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带人撤离军需库,在前往B3训练场的路上,偶遇了另一名教官。

    看到那教官,黄极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军事区有三名教官,分别是炽诚哨兵、升腾者和光明杀手。

    死掉的约克教官,正是一名升腾者,所以黄极才在造假时也注明自己是升腾者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他还真的就要进化了,与病毒的彻底融合就在这几日了。

    届时,他也会出现当代智人所没有的一些能力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太鸡肋,冒充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就说放电是自己基因进化出来的能力好了。

    “索米,你们先去通知大家考试。”黄极远远见到另一名教官,便对身后的学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教官。”索米等人继续搬运着箱子,押着亚当斯赶去训练场。

    就见黄极则迎向另一名教官,停下脚步说道:“嗨!郊狼。”

    郊狼也停下脚步,听到刚才几名学员喊黄极教官,便心里琢磨着:“莫非是新来的教官,补充约克的位置?”

    于是他便笑道:“嗨!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他是一名光明杀手,看起来没什么杀气,远没有当初橘鹰那样阴森。

    索米等人还以为俩老熟人见面,要叙叙旧呢,暗想新教官在这果然跟谁都认识。

    郊狼正要询问黄极是谁,却见黄极率先说道:“格兰妮联系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郊狼一愣,随后说道:“正在执行机密任务,这期间我们是没法联系的。你也认识她?”

    格兰妮是一名升腾者,她与郊狼感情很好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格兰妮是郊狼心中最为珍视的人,在其心中胜过一切。

    而‘胜过一切’的这个程度,只有黄极看出来了,即便是郊狼自己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还没联系么……”黄极担忧道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充满了忧虑,似有某种猜想,却又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这神色中流露出来的感情,让郊狼非常难受:吞吞吐吐的,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你说啊,她怎么了?”郊狼追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没什么,我跟她在新墨西哥州认识的,做了一段时间的队友,她一直跟我说,你是她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郊狼说道:“那当然,我们从三岁就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绝大多数改造者,都是从小被光明会收养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与普通学员的关系割裂开,所以从小一起长大的改造者,关系都是超乎寻常的亲密。

    其中往往都有一两个特殊伴侣,彼此之间,感情好到极点,不是兄弟、不是夫妻,似亲人而又胜过亲人,是一种非常难言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她还跟你说了什么?她是不是出事了?”郊狼不罢休地追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要探听任务的事,我不能跟你说,总之这两天她任务就会结束,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训练场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要走,郊狼立刻拽住他的衣服,说道:“你之前的表情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黄极一副故作无辜的样子说道:“什么表情?我就是随便问问,你不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随后腾地一声,黄极一指头弹开了郊狼的手。

    郊狼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流窜在手臂上。他手上的神经就好像突然不听指挥了一样,整条手臂脱力软了下去,几秒钟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这时,黄极已经大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郊狼紧皱眉头,看着黄极离去的背影,没有再追问,但眼神中也流露出担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B3训练场,虽然处于室内,但占地极大,七千多平米,就像是个足球场一般。

    说是训练场,其实是个综合训练中心,它有宽敞的空地、沙地、泳池,也有各种练武厅、练枪厅,陈设着各式训练器材、测试器材。

    数十名学员有的正在挥洒汗水,独自训练。

    有的倚靠着训练器材聊天,甚至是打闹。

    还有的在角落的食堂,正在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,各做各的,很没有纪律性。一方面是最近两天没有教官管,另一方面则是哨兵们并不被要求有行动上的纪律。

    作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个体,列阵作战就是在压抑他们的发挥。

    他们是哨兵不是列兵,如何把个人实力提升上去,才是他们需要关心的事,阵型什么的对他们没意义,反而有坏处。

    即便有教官在,他们也顶多有小学生做操那种级别的纪律性而已。

    “哇喔,索米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?你杀了不就完了?”一名短发男子,看到被扭送进来的亚当斯,不仅笑问。

    索米随手把亚当斯扔到地上,大声喊道:“新教官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吵闹的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,都看向索米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新教官来了?”

