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里九点,马可驾驶着他的爱车,进入布鲁克林区。

    突然两个陌生人从路旁跳出来,拦在马路上。

    马可急刹车,咀嚼着口香糖,探出窗户冷笑道:“我建议你们最好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准备好教训教训这两人了,却不料两人把他车逼停之后,扭头就跑,丝毫没有其他意图。

    “嗯?”马可一愣,隐约感觉到不妙。

    “噗!”突然一发狙击枪从楼上射下来,打碎车窗,命中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马可大惊失色,这是有预谋的暗杀,不过这一枪并没有击中要害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手捂着伤口,身体迅速地从车里翻出去,滚向小巷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舌头向外吞吐颤动,感应着黑暗的小巷子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马可立刻察觉到黑暗的深巷里站着一个人,生机澎湃,正在向自己逼近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马可喊道。

    但是黑暗中那人并不说话,一拳轰来。

    马可喉咙里,发出咔咔咔,如同弩机绞盘转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发口香糖,从马可的口中激射而出,其甚至突破了音障,在其面前绽放出一层空气激波!

    怎料对方似乎早就提防他有这一招,早早举着盾牌冲上来。

    口香糖梆得一声巨响,撞上盾牌然后弹飞。

    黑暗中那人身形顿了顿,又踩爆地砖,如炮弹般轰来。

    “S2!”马可迅速判断出对方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胸口中了一枪,本就伤势不轻,见到对方实力如此惊人,便知道自己可能要栽了。

    但既然跑不掉,不如拼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他咬碎自己两颗牙齿,口中再度响起咔咔声,手上摸出一把匕首,整个人突然赖地,仰趟下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那人果然顺势一个盾击,居高临下,狠狠地俯冲砸下来。

    敌人在上他在下,马可面色狰狞,眼睁睁看着金属盾牌砸下,他全力举起匕首顶住。

    “梆!”

    火星四溅,盾牌被微微偏转,砸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顿时马可肩胛骨爆碎,血肉稀烂。

    对方力气本就比他大,又是俯冲下来,他匕首挡驾也只是勉强偏移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对方并不想杀他,这招盾击从一开始就是偏,没有冲着要害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留手了,那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马可口中再度发出爆炸声,两颗碎牙和着血喷射而出,自下而上,直击持盾那人,势要洞穿其咽喉。

    怎料如此凌厉的一击,被对方用肉掌挡下,虽然碎牙穿透其手掌而出,可也被从侧面施力,拍出几度偏转,从对方脖颈边缘擦过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马可这几手绝活,很少有人能第一次遇见就化解掉。

    不熟悉他招式的人,往往会被他秒杀,至少也会重创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眼前之人,接二连三地挡住他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就好像……是我的熟人一样?”马可最后想到。

    “嘭!”对方用盾牌狠狠砸在马可头上,顿时将其击晕。

    很快一群人打着手电筒走进巷子,手电筒照在持盾人身上,其正是恶龙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这人有点厉害,S1中的顶尖角色。”恶龙看了看被洞穿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华从基地里,传出了这么多情报,又有阿兰先手打中他一枪,你竟然还受伤了。”诺奇拉笑道。

    恶龙不在意道:“还不是说要活捉他!我留手了,他却抱着必杀我的决心。我受点伤也是活该!”

    “把他带走吧,我去处理汽车。”

    恶龙扛起马可,诺奇拉开走汽车,众人收拾现场,很快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,这些日子,黄极已经与学员们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在他的调·教下,哨兵学员们的精气神,都和过去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哨兵学员们都像个憨批,他们毫不掩盖自己的情绪,怒就是怒,傲就是傲,瞧不起谁都是写在脸上的,喜欢谁也是写在脸上的。

    这种性格,其实是光明会有意培养的,方便驾驭。

    若是实力强大的哨兵们,还聪明绝顶,甚至广结人脉,情商爆表,那这工具就不称手了。

    在黄极有意的纠正下,瑟提等人开始注重集体,尽管效果一般,但至少,已经开始有这种意识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他们人人都是核心,都习惯当C位,现在作战时,至少知道该辅助时当辅助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,每天都有学员进入崩溃期,但是在黄极尽心的救治下,一个也没死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随着越来越多的学员深切体验到从濒死边缘被救回来的感受后,他们对黄极皆是发自内心的尊敬。

    除了与学员在一起,黄极还游荡在各个地区,混了个眼熟。

    与许多研究员、保卫部的守卫见了几面,获知了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“嘿,趁着你还没有事发,我们撤吧。你到底还要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在黄极的房间里,亚当斯把玩着那对磁力手铐。

    反观黄极,则操作着已经到手的3D打印机,制造着一个接一个零件、工具。

    需要什么材料,直接去仓库拿,如今有这么一偌大的基地后勤做保证,他自然要趁机造点好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制造炽诚药剂所需的精密设备,比如修理一下佛骨指。

    “住在这多舒服?好吃好喝,还受人尊敬,我恨不得在这过年。”黄极说笑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看着黄极拆解一根手电筒似的金属圆柱,好奇道:“弥赛亚还有这样的好东西?”

