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伊莲一个激灵,退到了霍金的身后。

    霍金倒是看起来很淡定,短暂呆滞之后,他瞬间接受了黄极不是人的说法。

    哪怕黄极看起来,和人类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对此,霍金丝毫也没有恐惧,有的更多是激动与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到底是谁呢?华。”霍金的电子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原始文明爱好者。”黄极似乎在陈述一件事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霍金沉默着。

    他有很多话想说,但是他的身体限制了他的语言输出速度。

    就在他焦急之际,他刚才想说的话,直接呈现在了电脑上,并通过合成器播放出来。

    合成器说道:“我有考虑过外星人的存在,甚至是多次推演,毕竟我主攻的是宇宙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噢噢噢……哈哈哈哈……abcd……你做了什么?华?”

    霍金只要想说什么话,立即就出现在轮椅的个人电脑上,延迟不到一秒钟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一点微不足道的技术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用佛骨指,把霍金要说的话传输到电脑里而已。当然这在霍金看来,还以为是人机对接技术。

    这样的技术地球也有,只是很不成熟,需要接入大量的神经传感器。而黄极好像什么也没做,把人机对接技术弄得润物细无声。

    霍金立刻说道:“在我设想的外星人中,你是最难以置信的一种了。原始文明爱好者……说实话,我从未想过。”

    黄极不置可否道:“那么你所设想的星际文明,会是什么样子呢?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在我看来,人类与地外文明的接触,必然要承受惨烈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力量的悬殊所带来的必然,如果地外文明发现人类,那人类将面临巨大的绝望,纵然外星人没有选择毁灭人类,人类也只像一个玩物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外星人哪怕一次兴趣盎然的行为,也会给人类带来无法承受的恶果。”

    “被毁灭,或被奴役都是极可能的,被同化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电影中所谓共同发展,是完全不现实的事情……那是歌剧。”

    “星际文明发现地球人,就像是西班牙人发现美洲,他们给当地人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。战争、瘟疫、劫掠与饥荒充斥于那片大陆数百年,直到三大美洲文明就此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大方向上是对的,但太激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,人类也有可能遇到星际文明的个体,个体的行为是不能以文明集体利益去评价的。”霍金说道。

    霍金在设想宇宙文明之间相遇的图景时,从来都是站在一整个文明的角度去推演。

    但当黄极说出‘我是原始文明爱好者’时,霍金悟了!

    他短时间内思考了好多,意识到与地外文明的接触,情况是有很多种的,远比他设想的要复杂的多!

    比如遇到一个特立独行的个体,那么他确实可以是很友好的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用欧洲殖民者征服美洲,来类比星际文明与地球的关系,是非常不贴切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比喻非常有名,因此很多人认为,被外星人发现的地球,会像是当年被西班牙人发现的美洲一样凄惨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这个比喻就是在耍流氓。

    霍金问道:“这个比喻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西班牙是为了黄金,为了那里无比丰富的资源而征服那里的,你觉得地球有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话,一下子就指出了这个比喻最耍流氓的地方。

    殖民者为了资源,外星人为了什么?也为了黄金?不可能的,宇宙中黄金多的是,能跨越星际的文明,有的是荒芜星球可以掘金。

    地球上所拥有的任何矿物资源,在宇宙中都不稀缺,就拿太阳系来说,实际上比地球更适合采集矿物的,不是火星、不是金星,而是小行星带……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地球上的生命,才是最珍贵的东西,其他物质的价值并不比石头高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……人类本身才是地球上最有价值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这个比喻并不贴切,但这并不妨碍,星际文明给人类带来毁灭与灾难。放纵人类的进步,会给他们带来威胁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最接近真相的类比,应该是亚马逊丛林中还处于极为原始阶段的土著部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研究他们,观察他们,偶尔接触他们,期望他们有一天能走出丛林,办个身份证,融入现代社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从来不想毁灭他们,不是吗?或许部分人想奴役他们,但主流道德不允许,法律也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“更关键的是,有人觉得亚马逊的原始土著,会给南美的国家们带来威胁吗?”

