郊狼心事重重地倚靠在墙边,环抱双手,眼睛虽然盯着正在对着拳力测试机狂轰滥炸的男子,心里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新来的家伙,一定有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郊狼越想越在意,转身走出练武厅。

    “嘿!别走啊!再陪我练练。”测试拳力的男子喝道。

    郊狼回过头,见到男子的每一拳都打出一千公斤以上的成绩,嫌恶道:“啊……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恼道:“别啊,你用兵器啊,我们不一定谁赢谁输呢。”

    郊狼摆手道:“凯利,我有事,你自己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来嘛来嘛!”凯利不依不饶,脚底一蹬,如炮弹般来到郊狼身后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郊狼恼怒回头,直接掏出一把巨型银色手枪,冲着凯利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凯利吓得连忙抬起护腕,挡住了这颗子弹,但整个人依旧被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梆!”反观郊狼被后坐力带的原地自转四五圈,脚下滑出两米,撞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没让你用‘银牙’啊!”凯利懵逼道,看了看护腕,竟然有个不浅的弹坑。

    郊狼插好银色巨枪,严肃道:“你手痒,不如去揍一下学员,我没心思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凯利盘坐在地上道:“高级学员,一个个都迈入了S1,不能像以前一样揍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去揍一揍低年级学员吧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去哪啊!”

    郊狼走出门说道:“我要去见缪撒。”

    凯利摸了摸发凉的脖子,听到这个名字,都忍不住颤栗。

    缪撒是X13基地最强的男人,甚至可以说是纽约最强者,也是他们唯一见到过的涅槃者。一个S4的怪物。

    他不在军事区,而在普通物理系学员们上课所在的实验大楼。

    缪撒戴着一副眼镜,站在一栋巨大的圆筒建筑四楼,他面对着钢化玻璃,凝望着下面的实验场地。

    在那里,一台硕大的机器,正合成出一种果冻般的淡金色凝脂。

    这些凝脂被一群研究员,堆在一具塑料模特脚下,而在那塑料模特的体表,则覆盖着一层人造皮肤。

    缪撒淡淡地说道:“充电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一道强力的电流,被连通到‘果冻’上,果冻立刻自己动了起来,沿着模特的腿,如烂泥一般覆盖上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塑料模特全身都被这种凝脂均匀包裹,薄薄的一层,除了皮肤好像泛着淡金色以外,几乎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测试强度!”缪撒又说道。

    只见从实验场地周围的墙壁上,延伸出数十架自动速射炮,冲着那模特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枪管冒着火光,疯狂咆哮着,子弹在现场激烈撞击。

    塑料模特直接被轰飞了出去,身上所有被子弹击中的地方,都会出现淡金色的光圈沿着皮肤扩散,如同湖面被一颗颗石子碰撞似的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子弹怎么轰击,塑料模特都大体完好,表面的金色凝脂,被子弹击中的瞬间释放一股能量,把子弹偏斜开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命中胸口的子弹,都在胸前突然横着刮出一条金色火花飞开。

    “模特内部的支撑架断裂,它还是受到了足以杀死常人的压力。”很快就有手下汇报模特的受损情况。

    一名中年研究员,在缪撒身后说道:“至少这个版本,哨兵们可以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量产吗?”缪撒淡淡道。

    研究员摇头道:“技术上没有问题,但太昂贵了。一千克的‘纳米护甲’可以武装一名身高不超过两米的男子,但至少需要一亿八千万美金。”

    缪撒说道:“的确造价太高了,这个价格可以造三台火力机器人了,所以说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它在太空领域用处广泛,别的不说,它在抗压和隔热上,比宇航服好用多了,还能抵抗超高辐射……只要再加一套散热系统和呼吸系统……”研究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宇航服?”缪撒回过头盯着研究员,对方立刻不敢多说了。

    “海里希,我不是让你研究宇航服的,是你说研究一种能植入神经处理器的塑形材料,有助于你改进优化分子材料合成仪。”缪塞打量着那名研究员,对方三十多岁了,挂着熊猫眼,俨然在研究工作中殚精竭虑。

    海里希挤出微笑道:“当然,这种纳米智能材料,可以让分子合成仪的精度大大提高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它做成可以附着在人体表面的护甲,只是因为这种不成熟的版本,暂时更适合当做某种便携的防护服,战斗人员穿戴它很实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拿一套去用吧,缪撒,如果你觉得好用的话,再追加一些资金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缪撒盯着海里希没说话,海里希呼吸有些沉重,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郊狼赶到了。

