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发现目标,他们真的要过多弗尔海峡?”

    在多弗尔海峡,光明会的人能直接看到恶龙的货船,堂而皇之地经过这里。

    无论是北岸还是南岸,都有光明会的人发现了船首上昂扬而立的恶龙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我们不敢开炮吗?”

    两岸的光明会势力,顿觉荒谬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,更是眼神充满恨意。

    “托马斯,让军方的人把他们炸上天。”坐在轮椅上的人,正是之前被从天而降一箭射中的男子。

    然而托马斯说道:“冷静点,拉菲,还是不要在这开炮为好,这里是世界最繁忙的航道,海面上各国的船都有,海面下还有海底隧道,你要在这打仗吗?”

    “最近在伦敦闹得动静都太大了,英格兰方面很不满,现在弥赛亚的人要跑,英格兰当局反而开心得很,希望我们等他们离开周边海域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拉菲一拍轮椅说道:“难道要让我们跟他们接舷战?你打得赢恶龙?更别说还有其他高手!”

    托马斯平静道:“不要被残疾影响了心态,拉菲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们渡过多弗尔海峡,进入稍微宽阔一些的英吉利海峡后,我会派军舰去撞沉它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航道可是事故多发地段,全球一半的海上事故都发生在这里,不小心撞沉一艘货船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拉菲瞥了眼托马斯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自己残废了,在整个萨雅小队里的地位,就立刻降低了,指挥权在托马斯身上,他只有建议的份。

    这让他十分不甘,自己的伤唯有立功,争取到被基因改造的机会,才可能痊愈。

    是以当看到货船从自己扼守的地方经过时,拉菲反而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弥赛亚一伙儿的选择出乎意料,以至于避开了萨雅。

    萨雅以为弥赛亚等人不会从条海峡过,所以根本没来。而只是派他和托马斯等人,扼守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货船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萨雅,但是萨雅人在北海搜索,要是等他赶过来,这群人早就进入大西洋了。

    所以毫无疑问,在萨雅赶到之前,拉菲和托马斯至少得把人拦在这,如果能杀的差不多,就剩一个恶龙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“拉菲,你受了伤,就在渡口修养吧。”托马斯说着,上了一艘导弹艇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拉菲说道。

    心中却咬牙切齿,无论是撞沉还是接舷战,他都无法参与。

    那从天而降的一箭,击碎了他所有的前途,以至于此刻他只能坐在干岸上看着,托马斯压在他头上,让他蹭不到任何功劳。

    托马斯在导弹艇上,看着货船,越过了多佛尔海峡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也派出六艘海事船,外加自己所在的导弹艇,不断靠近货船。

    他们做出逼停的姿态,要求弥赛亚的船以及旁边其他路人船,立即停航!

    可显然,货船理都不理他们,依旧全速前进,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直接开炮,影响太恶劣了,于是七艘船紧随其后,距离其仅有一百多米,死死地咬住尾巴。

    托马斯同时通知英吉利海峡末端的一艘护卫舰准备封锁拦堵。

    “如若不停,立即撞沉它!”

    他联系各方,交代完这件事,突然,从南边加莱港,驶出一艘法国军舰……光荣号巡逻舰。

    托马斯愕然,他并没有联系法国的军方配合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有这个能力,但并没有这么做,成本问题,对付一艘货船,调动英格兰一艘护卫舰已经是非常大动干戈了。

    “法国方面正好有什么任务吗?他们要护送谁?”

