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米国还有两百公里的时候,他们就把军舰给弃了。

    然后划着两条救生艇,跨越这最后的海域。

    至于军舰,则让它随着风浪漂泊,不出所料的话,它会在一天后飘到墨西哥湾的某处无人海域沉没。

    众人划着救生艇,几十分钟后,他们就看到远处的自由女神像。

    她散发着淡青色的光辉,高举着火炬,目光坚定地看向大海。

    七月十日,纽约,光明会之都。

    弥赛亚众人远远眺望了一下,便绕开了曼哈顿,兜了一大圈挑了一处僻静无人的海岸线登陆,他们扎沉了救生艇,随后分散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按照约定,最后依次在布鲁克林区的维克街集合。

    这条街是有名的混乱街区,仅仅三公里长的一条街道,就盘踞着十个本地帮派。

    各色涂鸦、广告充斥着街道,脏乱而老旧的低矮楼房,让这里看起来就不像是在纽约。

    集合地点,是一家叫‘亚当斯牙科诊所’的店面。

    店面内部很大,而且有两层。内部装修看起来很不错,牙医的工具也都整齐干净地摆放。

    唯一的奇怪之处在于,店里只有一个人,连个助手或者前台人员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一个人,毫无疑问是这间诊所的主人亚当斯。

    “嘿,好久不见,亚当斯。”恶龙微笑着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亚当斯瞥了眼陆续来到他这里的人,再看了看恶龙,顿时做出一副日了狗的表情。

    亚当斯说道:“你竟然还活着,我感觉自己今天真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嘛,暂时我们的行踪都没有暴·露,在纽约,我思来想去,只有你这里最安全,最值得信任。”恶龙笑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身材微微发福,眼睛一大一小,刨除这些,他其实是个非常帅气的金发大叔。

    “卡罗,你这是把全家搬来了吗?”亚当斯眯着一只眼审视众人。

    恶龙叹道:“我们弥赛亚就剩这么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摇摇头,说道:“啧啧啧啧……在光明会的大本营,弥赛亚全体成员竟然聚齐了……不行不行,我要撤了!”

    说罢他摇着头就往外走,仿佛这间诊所他不要了似的。

    恶龙连忙拉住他说道:“看在多年老朋友的份上,给我安排几个住处,然后卖我一批军火,我要几把大家伙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拍开恶龙的手,摇头道:“我就是个黑市商人,住处我可以提供给你,军火那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恶龙凝声道:“我认真的,这回我准备干一票大的!我付钱的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只眼动,一只眼不动地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说实话,我很怕死啊,这里是光明会之都,你不会是想要攻击联合国大道666号吧?”

    恶龙立刻说道:“当然不是,我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我,我不想听。我这次真的帮不了你,不过我也不会出卖你。”亚当斯说着,在身上摸索一番,掏出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他将钥匙全部递过去道:“巴提南公寓二楼,这串钥匙可以开一整层楼的房间,不要你钱,我只能做这么多了,卡罗,我希望你什么也别做,离开纽约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亚当斯匆匆穿过众人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怎料在经过黄极身边时,黄极突然说了一句:“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快死了呢?”

    亚当斯猛然回头,他本来都一脚迈出了诊所,听到这话又瞬间把腿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甚至因为用力过猛,他回头的瞬间,左眼当场从眼眶中甩了出来,在地上蹦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楚少君吓了一跳,差点踩到眼球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吓坏了,这人怎么一激动眼珠子飞出来了?

    只见亚当斯倒是无所谓的很,俯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眼球,走到洗手池旁清洗眼球上的污渍灰尘。

    他清洗地很仔细,还用特殊的消毒液反复洗刷,这才又抠开眼皮,把眼球按了进去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看出,那是一颗假眼球,难怪他的眼神总是那么怪异。

    “什么快死了?”恶龙问道,但对于眼球他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亚当斯早年间是个杀手,后来因为一次任务,杀到了光明会一名升腾者头上。

    那名升腾者直接一拳把亚当斯打得濒死,好在他后来顽强地活下来,只瞎了一只眼。

    之后亚当斯深恨光明会,但这种恨不是为了什么大义,纯粹是私仇。

    亚当斯一只眼斜着瞥向黄极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黄极指着这件诊所说道:“我来之前,就听恶龙说你在这里开诊所。你白天是牙医,晚上是黑市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一过来就很奇怪,前台的桌面放着文件,电脑都没关,意味着平时……甚至刚才这前台都是有人上班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是办公室里,我看到了两杯温咖啡,你别告诉我你一个人喝咖啡,要左手一杯右手一杯吧?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笑,摊手道:“这只能证明我突然给助手和前台放假,你为什么会想到我要死了呢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把身上所有的钥匙都给了卡罗,这很决绝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怕军火来源被光明会查出来,那难道公寓就不会吗?反之你又何必送了房子却不卖军火呢?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明,你很想赶快把我们打发走,根本没有时间去筹备军火。”

    把所有人都遣散,甚至不跟恶龙说,这定然是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亚当斯沉默,恶龙也恍然道:“你遇到麻烦了?亚当斯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卡罗,你的麻烦比我还大。如果你再不离开这,就出不了纽约了。”亚当斯平静道。

    恶龙怒道:“说什么屁话,又是一些新兴帮派吗?我帮你扫了他们!”

