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!这是自由的感觉!”

    索菲亚站在船头,拥抱着蓝天白云,感受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给她带来的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光荣号早在撞击之前,黄极就让众人关闭了八个船舱的隔水阀门。

    结果撞击之后,还真就是那八个船舱破漏,但因为提前关死了内部阀门,所以只是让那八个船舱灌满了水而已,并没有沉船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作为一艘巡逻舰,其实属于近海舰船,不适宜远洋航行,遇到大风大浪,或许就翻船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黄极的导航下,他们一路竟然皆阳光明媚,风调雨顺。

    “连续十天都是好天气啊,太棒了,没想到你还是一名优秀的航海士……”索菲亚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简单的天气预测。”黄极沐浴着温润的阳光,天气预测对他而言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预测到往哪个方向前进,会遭遇风浪……感知到几个小时后,会有暴风雨……那就绕开好了。

    光荣号这样一艘破船,硬是在黄极的导航下,东飘飘西荡荡,十天下来安然航行着,全然无事。

    从第一天开始,黄极就都在甲板上,传授着自己的内经给众人。

    十天下来,天赋高的已经渐入佳境,林立也进入了第二阶段,增强神经敏锐度。

    因为这部功法太强,所以也是非常难练的,很吃天赋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天赋差的人练不了,人人都可以练成,只是天赋差的人做一百次动作可能只对一次,如此十几年都练不完。

    天赋强的,最快三个月或许就速成了,黄极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艘船上,同样能在三四个月内速成的,只有一个阿兰。凡是运动方面,他学什么都很快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能让我延寿的方法吗?”阿兰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他勉为其难地被林立拉来一起学内经,结果一学就上·瘾了。

    当得知内经第一层,长生步伐可以延年益寿后,阿兰仅仅用了半个小时,就掌握了诀窍,轻松有效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恶龙的天赋都没他好,恶龙的运动神经虽然极为强大,又有外功打底,肌肉控制极强,但还是阿兰的‘天才病’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阿兰不仅天赋卓绝,而且还异常刻苦,他几乎清心寡欲,无欲无求,只想着不停地变得更优秀。

    这正是因为他的生命太过短暂,唯有更优秀才有活下去的希望,这才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 朝夕相处的十天,结合低熵功法这种高难度的检验石,恶龙自然也瞧出阿兰的优秀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真是捡到宝了,这样的身体天赋,这样的坚韧,竟然被认为是失败品!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在他身上多投入一些资源,帮助他活下去,或许他会是光明会非常优秀的战士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偏过头说道:“光明会,只在乎手下的产品,是有用还是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一朵花再美丽,如果顷刻间就凋谢,那么又何必在他的身上,投入太多的资源呢?试验品就是用来消耗的,阿兰不会是唯一的,出现这样天赋的人未来还会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继续投资在实验中,把天才病这样的优势保留下来,想尽办法剔除改造所带来的副作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缔造出既有天赋又努力,既听话又能长期使用的基因战士,那才是成功!”

    旁边的索菲亚冷声道:“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他们所谓的成功品,光明哨兵,不也有……弃暗投明的吗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边修炼,一边聊着。

    阿兰瞥了眼恶龙,问道:“我一直很好奇,卡罗,你为何会选择加入弥赛亚这种组织?”

    弥赛亚众人都忍不住盯着阿兰,什么叫‘这种组织’?

    阿兰直截了当道:“我不是贬低谁,我只是想说,你们除了梦想,一无所有。”

    恶龙苦笑道:“而光明会拥有一切,唯独没有梦想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奈,阿兰说的是事实,恶龙说的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阿兰说道:“我和你都是从小在光明会的势力中长大的,我是失败品,被送到佣兵团发挥最后的余热,等死。即便如此我之前也没想过背叛光明会,在我眼中,光明会不可战胜,如果想活着,也唯有依赖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恶龙,你是光明会培养的顶尖战士,你是光明哨兵,前途无量。所有人都无法理解,你会背叛光明,投身于这种除了梦想一无所有的组织,他们丝毫帮不了你,甚至还拖你后腿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得,弥赛亚众人都自闭了。

    恶龙脱掉了上衣,露出左心口的一处巨大伤疤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跟你们说的小灰人曾一指杀死一名特种兵,那只是一例。实际上同样的事情,光明会前前后后,刻意请小灰人展现了好几次他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灰人,叫帝斯,这是他自己取得地球名字,意为……蔑视!”

