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在大门打开时,细微不可见的剧痒毒粉,就洒在了门前的空气中。

    它们太细小了,以至于在空中飘荡着,人只要从中走过,身上就必然会沾染。

    然而,黄极怎会怕这个?迎面就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nice,它中毒了,最多一两分钟就会开始难受地抓挠自己,撕心裂肺!”瑟提暗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学员,都盯着黄极,看着他迈向接下来的陷阱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陷阱,是他们对教官实力的测试,想考学生?先被学生考验吧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在这一系列‘恶作剧’里,展现出非凡的实力,而让他们感觉‘就这’的话。

    这群桀骜不驯的学员,会毫不留情地,把新教官淘汰掉!

    “呲溜!”

    黄极踏上了光滑的地板,从大门至学员们所在的操场,一大片区域都被涂抹了超滑液。

    脚刚踏上去,便立刻滑溜开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他要摔倒了!”学员们瞪大眼睛,等待下一幕黄极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却不料,黄极一个呲溜,竟然顺势一个滑步,整个人不仅没有摔倒,反而还在地板上滑出数米,身体依旧保持平稳!

    “啊!”学员们惊愕出声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在光滑的地板上,游刃有余,仿佛滑冰一般,双腿微微摆动,便溜出四十余米,来到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太快了,而在这么快地滑动中,竟然还能保持重心平稳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原来超滑液是可以利用的嘛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分泌它的升腾者迪伦,就可以在超滑液上肆意溜冰!但是很难,其中的诀窍非常难掌握,各种重心转移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他这么熟练……他应该刚好练过。”

    几名学员小声嘀咕着,看着一秒钟就潇洒来到他们面前的黄极,暗道失策。

    会专门训练这种技巧的人很少,主要是无法言传身教,每个人的体重和摩擦系数不一样,会的人没法教不会的人,只能不停地在上面摔打,最后掌握诀窍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训练方式还真别致啊。”黄极冷漠道。

    瑟提撇嘴,走上前去说道:“教官,这就是个欢迎仪式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黄极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,就将其一脚踹飞。

    “嘶!”学员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教官太不好说话了吧,二话不说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但瑟提也非凡人,尽管他猝不及防下没能躲开这一脚,但被踢飞的瞬间就反应过来卸力!

    桀骜不驯者,往往也有真本事。

    只见被踢飞的瑟提,凌空无法受力之际,突然缩身,膝盖收到胸前,身体自旋两周半,做了个回旋踢的动作,随后稳稳落地。

    大长腿还在地上画了个大圈,腾起一阵微风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只是被踹飞数米而已,并没有摔倒,甚至看起来还十分潇洒!

    “嘁!”瑟提站起来拍了拍衣服,哼都没哼一声,仿佛这一脚威力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但是他身后的同学,却被他踢飞数米,摔在地上惨叫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踢我干嘛!”

    瑟提愕然,原来他回旋踢卸力调整落地姿态的时候,正好踹中了身后的伙伴。

    不过他愕然的并不是自己踢到了人,而是被踢飞的队友,为何如此哀嚎?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我寻思没事啊,有这么痛吗?”

    “这点踢力,你不至于痛成这样吧?”瑟提面色古怪道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在常人难以忍受的训练中熬过来的,谁每天不受点伤?

    “孢子!孢子!槽!”

    却见被踢飞的伙伴,把手从兜里掏出来,只见手臂上面布满了小指尖大的孢子群。

    那些东西深红色,并且还在不断壮大,明显正在疯狂摄取血液,分裂自己。

    “槽!吸血孢子的玻璃瓶碎掉了?”瑟提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人正是之前提议用吸血孢子的学员,而装着孢子的玻璃瓶,就藏在上衣口袋里。

    他把手放在口袋里握着玻璃瓶,随时准备拿出来撒新教官一身。

    结果倒好,刚才被瑟提卸力时一招回旋踢,直接从侧面,精准地踢碎了!

    吸血孢子,反而弄了他自己一手!

    这种东西寄生在人体表面,可以不断地吸血增殖。

    最后会扩散全身,理论上可以把人活活吸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既然拿来玩,那自然是有法可治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火!火!”瑟提喊道。

    吸血孢子非常容易吸热,火烧火燎,很快就会死去。

    只见瑟提翻出酒精浇在队友手臂上,并将其点燃。

    那人整条手臂都着火了,咬着牙强忍着剧痛,看着无数吸血孢子干瘪地如死皮般卷曲,随后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体素质,些许烧伤根本无所谓,大火下吸血孢子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你特吗……”被孢子吸血是非常痛的,那人抱怨地看着瑟提。

    瑟提也无语,他哪知道这么巧合,他当时不耍个花活儿,直接撞上去反而好了。

    “嘁,这教官运气真好……”瑟提暗道,他盯着黄极,一脸不服。

    连续几次恶作剧都失败,甚至反而伤了自己人,这让他极为烦躁。

    “你叫瑟提吧……”黄极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?”瑟提是这届学员里最强的一个,他的身体素质已经逼近恶龙,战斗技巧也非常不俗,《圣墓守护者秘术》总共八级,他已经练到六级。