    他与亚当斯是私交深厚,也曾救过亚当斯一命。

    可这家伙就只想当个黑市商人,既不愿意加入光明会,也不想掺和弥赛亚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不加入弥赛亚,但亚当斯也是很了解两个组织的事。毕竟两人关系很好,恶龙叛逃之后,经常低价购买甚至是白嫖亚当斯的物资、装备。

    怎料亚当斯摇头道:“是一群光明哨兵预备役,他们来自布鲁克林区的光明训练基地,X13基地。”

    “共计八十二名哨兵学员,虽然最终他们会因无法适应,而淘汰掉百分之八十以上,但至少现在都处于强化期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训练有素,基因每天都在强化身体。哨兵学员,并不比哨兵弱太多!”

    恶龙蹙眉,这的确很棘手,几个十几个他都不在话下,但这显然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首先八十二个哨兵学员很难解决,其次X13基地里有高手,任何基地,都至少有两三个顶级兵种坐镇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这可是光明会之都,整个纽约藏龙卧虎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招惹他们的?”恶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暗中毒杀了他们的教官,虽然没有证据,但是他们还是查出了我的存在,然后还发现我的左眼就是被他们的教官,在当年打爆的……我正准备放手一搏,你就来了。”亚当斯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如此说,可其实大家都懂,放手一搏,生还几率为零。

    除非投降还有可能活,但是投降又是亚当斯决计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恶龙严肃道:“这算什么,亚当斯,我们想走就走!之前我也以为出不了伦敦了,结果不还是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刚突围伦敦,又要突围纽约了吗?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。”索菲亚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恶龙沉吟。

    只有潜伏,才能先下手为强,踩好点,做足准备抢夺光明会资源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一上来就有这种幺蛾子,逼他们暴·露……

    一旦暴·露,又是无数的正面交锋,光明会的人源源不绝,与在伦敦时一样。这严重与他们在大海上指定的计划不符。

    换了一地,又换一地,弥赛亚似乎永无安宁发展之日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纠结之际,黄极平静道:“恶龙,你不宜露面,其他人也立即解散,不要都聚在这。”

    诺奇拉马上跟风道:“快,都躲起来,恶龙你也是,听命令!”

    “亚当斯怎么办!他为我们的组织提供了很多帮助!”恶龙急道。

    黄极更改了一下自己的面目,换了个声线说道:“交给我,除了亚当斯,其他人全部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极开始梳理头发,还找了两根金绳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,足以扎个小辫子。

    霎时间,他的气质都变了,凶厉而生冷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六名男子从一辆房车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神色轻松,似乎只是出来闲耍。

    当看到亚当斯并没有逃跑,还在诊所里时,为首一人笑道:“你怎么不跑啊,我摩托车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只眼不动,另一只眼散发出阴冷的目光。

    突然,黄极动了,一拳轰在亚当斯的腹部。

    “呜哇……”打得亚当斯当场跪在地上,一手捂着肚子,一手撑着地板,张大嘴巴淌口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下的毒?”黄极平静道,他始终背对着六名哨兵学员,看都没看他们。

    “啊?”亚当斯僵了一下,没说话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说吗?”黄极说道:“那就当是你做得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回过头来,盯着为首的哨兵学员说道:“索米,把他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索米愕然,蹙眉道:“你谁啊!”

    “嘭!”黄极一个极其标准地直冲拳,正中索米胸口,霎时间索米如心脏麻痹一般,僵硬半跪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该死!你……”另一个还没说完话,就被黄极顺势一个眼神,给瞪得头皮发麻,仿佛直面残暴凶兽。

    黄极瞪着他们说道:“我叫龙。接替死去的约克教官,从现在开始,我负责带编号从101到182的全部学员!”

    “对于我的命令,只有服从。如果不服,我会人工让你们被淘汰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是新来的教官?”六人懵了,这么快就有新教官来了?

    不待他们问完,黄极就爆吼道:“立正!”

    刷的一下,六人直挺挺地立着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上,回基地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