菲亚等人,进行深入的学术交流。

    从早聊到晚,黄极不是学习就是在探讨,晚上则仰望星空,通过解析群星的信息,宏观地收集外星文明的情报。

    他有着无论跟谁,都能至少聊个五五开的能力。

    以至于弥赛亚众人对他知识底蕴完全摸不着底!

    “你不是医生吗?为什么你还懂核物理?”

    “小华,你的纳米材料学是在哪学的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专业的?为什么你跟谁都能探讨?”

    对此黄极只是说道:“我过目不忘,纯靠自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人类基因工程学专家的霍林斯说道:“你有超忆症?”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你要这么理解也行,但我能控制自己不胡思乱想,有效地搜索记忆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,超忆症是一种病,虽然让人过目不忘,对所有记忆细节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但其实‘遗忘’是大脑很重要的功能,不会遗忘的人,意味着大脑很难把记忆分门别类地整理好,总是会突然想起很久远,对眼前之事没有任何帮助的记忆。

    超忆症并不能帮助学习,相反还会让人注意力不集中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能有效的搜索记忆,那你岂不是没有副作用的超级记忆者?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,如果思考地过多,我会晕倒。”

    众人叹息,这就太可惜了,还以为是完全没副作用的呢,那样就是天生的超能力者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黄极只是一定程度上克服了超忆症患者无法自主整理记忆的缺陷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黄极也是个宝贝了,从现在来看,他一个人已经抵得上弥赛亚所有的专家。

    二十七号的时候。

    黄极带着索菲亚去见了一次苏醒的迈克尔。

    这天最安全,恶龙亲自在伦敦郊外出现,还干掉了萨雅的两个手下,直接把萨雅引走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索菲亚,我知道是你们救了我。”迈克尔虚弱地躺在床上微笑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笑道:“我们这些天刺杀了你一百次,光明会已经彻底放弃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仅不会杀你,还要你活着。”

    迈克尔忧虑道:“可是舆论不是这么说的,这个叫比尔森的记者,报道了我被一百次暗杀,可其他媒体都说这是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“在比尔森报道之前,每日邮报提前报道了格林威治医院的枪击和爆炸事件,说是爱尔兰解·放组织所为,对此犯罪分子也承认了……”

    索菲亚看了眼黄极,这一点黄极早就料到了。

    光明会的洗地非常高明,比尔森一家之言有什么用?

    与莫雷事件相比,之后的暗杀全部被掩盖了,莫名其妙跳出一些凶手顶了罪,而且抢在比尔森之前报道!

    八点钟比尔森说迈克尔被刺杀,但是早在六点钟,其他报纸就争先恐后地报道了医院的案件。

    但都没说跟迈克尔有关,而说是爱尔兰激进分子针对英格兰实施的袭击。

    对此还有相关的人员落网,并交代了犯罪细节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再看比尔森的一家之言,哪怕也细节满满,甚至还有照片,也只是看个乐子。

    “舆论动摇不了光明会……但能救你,迈克尔,对此我们已经知足了。”索菲亚笑道,他已经彻底接受了黄极的看法,放弃了通过舆论打击光明会的念头。

    迈克尔看着一旁被黄极打晕的男子,说道:“但是我被时刻监视着,以后怎么跟你们联络?”

    黄极检视着他的身体,给他作了一番针灸治疗,然后在一旁写着药方,说道:“不联络了,你就正常过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迈克尔思索道:“那我怎么打钱给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黄极看向他,随后问道:“你愿意放弃自己的歌手事业吗?”

    迈克尔沉默片刻说道:“我也不愿意放弃推翻光明会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天使,你现在只能养好自己的身体,过好你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继续出力,也只能提供一些资金扶助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黄极写了几个机构的名字,递给迈克尔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隔三差五,给这几个机构捐钱。”

    迈克尔接过纸条,记下之后将其撕碎了。

    索菲亚却奇怪地看向黄极,这写的啥?她咋一个也不认识?

    这时,迈克尔又拿出一张纸条递给索菲亚,告诉她:“这是帝王的联络方式,其实你们就算不暗杀我,我也没事的。帝王已经买通了英格兰的内阁,要他们全力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记下联络方式,点点头,原来帝王也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黄极摇摇头,这可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他拿出药方说道:“这个方子,你自己找人配药,坚持服用就行。你的失眠症很严重,其实更多的是心理问题,不需要注射镇静剂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睡不着怎么办?”迈克尔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咧嘴笑道:“招两个保镖,让他们在你睡眠前打晕你就好了,如果长年累月打出了淤血,一般的私人医生也能帮你治好,切记,不要注射任何镇静剂,你可以活到八十岁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打……打晕我?”迈克尔诧异,他开始怀疑黄极是不是医生!

