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瑟提!瑟提!”

    霍克被他莫名其妙地一连套漂亮的闪避动作给惊呆了,但还是连忙提醒。

    怎料瑟提喊道:“别吵我!”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说完一个侧身后仰,仿佛躲过一脚飞踢似的。

    “无论对方有什么小动作,只要这一拳实实在在地打上来,我就会汗毛直立!顺着感觉躲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瑟提的内心置身于一片黑暗中,可在那黑暗里,他能脑补出一个人影,正在施展凌厉的格斗之法,在他周身如狂风骤雨般攻击。

    只见瑟提的动作越发从容,从一开始较为狼狈的躲闪,渐渐变得从容不迫!

    他掌握到了诀窍,只要等到汗毛颤栗的时候躲就够了!

    只要没有汗毛颤栗,意味着对方只是在虚晃一招,并不会实打实地碰到他!

    “找着感觉了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,已经完全适应了战斗!”

    “就算什么都看不见,我的身体……也会知道敌人的拳头是不是要打到我!”

    瑟提很激动,他听说过这种境界,有些顶级的光明杀手,就算是睡觉,也会躲开突然的袭击!

    身体已然被打磨地如同战斗兵器!千锤百炼下,似乎已经是为战斗而生!

    “别打了!快停下瑟提!你已经输了!”霍克喊道。

    瑟提的从容似乎被影响,动作又有些僵硬,但还是仓促躲开‘一拳’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扰我!闭嘴啊!霍克!我的战斗本能就要大成了!”瑟提吼道。

    “他根本就没动啊!”霍克连忙道。

    瑟提一怔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打鬼啊?你的面前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啊!”霍克吼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瑟提虽然跟霍克说话不是很客气,但实际上,两人是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对于霍克,他是无比地信任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懵了一下,与此同时,一道劲风袭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瑟提没有躲,顿时被一拳轰飞了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气得疯狂砸地板。

    “草草草!”瑟提冲霍克吼道:“你为什么要打断我的状态啊!你知不知道!我刚才有多强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霍克被骂得一脸懵逼,五官挤在一起,跟吃了酸梅似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哈哈哈!”周围无数学员,都在指着瑟提爆笑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太强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你在和幽灵战斗!”

    “教官真是太强了,站着不动,已经杀出一百多招啊!”

    索米笑道:“老老实实挨板子吧!”

    瑟提听到众人七嘴八舌,这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种感觉,是如此的真实……”瑟提完全懵了,不知道为何会这样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不要太依赖本能,人类的大脑,是最容易犯错的计算机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智慧与幻想,也源于这种错误。”

    瑟提死死盯着黄极说道:“这……是你的超能力?生物界怎么可能有这种能力?啊!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能分泌一种神经致幻毒素,让我产生幻觉!对嘛!”

    黄极没说话,反而看向霍克。

    半晌才说道:“霍克,一会儿的考试你可以不用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霍克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黄极盯着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在跟你说话呢!再来!”瑟提拿出小刀,狠狠地插进自己的肌肉里!

    不管有用没用,先用痛觉刺激自己才说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!瑟提。”霍克已经服黄极了,被黄极盯得发毛,连忙拉住瑟提。

    他不拉着还好,这一劝说,瑟提更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!喂!我们再来!”瑟提恼火道,被人当猴子一样戏耍,大家都看在眼里,他实在下不来台!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希望你求我的时候,不是这个语气。”

    “嘁!我瑟提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求你!”瑟提桀骜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霍克在一旁,突然当场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,什么!气吐血了?

    等一下,瑟提气得发懵,怎么是霍克吐血?

    随后他们发现,霍克并不只是吐血那么简单,背上腾得一下,竟然冒出火来。

    他正在自燃!

    索米大吼道:“他基因崩溃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大惊失色,黄极则闭上眼睛,调息自己的电力。

    电流不能长期存在体内,都是临时用,临时从细胞中生产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一股能量能级越高,存在的时间就越短。最低能态、最稳定的形式,就是物质态。

    万物都在运动,运动就在消耗能量。

    此刻黄极从细胞里大量生产出电力,在体内流转,正是他知道等会儿需要大幅度消耗能量,必须提前准备好。

    “霍克!”