    他在办公室外通过可视化的门铃说道:“缪撒,是我,有事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缪撒微微一笑,拍了拍海里希的肩膀,说道:“不要总想着上天,现在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生化技术上,你暂时不会有资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纳米护甲……你自己留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缪撒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郊狼。”缪撒一边问,一边朝实验大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郊狼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我想联络一下格兰妮。”

    缪撒停下脚步,奇怪地看着他,说道:“她在执行机密任务,无法与任何人联系。”

    郊狼追问道:“我知道,但是这任务已经太久了不是吗?四个月了,她到底还要失联多久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能问的,郊狼,她就算失联一辈子又怎样?只要在机密任务中,就不可与外界联系,这还用我告诉你吗?”缪撒不满道。

    他感觉郊狼就是在无理取闹,机密任务就是机密任务,哪有那么多废话。

    然而郊狼听到这话,拳头紧紧攥着。

    失联一辈子又怎样?这话是在暗示什么?

    如果格兰妮死了,那所谓的机密任务状态,是不是就要持续一辈子,也不告诉自己?

    郊狼追问道:“她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缪撒皱眉道:“不知道!我说……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缪撒见到郊狼担心的表情,恍然道:“哦!你喜欢格兰妮?”

    郊狼有些慌乱:“啊?我……”

    缪撒说道:“我早看出来了,不过你来找我,是我没想到的。别忘了规矩,回去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她是炽诚哨兵,你们有生殖隔离,你不是认真的吧?”

    郊狼急道:“有生殖隔离又怎样!我愿意用生命保护她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缪撒被呛了两下。

    他仔细地看了一下郊狼,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她是猫,你是狗,有个屁的爱情啊!”

    作为涅槃者,他早已不会在意一些羁绊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涅槃者活出了第二世。人体的细胞分裂次数,最多就是五十次,哪怕基因变异也加不了几次。

    但是涅槃药剂,可以给这个上限,再加五十次!寿命翻倍!

    如果是年迈者使用,他会在短短几年里,越活越年轻,恢复到青年时期,身体发育最成熟的阶段。

    排除其他意外情况,涅槃者的寿命极限是两百四十岁到两百六十岁。

    所以缪撒,今年一百零八岁了,依旧是青壮年。

    涅槃药剂非常稀有,每年就一瓶,并且只适用于RH阴型血的人类。对其他血型的人而言,它只是剧毒。

    是以光明会在极力地想要改进它,一点成功,全世界的政客与富豪,都会为他们所掌控,因为没有人……不想长生。

    无数财阀年年给光明会送钱,正是他们之中年迈的富豪们,在投资这项技术,期望自己有生之年,可以用上涅槃2号……或者3号。

    如果伦敦事件中,光明会就已经有改良的涅槃药剂,才不需要和英格兰的大臣们谈什么条件,那些人会求着为光明会效力。

    缪撒活了一百多年,整个人的性格与习惯,都不知道变了多少回了……

    外界的百岁老人,他们很多事已经力不从心,他们拒绝接受新鲜事物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知何时就会死掉,已不想再适应环境,所以人心沧桑。

    缪撒不同,他热爱新鲜事物,并且勇于尝试,他知道自己的生命还长着呢,所以同样活了一百岁的他,反而非常活力,与时俱进。

    他也曾有心爱的人,他也曾热血桀骜,但渐渐的,他对爱情、友情那种东西,并不会多么牵挂了。

    好兄弟死了,心爱的人老朽,时代在不断地变化,社会总有无数的新鲜事物。那些充满新鲜感的东西,一轮又一轮地占据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他在不停地适应新的社会,学习新的东西,性格与习惯也在不断地变化,女人换了无数个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缪撒都不记得当年爱的撕心裂肺的那个女人,长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无论是性格还是相貌,完全就是一个见识渊博的现代年轻人,参加过一战二战的经历,也并没有让他变得多沧桑。

    他既拥有哨兵强悍的体魄,又拥有升腾者的超能力,乃至还学习了无数杀人技巧。

    此刻,他还是一名优秀的物理学家与武器制造专家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欲·望,和光明会员们一样,只求再活五百年、五千年、五万年!

    “好好变强吧,不要想这些浪费时间的东西,也许有一天你也可以涅槃,只有活的更久,你才能尝试到更多的乐趣。”缪撒双手枕在脑后,悠然离去。

    他本意只是用猫狗举一下例子,表明他们不会有孩子。

    如此,什么爱得死去活来,都是假的,连个后代都没有,最终这爱情在心里什么也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却不料这样的例子,深深地刺痛了郊狼,人与人是不一样的,所以阅读理解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猫狗……猫狗不配有爱情么……”郊狼凝视着缪撒的背影,胸中一股怨火升腾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