    每一年,总会出几个天才学员,他就是,只要能活过崩溃期,他就是萨雅那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“伤害队友,自己去领一百杖,索米,你来动手。”黄极说着,一跃跳上了训话台。

    “槽,他跳过了地毯炸弹。”瑟提死死盯着黄极,任由索米拿来木棒,敲打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”每一棒,都势大力沉,

    木棒约莫成人手臂粗细,质量非常好,连砸十下后,才轰然断裂。

    索米再拿来一棒,继续敲打,如此反复,断裂一百根,才算完毕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瑟提都没有吭声,他一边挨打,一边与黄极对视。

    他越琢磨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他怎么还没有毒发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应该奇痒难忍,开始哀嚎抓挠嘛?”

    不仅是瑟提,众人都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瑟提咬着牙,背后血肉模糊,呼吸都开始急促,几乎是在从牙缝里吸气。

    反观黄极面不改色,神色淡然,似乎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背后藏着十字弩的霍克,眼神极好,他眯着眼,甚至都能看到黄极脖子和手臂上沾染的细微粉末。

    “他的确是中毒了,为何没动静?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霍克似乎想到什么,颤声问道:“教……教官。你……你有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  黄极看向他说道:“你是说痒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悚然一惊,这家伙感觉到了!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吧……他在硬抗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扛得住!这种毒奇痒无比,迄今为止被实验者,还没有能不抓挠失态的!”

    学员们中有不少人,其实体验过这种奇痒之毒。凡是感受过那种痛苦的,无一例外,都不敢再尝试第二遍!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人在那种折磨下,还如此淡定的?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一声不吭的瑟提听了,突然推开挥杖的索米,跳上台,冲到黄极面前,伸手往其手臂上一抹。

    “瑟提!”霍克想提醒他,这样自己也会中毒的。

    但是瑟提不在乎,他偏不信有人能忍受这种痛苦,如果龙教官可以,那么他也可以!

    然而很快,他就感受到了那无比强烈的感官刺激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瑟提忍耐了一会儿,终于哀嚎起来,直接把手指掰断。

    这种痒,是一种无法缓解的痛苦,黄极很清楚,那就如同是小说里中了生死符似的,教人发狂。

    可是,耐不住黄极可以屏蔽感官。

    他在进门前就察觉到了这种毒粉,并且很快知道,除了十几分钟的感官刺激以外,毫无其他作用,所以他无所谓地就自愿中毒了。

    痛苦而已,任何感官刺激,他都可以直接转化成单纯的信息感,冰冷没有任何感觉的信息,而屏蔽视觉、嗅觉、触觉等方面的对应。

    黄极可以屏蔽痛苦的同时,还知道自己正在被毒素刺激感官,且知道它是多大的痛级,甚至还能去描述这种痛苦。

    无论痛苦有多大,对他而言都一样。除了没有真的痛苦以外,他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黄极对瑟提说道:“忍不住就切了吧,谁给他一把刀?”

    “我有刀!”霍克拿出一把小刀也跳上台:“瑟提!切了吧!”

    “老子忍得住!”瑟提痒得快发疯了,但是他脾气更倔强!

    黄极不说还好,说了瑟提就绝不会切掉手指。

    他只沾染了手上一点,而黄极可是手臂外加脖子都中毒了啊,黄极都跟没事人一样。自己不过是手指奇痒难当而已,切什么切!

    “切了吧!可以再接上的!”霍克见他疯狂地揉捏手指骨,都快把骨头揉碎了。

    “不切!你滚开!”瑟提见黄极能忍,他便无论如何也要忍下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一开始就应该跟他单挑的!”

    瑟提难受死了,猛地一推开霍克。

    他痛苦之际,力道奇大,直接把霍克从台上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霍克本事也不俗,并没有摔倒,只是接连踉跄几步。但就这几步,却让他一脚踩在了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地毯炸弹当场爆炸。

    霍克直接被掀飞了,下半身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伤害队友,再加一百杖。”

    “发克!”瑟提忍不了了,强忍着痛苦,一拳轰向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错开身位,打出一掌。

    瑟提面露不屑,他发现黄极的拳速并不快,比起他来还差了一截!

    之前被踢一脚只是他没进入战斗状态,此刻他双眼通红,只想着干翻黄极。

    战斗意志专注起来,反应速度立刻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自信满满地挥拳,一个变向,准备将黄极轰飞。

    怎料这一变招,突然浑身汗毛炸起,他产生了一个黄极同时踢腿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瑟提反应太快了,哪怕眼睛没看到,光是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,他也会做出反应!

    只见瑟提明明都要打到黄极了,突然一个小跳,手上力道收了一半的同时,抬起右腿格挡了一波空气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瑟提怔住。

    黄极并没有踢腿,依旧是那平平无奇的一掌。

    “我预判过头了?”

    “嘭!”瑟提被黄极一掌拍飞,从天上滚翻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