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霍克!”

    “瑟提!”

    几个学员中的小霸王,炸了锅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八十二个哨兵学员里,实力最强的一群,其中尤以瑟提最强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接连的陷阱没能为难黄极,反而让他们自己人频频中招。

    瑟提恼羞成怒下,干脆正面挑战黄极,结果竟然被一掌打下台。

    “刚才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瑟提就算会输,不至于这么快啊,教官是升腾者,他连超能力都不用,就能击败瑟提?”

    “那一掌拍过来,简直朴实无华,正常打就行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瑟提突然金鸡独立,做了个高抬膝的格挡姿势,反而把自己的重心弄得不稳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是干什么?虚晃自己一招?把自己给晃下台了?”

    作为旁观者,瑟提的小伙伴们是很不解他为何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快看看霍克!”瑟提说着,自己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太结实了,只不过是滚下台而已,并无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反观霍克,就有点惨了,踉跄几步,连踩两次地雷,直接被炸飞了。

    好在霍克的实力也非同凡响,与瑟提一样,都很接近正式的炽诚哨兵。

    此刻血肉模糊的双腿,涂上光明会去腐生肌的特效药膏,当场就止了血,几分钟后也就不痛了,疗养数日便好。

    甚至于,霍克此刻依旧可以站起来,若换成实战之中,霍克受了如此重击,还能咬着牙爬起来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“你推我那一下,我就猜到自己会踩中地雷,我跳起来凌空卸力,顺着冲击波飞出,这才看着惨,实际伤势不重。”霍克不无怨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瑟提很尴尬,身旁两个队友都被他害得受伤。

    这让他憋屈得不行,看到黄极那淡定的面容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玛的,我帮你报仇!”瑟提低喝一声,伸手从霍克身上抽出十字弩。

    霍克大惊,连忙抓住瑟提的手说道:“你别了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他个什么!”瑟提与霍克争抢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背后突然传来黄极的声音:“毫不遮掩地谈论杀我,瑟提,你想死吗?”

    黄极的声音给人莫名的精神压力,瑟提听得汗毛炸起。

    瑟提瞬间将十字弩从霍克手中褫夺过去,转身对准黄极。

    他与黄极仅有三米间隔,如此近的距离,瑟提毫不犹豫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怎料这一箭发出,竟然歪斜地射飘了,与近在咫尺的黄极擦肩而过,正中之前帮他包扎的一名队友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名队友捂着脖子,惊呼一声,一把将箭拔下。

    哨兵们连枪都不怕,地雷炸了也就看得凄惨,又怎会怕这一支弩箭?

    关键是,弩箭上,安装了肌肉松弛剂,剂量十分充足。命中之后,自动注射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瑟提大脑一片空白,怎么连十字弩都跟自己作对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支弩怎么射得这么歪?

    他低头一瞧,脸色难看,原来这把弩挂在霍克身上,被之前的地雷一炸,又一砸,竟然变形了。

    乍一看好像没什么事,可实际上是歪把子,机括是斜的,之前的弩箭架在上面,偏转了十几个角度。

    黄极的站位,结合他随手一瞄,恰好会让箭擦肩而过,射中队友。

    “瑟提!你看着点呀!发克,这松弛剂~叽……咦咦咦咦……”被射中那人,大声叫骂,可话说一半,舌头就捋不直了。

    嘴巴如老太太般瘪着,脸部肌肉歪斜耷拉着。

    他走出两步,伸手想扶着什么,奈何使不上劲,左腿刚迈出去就在地上驰滑,他连忙双膝碰撞,两腿内八,想撑住身体。

    可惜松弛剂是直接打入颈部的,药效很快扩散全身。

    这人连内八都站不住,最后双腿直接滑成了一字马。

    瑟提扔掉十字弩恼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伤害队友,再加一百杖。”黄极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瑟提双目赤红,颈部青筋暴起,撕拉一下,将上衣扯碎。

    众人能看到,他头顶蓬松的毛发隐约有轻烟热气腾出。

    “教官,我本想跟你玩玩而已,但现在我很不爽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约克为何会独自一人待在基地外吗?因为他打不赢我……”

    瑟提的心跳声宏大的足以能让外人听见,砰砰砰激烈得如抽水泵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确很强,约克之所以会被亚当斯找到机会毒死,正是因为没脸留在基地里教他们,一上课就被瑟提挑衅、羞辱,偏偏还打不赢。

