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十分钟后,英吉利海峡末端海域。

    恶龙独木难支,他一个人驾驶着货船,被完全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拦在他面前的,是一艘排水量三千五百吨的护卫舰,周围还有各种导弹艇、鱼雷艇以及炮艇,共计九条船。

    这只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冰山一角,但此番已算是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毕竟不是真的要封锁英吉利海峡,而只是围堵一条货船而已。

    这条航道太重要,若真封锁它,哪怕几个小时都是天大的经济损失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护卫舰,恶龙这货船也不敢与之相撞。

    他按照黄极之前跟他说好的,尽力地在海上拖延时间,不断躲避光明会的包围和碰撞。

    但太难了,前有虎狼后有追兵。

    光明会这群人,才不在乎自己的船或者英海军的船被撞沉呢,大不了一换一,找到机会就往上撞,恶龙只得操控着货船竭力躲闪着。

    “恶龙!你跑不掉的!你再不停船,我就开炮了。”托马斯在无线电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开炮啊!”恶龙嚣张道。

    托马斯脸色一黑,现在这个位置,海上的民船几乎看不到了,海面极为宽阔空荡。

    直接一发导弹或鱼雷,把货船炸了,其实也可以。

    他犹豫片刻,下令道:“发射鱼雷!把货船炸了!切记,不要对准恶龙,轰爆货船的螺旋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杀恶龙吗?”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托马斯摇头道:“等萨雅到,他来之前,恶龙不能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萨雅想亲自杀死恶龙,如果萨雅一来,看到的是恶龙的尸体,鬼知道这个变态会不会发疯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发鱼雷,激射而出,货船的尾部发生爆炸,涡轮螺旋桨直接被炸成了碎块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为什么不冲着我炸?萨雅那个笨蛋还没有到吗?”恶龙眼见船开不了了,干脆也不操控了。

    他屹立在船头甲板上,迎风大笑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又是两发鱼雷。

    货船直接开始下沉了。

    托马斯淡漠地看着负隅顽抗的恶龙,看了看时间,距离萨雅赶到,还有十分钟。

    没了船,弥赛亚其他人死定了,而恶龙光靠游泳是跑不掉的。

    托马斯自信地给萨雅回了一则简讯:恶龙已被困死。

    很快萨雅给出回复:“干得好,托马斯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指挥十几条船,将恶龙团团包围,其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对此,恶龙丝毫不慌,屹立船头还大声嘲讽道:“一群懦夫,谁敢杀我!”

    “谁敢杀我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突然!一发不知道从哪打来的狙击枪子弹,正命中恶龙胸口!

    恶龙胸口飙血!应声倒下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托马斯大惊道:“谁开的枪!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谁开的枪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艘法国巡逻舰光荣号,以全速赶到现场。

    突然从后方直冲冲地朝包围圈撞来!

    “减速!减速!皮埃尔!你干什么,回答我!”

    跟在光荣号屁股后面的海事船上,光头壮汉已经喊了一路了。

    从五分钟前开始,他就想跟皮埃尔聊些细节,但是对方就好像收了钱便拉黑他似的,一路上完全不理会他!

    无线电都快刷爆了,整艘光荣号,都没有任何答复,除了全速前进,没有任何动静传来。

    就好像上面的人都死光了一样!

    “收到请回复!收到请回复!”

    “发克!人呢!减速啊!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头皮发麻,恨不得有头发可以抓。

    “托马斯!快躲开!”

    托马斯已经发现了,这可是一艘全速冲来的巡逻舰,排水量一千五百吨。

    他连忙指挥两条海事船让开一条路,同时怒吼道:“法国人怎么回事!会不会开船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光荣号与光明会的船擦肩而过,狠狠地撞上了恶龙所在的货船!