    “诶等一下,把这样的名称作为自己的名字,这难道不是有他蔑视自己的含义吗?”比伯问道。

    恶龙摇头道:“这就是文化差异,他丝毫不觉得叫这种名字是侮辱自己,反而觉得自己高高在上。同样的含义,我们一般会选择叫蔑视者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却偏偏觉得这种名字很酷,刻意还选择动词。”

    “在缔造出光明哨兵这样的强大人类后的某一天,我和我的好兄弟摩尔,以及……萨雅,被选做小灰人的‘沙包’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显然知道这事,索菲亚看神色也知道。在场只有小半弥赛亚的人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沙包……”阿兰眉头微皱,这让他想起来自己当试验品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光明哨兵,精心培养出来的顶级兵种,跟我这种消耗品是不一样的,怎么会拿去作为外星人的沙包!”

    恶龙看着天空苦笑道:“不,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直到那一刻,才意识到,自己无论有多强,都只是光明会的一件商品。本质上,光明哨兵与阿兰你这样的试验品,并没有区别。我也只是更高级的消耗品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高级到,有资格做外星人的沙包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,阿兰难以置信道:“不可能的!萨雅和你可是30级成员,距离33级只差一点了!”

    恶龙认真道:“醒醒吧,哪怕只差一级,也只是消耗品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只有‘33级’与其他的区别。只有33级‘光明会员’,才是真正的成员,33级以下,皆为附庸,都不是正式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32级,风光无限,一旦外星人有要求,也是立即献祭。”

    阿兰瞠目结舌,他一直以来努力想要获得的认可,想要追求的‘光明杀手’,属于高级兵种中的底层,最高的一个也才24级。

    一定程度上,这是阿兰的梦想了,成为24级,为此他付出了无数的努力也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可恶龙却告诉他,别说24级,哪怕32级亦如蝼蚁!只是一种更奢侈的商品,能带来更多利益的工具。

    恶龙叹道:“不为光明会员,则终为蝼蚁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33级,才是真正的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拥有理论上升入33级的可能,所以即便知道这样的事实,我们也在拼命往上爬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势力庞大,无数人都在为了光明拼了命地努力,为的就是那理论上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足够努力,只要足够有天赋。这确实是一条可以看到的路。有的人努力到死都还在10级,有的人则天赋卓越,冲到了30级。”

    阿兰平心静气道:“是的,是可以晋升的,我听说过有从1级升到32级的人,也听说过有从32级升到33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这条路,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恶龙摇头道:“的确存在,但他们不是同一个人,迄今为止,没有从1级升到33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阿兰愕然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那个从32级升到33级的人,他的晋升之路是从29级起步的!他叫菲斯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个从1级升到32级的人,他就是我最好的兄弟摩尔,他死在了外星人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众人叹气,阿兰问道:“这就是叛逃的原因吗?最好的兄弟死在了外星人的手中……在距离33级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恶龙低头道:“对不起,不是。”

    阿兰蹙眉,不是?

    恶龙叹道:“成为33级条件很苛刻,其中最重要的条件是对主绝对的忠诚,‘光明会员’必须完全服从‘六’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什么是‘六的意志’,那是成为33级以后才会知道的事,我只知道‘六’,是我们最高的主,你可以理解为他就是耶和华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小灰人,也都在遵循着‘六的意志’,你可以把他们理解成天使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摩尔、萨雅,一直是很好的兄弟。那一次,帝斯以一敌三,轻松战胜了我们三兄弟,他杀了摩尔,重创我和萨雅,无趣地离去。他临走时说了一句话,我终身难忘。”

    阿兰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话。”