    “崩溃期!崩溃期来了!”

    炽诚1号药剂是先强化身体素质,之后让人体适应这种强大而基因变异,度不过就是崩溃而死,度过了人体就会拥有支撑这强大力量的‘饭量’。

    人获取外界能量主要靠进食,而人的进食效率是有极限的,身体虽然变得极为强大,可饭量并没有增加多少。

    毕竟胃就那么大,饭量提升两倍,也供应不了这么强的身体。

    强行吃更多更好,人体也吸收不了。

    基因在崩溃期,实际上是在蜕变,它一点点改变,反馈到人体结构上,都是一次大的变动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不仅饭量增强,人体细胞储存能量与转化能量的性能,也会大大加强。

    同样吃一碗饭,炽诚哨兵能比普通人活更久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是基因在扩宽人体的能量库存上限,以适应日益增强的身体素质。

    身体素质越强,消耗越大,机器改进了、发动机也改进了,偏偏油箱小的可怜,怎么行?

    而这种蜕变下,带来一些并发症是很正常的,就跟渡劫似的。

    “快灭火!”

    基因崩溃说来就来,太突然了,但这反而是常态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临近崩溃期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发病,所以训练场准备了各种药物、设备。

    什么肾上腺素、呼吸机、灭火器之类的应有尽有,那都是历代崩溃总结出的经验。

    呼吸衰竭就机械辅助呼吸,心脏停搏就电击搏动,自燃……那就降温好了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拿出灭火器,扑灭霍克自燃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他的细胞仿佛在沸腾,不一会儿,胳膊又烧起来了!

    “霍克!”瑟提此刻也顾不上黄极了,拼了命地拿出各种药物,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不要给他吃药,所有药进入体内,都会成为滚烫的热浆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瑟提愣了楞,冲着霍克大吼道:“你坚持一下!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去医务室!”

    瑟提背起霍克,风一般想冲出训练场,却不料直接脚下一滑,带着霍克在‘超滑液’上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霍克从他背上滚落,滑出数米远。

    “啊!”瑟提连忙想爬起来,可却连四脚着地都立不住!

    他怎么也不能靠近霍克,反而自己在地上不停地摔倒。

    四肢滑稽地驰滑着,急得他疯狂骂娘!

    “发克!发克!这他妈哪个傻叉撒的!”

    瑟提真是急懵了心,关心则乱,直接骂自己。

    骂完了才反应过来是他自己撒的,这更是让他郁结难言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瑟提狂锤地板,他想砸坏钢板,砸出可以借力的凹陷来。

    可是超滑液效果太好,瑟提的力量虽然够了,但一拳下去,却滑溜溜地搓开,力道不能完全集中于一点。

    “快把我扔过去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“槽!这太难了!”

    不光是瑟提,好几个哨兵学员都冲进超滑液铺设的地带,却没一个能坚持站一秒的。

    他们摔打在地上,想相互扶持移动,却只能不停地转圈圈。

    有的人尝试自转翻滚过去,却几乎是原地打转。

    唯一的方法,就是互相踹一脚,可以各奔东西,在场中滑行。

    “瑟提,来!”有队友滑到瑟提身旁喊道。

    瑟提心领神会,猛地踹了一脚队友,两人顿时滑开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他想借此机会,滑到霍克身旁。

    但就在他们相互碰撞之际,霍克又狂吐一口血,疯狂抽搐,胸腹上的肌肉率先开始溶解。

    吱吱作响,犹如肉色的蜡油一般滑落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怎么会这么严重!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,心凉了半截,基因崩溃的症状有很多种,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就是体内大出血、器官衰竭、肌肉溶解、人体自燃之类的。出现一个都可能死,看霍克的情况,竟然是同时出现大出血、肌肉溶解和自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根据历来的病例,这种就属于注定死亡的情况。

    霍克根本熬不过去,必然是死亡的‘百分之八十二’中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不!”瑟提快疯了,他和霍克的关系最好,两人亲如兄弟。

    前几分钟大家还在欢欢乐乐地想整教官,转眼间崩溃期来临,霍克就要死了吗?