    强行分个胜负,只是自取其辱,会反把自己淘汰,到时候羞辱更甚。所以约克教官干脆躲着瑟提,任由他们自习,自己在基地外面混日子,便被亚当斯寻到了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黄极见他进入战斗状态,甚至用圣墓守护者秘法临时激发了身体的应急体能,依旧毫不担心。

    反而笑道:“没有度过崩溃期,基因便没有完成最后的适应,即便力量强化到真正炽诚哨兵的地步,也难以持久,简直是在消耗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的持久力,你要能打中我,我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瑟提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黄极的意思很简单:打中我算我输。

    “喝啊!”瑟提头顶升烟,猛蹬地板,直接把钢板铸就的训练场地给踩出一个凹坑!

    右臂横在身前,手掌竖直如刀,斜在左肩,借着这冲击之力,猛地一斩!

    呼啸声响起,手刀未到,劲风已经吹动黄极的小辫子。

    这一击看似简单,实际上瑟提这手刀,无论是斩向黄极的头、颈,还是左侧、右侧都可以。

    他在等黄极反应,根据其闪躲的意图,封堵其闪避角度!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黄极左肩微动,右腿微屈,大喝一声:“哈!”

    瑟提眼睛一亮,手刀化斩为削,朝着黄极躲闪的方向切去。

    只见瑟提切向右侧,黄极却同时往左侧横移了一步。

    两人错开,瑟提这一击力气用尽,想再迅速变招时,黄极已经走出一步,从他身旁掠过。

    他们交叉而过,交换了站位。

    瑟提不服,瞬间一个转身,借着这股旋转的力道,发出凌厉的回旋踢。

    奈何回身之际,黄极竟然已经先一步低身,恰恰躲过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反击一指,自下而上,戳向瑟提的喉头!

    瑟提根本没在乎什么‘碰到黄极就算赢’这种事,他是把这当做堂堂正正的决斗来看待。

    见状立刻抬手格挡,同时飞踢回收,稳定下盘。

    然而他刚这么做,却发现黄极只是虚晃一招,早已收回手指又走位到了他的侧后方。

    “他在骗招!”瑟提具备极强的战斗意识,瞬间反应过来黄极的意图。

    黄极出手又收手,乃是骗他做出应对,人同时能做出的动作就那么多。

    专注于防守,攻击就不行了。黄极攻其必救,却只是虚晃,实际上只是给自己走位腾出空间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种事不会有第二次了,大不了以伤换伤!看你还敢不敢说碰到就算输!”

    瑟提被骗过一次,干脆不管黄极的反击,就算黄极的虚晃变成实招,他大不了硬抗就是了,看看谁的身子骨硬!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瑟提转身猛攻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接下来,黄极只躲不攻,在他身边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瑟提的拳头风驰电掣,抬腿踢出,空气呼啸。

    却每每从黄极身旁、衣角掠过,狂吹空气。

    瑟提大大低估了黄极的预判能力。

    “此人动作处处料敌机先,总能千钧一发地躲过自己的攻击。反应好快!”

    两人在场中游战,瑟提打得空气发出凄厉惨叫,却是一下子也没摸到黄极。

    偏偏黄极不是避战,并没有一溜烟跑到老远,而是就在自己身边游走。

    这种明明贴身,却就是打不中的感觉,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节奏完全被黄极掌握,一身力气被晃到空处,这让瑟提烦躁不堪,越打越急。

    他可以通过细微动作,判断敌人接下来怎么做。观察到对方一个眼神,一个起手式,甚至是哪里的肌肉突然一紧,他都可以本能地察觉到对方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所以黄极肩头微动,膝盖微屈,他就判断出对方要往右边闪。

    奈何,他日夜苦练的战斗本能,今日却遇到了克星,黄极的假动作太多,把他骗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这家伙总是看起来像往左闪,实际上却违背常理地挪到右边。看起来好像往前走,脚下却一个滑步退后。

    瑟提有尝试反其道而行之,故意违背自己的本能判断,可结果却是一样!

    打来打去,瑟提的徒耗力气,一下也没打着。

    “他完全看穿了我的战斗本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明明我们是第一次对决!”

    瑟提气喘吁吁,身体发红,跟个烤鸭似的。

    他的体力已经不支了,比起真正的炽诚哨兵,他们这些即将进入崩溃期的学员,差得主要是体能。

    萨雅那种怪物,大战三天三夜气都不带喘的,若非速度不及,他是真的敢在海里游泳三天,追击恶龙的船!

