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刚回家,只想睡觉。

    但这么久没更新,得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我肯定参与了北京的恳谈会,其他人不便透露,除非他们自己公开。

    肘子确实去了,而且说得比你们想象的多。

    作为与会者,我只代表我自己,一个长期沉默的普通作者。

    在发单章之前,我也只是个小透明,只关心书怎么写的自闭作者,不爱打赏,不爱月票,从来不公开自己的社交账号。

    就连章推,也实在是这本书蹦出个运营官,天天弹我,才开始PY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新合同触动了我最不可容忍的禁忌,我可能依旧是个自闭作者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我因为比较蠢,透漏了一下自己被邀请的事,被人截图截一半,发了出去。我还没答应去恳谈会,就有人开始说我是托。

    这次事件,混入了不知道多少水军,如果不是水军,那就是智力有点问题,或者教育没跟上。

    有人说拒绝谈话,有人说干掉阅文,有人说捅到国外去,有人说更新就是工贼。

    拒绝谈话,就是无脑,去谈话大家是少块肉吗?正面表达诉求后,如果问题没有解决,难道就消停了?

    真正少块肉的,是我。

    想干掉阅文者,请帮我找份工作,谢谢。

    至于捅到国外去,请问有什么意义呢?印·度每年那么多女人的尊严被践踏,人身安全被危害,你到底是义愤地帮助了她们,还是弹幕了一句:“阿三真是恶心。”、“神奇的国度。”

    最后更新,我的确没有心思码字,又因为去首都,所以只草草准备了两章存稿,本意是放在六号自动发布。

    但我查看了起点技术部门提供的图片,数据显示我就是定时在五号发布。

    从五号突然更新之后,我的记忆告诉我,我应该是定时在六号的,而那句话发出来,又被人截图

    无数人问我到底确不确定把日期改到了六号,我反复回忆,只能说我不确定。实在是不能回忆了,就好像我都不记得我出门是不是把门关好了。

    我的电脑比较老旧,经常会卡,可能卡了一下,‘六号’没点下去,默认是当天发吧。

    这件事,我和编辑彼此都扯不清楚,但我和编辑也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本人不想关心这个更新的问题,因为它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这是重点吗?

    但这种不重要的事,部分人的第一反应,真的把我整乐了。

    我二号发单章断更,三号只更了一章梦想,四号断更,六号断更,今天七号依旧没更。就是五号更了,我就工贼了?

    如果没有书友,把我在自己的群里说的‘我定时在明天啊……’,这种话发出去,我是不是就是在某些人眼中,罪无可恕?

    我犹记得,人在飞机场,看到自己的书友群里,面对我突然更新了两章,书友无数的问号,以及‘沧月你怎么回事?’的话。

    我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更新是作者自愿的,它的本意是让网文作者有自己的节日,至于这个节日做什么可以五花八门。难道泼水节不泼水就是畜生吗?植树节不种两棵树就是抵制环保?地球一小时,我就是要把灯开着,就不是地球人了?

    整个这几天,我都在想作者们创作环境的事,以及忙活去参加恳谈会的事。

    维权是正当的,可一盘散沙终将一事无成。

    这本是创作者环境一次改良的机会,却莫名其妙变成了不知道什么成分的一些人,兴奋的攻讦盛宴。

    这个是工贼,那个是卧底,这个是舔狗,那个是叛徒的。

    玩狼人杀吗?场上怎么这么多预言家?到底有多少狼焊跳!

    是不是在揣摩、猜测、根据一丁点信息疯狂脑补的时候,很爽?

