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查出来了,弥赛亚的人冒充法国特工,请求支援,骗了法军派出巡逻舰接应。”

    听了手下的汇报,托马斯微微一笑道:“竟然是这种小伎俩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误会解除了,那就顺便请汉克将军,派出军舰联合封锁海峡。”

    手下说道:“但是汉克将军那里,还在装糊涂。他说不能排除那艘货船上的是法国军人,在确认事实之前,他们的巡逻舰依旧会选择保护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托马斯额头青筋暴起,随后叹道:“一千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手下汇报道:“汉克将军说他已经查清此事,联系上了真正的特工,确认了他的名字有被冒用。对此汉克将军表示十分愤慨,表态将会协助英方缉捕恐·怖分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托马斯摇摇头,笑道:“等涅槃药剂可以量产,到时候就是政客们求着想侍奉光明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加莱港的汉克将军,派人联络之前出港的巡逻舰,让他们更改任务目标。

    “不要接应特工了,那是恐·怖分子,让之前派出的巡逻舰,联合缉捕目标。”

    怎料一名军官说道:“将军,光荣号全体成员已经弃船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是谁袭击了他们?”汉克将军大惊。

    军官尴尬道:“可能是年久失修……导致船舱失火,军械库爆炸,引擎损坏,光荣号极可能沉没,舰长为了人员安全,下令弃船,并请求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的检修预算那么高,军舰怎么一开出去就出问题!”汉克将军愤怒道。

    军官连忙说道:“这属于小概率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找借口!派出修理舰船,拖船和运输艇支援。”汉克将军说道。

    军官点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英国那边的行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汉克将军说道:“另派出两艘炮艇跟上去出出力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军官表示明白,正要去做,怎料汉克将军叫住他说道:“等一下!你打算怎么回复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光荣号船舱失火……我们另外派出两艘炮艇支援……”军官说道。

    汉克将军瞪了他一眼,气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!”

    “船舱失火,全体海军弃船,这种事你还主动往外说?你是不是恨不得英国人知道?”

    军官一滞,对啊,这事说它干什么?

    汉克将军说道:“告知对方,我们会派出一艘巡逻舰,外加两艘炮艇,协助缉捕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光荣号?但是根据前方传来的消息,光荣号飘走了,现在还不知道在哪……”军官说道。

    汉克将军道:“报战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军官呆滞。

    汉克将军蹙眉道:“敌人狡猾,假冒特工,暗中泅渡袭击了我们的巡逻舰,当然这个原因事后问起再说。虽然一般来说不会留活口,但万一呢,总之先避而不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军官立即照做。

    汉克的算盘打得啪啪响,人家给一千万美金,他们这边就实际派了两艘炮艇应付一下,但在名义上,他们是派出了一艘巡逻舰外加俩炮艇。

    其中一艘巡逻舰,还因为敌人狡猾,遭到袭击,而有过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他这一含糊,光明会被坑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静的大海上,确定集装箱里完全不可能有人后,光头壮汉带着两艘海事船追赶托马斯的船队。

    路上,老远就看到光荣号巡逻舰返航。

    “嗯?他们怎么又返回了?”

    “问问看。”

    光头通过无线电与巡逻舰交流,很快,无线电里穿出之前跟他聊过天的那个舰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接到上级命令,任务取消,正在返航。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不解,既然任务取消,说明误会解除,光明会应该顺势把他们拉过来帮忙才对。

    为什么光荣号会返航?

    他连忙又联络托马斯,询问详情。

    托马斯听了,呵呵冷笑道:“出工不出力嘛?我太了解汉克了,以前我们光明会对此都是睁一眼闭一眼,今天有点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他随后,将之前与汉克的谈判说了。

    光头壮汉恼道:“一千万给他,才换来三艘船?其中最大的光荣号,竟然还名义出兵,实则返航?”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!他真以为自己位置坐的很稳吗?”

    托马斯也很生气,一千万美金,只换到一艘巡逻舰外加两艘炮艇帮忙,这都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钱是小事情,光明会最不缺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他们恼恨的,是汉克在这个基础上,竟然还骗他们,表面出兵?

