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十三日,凌晨五点,黄极终于将佛骨指的一项功能修复好了。

    力场偏斜护盾!

    在佛骨指的尖端,是可以释放出一小片强电磁力场区,可以抵挡、偏斜所有经过这片力场的物质,就像一面立体的五菱盾。

    小则巴掌般大小,大则可有两米高。

    它呈现什么颜色,取决于功率大小。最低是透明,其次是红色,最高是蓝色。

    单凭透明护盾,大抵也就是偏射子弹和阻挡一些小型炮弹,而想要阻挡重型炮弹就得红色了。

    质量越大的物体,速度越快的物体,抵挡越难。

    “终于勉强恢复出一项功能了,可惜材料还是太差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能释放出红色偏斜护盾,如果强行释放出橙色护盾,我造的40个小流量控制模块,一定会爆炸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都不用测试,就直接知晓自己修复出的程度。

    拿地球技术层次的材料,去修复佛骨指,就像是让古代的工匠,打出精巧的铁片来,去替代一辆跑车发动机缺失的零件。

    太勉强了。而想要更进一步,就得把3D打印机改进,让它能生产精度更大的零件才行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对付常规攻击,这力场护盾已然足够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更方便地操控它,黄极还把佛骨指的造型给彻底改变了。

    它本来就是当年释迦摩尼组装起来的,因为想做成人形金身,所以这个部分是个手指状。

    如今黄极将其拆开重装,直接给改成了护臂,可以直接套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就是有点重……”黄极左手穿戴上佛骨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就只是个金属护臂,这在光明会强者身上很常见。

    譬如萨雅从护颈到护腕,再到脚上都有特种钛合金防具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黄极美美睡了一觉,醒来后盘算了一下时间,在下午一点时,把亚当斯押送到科研区的实验大楼。

    黄极在基地的档案里,是有完善资料的。

    权限也不低,押送着亚当斯,一路走正常程序,便径直来到了实验大楼的地下。

    “真的行吗……”亚当斯低着头嘀咕道。

    黄极目不斜视地说道:“照我说的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到了地下三层,黄极将亚当斯交接过去,随手签了个马可的名字,便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剩下亚当斯一脸幽怨地被两名守卫押走。

    黄极一路过来,走的虽然是正常程序,但是签的都是马可的名字,不仅如此回返时,也不断用佛骨改变电子记录,统统换成了马可。

    当黄极回到实验大楼的第一层时,还刻意放缓了脚步。

    没多久,迎面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走来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年纪轻轻,斯斯文文,透出一股博学多识的气质。

    黄极很自然地微微点头行礼,笑道:“你好,缪撒。”

    缪撒嗯了一声,心不在焉地走过。

    突然,他回过头,看着黄极离去的背影,觉得这人没见过。

    缪撒也懒得追上去问了,转而问楼梯前的守卫道:“刚才过去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守卫如实回答道:“新来的教官,他抓到了杀害约克的凶手,直接处理成试验体,刚把人押送下去。需要调看他的资料吗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不必了。”缪撒并没有多关心,随意瞟了一眼桌上的登记名单,记下了马可的名字,便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黄极返回军事区。

    郊狼已在他门口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电弧炉我已经拿到了,就在我房间里。”郊狼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惊讶道:“这么快吗?你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郊狼心中一暖,说道:“放心,电弧炉和3D打印机,实际用途并不大,基本上都是放在仓库吃灰,无人看管,偷出来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实验室里的分子合成仪恐怕是拿不到了,我实在也没有权限深入那里。”

    所谓纳米工业三件套,3D打印机精度不够,很多特别精密的造不出来。

    电弧炉虽然很实用,但光明会的现代基础工业也很强大,不就是个精炼矿物质的机器而已,电弧炉只是更方便,更便携。大规模生产还是比不上冶炼厂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,真正有划时代意义的,只是分子精密材料合成仪。

    它能把铜铁铝钛等原材料,轻松合成想要的合金。有什么新设计出来的合金配方、分子材料配方,直接用它就能造个样品出来,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就这么偷着东西离开吗?我要做的事,本是正确的!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些猜测,而背叛组织?”黄极犹豫道。

    郊狼冷声道:“你非要等到别西卜带人来处决你,你才死心吗?到时候你想走也走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,不要对那些人抱有妄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快压不住了,保卫部长别西卜,今天已经多次询问学员崩溃期死亡数的事,全被我打岔拖延住,没有看医务室的上报。”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迟早会被发现的,本也没什么能隐瞒的。别西卜很快就会亲自来查吧,我会把我的主张一五一十地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他怎么处置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!迂腐!”郊狼气道:“那个马可,是大前天的调令,结果今天还没来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用用你的脑子,好好想想!这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黄极沉默,神情挣扎。

