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

    霍金静静地倚靠在轮椅上,脑袋耷拉着,他的头脑陷入了逻辑风暴。

    他是一名理论物理学家,热爱宇宙学,喜欢设想外星人,设想人类的未来。

    霍金无从反驳黄极的言论,但作为一名科学家,他本能地就在心里面反复地质疑。

    科学家,大约是最需要杠精的职业了。

    霍金质疑过很多科学界同行的假说,基本上很快又会被打脸,但他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因为外星人的干涉,导致人类不够野生,为何还要对人类进行一定程度地保护?”霍金追问着。

    黄极看着他,说道:“你们拥有自己的特质,自己的文化,自己的文明萌芽。你们确实在进步着,具有踏入星际文明的潜力,所以受到保护。大静默就是保护措施之一,你要相信,站在整个星盟的角度,还是希望你们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但如果是这样,猎奇的外星人为何不直接降临地球,掠夺人口,肆意践踏着法律呢?反正惩戒力度不高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以我所见的情况,他们是瞒着我们,偷偷掠夺走地球的人口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宁愿吃人罚款,也不愿意破坏‘保护地球文明不受外界影响’的法律。这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霍金的话,有一点道理,为何偷人唯唯诺诺,吃人却光明正大?

    虽然地球上的确有一些ufo目击事件,但从来都是遮遮掩掩,偷偷摸摸,模模糊糊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巨大飞船,光天化日,降临于城市上空,全人类早就炸锅了!

    “为何没有外星人,敢于光明正大地冲击人类的社会?这难道不是比罚款,更酷的行为吗?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吃人违法,卖人犯罪,这是两个性质。”

    霍金眼神晦暗,果然如此,黄极一说他就懂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他早就想到,只是想确定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人类的确是被禁止食用的,但这就像是毒·品一样。贩卖者最高可达死刑,吸食者顶多也就是拘留加强制戒掉。

    只是吃个智慧生物而已,即便是厌恶此事的外星人,也顶多觉得猎奇,并不觉得这事有多恶劣。

    “不过扼杀一个亚文明,相当于在降低一个潜在的文明加入星际社会。这个性质很恶劣,所以掠夺地球人口,伤害地球人,无论是从思想上还是基因上,罪行都是很严重的。最高可达死刑,当场发现可以直接击毙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人类总是习惯于把外星文明想象成一个整体,见识到个体的行为,就以为整个文明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实际上,只有高高在上的外星人,才有资格以俯瞰的视角,漠视地球人中的个体命运,只关注其整体命运。

    这在法律上体现地淋漓尽致,他们更关心有没有外星人干扰地球发展进程,至于死几个人,这个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霍金立刻说道:“既然如此严重,那掠夺人类的数量应该不多吧?只是偶尔一次?”

    “就像我们偶尔发现的外星人绑架事件一样,顶多几年下来,有个一两例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的话,那么保护力度其实还是挺不错的,从源头上遏制了吃人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说道:“情况远比你想象的更复杂,首先有以科研为目的贩卖地球人的名额。相关的狩猎资格,并不是特别难弄到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只要你们文明内部,有负责收集人口,打包运输的‘利益链上游’,并且这个上游保证你们社会整体不相信外星人的存在,帮助外星人不触犯‘思想干涉’这条法律,那么整个运输流程是非常简单而隐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只要有地球人类中有内鬼,那就简单多了,等于你们自己在批发贩卖自己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霍金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原来被外星人买卖,并不是最可悲的,最可悲的是地球人自己卖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说有在监视地球文明吗?这种贩卖也许人类发现不了,但是监视者是可以发现的吧?”霍金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虽然执法部门非常强大,但任何法律都有空子可钻,内部也可能被利益所腐蚀,监守自盗并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在有临时工可以甩锅顶罪的情况下……真正承包监管职责的执法者,最多是失职。”

    霍金气得嘴皮子乱颤。

    原来不仅有践踏法律者,还有,黑色交易在星际之间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黑,太尼玛黑了。

    起初听到宇宙文明之间有法律,公共秩序,还觉得宇宙比他以前想象的更加和谐好光明。

    但显然,想多了……利益啊,它才是永不过时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星际法律,也客观地,一定程度地保护了强者,而约束了弱者。

    外星人监守自盗,人类内部自愿奉献,两者一拍即合,再准备好顶罪的人员,以及行为过程中尽可能不触犯其他引人注目的法律,最后加上进食者只是罚款,于是整个利益链条就构建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归根结底,还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,如果没有猎奇者购买,这条利益链自然崩溃。反之,只要有市场,那么即便有所谓遏制源头的措施,最终也是屡禁不绝的。