    “他强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我们没得到通知啊。”

    安静没多久,大家又吵闹起来。

    索米看了看时间说道:“16:40要考试,还有五分钟,看看谁不在,快通知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的自信,让其他学员也对这个消息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不过有几个桀骜的学员,却道:“来的正好,你见过他了吗?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索米一看这几个人的表情,就知道他们打算整一整新的教官。

    这是惯例,几乎每个教官都被桀骜不驯的学员整过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战斗系的学员,历来都以此为傲,如果教官镇不住场子,甚至会被学员所击败羞辱。

    “瑟提,我建议你不要惹这个教官,他很强,而且关系很硬!”亚姆说道。

    短发男子瑟提兴奋道:“就是要强才好啊!关系?关系再大,镇不住学员也得滚蛋,这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在军事区里实力为王。如果有学员打败了教官,那么学员并不会受到任何惩罚,反而教官会被撤掉。

    任何方式,甚至就算是群殴击败了教官,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会被惩罚的,只有败者。

    当然,因为哨兵们并不擅长多人联合格斗,所以群殴反而很弱,最多两人一起。

    “哈哈,索米、亚姆你们不一起吗?你们变软弱了啊。”瑟提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索米见状,拦住还想再说什么的亚姆,笑道:“亚姆,让他们闹。”

    只见瑟提等人,交头接耳,你一言我一语。

    很快就商量好了,打算先给新教官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他首先从旁边的练枪厅里,找出一把十字弩,交给一名学员:“霍克,枪我们就不用了,一会儿他若是很嚣张,你直接射他一箭!”

    说罢,在弩箭上安装了一管注射器,这本就是带有自动注射装置的弩箭。

    注射器里则被填充了肌肉松弛剂,足可以让一名强壮的男子,肌肉松弛,浑身软如烂泥。

    “死去的约克是升腾者,所以新来的教官肯定也是升腾者,他未必有我们的身体素质,这剂量对我们来说只是增强抗药性,对他而言定然有效果。”瑟提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麻利地在大门口装设机关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一进门就要遭受一波毒粉洗礼,这种毒粉,细微的几乎看不见,飘荡在空气中,只要沾染皮肤,两分钟后就会令人浑身瘙痒。

    没有别的后果,只是瘙痒而已,十几分钟后就会消退。但那种感觉根本无法忍受,人们往往会把皮肉挠拦,以剧痛缓和,甚至宁愿去死,也不想承受这份瘙痒。

    此乃隔壁系的升腾者们从身上分泌出来的特殊毒粉,瑟提等一群桀骜的哨兵学员,经常爱收集这类东西,就等着新教官呢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超滑液,被它涂抹过的平坦地面,摩擦力极小,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人,根本不要想站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吸血孢子要不要也用掉?”

    “当然用,你先藏在身上,找机会直接往他身上撒。”

    “瑟提,我带了隐形地雷,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放在楼梯上吧。”

    训练场中央,有个训话台,边缘有六阶楼梯,在每一阶上,瑟提都安装了隐形地雷。

    隐形地雷并不是真的隐形,而是特别软,特别薄,平摊下去就像是一块普通的地毯。

    它或许更应该叫‘地毯炸弹’。

    此刻六个台阶上全都铺上了这种‘地毯’,看起来毫不起眼,就像是装饰品一样。

    可只要有人踩上去,压力达到一定程度,立刻就会爆炸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要教官的命,因为它的威力很低,顶多炸残一条腿。

    看着瑟提等人准备这么充足,索米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整过约克,但因为还太稚嫩,所以顶多让约克有点狼狈,最后他们挨了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但这回,学员们都是老油条了,比起当年,这回明显准备的东西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索米虽然知道新教官很厉害,对其有信心,但那是格斗!

    而现在这些奇奇怪怪的陷阱,根本就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对了对了,我还有特种强力胶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放在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越弄越起劲时,训练场馆的大门突然打开了。

    瑟提等人连忙收手,笑着看向走进来的风衣男子,其头上扎的小辫子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“教官!我们都准备好考试了!”瑟提嬉笑地大叫。

    黄极在门外,嘴角微微一翘,大步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