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英伦海域范围,最好当然是穿过英吉利海峡,进入大西洋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这段狭窄的海峡封锁重重,想要穿过无异于直面海军。

    单凭一艘货船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如反其道而行之,在北海上一路向北,穿过法罗群岛,进入挪威海域,绕过整个英格兰,然后再向西。”索菲亚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要绕好大一个弯子,我们会在海上漂泊太久,我们的船速度太慢,轻易就会被追上的。”楚少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直接冲击英吉利海峡就好了。”黄极平静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僵,川治惊道:“都说了,英法联合管控着那里,那是一条极其繁忙的航道,你几乎在海上的任何地方,都能看到船!而且一定会迎面遭遇军舰。”

    黄极盘膝打坐着,平静道:“这就对了,船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恶龙!你怎么说?”川治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一样,这艘船在海上必然会被围追堵截,反正是要打,所以怎么走都一样。”恶龙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确实,我们穿越英吉利海峡,直面海域封锁,必然会被围剿。”

    川治连忙说道:“对啊,相比起穿越英吉利海峡,直面海域封锁,不如兜个大圈子,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遇到大规模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航道繁忙,欧洲各国船只都要经过那里,只要我们随便跟一艘其他国家的船,光明会遇到我们,是不会远程直接发射导弹轰炸的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来,你在无人的地方,光明会可以肆无忌惮地轰击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心说是啊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所以光明会的人,一定会接近逼停我们,登陆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样对我们是有利的,因为我们没有远距离杀伤性武器,所以这等于是在给我们提供接舷战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恶龙眼睛一亮,这么一分析,的确反而有利。

    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跑,听起来好像不会遇到敌人,就算遇到,也是少量的敌人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他们是逃避不了一场海战的,光明会一定能追上他们。

    既然一场海战无法避免,那么在繁忙航道,至少他们可以近距离接近敌船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!一路向西,横穿英吉利海峡。”诺奇拉当即拍板道。

    众人皆没有异议,接下来各司其事,有的人清点淡水和食物,有的人则检查枪支、清点弹药。

    食物和水只够两天,省点吃最多一周。

    弹药也严重不足,各种子弹合起来不到两百发,重型武器压根没有,只有手雷还有三个。

    “我们绕过英伦三岛,走走停停的话,至少要二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的燃料,则最多支撑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迅速判断出来当前的物资情况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如果像他所说的换船,就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黄极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盘坐在船首,默默打坐,颈部两侧鼓动得愈发频繁,恶龙凑近他,都能在其身边聆听到咚咚咚的紧凑军鼓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鼓点并非一成不变,反而颇有旋律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练功……”恶龙还是颇有见识的,他知道这个世上是存在对战力提升极大的武功的,比如光明会里的圣墓守护者秘术。

    而黄极的力量他估计达到了A2,距离A1仅有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这武力已然相当神奇了,毕竟黄极并不强壮,甚至还有点瘦。

    同等重量级的人中,恶龙没见过比他力量更大的!

    这意味着黄极的武功,给他的力量增幅极大,内在的发力技巧,化腐朽为神奇!

    “他练功竟然是坐着的……他不用运动吗?但是好像正内在运动着。”恶龙观察着黄极。

    想了想,没有打扰他,也在一旁不停锻炼着。

    他的锻炼姿态不同于常规的仰卧起坐之类的东西,而是非常缓慢地一系列动作。

    譬如身体向后仰倒,保持着常人根本做不到的重心平稳,最后头仰倒在地上,顶在自己的双脚之前。

    随后以头为支撑,双脚离地又开始向上伸直。

    整个人用脑袋顶地,倒立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最后又躬身把腿放下来,重新立在头的两侧,然后以双脚为支撑,恢复为立正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就这么在原地,慢慢地画圈圈,全程不用双手,只是头、腰、腿的变化。

    恶龙这么一锻炼,林立也走过去,开始了他的打拳训练。

    粉碎性骨折的手用不了,那就用另一只手,蓄力片刻,轰然击出!

