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剑桥大学霍金的家中,他的派对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现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美酒佳肴,数十个气球装饰着各处,霍金坐在轮椅上,静静等待可能的“时间旅行者”从未来赶来。

    他的护工走过来说道:“教授,您要的横幅挂在哪呢?”

    霍金在轮椅上,用他的语音合成器,半晌才回复一句话:“挂在客厅里,然后你可以给我拍一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护工名叫伊莲,已经为他工作十年了,微笑着在灯火通明的客厅中,挂上一条“欢迎时间旅行者”的横幅。

    看着横幅上的字样,伊莲笑道:“哇哦,原来我们的博士要和未来人商讨宇宙大事,作为一个麻瓜,我是不是不应该在场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,所以你不要偷吃沙拉,你做了什么,未来人都会知道的。”霍金歪着脖子,用他独有的电子合成音说道。

    伊莲笑得更欢了,她拿出手机给霍金拍了张照片,随后又对着派对的餐桌、气球,以及横幅拍摄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最后,她端起盘子吃着水果沙拉,说道:“真的吗?教授,我偷吃一块,未来人也会知道吗?唔唔,沙拉酱放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未来人当然会知道,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已经发生的事。”霍金说道。

    伊莲吃了几块说道:“您不是认为时间旅行不存在吗?我记得叫什么保护……”

    “时序保护猜想,所以这是一次测试,也是一次玩笑。未来的我知道,但是我没法回到现在告诉你。”霍金说道。

    “玩笑?”伊莲微笑。

    霍金歪着脖子,也笑了笑,他的部分脸部肌肉是可以动的,不过他的笑容更像是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客人的。伊莲,你可以先吃一点,不过那十瓶库克香槟不要动,我要拿来收藏的。”霍金终于还是摊牌了。

    伊莲就知道是这样,作为最不认可时间旅行的科学家,霍金怎么可能支持未来人穿越到过去这种事情?

    还拿出了自己珍藏的十瓶库克香槟,这简直大出血了。

    果然也只是做做样子,摆拍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伊莲说道:“教授,刚才有个男子在院子外徘徊,随后被汤姆逊赶走了,好像把您的家门口当做约会地点了。他不会就是未来人吧?您的保安可能让您错过了一次伟大的发现。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真正的未来人,他应该带着我的邀请函。而我的邀请函,只存在于我的大脑中,要等到明天才公布出去。”

    伊莲拍手道:“果然您根本没打算有人来啊……难怪您拿出了自己最珍贵的香槟收藏。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时间穿越是做不到的,它有着太多无法解释的悖论,所以当时间穿越出现的那一刻,因果律就悖论了,时空就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干涉着时序,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!就好像宇宙监督者猜想一样。”

    伊莲说道:“所以您想在退休前做个实验,证明时间旅行不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霍金咧了咧嘴,电子音说道:“这个实验并不严谨,虽然我坚定地认为时间旅行不存在,但必须承认,就算时间旅行者没来,也可能是我的派对不够有吸引力,也可能是未来的法律不允许时间穿越,也可能是……人类没有未来……”

    伊莲耸耸肩道:“人类没有未来……这可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反而期盼时间旅行者能参加您的派对,然后把您的香槟都喝完!”

    霍金打趣道:“不!香槟是我的珍藏,我不会让它们被喝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教授,如果时间旅行者真的来了,您怎么办?您会不会疯掉?”伊莲笑道。

    霍金龇牙咧嘴地笑着,想了好久,然后用电子音说道:“如果有人参加这场派对,我就不发出邀请函!”

    伊莲愕然,惊道:“诶?不发邀请函?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这也是类似外祖母悖论一样的悖论。如果没有未来人参加派对,一定程度上说明时间旅行不存在。如果有未来人参加派对,那我就不发邀请函,我倒是想知道,他是怎么拿着我的邀请函来的!”

    伊莲惊讶道:“这不就悖论了吗?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是的,如果真的让悖论发生,很可能时空坍塌,因果崩溃。根据我的时序保护猜想,要么时间旅行者被瞬间抹去,要么宇宙自己崩溃,要么时光机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的实验并不严谨,我这么想,未来的旅行者自然也知道后果,所以哪怕有这个技术,也一个都不敢来!”

