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脸色惨白,嘴唇干裂,就好像失血过多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体电失衡,如果有人摸他,就会发现黄极的体温极高,这其实就相当于发电机过热。

    为了救霍克,他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电极细胞了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能产生电流,但功率太低,人体的局限性还是太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类似这样的电极输出,我每天最多持续四个小时。而我救一个崩溃期的哨兵,需要持续引导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黄极眼见霍克情况稳定,将手指从肉里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霍克已经成功度过了崩溃期,原本即便没死,也需要一两天时间才能成功的最终变异,仅仅二十分钟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瑟提趴在地上,小眼睛圆瞪地望着。

    这神情,像极了手术室外等候的家属,哪还有之前桀骜蛮狠的样子。

    人是很复杂的生物,再目空一切的人,也有脆弱的时候。再聪明的人,也有蠢笨的时候。再老实的人,也有残忍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而这一切,黄极皆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问他吧。”黄极故作虚弱地站起来,把众人提到没有超滑液的地方。

    随后独自走到休息厅,大口大口地喝着运动汽水,补充电解液。

    他虽然练成了电功,可这条路才刚刚起步。

    电功主要两个发展方向,强度与控制。

    黄极最多生成二十毫安的电流,这是极限,不是他承不承受得住的问题,而是他压根造不出来更高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缺点,功法上已经没办法弥补了,人体结构注定了这种局限性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的身体有一个专门发电的器官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控制,我虽然可以把电流沿着神经输送到身体任何部位,但离体之后我就没办法了。这都不是功法改进可以弥补的,必须‘硬件’上满足才行。”

    电功对推动进化有很大的好处,甚至可以说是进化的控制器。

    以电功引导,配合诸多化学物质改变,就可以篡改、添加基因序列。如果科学总结出什么基因变异可以导致什么,就可以定向进化,进化出自己想要的功能来。

    此刻黄极终于知道,为何外星人会有量产型的基因药剂了。

    他本认为只有量身打造进化药剂,才能百分百成功,毕竟连抗生素都有过敏的人,更何况进化药剂?张三进化了,李四服用同样的药,却可能死掉。

    所以黄极之前觉得,不会有量产型的基因药剂。

    但这,显然没有考虑‘低熵功法’的存在。当智慧生物可以控制体内能量时,就可以引导药效。

    不适合自己的药物也可以适合自己,这就像‘炼化’。

    本来对自己来说成功率只是百分之七十的药物,只要知道如何‘炼化’,就可以百分百成功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人为操作,弥补了剩下的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在外星文明中,任何特效药,都可以普及。只要把炼化方法写在说明书里,没有人会傻到药物过敏。

    “控制力、刺激因素以及知识缺一不可。电功就是一种人人都可以练出来的控制力,刺激因素则可以是药物或者外部设备、环境。知识则是建立基因序列数据库,知晓某段基因改变会导致什么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三者,第一个我已经有了,第三个只要我信息承受力足够,我也可以查询信息,预判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缺的……只是药物!”

    对于高等文明而言,唯有无数次的研究、试验才能总结出几种进化道路。

    而进化道路越往后越复杂,基因演变的可能性越多,是以指数增长的。

    但是黄极不一样,他有信息感知,只要物质基础足够,他的体魄越强,进化反而可以越快……

    他的研究成本太低了,低到只需要动动念头不晕倒就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霍克,你是炽诚哨兵了!你度过了崩溃期!”

    瑟提那边,已经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霍克自己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,体能充盈,他不管怎么挥洒体力,都不会觉得累,身体实在是没有体能了,也会继续压榨脂肪、肌肉来获取能量。

    普通人饿死,身上还会有很多肉和脂肪,看起来瘦那是因为脱水。

    但是炽人不一样,他们真的能把自己活活饿成皮包骨,体重减到百分之四十,最后器官衰竭而死。

    当霍克感觉自己身体没有疲倦后,就知道自己成功了。

    他与大家分享了这份喜悦,所有人惊喜地跑到黄极身边,拥簇着他七嘴八舌,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我叫龙,因为得罪了高层,被认为思想有问题,连降三级,现在是一名29级教官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约克死了,所以我来接替他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听了黄极的话,众人吓了一跳,连降三级还有29级?所以新教官原本是32级大佬吗?

    得罪了高层?思想有问题?