    “教官……教官求求你了……求你把他送去医务室……”

    瑟提以头抢地,崩溃大哭。

    他前面还骄傲的不行,此刻才知道什么最重要,什么不会求黄极的话,早就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瑟提抓挠着头发,心里已经无比绝望。

    哀求黄极把霍克送去医务室,也只是心中期盼一点奇迹。

    事实上从理智上来讲,霍克现在的情况,光明会的医生也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真难办啊……”黄极踏上超滑液,轻松滑到霍克身旁。

    他没有把霍克带去什么医务室,而是当场抽出一把手术刀,将其胸腹处溶解的肌肉直接挖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黄极下刀又快又准,甚至还把一些没有溶解的肌肉都给切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瑟提大吼。

    可很快发现,霍克肌肉溶解的情况消失了,尽管胸腹之处一片血肉模糊,但并没有扩大溶解范围。

    随后黄极把霍克扶了起来,一刀插进后颈肉,挖了个洞。

    然后伸出手指,探入洞中,两人就那么不动了。

    众人不解,他们不知道黄极具体是在做什么,但好像是在抢救霍克。

    黄极的确在救人,对于炽诚药剂导致的基因崩溃,他早已看穿。

    毕竟眼前这么多人,都是素材,第一次见到索米的时候,黄极就已经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进入崩溃期,并且也知道,谁的崩溃期会不会死。

    不过,命运这种东西,知道了就可以改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,以黄极的医术,还不足以解决这种基因崩溃,可现在却可以,关键就在于他能控制生物电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医术已经排名第二了……掌握体内生物电,对调理身体有奇效,竟然才排第二么……这意味着那个医术第一名的家伙,也能掌控生物电!”

    黄极一边想着,一边将体内的电能输送进霍克的体内。

    通过神经中枢,传到给身体各处,刺激他的隐穴!

    黄极在以前,只能刺激‘神宗经’上的隐穴。可实际上,人体内还有大量的节点是针所碰不到的。

    针碰不到,电流却可以。

    所谓基因崩溃,就是人体在蜕变时,太随机……

    对于这具身体而言,它在迈向一种未知,前方是什么,基因自己是不知道的,只有变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外星人知道,所以调配基因药剂,引导这种改变,使其朝着决定好的路前进。

    这样就不会走入岔道,进行会让生物死亡的变异。

    所以这种基因药剂本身是很安全的,奈何光明会的是盗版!

    炽诚1号的药效中也有引导,但引导效果太差,引导一条正确的路的同时还引导了八九条会死的路。

    是以死亡率,高达百分之八十二!

    黄极清清楚楚地看出,霍克的基因选择了错误的路,被药效引导着往死路上冲。

    不过,世间没有无解之局。

    黄极的电力不能引导基因,但是可以引导药力。

    “这几种化合物,根本就是错误的!停止吸收。”

    “唔,这些成分倒没问题,反而不吸收了,我帮你引导吧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迅速就能甄别出霍克的情况,简直比世界上最好的探测器还要精准。

    通过电流刺激隐穴,黄极引导霍克的身体,选择正确的药物,而排斥吸收错误的药物成分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把死路用栏杆围上,告诉霍克的身体:此路不通!

    然后独留下生路,甚至还促进其吸收,告诉基因一方通行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练成了电劲,我也束手无策了。”黄极专心输出自己的电力,为了能准确控制,他必须把自身的一部分,连接上霍克的神经。

    最好是神经中枢,这才能精确控制电流。

    不多时,霍克的症状就完全消失了,尽管身体血肉模糊,躺在地上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但是看起来,情况没有再恶化了。

    众人惊愕,瑟提趴在地上瞪大眼睛,呢喃道:“你……你能救他?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会死吗?”

    黄极专心引导霍克的药力吸收,根本没空理他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也不敢多问,生怕打扰他。

    拯救这种必死病例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但他们又期盼有奇迹。

    瑟提咬着嘴唇,希望这新来的教官真有那天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你若能救下霍克,我便是死了也值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