    黄极认真地点头道:“你相信我,很有效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办法看起来粗暴,但实际上是针对迈克尔的情况,最有效的办法中,最简单的一个。

    昏迷会帮助他深度睡眠,几次之后,他也就不会失眠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需要,会主动联络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你是名人,我们找你太简单了。好好活下去,迈克尔,人类会需要你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解决掉迈克尔的身体隐患,与索菲亚迅速撤离了医院。

    索菲亚问道:“那个条子上写的什么?为什么让迈克尔捐钱?我们所有的众筹机构,都已经废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都是光明会人员的隐藏产业,其中还有萨雅的个人产业,我昨晚跟他单挑诈出来的,谁没点私房钱呢……是吧?”黄极笑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大惊道:“什么?你让迈克尔给光明会的人捐钱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行吗?谁说弥赛亚的人就只能给弥赛亚捐钱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索菲亚眨巴眨巴眼睛,说道:“你想要靠这个离间光明会的人?光明会没这么蠢吧?”

    “只是个助攻而已,以后说不定有用,也说不定没用。”黄极笑道:“反正只是花一些钱而已,万一有用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天黄极对外星文明的理解,都更进一步,已经彻底意识到,自己过去对于外星文明与地球文明关系的误区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到了六月二十八号。

    上午,众人已经身上藏了武器,偷来了一些车,准备好离开这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弥赛亚也必须撤了,恶龙在特丁顿码头安排了船,正在赶往那里,萨雅必然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恶龙必须是最后一个到的,他一到,船就必须开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,我留下来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恶龙说他下午两点就会到达特丁顿码头,我们早点去等他啊!”众人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急什么,我自会赶到。”

    众人拗不过他,但想到黄极的实力,恰恰也是众人最不需要担心的一个,众人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眼看众人都上了车,索菲亚站在别墅门口,清点一下人数,准备通知帝王。

    然而黄极直接把她拽到墙角,与众人视野隔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索菲亚被黄极壁咚在墙角,顿时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先不要告诉帝王上船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索菲亚呆了一下,随后反应过来黄极在说什么,激动道:“帝王是我们的领袖,我们要走怎么可能不通知他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急什么,告诉帝王,中午十二点,在剑桥大学汇合,我也会去那里,到时候我会和他一起前往特丁顿码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知道你想见帝王一面,再决定是否加入,可在船上见面不行吗?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如果他是内鬼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索菲亚张大嘴巴,随后乐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华,你想多了。他是上一次弥赛亚的幸存者,我们这一届弥赛亚,就是帝王殚精竭虑地组织起来的,没有他就没有弥赛亚!他怎么可能是内鬼?你不要乱说!”

    索菲亚话中言辞坚定,毕竟如果帝王都是内鬼,那他们弥赛亚还混什么?

    黄极耸耸肩道:“我也就是猜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不是内鬼,万一他被盯上就不好了,你忘记上一个内鬼拉库尔,是你们之中唯一能与帝王直接联系的联络员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索菲亚沉默了。

    是啊,拉库尔这个背叛者是已经揪出来的,而他是除了迈克尔以外,唯一能与帝王直接联络的人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帝王的情况就也很不妙,万一他被盯上了,到时候撤离的上船地点也会暴·露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先去特丁顿码头,我留下来去剑桥大学。从剑桥大学到那里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,一点半的时候你再告诉帝王上船地点也不迟,到时候光明会就算知道了,也来不及了,我们已经开船跑了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沉思纠结,她被黄极堵在墙角,黄极极其强势的气场压制着她,让她最终觉得黄极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当即退开一步,微笑道:“只是让你晚几个小时告诉他而已,先不让他知道我们能安全撤离,我想看看他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我明白了。”索菲亚答应了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她打完了电话,又目送几车人分散出发,便一个人走向剑桥学院街。

    他与帝王的约定地点,正是霍金未来人派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帝王进不去……因为他没有邀请函。

    黄极直接来到一家打印店,把邀请函制作好,他只准备了一张。

    至于帝王,他已经百分百确定是光明会的人,他是上一届弥赛亚的幸存者,也是背叛者。

    整个第三届弥赛亚,若非出现恶龙这个异数,基本上就是光明会自己养的水军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就把一些隐藏的反抗势力给钓鱼钓出来了。

    既然已知帝王是光明会最后的卧底,黄极并不急于拆穿他或者杀死他,而是……

    成为他的上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