    货船一侧钢板严重扭曲破损,直接朝一旁侧翻,迅速沉没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中了一发狙击枪的恶龙,也从船首上滑了下来,直接滚落到海水里。

    托马斯一脸懵逼地看着这艘法国军舰,嚣张地从他眼前经过,碾着恶龙落水的地方,乘风破浪地继续前进,撞向英国海军的护卫舰。

    护卫舰上的人哪敢跟这疯子一样的巡逻舰撞,虽然大概率它没事,反而巡逻舰会沉。但这是法国军舰,是盟友,想想还是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光荣号!光荣号!你们要干什么!疯了吗!”英国护卫舰长也愤怒道。

    但是无线电里静默无声,这艘法国军舰,保持沉默,再看空无一人的甲板,好像一艘幽灵船似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静默着,全速前进着……越过护卫舰,嚣张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算哪一出?”托马斯给法国军舰这莫名其妙的行为搞懵了。

    他连忙询问追赶上来的光头壮汉:“怎么回事?你把法国人惹毛了?”

    光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光荣号本来返航,我说通了舰长配合我们行动,一切都很顺利,并且告诉他到时候一起撞沉货船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一路上,光荣号突然不理人了,我说什么都没有回复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奇怪呢,结果到了地方,竟然还不减速!”

    托马斯眉头紧蹙,恶龙遭遇黑枪,法军突然发疯,结果倒是没错,弥赛亚的货船被撞沉了。

    但这多此一举,本来就要沉了。

    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这各种事情突然挤一堆,让他一时间思维卡壳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后方法军的炮艇,外加救援部队终于赶到。

    老远瞧见这支法国小股海军,托马斯立刻用无线电问道:“停!先给我停!最后警告一次!这里是英国皇家海军,马上减速!请立即回复!”

    后方的法军船队立刻减速,回复道:“不要紧张!我们是友军!”

    托马斯见这支小船队减速回复了,点点头说道:“你们的巡逻舰什么情况!你们那个皮埃尔舰长,是不是有毛病!”

    “啊?我就是皮埃尔……”坐着救援船匆匆赶来的皮埃尔舰长楞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皮埃尔!你终于说话了!你……嗯?你不在光荣号上?”托马斯惊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回答他的皮埃尔,是在后面的救援船上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他不是光荣号的舰长嘛!

    光头壮汉也懵了,他摸了摸脑袋,不知道这个皮埃尔,怎么神出鬼没的?

    “你换船干什么?不对,你什么时候换的船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的船,是一直和光荣号在一起的,虽然有一侧看不到,但上面的人想换船他不可能没发现。

    他心想:光荣号全速前进下,难不成全体成员偷偷从另一侧跳船?有病啊!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我们弃船了啊!光荣号无人驾驶!”皮埃尔老实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光头壮汉直接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再给我说一遍!”光头壮汉气疯了,拿了五十万,说好来帮忙,不指望建功立业,也别捣乱啊。

    硬是所有人半路跳船,让光荣号无人驾驶,全速冲来,什么意思?搞艺术呢?

    皮埃尔连忙说道:“光荣号引擎故障,突发大火,为了船员安全,我们弃船观察,结果光荣号的引擎又好了,维持原有航线全速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海上等到了救援船,都没回去,一路紧追猛赶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托马斯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。

    他听到皮埃尔的解释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,寻思自己就不该多此一举,叫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有这么扯淡的事情!我不信!他在撒谎!”光头壮汉连忙跟托马斯说道:“什么大火,我没看到!托马斯!这里有鬼!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明明说服他了!他钱都收了,尼玛跳船?除非刻意躲着我,偷偷从另一侧跳船,否则我不可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很激动地对托马斯说着,实在是听了皮埃尔的说辞,感觉太扯淡了。

    发克!五十万都给了,来这一出?

    “别吵!”托马斯没有理会手下,他捂着头,眼睛死死盯着海面。

    一连串出乎意料的事情,弄得他心神大乱。

    但是,他依旧很快从现场一团乱麻的情况中跳出来,清醒地知道……当务之急不是管法军的问题,而是恶龙。

    “恶龙呢……恶龙呢?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!不对劲!”

    托马斯他看向海面,只见货船已经大部分沉没了,恶龙掉到海里,迟迟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他连忙派人下水去找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他抓着法军的巡逻舰跑了?中了一发狙击枪,他明明都昏倒了,还能潜水,抓在船底逃跑?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做得到,其他人呢?一船那么多弥赛亚成员呢?没道理啊!”

