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的声音仿佛自带一种精神压力,那声‘立正’,顿时让六人好似感觉是教官在咆哮。

    明明这里只是一间诊所,可环境氛围,以及大脑对那声‘立正’的第一判断,却如同在训练场。

    于是乎,六人本能地绷直了身体,这是习惯性反应。

    而这种习惯性反应,恰恰是生物电信号善于影响的范畴。

    一声大喝,配合着目光中绽放的电力,给六人一种身临其境的‘错觉’。

    除非是特别慢性子,或者自制力极强的人。否则大多数人,都会屈从于大脑的第一判断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本能反应,配合这种反应发出的脑波欺骗,消耗的能量很小,但效果拔群。

    可下一句话,让他们把人带回基地,效果就没那么好了。

    让人做他们已经习惯做的事,很简单,但让人做份外之事,是人都有质疑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……他真的是教官?”

    “没收到通知啊,新教官是不是来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思绪,在六人脑海中翻滚,他们都在质疑眼前的黄极,但是……谁都不说。

    黄极瞥了他们一眼,见他们虽然站得笔直,但都没动弹。

    并没有在继续催促,而是与他们擦肩而过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悠悠然留下两句话:“B3训练场,16:40分,准时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约克都教出些什么货色来。”

    黄极越走越远,就这么把亚当斯丢在了诊所里。

    六人面面相觑,一看时间,15:55了!

    “什么?还有四十五分钟就考试?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!快回去!”

    如果真是新教官来了,肯定要考核他们的。

    ‘龙教官’把考试地点和时间都说了,尤其是这个地点,正是上午大家自由训练的场地,也就是说,大多数学员,此刻都在B3训练场,只剩他们六个在外面。

    尽管心里还有对‘龙教官’身份的怀疑,但他们没人敢问,是真是假,回基地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见索米拿出两个护腕,给亚当斯戴上。

    亚当斯假意挣扎一番,挨了沉重的几拳后,也老实了。

    只见其双手反剪,被两个护腕紧紧吸附柱。

    这是一对密码手铐,开启之后利用超强的磁力来拘束双手。亚当斯尝试了一下,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“那个弥赛亚的人在搞什么鬼?他真以为自己能骗过所有人?”

    “实力倒是很强,竟然一击就制服了一名哨兵学徒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什么用?既然唬住了对方,为何不把我带走?”

    亚当斯心中念头急转,但事到如今,他也只能顺应黄极的计划。

    虽然他根本不知道黄极的意图是什么,但他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索米等人,将亚当斯裹挟上车,返回基地的半路上,他们根本没看到黄极。

    竟然不顺路?

    六人带着疑惑,把车开到了X13基地。

    这座基地表面上就是一家私立学校,名为晨光学院。所有的学员都是光明会的人才。

    没有高级会员推荐、安排,是没法在这上学的。

    学校中无论是杂工、学生还是教师,都是1~29级成员。

    不只有哨兵学员这类战斗方面的学生,其他诸如科学、艺术、商业方面的精英,也是数不胜数,甚至说这才是主流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培养几年很快就送出去,参与到社会工作中。

    有的则留下来,作为教授或参与研究工作。

    这既是所谓的‘暗名校’,世界名校中根本藉藉无名,所谓的公开招生也是暗箱操作。但是真正知道它存在的人,都抢破了头想要进入。

    很多人才已经是社会精英了,加入光明会之后,也会想尽办法要到推荐,去这种训练基地进修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教育资源丰富,更是因为毕业就是十九级,而且很利于广结人脉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哨兵学员们,反而是这里最孤僻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需要人脉,光明会高层也禁止刻意结交哨兵等改造者的行为。

    哨兵学员们的训练区,是在学校的一角,与其他学员隔离开的。

    所以培养出来的哨兵、升腾者这些人,只忠于33级大佬,且仅仅在彼此之间有很深的感情,而对普通人几乎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即便以后与普通人长期相处,也总是心中淡漠着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像恶龙这种人,属于少数。

    “他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看着结伴的六名强壮的哨兵学员,学校内的其他学员皆停下交谈,目视他们走向军事区。

    六名哨兵学员,沿着两旁的绿荫,在道路上并排前行。横成一条线,几乎阻挡了大半的路。

    旁人让开道路,待他们过去之后,彼此又恢复正常地交谈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,哨兵乃是炽人,与他们不是一个种族。再加上不可与哨兵学员亲密结交的规矩,使得哨兵这类改造学员与正常学生之间,充满了隔阂,互不待见。

    “嘁!”索米一边走,一边捂着心口,骂咧道:“那个龙教官根本没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得到通知,怎么会突然派新教官下来?”另一名哨兵学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也不像冒牌的,他对学校了如指掌,还知道我的名字。要知道就连这群书呆子,都不知道我的名字!”索米说道。

    他口中的书呆子们,当然是指其他普通人学员。因为从不交流,所以索米这个名字,不是外人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众人抿嘴,可就算真是教官,也不能这么嚣张啊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就是一拳,这如果是他们的新教官,那他们可没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索米,你怎么会被他一拳就打趴下了啊!你半跪那一下把我们唬住了。”

    索米捂着心口,沉思道:“亚姆,那是很奇怪的感觉,他那一拳好像有电,打得我心脏麻痹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我看他手上没有东西啊,就只是很普通的一拳,虽然看得出力量达到A3标准了,但你完全可以抵抗才对。”亚姆说道。

    索米低沉道:“如果不是电流,那就是问题出在我的身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索米幽幽道:“我可能进入崩溃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紧蹙眉头,心情沉重下来。