    他有些眼光,佛骨指乍一看平平无奇,可若仔细端详,就会发现内部金属壁的一些纹路,并非自然纹路,而是无比规律的如同线路图般的超精度蚀刻。

    精密到他所看见的每一条比头发丝还细的线条,其实都是由亿万条更细的纹路构成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他用肉眼无法证明这一点,可那些细微线条前所未有的质感,就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涉及机密,不便相告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瞪大眼睛道:“啊?几个月不见,弥赛亚也成大组织了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不说算了,我这条命是你救得,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黄极孤军深入,假冒教官,他亚当斯早死了。

    之后,黄极还以要拿他做试验为由,将其从那群学员手中带走,藏在这间屋内,安然至今。

    脱离了黄极,亚当斯哪里都去不得。

    “话说你肯定有事需要我帮忙吧?不然你之前,完全可以把我送出去,顺带给卡罗传递消息。可你却偏偏把我留下来。”亚当斯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当然,除了你,我身边实在是没有可以当做试验品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实验重地,我这种教官进去,还没有你进去方便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愣,说道:“你之前跟那群哨兵学员说,要把我送去实验室当小白鼠,不是骗他们的啊?”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我喜欢用实话骗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暂时放下了佛骨指,操作旁边的3D打印机制作着什么。

    亚当斯惊道:“你是说那栋实验大楼?你不会想让我进去偷东西吧?找死啊,X13基地,我踩点了三年,我比你熟!你知不知道这里住着一个超级怪物?”

    “他叫缪撒,整个东海岸最强的男人。他就是光明会在纽约最大的定海神针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极将打印出来的东西取出,随手扔给了亚当斯。

    亚当斯接过一瞧,正是一根黑乎乎的小棍子,上面有着神秘的纹路,整个观感就像是一根魔法杖。

    “你造根魔杖给我什么意思?别告诉我你要教我施展魔法?其实我是梅林转世,三千年未有的魔法天才?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这东西可以保你一命。遇到缪撒,你直接拿魔杖指着他,疯狂大喊‘欧透·咋瓦莫惊多’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,语调极为古怪,中气十足,还裹挟着狂野与癫狂的气腔声。

    亚当斯都听傻了,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“你当我白痴啊?这种骗小孩的玩意儿,你就想让我去对上缪撒?”亚当斯不满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好好学,好好练,记住我的语气和强调的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你口中无敌的缪撒,最怕这招!”

    亚当斯一脸懵逼,握着黑色魔杖,也中二地来了一句:“欧透~咋瓦莫惊多!”

    然而什么也没发生,他呆滞片刻,将魔杖摔在地上道:“这不还是骗人的嘛!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这的确是个样子货,这招谁也唬不过去,除了这位东海岸最强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信我,否则你会死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回想着黄极忽悠众多学员的神奇,也只得再捡起魔杖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我会把你带进研究所,之后你就正常发挥,把自己当做成一个和光明会有血海深仇的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是……”亚当斯嘀咕道。

    黄极画了一副画像,递给亚当斯道:“其他人你不用管,你只需要在意这个人就行了,他叫海里希,实验中心的主要项目负责人。材料学、航天工程学、宇航动力学的天才,一直在致力于开发宇宙飞船的主控系统、维生系统……”

    亚当斯啧啧说道:“光明会人才济济啊,你是想要它的科研成果?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我不要他的科研成果,我只要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喂,我自衬人脉还不错,米国大大小小的帮派我都熟,但你要说让我去拐光明会的人,抱歉,我没你那口才,你太高估我了。”亚当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知道光明会忠诚度最低的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被视为试验品的孤儿们,他们的三观早已将这当做正常的事,而不敢反抗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被视为炮灰的下层人员,他们为了钱,为了利益,早就把命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对光明会没有丝毫忠诚可言的人……是科学家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揉搓眼球道:“那又如何?科学家不也得屈服于力量,屈服于权势,屈服于名利,屈服于光明会完善甚至超然的研究环境?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个就不一样了。”黄极将早已准备好的一块U盘,递给亚当斯。

    亚当斯不明所以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份很普通的离子推进器设计数据模型。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