    如果这很爽的话,我推荐你看《非人类基因统合体》、《脑洞大爆炸》、《蓝白社》以及这本《个人有资金找项目投资》,都是这种爽点。

    欢迎来我的评论区吐槽,我是出了名地不删黑粉,我的群里黑粉我知道有哪些人,我都不踢他们,因为我知道他真看我的书。

    结果某位黑粉,硬生生跟着我一本本书,待了四年(虽然是盗版)。

    我的地盘是水军的天堂,黑粉的乐土,想在喷子界走上人生巅峰,完成业务指标,就来喷我。

    我是认真的,我需要你们的激励。顺便再把你们手上的免费推荐票给我,谢谢。

    扯远了,总之大部分人还是理智的,希望不要再乱来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很多人想知道会议的细节,抱歉,不便吐露。

    只能说,作者们都是很想解决问题的。

    合同的变动,不管怎么变,那些只赚一顿饭钱的作者,还是只赚一顿饭钱,想断更就断更,想骂街就骂街,很自由。但有些作者损失就大了。毕竟全家都靠订阅吃饭还发声的,没几个。

    普通作者,单章暴躁完还去开会的,就特么我一个?我一去那人傻了,那么多中下层作者呢?没有一个申请去的!

    我就是个弟弟,跑过去跟个铁憨憨一样。我多想有几个跟我一样的铁憨憨在身旁……

    但好在,长年累月导致的一些合同问题,大神们能提的都提了。

    小部分问题,当场就给出答复了,也就是公众号所说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,短时间内没法答复,公众号里的并非会议全部内容。

    有人说结果很空洞,避重就轻……废话,那不是结果!

    人家当场拍板的东西,自然不会很劲爆。

    可有些问题不是一拍脑袋就可以答应的,需要咨询法务部,内部慢慢商量。

    必须纠正一个误区,这只是个恳谈会,不是谈判,没有谁能逼阅文当场给个结果。也没有人能代表所有人。

    既然说一个月后完成修改,那就等待并看看诚意好了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参加恳谈会的作者该说的都说了,时间很有限,不能说传达了最全面的诉求,但重要的都提及了。

    肯定有些遗漏,但希望上海那一场有大佬可以补充给阅文。

    一些问题想改变,很难,真的很难。希望新团队有点魄力,打破这常年以来挤压的问题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去开会的作者们已经尽力了,希望上海的兄弟姐妹再接再厉,感谢。

    总之会议上有真诚,也有技巧。重点在于真的想改,既然说一个月的时间,那就耐心等待吧。

    对阅文没有信心的人,可以继续呼吁别人给著作权修改草案提意见,这是群众的权力,谁也没拦着,我个人也提了点。

    有期盼的人,安心码字吧,谁也不能剥夺你们认真工作的权力。

    个人没做什么,但已经尽力了,我只是个老实人,一个有逆鳞的老实人,便如此简单而已。

    我的书被这事闹得好几天没更新,原本这是我开头成绩最好的书,却已经炸穿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我努力地让每一本书,都比上一本要好。

    因为我知道这是唯一能实现梦想的方法,每年都离梦想更近一点,哪怕只是一点,人也会感受到幸福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从09年扑街过来的作者,我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写完一本书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无论成绩怎样,无论多艰难,写完它。

    当一本书几百万字下来,不管它写的多傻,被人骂得连猪狗都不如,也得写完它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连作者自己都不愿意把它写完,它真的就一文不值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天赋,就不要想到一个创意,发现成绩不好就太监。然后再想到一个创意,发现成绩不好又太监。

    那么永远不会成长。

    再烂的书,几百万字下来,只要真的想成长,就一定会比写之前更强。

    如果强得不够明显,就再写一本。

    不要模仿别人的风格,这条路下来,就一定会形成自己的风格。

    既没有天赋也没有坚持的人,谁也救不了,真的。

    人最终还是要靠自己。

    很感谢支持我的读者,以及支持我们的读者。你们只是为了网文世界可以变得更好,很多人做的比作者都多,只能说很感谢。

    也希望阅文高层,不要欺负老实人了,好好把网文的创作生态建立好,你们的收益会更大。谢谢。

    接下来让我睡一觉,之后恢复更新,谢谢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