    “他这到底是太贪了,还是想故意搞我们一手?”光头壮汉气道。

    托马斯冷笑道:“不管因为什么,汉克这个人已经没用了,他的事多得很,该下台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,我刚才已经让人查到了光荣号舰长皮埃尔的资料,这个人可以争取,他很穷,而且非常惜命。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绕过汉克,直接领导舰船负责人嘛……我懂。”光头壮汉笑道。

    汉克这家伙,越来越贪,给他钱,还不如绕过他,直接争取一线海军。

    挂断通讯后,光头壮汉看着托马斯发来的资料,立刻用无线电联络刚刚开过去,仅在数百米外的巡逻舰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跟你们的舰长谈谈。”光头壮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皮埃尔,有什么事吗?”对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光明慈善救助基金吗?”光头壮汉笑道。

    对方困惑道:“听说过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笑道:“‘光明慈善’在摩根银行有一个救助账号,专门为了帮助抑郁症患者,只要符合救助标准,比如拥有精神压力,感到孤独,那么慈善机构在做出评定之后,就可能会给对方一个支取码,拥有支取码的人就相当于救助对象,可以随时在摩根银行凭码领取救助金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‘皮埃尔’大惊,简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光头壮汉说道:“是啊,比如03155484,这个密码就可以领取五十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‘皮埃尔’陷入良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光头很耐心地等待着,果不其然,‘皮埃尔’很快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光头笑道:“没什么,即便接到返航命令,作为一艘巡逻舰,也可以巡视一圈英吉利海峡,然后再返航。若是途中遭遇恐·怖分子,那更是义无反顾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也许我应该在返航的途中,再顺便巡逻一下。”‘皮埃尔’说道。

    光头壮汉微笑,回头一看,只见那艘巡逻舰,正在调头。

    并且速度很快地跟了上来,与他们一块朝着弥赛亚货船逃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两船相隔数百米,几乎平行行驶。

    黄极指挥着赛文,让巡逻艇位于光明会的船左侧,遮住了一部分视野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正在划救生艇的海军们,看向北边,远远地发现了他们的巡逻舰。

    而且它在往西边开去。

    “舰长!看!光荣号!”一名海军指着远方说道。

    皮埃尔看过去,不禁愕然:“不对啊,这是逆风逆流啊!怎么又飘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那名海军恍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皮埃尔问道。

    海军说道:“船没有在冒烟了,说明之前只是一场普通的火灾,现在自动熄灭了,引擎也只是临时故障,现在它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光荣号在沿着我们最初的航向前进,这只是引擎故障消失后,船在无人航行。”

    皮埃尔咬牙,这的确是唯一的解释。

    他很郁闷,他竟然因为一场火灾而弃船了。

    现在船在沿着之前的航向,全速前进,他们想追也追不上,只能一边往回划,一边等待支援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救援到来。

    一艘修理舰船、拖船和运输艇,外加两艘炮艇。

    “皮埃尔,光荣号朝哪个方向去了?”来人问道。

    皮埃尔如实说道:“本来是往东边飘,你们来时应该看到的,但是半路上引擎又好了,现在正往西边全速前进。”

    救援队愕然道:“什么?又好了?”

    他们心中鄙夷,什么玩意儿!这到底是有多怕死?竟然搞个这么大的乌龙!

    “等一下……巡逻舰现在无人操控?自动航行?该死!这出了事算谁的啊!”救援队的人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追上光荣号!”

    巡逻舰空无一人,自动航行,正在朝英方的封锁带冲去,这还得了。

    两艘炮艇马不停蹄地追上去,他们本来就要向西,配合英方围追堵截一艘有恐·怖分子的货船。

    此刻自然全速追击,皮埃尔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马上说道:“快,我们先不回港了!运输艇也是很快的,一起跟上去!”

    一时间,本来打算救援了皮埃尔等人就返航的修理舰船和运输艇,也急速地赶往围剿恐·怖分子的现场。

    万一无人驾驶的光荣号,闯了祸,撞了船,他们也好及时救援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