    伊莲无语地看着霍金,好吧……这是彻彻底底的……压根没打算有人来啊。

    “为了保护您的香槟,您也是拼了啊……”伊莲说道。

    霍金眼神深邃道:“邀请函悖论与外祖母悖论是等价的,这不是我在刁难,而是任何时间旅行都必须面对的风险。所以想参加这场派对,就必须克服悖论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伊莲思索道:“所以无论是宇宙为了不毁灭,还是时间旅行者为了不被抹去,这都指向一个结果,那就是无人参加这场派对。哪怕上帝让他来了,瞬间也会抹去他,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这就是时序保护,所以时间旅行不会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我拿出所有的香槟珍藏,进行这场赌注,我不会输的。照片拍完了吗?你可以把香槟放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叮咚!

    伊莲刚拿起桌上的两瓶香槟,就听到了门铃声,眼睛刷的一下看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霍金的眼珠子也微微滚动,盯着门口。

    “是我,伊莲。”门外传来保安汤姆逊的声音。

    伊莲松了口气,她还以为真有时间旅行者来了呢,她走过去开门,只见门外走进两人,一个是保安,一个是穿着休闲的华人男子。

    华人男子向客厅中央的霍金微微颔首示意,随后一只手出示邀请函,另一只手朝伊莲的裙子方向抓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颔首时,汤姆逊说道:“教授,他是拿着邀请函来的,说是参加你的派对,您没有告诉我邀请函长什么样,您看看是不是这张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伊莲浑身一震,手一抖,香槟从手中滑落。

    然而与此同时,那只手恰好到了,稳稳地接住了香槟。

    “霍金教授的珍藏,可不要摔碎了。”华人男子用流利的英语说道,并将香槟抵还给伊莲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伊莲接都不敢接,说好不会有人来呢?

    她连忙看向霍金,只见霍金咧着嘴,眼睛干瞪着,一副恨不得站起来的表情!

    但语音合成器一句话也没说,他正在用自己少量能动的肌肉控制语音合成器,可是他的心太乱了,以至于半天也组织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q呢?我要发的q在哪?”

    霍金组织语言,却找不着他要的字母了,匆忙之间,他想到自己可以直接发送短语。

    “yes!yes!yes!”

    见到霍金这么说,汤姆逊知道他是说邀请函无误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接下来持有这种邀请函的人,我会直接请他进来的。祝您的派对进行的愉快,教授。”汤姆逊说着离去,临走时还看了眼客厅上的横幅‘欢迎时间旅行者’。

    汤姆逊微笑着暗想霍金教授真会玩。

    他之前并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派对,霍金只告诉他如果有人持有邀请函,就把他带进来。

    此刻见到时间旅行者派对,他也只是有些惊讶而已。外星人派对没有外星人,未来人派对没有未来人,这都是很正常的事。派对的主题是什么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交际。

    保安离开了,伊莲还楞在门口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霍金呼吸越发急促,难以稳定发言,只能疯狂地发送短语:“请进!请进!请进!请进!”

    华人男子走进客厅,向霍金微微鞠躬道:“您好,霍金教授,我叫华墟,称呼我为‘华’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黄极,这个宇宙能带着邀请函来参加这场派对的,恐怕也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霍金快急死了,他越急,就越组织不了语言,他此刻甚至感觉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而伊莲也在那傻愣着,不知道过来帮自己。

    伊莲,是真的吓到了。

    从霍金的反应她就能知道,邀请函是对的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前面说了那么多不可能有未来人带着邀请函来参加派对,结果这人就来了?

    而且他一进门就接住了自己不小心掉落的香槟,那种从容给她带来极其恐怖的神秘感。

    是的,恐怖。

    伊莲不知道什么叫叶公好龙,但她此刻的感触,就和叶公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开玩笑般举办一场派对,邀请时间旅行者,结果人家真的就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就好像不相信鬼存在,然后弄个招鬼仪式,结果鬼就跑到面前说:你找我有事?