    “检查沉船尸体数量!”

    托马斯冷汗都出来了,他心脏怦怦直跳,想象到一种绝不可能的情况:人全跑了?

    “托马斯!沉船里没有尸体!”手下很快汇报。

    “嘶!”托马斯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猛拍栏杆,颤声道:“快追!快追!那不是空船!”

    托马斯心跳都差点吓停了,一群大活人呢!没了?

    在萨雅的队伍里,如果不算萨雅,米歇尔是当之无愧的指挥者,但是米歇尔死了!

    顺位则是拉菲,可是拉菲残疾了!

    所以才轮到他这个资历比较低的后起之秀,在萨雅本人不在的情况下,接管了队伍,奉命留下弥赛亚。

    他已经信心满满地给萨雅做了保证,萨雅马上就赶到。

    可如今现场,除了一艘沉船,什么也没留下……

    托马斯脸色惨白,疯狂拍打栏杆,都快把栏杆锤断了。

    “加速!加速!追击光荣号!敌人就在光荣号!”

    托马斯的船队联合英法的船队,急速追击‘无人驾驶的光荣号’。

    但是光荣号可是一路全速冲过去的,他们已经被甩开很远了,船队再启动速度去追击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“会沉的!光荣号那么快地撞击货船,它的船体我明显看到有个豁口,船头完全扭曲,船身中央还有一条巨大的裂缝,开不了多远的!”

    托马斯不停地思索着,安慰自己,情况还不是很糟糕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恶龙、索菲亚等弥赛亚的人,都是被无人驾驶的光荣号给撞沉后,在海里趁机抓住光荣号船身的裂缝,逃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这坚持不了多久的,顶多恶龙能爬上船,而其他人不是被水流冲走,就是被呛死。

    至于恶龙,他上了船也没关系,光荣号受了这么大的损伤,他一个人根本救不回来。

    必沉!

    托马斯嘀咕着,却突然见到,光荣号在越过英吉利海峡进入大西洋后,突然向西南转向了。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托马斯僵住,无人操纵的船还能转向的?

    光头壮汉怒道:“这能是幽灵船?”

    托马斯惨笑一声,说道:“我不信……除了恶龙有可能在高速移动中从海底抓住船只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人不可能做到……该死,我现在想通了,船上有人!光荣号就是来接他的!撞过来的时候就有人!”

    “这绝不可能是空船……”

    托马斯虽然还不知道,弥赛亚的人是怎么做到,莫名其妙换了船的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已经确定,当光荣号撞过来时,弥赛亚除了恶龙以外的人,都在船上。

    “皮埃尔舰长,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,你口中的无人操作,自动航行的船,是怎么转向的。”托马斯冷漠地质问。

    “啊!我懂了!”法国海军那边,有海军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是洋流!光荣号在大西洋被洋流改变了航向,它朝西南方向去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托马斯一巴掌拍在额头上。

    对此,他没有反驳,他长叹一声,眼睛死死盯着远方,几乎快看不到的光荣号,下定决心道:“发射导弹,给我把它炸成碎片!”

    “托马斯,我们无法定位光荣号!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托马斯大惊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雷达受到了干扰,检测到这个方向一千三百多个目标回波……我们没法甄别到底哪一个才是光荣号……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他们从一开始,就准备充足!”托马斯无比绝望。

    他们闷不做声,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可等他的船速提到最大时,视野中已经看不到光荣号了,双方距离被拉出了目测范围。

    托马斯咬着牙,坚持派出身边所有的船只,沿着不同方向航行了数十分钟,可惜一无所获,这意味着他们的追击方向都错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任务失败了,弥赛亚一伙儿,竟然跑掉了……

    托马斯无奈返航,萨雅已经到了英国那艘护卫舰上,正在那里等他。

    “托马斯,听说你任务失败了。”拉菲也在甲板上,坐在轮椅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托马斯低着头没有说话,朝着萨雅走去。

    拉菲跟在后面说道:“早就说果断一点,直接开炮。你非要顾忌影响。不愿承担更多的代价,结果就是失去更多。”