    托马斯蹙眉,连忙联系法国方面一些议员进行询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法国真的派了艘巡逻舰!这也太好骗了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透过船舱的窗户,看着靠近的小型军舰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们就看到黄极操作了一下电脑,并且打了两个电话,用法语说了几句话,就直接召唤了法国军舰!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嗯,我黑掉了法国军方情报部门,了解了一些讯息,然后打电话给了位于加莱港的一名谍网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冒充他的特工手下,编了一个故事,告诉他在情报部门内部,有人在出卖机密情报给外国势力,赚取钱财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趁机说了几个,连我冒充的人不应该知道的‘超机密情报’,并且说这都是从英国弄来的,全都是那个内鬼高价卖出去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法国有四种军事情报,最高的就是超机密情报,一般是核武器的部署位置,以及最新的武器研究进度。这种只有真正的高层,或者相关人员才知道。

    第二高的是机密,但一般内部人员都会知道。情报人员也个个门清。

    第三级别的,是盟友级,即可以与盟友共享的一些军事情报,北约各国之间,经常是互换情报的。

    第四级别则是公开级,是相关发言人可以直接在发布会上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黄极冒充的情报人员,最多知道第二级别机密,然而身在外地,却能在电话里说出国家第一级别的超机密。

    这直接让那名负责人慌了,深信有人在出卖国家利益。

    “他要求我立即调查出是谁是内鬼,但我却告诉他我已经暴·露,正乘坐一艘货船出海,我手上掌握了一些重要情报,现在无法发给他,并且很快就要被捕。”

    “我向他请求援助,他当然就让加莱海军接应我了,反正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点头,他们躲在船舱内,又看了看后面紧追不舍的导弹艇。

    巴布洛索说道:“但这种伎俩,我们身后追击的光明会,一定会迅速做出反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全速前进,这艘法国巡逻舰,想要追上我们,需要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十分钟足够光明会联络法国军方,并以利益换取他们加入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等这艘巡逻舰靠近,就是英法联合缉捕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那就对了,我就是要让光明会,把法国海军也拉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光明会之后,就会把这艘巡逻舰当做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不是现在,这种事,在十分钟内是做不到的,因为我刻意还跟法国军情负责人说‘内鬼想要杀我灭口,在加莱海军支援我后一分钟内,一定会跳出来!以权压人,说我是恐·怖分子,然后让加莱海军也加入到对我的缉捕中’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这句话先入为主,光明会派任何人去询问加莱海军,都会被认为是所谓的‘内鬼’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说道:“但最终,还是会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是的,可十分钟绝对不够,等法国方面,搞清楚我们是弥赛亚,搞清楚这是一场光明会围剿恐·怖分子的行动,根本就没有什么‘军情内鬼’,也不是在接应军方特工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在巡逻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恶龙,这破货船就算炸了,你也能活下来吧?”

    恶龙点点头说道:“我有把握,但你们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想想萨雅之前游泳追船,比鱼还灵活的姿态,就知道对于光明哨兵这群怪物而言,他们就算在海水里游个三天三夜,也不怕累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恶龙,你就待在货船甲板上,吸引住光明会的视野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们能在货船上看到你,就会以为我们都在船舱里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潜水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了看,大多数人都会潜水,水性也都不错,仅有个别几人,只是勉强会游泳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会……”川治弱弱地举手道,他是个科技宅,会游泳,但不会潜水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没关系,溺水休克不超过二十分钟,我都可以救活。一会儿把你绑起来,我们拖着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川治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不是震惊黄极的医术,而是震惊于黄极的脑回路:什么鬼啊,合着我淹不死就等于会潜水了?

    “万一我休克太久,大脑损伤了怎么办啊?”川治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我是医生,你不是,我说不会就不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跟恶龙交代了一番,随后带人躲进了集装箱。

    恶龙立在船头,开始把集装箱往海里推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一共六个集装箱,被全部推进了海中。

    它们咕噜噜地正在往下沉,但暂时还浮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货船后方一百米就是光明会的七艘船,恶龙这突然的行为,就好像是想利用漂浮的集装箱阻挡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“托马斯,要撞上了,我们必须绕开!”一名佣兵说道。

    托马斯蹙眉道:“嘁,绕开吧,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利用集装箱拖一下我们,并不是主要目的,同时也是在给自己的船减轻负担,加快航行速度。此消彼长,可以把我们拉出几百米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这些集装箱里,可能还藏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留下两艘海事船检查一下集装箱,其他人跟我继续追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