    他们听了这些话后,依旧追问:“所以您到底是怎么帮助霍克度过崩溃期的?肌肉溶解、人体自燃这些都是必死无疑的特征。”

    任谁都想要个解释,突然有人能救崩溃期的学员,这可是惊天大好消息!

    亚当斯趴在地上,眯着一只眼,看向黄极,心说:“这个弥赛亚好厉害,竟然破解了光明会都没有破解的难题。不过现在看你怎么办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只见黄极冷笑一声摇头道:“谁说崩溃期一定会死人的?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八十二的死亡率,是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所造成的,事实上,组织早就有办法救治崩溃期的学员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瑟提等人懵住了。

    黄极斩钉截铁道:“只要及时救治,崩溃期的存活率是百分之百!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,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!

    当然自信,因为对他来说,的确是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可这话,对学生们的打击太大了!

    他们虽然还没开始经历崩溃期,但在这个学校,早就见识过无数学长,死于崩溃期了。

    那惨烈的情景,一年又一年地烙印在他们心中。

    组织上从来都是束手无策,任由这种基因崩溃,杀死大部分的学员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告诉他们,其实组织能救?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你!你撒……”有人本想说黄极撒谎,可是又住嘴了。

    因为霍克这样的例子,就在眼前!

    必死无疑的情况,人家教官却救回来了,本该长达一两天的折磨,也二十分钟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事实胜于雄辩,真的有救!

    原来不是没办法,而是不想救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明明可以救大家,组织还要让大部分人崩溃致死!”瑟提咆哮道。

    现在没人关心,黄极到底是怎么救的人。

    矛盾被黄极一句话,甩到了光明会高层上,旁边的亚当斯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这也行?不仅不用解释自己的能力,甚至还引起了学员们的愤怒。”亚当斯迷瞪着一只眼,没想到黄极真的能把所有人忽悠得团团转,难不成要搞个大新闻?

    黄极叹气道:“不救的原因很简单……我们光明会掌握救助之法,会扼杀你们的潜力,它提前结束了这最后的基因适应!”

    “相反,在自然选择下,成功活下来的哨兵,潜力更强,不仅如此,你们身上很可能会诞生,有利于研发炽诚2号药剂的因子。”

    瑟提瞪大眼睛道:“我们……是试验体?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本来就是!瑟提,我知道你,你是这一届的天才。据我所知,你八岁就成了孤儿,被组织的收养机构选中,因为你从小体魄强健,又知恩图报,所以被送进基地注射了炽诚药剂的测试版,因为没有任何排异反应,所以留下来被分到哨兵班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都是这样,而你知道那些对升腾、炽诚药剂有排异反应的孩童,都送去哪了吗?”

    微量的测试版,相当于药物皮试,如果连这都有排异反应,意味着不适合成为哨兵、升腾者。

    这种孩童,就是阿兰!

    “那些孩童被送去作为试验品了,测试新药。”瑟提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们都知道。只不过他们认为,自己和那些孩童不一样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只不过是被留下来培养,等到成年注射炽诚1号而已,难道就不是试验品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五十步莫笑百步。你们是更高级的试验品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一百个没潜力的哨兵,和十几个有潜力的哨兵,组织需要的是后者。你们以为强大的组织,差这几个人吗?在武力上,我们已经傲视各国。”

    “相比起几个兵……组织更希望拥有升级版的药剂!更希望获得突破,求得长生。”

    这对满怀热血,马上就要成为光明会炽诚哨兵的学员们,是无比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他们很骄傲自己的身份,他们曾以为自己和那些送去试药的孩子,不一样。但现在看来,只是五十步笑百步,他们并不会跳出某种阶级。

    显然,黄极夸张了,光明会是真的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但现在被他一说,原来整个哨兵培养,都只是一场实验。一切是为了在基因药物技术上获得突破,求得长生。

    士兵?其实不是那么缺,死掉几十个,又算的了什么呢?

    瑟提等人的积极性、旺盛的斗志,一下子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我们只是试验品,那你,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呢……”瑟提苦涩且低沉道。

    黄极露出灿烂的微笑道:“因为我不这么认为啊!”

    “谁让我思想出了问题呢?”

    霎时间,这些年轻人,都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几十双眼睛,齐刷刷地看着这个思想出了问题的教官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