    托马斯瞪了他一眼,感觉他一直在这马后炮是真的恶心。

    “你失败了,托马斯。”萨雅的眼神通红,气势十分恐怖地盯着托马斯。

    托马斯连忙看向萨雅,打了个激灵说道:“我到现在也没想通,弥赛亚的人是怎么从我眼皮子地下跑掉了,除非……法国海军在帮助弥赛亚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保证了的!”萨雅眼中杀意毫不掩盖。

    拉菲说道:“我知道,汉克在讹诈我们,而且根本没打算出力。但是他帮弥赛亚,是不可能的……他没有这个胆量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没有法国海军协助,你掌握的武装力量,也足以把他们留下了,而你却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却告诉萨雅,你都不知道敌人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萨雅一把将托马斯举起来,吓得托马斯说话都结巴了。

    托马斯急道:“肯肯肯……定有内鬼!萨雅!相信我,法国海军有问题!他们一直在拖后腿,敌人就是坐了他们的船跑掉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可是我们原计划是没打算让法国海军帮忙的,为什么你要拉上他们呢?”拉菲在一旁貌似不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特么……”托马斯无话可说,他哪知道会有这么离谱的事。

    托马斯感觉到拉菲一直在旁边阴阳怪气,这是要他死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拉菲残疾了,而自己后来居上,压了他一头,这是在趁机落井下石啊。

    “少来了,拉菲,为什么会有狙击手对恶龙开枪?我可从来没有下这个命令,据我所知,拉菲,你和我带的狙击手关系都很好,你一直在破坏我的计划吧!”托马斯连忙反击道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这么说的,按照当时那种情况,肯定是弥赛亚的人在假装狙击恶龙,估计就是那个阿兰,以他的技术,想不命中要害是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需要拉菲闭嘴,正好可以利用当时恶龙被狙击的事,指责拉菲利用关系,无视他的命令,破坏计划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这样说了之后,萨雅会勃然大怒,转移矛盾。继而轮到拉菲开始极力辩解。

    托马斯的算盘打得很好,却不料,拉菲一脸淡定,没有辩解。

    “指挥权在你手上,我只是个残疾人,在留在岸上后,选择坐飞机先与萨雅汇合……直到现在!这就是我所做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拉菲淡淡地说着,他背对着萨雅,讥讽地看着托马斯。

    做了个口型道:你死定了……

    托马斯脸色惨白,惊愕地看着拉菲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萨雅听了托马斯的话,无比暴怒,一把将托马斯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找借口了!”萨雅吼道。

    “噗哇!”托马斯五脏六腑都仿佛挤到一块了,呕血道:“不是我的错!有人搞我!一定是哪里搞错了!萨雅,你冷静一点!”

    “嘭!”萨雅踩爆了托马斯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鲜血溅到拉菲的脚上,拉菲坐在轮椅上动都没动,便算死了托马斯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队友了,无论是萨雅还是托马斯,他都很了解。

    拉菲的确期盼着托马斯任务失败,甚至希望他死,以让自己重新掌握指挥权。

    但是他真的也什么都没做,甚至故意几乎全程和萨雅在一起,以证明自己没有拖他后腿。

    没想到,托马斯真的失败了,于是拉菲果断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对萨雅而言是无所谓的,因为萨雅听不懂……

    萨雅只憎恨两件事,背叛和找借口!

    答应的事,没有做到,萨雅不一定会暴怒地杀掉托马斯,只要承认错误,下次再拼命弥补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一直在找借口,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拉菲故意阴阳怪气,其实是害不死托马斯的,但是托马斯自己,被萨雅那总是‘杀牛皮吹破的队友’的行为,给搞得很慌,并不知道萨雅杀队友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以为拉菲在旁边拱火,自己很危险,所以反击把责任推到拉菲身上,恶龙被狙击的事正好当个借口。

    殊不知,拉菲等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‘我太了解你了,托马斯,我也比你更了解萨雅。我跟了他七年,你算什么东西?’拉菲瘫坐在轮椅上,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