    其次,学员欠缺的就是经验了。

    萨雅看似莽夫,实际上格斗时非常聪明,处处留有余力,往往一招使出能瞬间打断自己,强行扭换成另一招。

    这种事,瑟提就做不到,他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乃是直来直去,尽管凭借战斗本能可以变招,却也是提前判断、提前想好,而非萨雅那种打到一半,硬生生凭借反应变换。

    这两者有着本质区别,前者靠意识、靠本能,谁玩的过黄极?后者却是一力降十会,黄极没有做出实际应对,萨雅就巍然不变。做出应对,萨雅就凭借自己更快的速度,慢一步变招却后发先至!

    比较起来,好像萨雅的方法很笨,很浪费力气,可恰恰就是这种脑子里啥也不想,‘你不变我不变,你躲闪我就追’的笨办法,能压制黄极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,瑟提就不行了,肌肉酸软,身体疲惫,心脏搅得痛。

    “还打吗?”黄极气息都没乱。

    瑟提咬着牙,不服地看着黄极:“可恶!可恶!你敢不敢还手!你要是也能打中我,就算我输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还有点小聪明:你不是擅长闪躲吗?我难道不行?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跨步上前,一指戳向瑟提。

    瑟提闪身躲过,同时一个侧翻,又躲过黄极藏在这一指后的一脚侧踢。

    而这还没完,就在瑟提侧翻的时候,突然他打断了自己侧翻的动作,强行给了身体一个僵直,以一个奇怪地动作又扭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这种强行打断动作,以不可思议地控制力变招,直接让瑟提的腰部发出咔嚓声,似乎某节骨头错位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怎么样!我也会!”瑟提扶着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黄极温润一笑,收回了自己的第三连击,夸奖道:“你进步了。”

    瑟提的战斗意识真的好,在于黄极的战斗中,意识到了自己不足,竟然临时学会了类似萨雅那样的变招。

    当然,很不熟练,甚至还把自己腰差点扭断。

    瑟提一愣,回想刚才的情况,脸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收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瑟提虽然使出了这招,但是黄极根本没出第三招!他除了自己把自己的腰扭了以外,没什么鬼用啊!

    他就是看出黄极还有第三连击,所以才如此变招,却没想到又被黄极虚晃了。

    “假动作而已,反应太快可不好。”黄极说完,猛地一个直冲拳。

    瑟提见状,发现黄极左肩,右腿都藏了小动作,眼神还盯着自己下盘。

    这一手隐藏了三重变数。

    “该死!都是假的!”瑟提干脆闭上眼睛,放弃这曾经对他来说是优势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这是他常年苦练的身体本能,一时之间纠正不了,只能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“哈!”黄极低喝一声,随后吹了口气:“呼!”

    瑟提只觉汗毛炸起!有风侵袭左侧,立刻向右横移。

    “哈飒!”黄极突然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瑟提觉得自己的感官,比睁眼时还要强烈!

    虽然目不视物,却从声音上判断出黄极来到他右侧,当即打断自己的移动,脚踝发出一声脆响,身体仿佛锐角转向般,朝后暴退。

    “哈!飒!嘿!”

    “哼!诶?”

    黄极站在原地不动,时不时发出几声轻响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在不断地发射电信号侵入瑟提的大脑,给予其错觉。

    之前瑟提是睁眼的,所以这种错觉转瞬即逝,只要他反应慢点就不会被误导。毕竟眼前所见,与无名感觉相矛盾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,瑟提现在闭眼了,缺失了最重要的一个‘纠错’感官。

    这使得黄极的错觉干扰,并剧烈放大了!

    瑟提闭上眼凭感觉打,什么动静都能迅速脑补出对方的招式,还以为是自己的感官变得更敏锐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都是黄极给予他的错觉。

    黄极的声音对瑟提来说,就好像时而在左边,时而在右边。偶尔汗毛一立,还以为黄极的拳头快碰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黄极根本就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,瑟提闭着眼睛,在那疯狂舞动,各种精妙地闪躲技巧,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翻滚、腾跃、挪移、弯腰、扭身,其灵巧的姿态与恐怖的反应,显露无遗!

    如果排除掉他正在与空气搏斗这一点的话,众人只能说,瑟提无愧于这届最强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