    霍金如定身般怔住,他沉默良久,思考着黄极的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后,他说道:“亚马逊的原始部落,也是人类,所以我们并不想伤害他们。而与星际文明相比,两个种族的思维差距极大,我们发展起来,怎么可能融入他们的社会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独特的社会,而在比如银河系这样的地缘限制中,内部若干文明合起来,是一个更大的社会。他们相对独立而又相互团结,他们偶尔战争但又具备着智慧文明的集体同理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远比人类社会更复杂,但从人类社会中,你应该能看出它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地球文明,踏入星际,却不能融入这个社会,那么最先承受不了社会压力的,是地球人,而不是其他成熟的文明。”

    霍金的大脑如同风暴般思考着,地球的社会中,有强国、有弱国,信仰、体制、文化皆不相同。他们彼此掣肘而又共同发展,相互压制而又相互提携,相互攻击而又相互爱护,却是构成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。

    在黄极的话中,似乎星际文明之间,也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在地球上,如果一个原始部落走出丛林,最终会被现代社会所容纳,因为他们会努力地融入社会,工作、学习,创造价值!说不定某个昔日的土著,就优化了他们曾经的文化,而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。说不定某个昔日的土著,就从曾经的音乐中汲取灵感,成为一名受追捧的歌手……说不定某个昔日的土著,或土著的后裔,他的思维独特而清奇,未来制造了一些发明,有助于社会的进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土著威胁社会,觉得融入不了,买了一把枪要抢劫,那么自然不会为社会所认可,最终会被警察击毙。”

    “适应不了社会的人,灭亡的是自己,而非社会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微笑,这,也是他最近夜观星象,反复学习,最后悟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霍金也一点就通,很快跟上了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并洞悉宇宙文明图景中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素,利益。

    文明与文明之间一定有矛盾,但是文明内部更加有矛盾,矛盾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宇宙中或许会有思想绝对统一的种族,但也肯定是少数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人类也从来没有真正团结起来做成一件事,就是因为利益不够统一。

    唯一被动做成的,是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多元化社会。

    哪怕灭顶之灾都迫在眉睫了,文明的内部也有大量不同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甚至会有被自私利益所驱使的人,淡化危机:‘啊,没有关系的,一切都好,只是出了点小问题很快就会过去’。‘啊!也许我们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’

    只要银河系内同时代出现多个星际文明,并且可以通过技术实现交流的话,最后就一定形成一个更大的社会,因为战争远没有交流来的价值大。

    即便是西班牙殖民者,最初的想法也寻求新的贸易路线,他们与印加帝国的皇帝会面,双方连语言都不通,但依旧完成了交易。结果是不小心把天花传过去,弄死了几千万人,才决意征服,因为战争成本极大地下降了。

    最初的两个文明接触,对方先动手了,那己方最多损失一艘飞船,不可能整个文明把星球都搬过去跟人家见面吧?

    在损失一部分利益后,己方就此也明白对方是个蛮狠的好战文明,那没什么好说的,打吧。

    反之当飞船安然回来,并且带回陌生文明的情报后,双方就建立了基本的理解:‘哦,他至少不是个好战文明。他可能是骗我?哦,骗咯,我只看到他的行动。’

    战争是最后的手段,米国率先发明了核武器,都不敢打苏俄,一方面是为了经济,另一方面是米国不知道苏俄会不会也研发出这么恐怖的武器。所以选择更柔软地方式孤立它,影响它,最后裂变它。

    陌生文明之间,敢先开枪的,一定是最弱的那个……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看来你理解了,霍金教授。”

    “融入社会者,只是一个齿轮,社会永远不会恐惧一个齿轮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融入,则最先疯狂的,是你们,不是我们。约束一个社会的新成员,法律、经济、技术压制、文化交流、公共秩序……有太多的东西可以约束一个弱小的文明。智慧生物的价值,在于活着。只有活着的智慧生物才能创造财富,任何群体都只能适应社会。”

    “毁灭与战争这种野蛮而粗暴的行经,是一个无能的社会才会选择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