    霍金说道:“有猎奇者,必然也有同情者吧?你说你是一名原始文明爱好者,你愿意称呼我们为文明,这……我可以理解为一种尊重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我正是认可你们属于文明,所以愿意与你们正常交流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这么说吧,把不能踏入星际的智慧种族,视为不文明,这个定义本身是有争议的,所以有人提出了亚文明概念,希望设定更细化的分级制度。不过这个议题讨论很久了,还是没有结果,可能触碰了一些利益团体吧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一名原始文明爱好者,其实我一直在呼吁保护你们及其他类似的‘亚文明’,我们一直在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对此,我深表遗憾。”

    霍金心中暗自欣慰,随后又感觉到可悲:他竟然因为这点尊重就觉得欣慰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次听到‘深表遗憾’了,所谓的爱好者,依旧是站在俯瞰的视角。

    “那么类似你这样的人,多吗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多,包括猎奇者,他们也不多。更多的星际成员不重视、不关心、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了专业的原始文明研究者,实在是没有太多的人关注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们几十年前,突然掌握了原子能。这个事在我们的社会中被某些利益群体抄了一波热度,引来了一些游客关注你们,转播你们的事情,说实话……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霍金怅然,几十年前?是指核武器啊。

    也确实是从有核武器开始,地球上的ufo目击事件变得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所谓的游客说法,属于推测,虽然没有证据,但也非毫无来由。

    1945年,第一个原子弹爆炸。1947年,出现罗斯威尔飞碟坠毁事件,再之后才有了外星人、ufo等各种热度,目击事件陆陆续续多达十万,虽然大多数被调查确定为天气现象或造假,但有些确实是‘不明飞行物’,属于完全无法解释的现象,不可能全是‘看门狗’,因为飞碟款式多种多样。

    站在人类的角度,好像都是罗斯威尔事件这个ufo目击始祖带出来的模仿,但是黄极知道罗斯威尔事件是真的,所以‘看门狗’为何突然开着飞船下来看看呢?还坠毁了,貌似很久没开了……

    从坠毁地点在新墨西哥州来看,那也同时是第一颗原子弹试爆地点,这极可能是突然发现地球掌握了原子能,‘看门狗’才突然想起自己好像该履行正常职责了……立刻前往调查,结果坠毁,闹出了乱子,不得已跟米国接触,让他们隐瞒此事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样,光明会暴·露了,同时弥赛亚开始建立了。一切都源于这场意外,更源于核武器的出现。

    霍金闭目沉思片刻,突然睁眼道:“原子能有什么特殊之处吗?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,你们掌握原子能,不是很稀奇的事,只是让你们距离踏入星际更近了一步而已。之所以会产生一段时间的热度,在于你们有故事了……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故事?”霍金不明白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,人类的故事多得很,开发核武器打自己人,这个故事很有趣吗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2012年,太阳会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日冕物质喷发事件,这会给你们的文明带来毁灭性打击。随后几十年,参宿四的伽马射线暴,又会把你们彻底抹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发现这些灾难时,你们还处于非常蒙昧的阶段,我们社会判断,你们几乎不可能踏入星际,不可能成为我们的一员,潜力为1都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看好你们……你们这种如泡沫一般,注定消亡的智慧生物,官方保存了一些样本,民间则几乎不关注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们有点倒霉,但这是大自然的考验,而非人为导致的,法律决定了我们不会帮助你们,这是你们适应环境所必须经历的劫难。”

    “当注定灭亡的种族,突然在灭亡前夕技术爆炸,掌握原子能之后十几年,又开始部署宏伟的航天计划,一下子有了逃离地球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发展与末日争分夺秒,在无知中,有可能逆天改命。这个故事……成功让你们涨价了。”

    霍金沉默着,悲哀之后是绝望。

    “蒙娜丽莎的微笑,它最美的、最受关注的时刻,就是在大火之中,已经被点燃的那一刻,世界瞩目!”

    “无情的大火即将吞噬着它,可它还在努力地微笑着。到底是它被烧毁,还是奇迹般于大火中幸存?无论结果如何,这幅画,都会因为这个故事,而价值暴涨!”

    黄极的声音,平淡而优雅,就像是巨锤敲击心口,轰在二人的心灵上。

    伊莲直接哭了,她跪在地上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这位护工,她脆弱而朴素的三观已经被击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