    索菲亚看着三人,都无语了。

    一个坐着不动,一个慢慢地动,还有一个只在呼吸间抽搐般猛地一动。

    阿兰趴在瞭望塔上,抱着狙击枪,冷眼俯视着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学,比较起来,似乎林立的动作最简单,但他不想主动开这个口,他要等林立主动教他。

    “你在等我开口嘛?林立……我偏不!”阿兰是个骄傲且坚忍的性子,极有耐心,他在瞭望塔上,缓慢呼吸着,犹如一尊石像。

    他知道,林立一定了解自己,如果林立真想教自己,就该主动笑着找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会开口,林立什么时候想教他了,自然会教他的,这是他与林立的默契。

    于是乎,瞭望塔到甲板船首,黄极、恶龙、林立、阿兰形成一幅动静和谐的画面。

    直到四个小时候,静静看着他们的索菲亚,喊他们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!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别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奇拉说提前吃饱喝足,修养精神,之后有一场恶战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喊了一会儿,发现这个人都没理她。

    黄极已然入定,从四月份到如今六月二十八日,他的电功已然接近小成。

    尤其是学了大量的物理学知识后,他再次改进了内经,练成所需的时间更短了。

    此刻在大海上海风吹拂下,身体随着船只起起伏伏,黄极前所未有的专注,他能感觉到自己距离控制生物电,已然不远,仿佛就剩一层窗户纸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选择了入定,入定这种事,对黄极来说太简单了,屏蔽就完事了!

    黄极压根听不见索菲亚叫吃饭。

    恶龙则是缓慢的高难度锻炼动作,做了一半,他听到了,但不想立刻结束这套动作,必须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至于林立,他是在场人里英语最差的一个!他练拳练得专心致志,心无旁鹭。

    两耳不闻窗外事,直接把非母语的话忽略掉了,自动当做背景音,还以为索菲亚不是在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最后阿兰,依旧犹如石像,他冷眼看着海面,警戒着可能存在的敌人,其视野极其开阔,余光还能很清晰地注视着林立。

    吃饭?林立没吃,他也不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索菲亚无语了,这四人什么毛病!

    她干脆把饭盒端了过来,放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索菲亚正要走开始,突然发现,黄极似乎浑身燥热,体表泛红,却一滴汗都没流。

    这让她连忙走近黄极,双手环抱着胸说道:“华,你的皮肤都被晒伤啦!”

    黄极显然没有理她,她凑近黄极。

    “嗯?”索菲亚隐约之间,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她越凑越近,俯身几乎凑到了黄极眼前,想要倾听到底是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终于她听到了,那是弹珠碰撞的声音,不对,又好像是电击的声音,若有若无,不凑近根本听不见。

    清脆而短促,仿佛鸟儿在鸣叫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黄极睁开了眼,重瞳上的美瞳微微滑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霎时间索菲亚直面黄极的眼睛,仿佛某种东西渗透进了她的脑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索菲亚一个激灵,随后是强烈的眩晕感。

    眼前的黄极乃至整个世界都在扭曲,转动,就好像陷入到时空旋涡中一般。

    索菲亚只觉得自己犹如坐过山车,不,比那还要难受,就好像于高空中螺旋自转加自由落体似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呕!”

    索菲亚真实地感受到了失重感,再加上眼前是无数扭曲光怪陆离,支离破碎的颜色万花筒。

    她当场就吐了!

    黄极正好被喷了一身,得亏索菲亚也还没吃饭……

    “对不……起!对不起!”索菲亚吐了之后感觉好多了,眨巴眼,一切也都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她看着周围的蓝天,白云,一望无际的大海与翱翔的海鸟。

    并没有什么世界扭曲,也没有什么失重感,只有船在一荡一荡的。

    黄极已然苏醒,看了看自己被吐了一身,笑道:“没事,下次我练功,你不要凑我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,对不起……”索菲亚感觉羞愧难当,连忙捂着嘴冲进卫生间,清洗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又拿着毛巾和纸跑出来给黄极擦拭污物。

    黄极摆手道:“不必了,我直接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他十几分钟就洗完了,走出来迎风一吹,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黄极已然神功有成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成功将一缕生物电信号从双眼射出,刚刚好索菲亚近距离用脸接了这段生物电。

    间脑接收之后,又将其发送给了脑顶叶。

    脑顶叶负责感觉,黄极刚刚解除屏蔽,正好也有一段非常难受的感觉,那是从什么感觉都没有,到骤然又开始接收大量信息,仿佛突然从真空回到地球的眩晕失重感。

    这段感受,他能适应,因为他习惯了,但索菲亚没有习惯,当她也感觉到眩晕和失重后。

    眩晕和失重感继而欺骗了索菲亚的大脑,让大脑以为自己在高速旋转加自由落体。

    大脑有自发补缺整理感官信息的功能,于是乎她脑补出了扭曲的世界,仿佛眼前有无数的颜色在万花筒般旋转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突如其来的眩晕加失重,常人冷不丁遭遇都会有相对应的生理反应,所以索菲亚直接就给晃吐了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