    其实就算是相信外星人存在的人,真当外星人降临到头顶上时,第一反应也是惊悚。

    那种世界观被瞬间冲击的感觉,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。

    伊莲背靠着门,双手握着香槟,身体僵硬,手腕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她不知所措,甚至忘记自己应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黄极给他们平复心情的时间,来到餐桌前,扫视一眼桌上所谓的佳肴。

    好吧,除了水果,他什么都不想吃……

    伊莲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黄极,突然想起来这么重要的时刻,自己是不是应该拍张照片?

    她刚摸出手机……

    突然黄极说道:“伊莲,你控制着霍金教授的推特,最好在拍照发推特之前,争取他的同意,否则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站在黄极背后,已经拿出手机的伊莲,吓得瞬间把手机给扔了。

    “天哪!我在做什么!”伊莲是真的吓惨了,自己拍照发推特,会不会导致宇宙崩溃?

    “对对对对……不起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别的意思!我不是故意要毁灭世界的!”

    伊莲语无伦次地说着,她想起霍金说什么因果悖论,时空崩溃之类的,立刻胡思乱想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旅行者怎么知道她要拍照的?是不是未来自己真的拍照发推特了?继而导致了很严重的后果?害死了很多人?

    尤其是黄极说了句‘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’,伊莲瞬间就把自己代入成电影里常见的那种,差点因为无知而毁灭世界的笨蛋。

    她显然是想多了,既然未来人站在他面前,那么所谓的时序保护就是完全不成立的。

    “淡定,宇宙很坚强,不会那么容易崩溃。”黄极放下库克香槟,端起一盘水果沙拉。

    而此刻伊莲才知道要去招待,连忙来到餐桌旁。

    黄极端起来的,正是自己之前偷吃过的那盘水果沙拉。

    伊莲纠结着,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偷吃过那盘水果。

    结果,却见黄极直接把盘子递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准备的,想吃当然可以随便吃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伊莲懵了,她还什么都没说呢。

    黄极加了一些沙拉酱,说道:“现在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伊莲颤抖着,接过水果沙拉。

    果然未来人知道自己会偷吃水果沙拉吗?

    她之前偷吃时,确实抱怨沙拉酱放少了。

    伊莲默默地把原本要收起来的库克香槟,又摆放了回去,并且本能地摇晃着,准备开瓶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不喝酒,还是让霍金教授继续收藏吧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伊莲手一僵,看向霍金。

    只见霍金急得嘴皮子打颤,不对,他呼吸困难了。

    伊莲立刻来到霍金身边,她知道最近霍金的身体很不好,甚至于在4月6日时,还因病取消外访,之后更是去医院住院治疗。

    “教授您怎么样?要不要去医院?”伊莲一边给他戴上呼吸机,一边本能地说道。

    霍金无语,他还去什么医院!

    他宁愿死,也不愿意在时间旅行者来了以后,真的只是吃水果!

    也怪他自己,完全没有做好时间旅行者真的到来的准备,以至于他和伊莲都如此的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伊莲紧张地大脑一片空白,而他也呼吸困难,半天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黄极走到他的面前,一手吃着橘子,另一只手揉搓了一下霍金的喉管,拿个软垫将霍金的脖子稍微垫高了一些,并用一根针插进他的隐穴。

    霎时间,霍金舒服了好多,他依旧不能动弹,但是呼吸顺畅了。

    他再次仔细地打量黄极,眼前的华人,看起来平平无奇,衣着也很休闲,但却有种难以言喻的神秘与自信。

    霍金曾经也无数次地幻想过与时间旅行者的会面,但却从来没设想过,对方会是一名华人。

    但细细思量,似乎也有种出乎意料但却在情理之中的适恰感。

    “欢迎你!华,对不起,我没有想到真的会来……”霍金终于发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我还有一个半小时可以陪你,你不必太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改变历史吗?”霍金丝毫不关心黄极神奇地缓解他症状的医术,他有太多的问题要问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历史是无法改变的,只能创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