    哨兵学员,都是注射了炽诚1号的人,结合每天的辅助药物注射,以及高营养物质的摄入,身体素质会与日俱增,基因会蜕变得与人差距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这就是强化期,这个时期里越高强度的训练,强化幅度就会越高。

    但有基因强化,自然也有基因崩溃。

    强化期持续十二到十四周后,哨兵学员们随时可能进入崩溃期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崩溃期的死亡率在百分之八十二左右。

    那是基因蜕变必然要面临的风险,尤其这还是不够成熟的炽诚1号。

    崩溃期的哨兵抵抗力会急剧下降,且莫名的出现各种器官衰竭,各种耳聋目盲,可谓古怪症状频发。

    时不时骨头剧痛,时不时心脏绞痛,时不时头晕目眩,甚至疯狂呕吐无法进食。

    像什么心脏麻痹,血管爆裂,肌肉自发溶解,身体莫名触电,皮肤诡异燃烧,都是可能出现的。

    因为几乎毫无规律可言,光明会根本没法治。只能确定这是一种基因崩溃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唯一的治愈方式,就是熬过去。

    想尽办法维持住哨兵的生命,活着度过崩溃期,主要看运气……

    崩溃期持续时间并不长,通常也就一两天,一旦熬过去了,就再也不会发作,意味着基因适应了这种崩溃。

    至此,学员们也就真正成为炽诚哨兵,从基因上完全变为另外一个人种。

    “算算日子,也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同期学员,你崩溃期到了,我们恐怕也快了。”亚姆说道。

    索米蹙眉,他摸着心口,那只是转瞬即逝的心脏停搏。

    到现在也没有爆发其他症状,搞得他无比紧张。

    “可恶,那个教官呢?我得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索米左顾右盼,一直走到军事区的闸门外,也没看到黄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极重新与众人汇合,恶龙围上来说道:“我在远处看到你打了他一拳,他们怎么如此轻易放你走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黄极看着不远处的晨光学院,说道:“我告诉他们,我是新来的教官。然后跋扈地将其击倒,震慑住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任由他们把亚当斯带走,难道你打算真的作为教官混进去,与我们里应外合?”索菲亚问道。

    恶龙揉着拳头道:“以X13基地为目标也可以,它同样具备着非常完善的研究设备。据我所者,这种训练基地里,一般有光明会的纳米工业三件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纳米工业三件套?”众人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恶龙从来没跟他们说过,毕竟弥赛亚在过去从来没想过掠夺光明会最最顶尖的科技产物。

    恶龙解释道:“很简单,高能电弧精炼炉,分子材料合成仪,3D打印机。”

    索菲亚等技术人员,立刻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这分别是极其尖端的‘熔炼’、‘合成’、‘建造’设备。

    有了这三件套,相当于可以把一堆矿物,放入精炼炉,然后冶炼成原材料,再将原材料输送给合成仪,制作成产品所需的精加工材料,之后再由3D打印机接手,将产品迅速制作出来。

    一整套下来,只要有严密的工程图纸和数学模型,且不超出打印精度上限的话,任何零件、成品都能直接制造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们所需要付出的,只是矿物和能量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颠覆性的工业链条,精简而高效,几乎不需要人工。

    “这是设想中的新工业体系,早在上世纪就有人构想出来了,但是技术上人类还差得远啊。光明会……竟然已经有了吗?”索菲亚惊道。

    恶龙挠头道:“其实我也不太懂,这么说吧,虽然这三件套,早就在多次交易下,慢慢发明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基本还是个雏形,效率没有想象中那么高。耗能太大,生产缓慢且计算力不够,打印精度也停留在建造轻工业品上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从哪个角度上,它都远远不能替代现有的工业体系。”

    “它现在只配出现在各大实验室中,等待改良。”

    对此,黄极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东西在技术层面上,毫无疑问是别开天地!乃注定会掀起工业革命的全新体系。

    但还太不成熟,计算机技术就没跟上,能源技术更是差得远,设备材质方面也欠缺火候。

    真可谓刚出生的老虎不如十岁的猫。

    可是这,也恰恰是黄极急需的工业基础,它的成长潜力极高!

    “不用里应外合,抢劫是最下等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“恶龙,你们就盘踞在这座学院的周围,晚上我会给你发一张照片,和一个地址。你把那个人找出来,在他进入学校之前……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恶龙咧嘴道:“杀人嘛?这个我擅长!”

    “是真正要新来的教官吧?”诺奇拉沉吟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黄极的任务就非常艰难了,他要假冒新教官稳住一大帮子哨兵学员,并且骗过所有人,且还要尽快打听出新教官的人选,然后让恶龙截杀。

    怎料黄极说道:“杀?不要杀,把他俘虏就可以了,我们最后让他背黑锅。”

    恶龙还在思考,诺奇拉就直接笑道:“好,就这么做!活着总比死了有用,恶龙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恶龙点头。

    诺奇拉微笑暗想:“毕竟是我们光明会的一流教官,不是叛徒,那还是不要杀得好。”

    他见黄极行策,经常不爱杀人,全然当做是黄极想要保留光明会的忠贞力量。

    “看大佬的意思,临时把弥赛亚的目标,改成了X13基地,定然是里面有叛逆!”

    “俘虏的教官,最后可能还要把他放了,一方面保了他一命,一方面也是向叛逆背后的派系宣告:此乃弥赛亚所为,而非上头的清洗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!什么让他背黑锅,不过是托词而已。为了这大清洗的绝密计划,临时背一下黑锅,事后再平反就是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