    恶龙沉默片刻后,幽幽道:“谁能告诉我,这个怎么坏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阿兰和林立都懵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的,就是原话……”恶龙漠然道。

    阿兰叹道:“33级之下,只是玩具嘛……而你的兄弟摩尔,好不容易升到32级,却轻易地死在了那里。这就是你叛逃的原因啊,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恶龙苦笑道:“不……我在当时依旧没有想要叛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阿兰愕然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我最好的兄弟死掉的那一刻,我的确想要报仇,我因此而背弃信仰,但并没有因此想叛逃。”

    “正如你所说,没有比光明会更强的平台了,我更加迫切地想要成为33级,成为光明会员继而改变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和外星人交易、博弈,委曲求全,卧薪尝胆,最终让人类能在外星人面前抬起头来,获得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错了,当我获知光明会所有的研究力量和资源,都是在追求长生,所有的33级,都在竭力地想要成为一名长生的非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只有那样,成为在宇宙之中有用的宠物,才能永远地追随六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我才醒悟,33级只是从玩具变成了狗。”

    黄极抬头看着蓝天,这些他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,33级只是看门狗的狗……而看门狗是一伙外星人的狗,而那伙外星人的领袖名为‘六’。

    在33级以下,皆是33级的工具,而所有加入到光明会中,哪怕只是1级的成员,也以俯瞰的视角,把芸芸众生,视为无知的蝼蚁。

    光明会夹在中间,雄踞地球,实力雄厚,强横无阻,却也只是卑微玩物。

    恶龙从小所拥有的认知,便是仰望光明。兄弟的死让他意识到自己地位的卑微,以及光明的本质,想要报仇乃至改变这一切的念头诞生了。

    可即便有这样的念头,他依旧选择努力成为33级,因为他曾经认为,成为33级就不是工具了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他错了,他渐渐看清了光明会最顶层成员的本质后,他意识到哪怕成为33级,也不可能让光明会,变成一个暗中反抗的组织。

    “光明会最高级的理想,就是成为‘长生犬’,为了这个目标,他们跌跌撞撞,起起落落,奋斗了几千年!”恶龙绝望道。

    林立人傻了,雄踞地球,影响力大到让弥赛亚喘不过气来的庞大组织光明会,其终极理想竟然是‘长生犬’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这样的……这样的……”他不知该如何描述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懦弱。”

    林立看过来说道:“明明光明会那么强,他们的资源,他们的交易渠道,他们的研究力量、武装力量,都是弥赛亚梦寐以求的,为什么不敢给人类争取平等的地位呢?”

    索菲亚也说道:“光明会可不懦弱,他们连总统都敢杀,他们甚至可以践踏所有的法律。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越是懦夫越会欺负比自己更加弱小的人群。对于凶兽,他就像一只羊。而对于羊,他就像凶兽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人到底是勇敢还是软弱,取决于他们攻击的对象,到底是比自己更强者,还是更弱者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看似温和,连被比自己弱小者欺负了,都不敢还手,他不一定是软弱的,只要他敢于对抗强者,那他一定具备勇气。

    一个人看似强悍,横行无忌,可如果欺负的永远是比自己弱的人,哪怕他再强,只要在强者面前屈服,就也一定是个懦夫。

    光明会,既是地球羊圈里,最强的懦夫。

    这才是恶龙,叛逃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想靠光明会报仇,远比一无所有更难,他宁愿成为最弱的勇者。

    这也是黄极选择弥赛亚的原因,资源、人才、武力这些终究有办法解决,但勇气最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恶龙说道:“尽管大部分人并不这么认为,譬如萨雅,他认为我过渡解读了,并且认为这其实也无所谓。因为外星人太强了,强到愿意让光明会能生存下去本身,就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。没有光明会,人类早灭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萨雅就是这样的人,他无所谓,他认为我是在操心弱者不配操心的事,我们能在地球称雄,已然是凌驾于普通人类之上的存在,何必还要在乎这是人还是狗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……或许这是无可奈何的现实,或许这现实就是不可改变的,或许这本就是人类最好的选择,但至少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绝不是正义的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