    郊狼低吼道:“那个马可,是带着目的来的,他就是在等你的事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所谓的兄弟,就是要等你犯下大错,然后将你推至深渊。”

    郊狼这几天,忙前忙后,一会儿去保卫部找他们聊天,一会儿又去总务部旁敲侧击真正教官马可的纸质调令有没有人看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甚至还去工程区,帮忙把高能电弧炉给偷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纳米工业三件套,黄极已得其二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他几乎就没做什么,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用光明会的资源修理、改造佛骨了……

    搞得好像,郊狼才是主谋一样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郊狼的确是这么以为的……他自以为策反了一名热爱伙伴的同事,而竭尽全力地想保全他。

    尽管‘龙’显得有些迂腐,但他的本意以及他想要改变的事,是郊狼所敬佩的。

    郊狼叹息一声,按着黄极的肩膀说道:“龙!你该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带着设备,去找卡罗!你一定得活着把东西交给他!”

    郊狼眼神,充满了真炽与焦急。

    黄极凝视着他,终于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郊狼微笑,殊不知黄极故意在这跟他纠结,便是在等别西卜的到来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房间,郊狼说道:“你直接把设备装上车,盖上布就行了,不必顾忌监控。你有十分钟的时间,有人来我会提醒你。准备好之后,你就开着车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假意追杀你,用银牙帮你轰开大铁门。”

    说罢,郊狼在广场的入口处望风。

    黄极则大摇大摆地把设备送上一辆装甲运输车,刚把车厢门关上,人还没走到驾驶位呢。

    突然一群保卫部的人闯到了广场。

    为首的,正是别西卜,一名S3的强者,他比萨雅还要强。

    “龙!”别西卜并没有注意这辆装甲运输车,因为这里停了很多车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就看到远处的黄极,便喊了一声,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黄极听到,便没有上车,顺势从车旁走过,迎向别西卜。

    远处的郊狼扶着腰上的枪,心里暗自焦急:“发克!就差一步了!别西卜竟然这个时候过来!”

    “龙,别过去啊!直接上车,冲出去啊!”

    “干他啊!”

    郊狼见黄极老实地从车旁走开,走向别西卜身旁,顿时面色懊恼。

    黄极不先手开团,他就不可能趁机开枪,假装追杀,实则掩护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他心里还是抱有幻想。”

    郊狼认为‘龙’只是不够决绝而已,没有像自己一样,最珍爱的人死掉的那种疯狂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这种疯狂,所以还抱有着‘说不定上头会听我的’这种狗屁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郊狼想要割裂‘龙’对于光明会最后的留恋,因此不断地逼他叛逃。

    想了想,郊狼转身钻进通道,朝训练场跑去。

    “龙走不掉了,看来只能B计划了。”

    郊狼赶在所有人之前,冲到了B3训练场。

    八十二名哨兵,这几天就没有离开过训练场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,有的则在配合训练。

    郊狼闯进来直接吼道:“龙教官被抓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瑟提第一个翻身而起道:“你说什么?龙教官为什么被抓了?”

    “笨蛋,当然是因为救我们的事啊,没有上面的命令,他擅自行动,现在恐怕已经停职关押了吧。”索米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想起黄极之前说过的话,意识到肯定是因为他们的事,便都站出来,要去找黄极。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都去!”

    这里有八成的人,都被黄极救了命。

    哪怕本来就不会死的,也有最要好的兄弟被黄极救了。

    黄极是为了他们而犯下重罪,无论如何,他们也得站出来去说说情,支持他。

    路上瑟提问道:“这么快就有新教官来顶替了?”

    怎料郊狼冷声道:“有个屁!他就要被处决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学员们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他不是说只是降级吗?”

    “龙教官自己说没事的啊!”

    学员们大惊失色,回想起黄极安稳他们,要相信高层的话,此刻只觉落差极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没事,无论他的主张是否成功改变高层的安排,他都必须被处决。”亚姆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他对于郊狼带来的消息,竟然丝毫不吃惊。

    索米回头看向他,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亚姆沉声道:“为什么?我们是工具,这就是原因。工具是不可以挟迫使用者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结果对我们和未来的哨兵而言,是好是坏,龙都必死无疑,因为他背弃了光明。”

    索米不可置信道:“怎么会这样,他不是有兄弟吗?”

    亚姆斜眼道:“龙教官说他被派来,是有涅槃者暗示他这么做,可在我看来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把一个有能力、有想法救我们的人,送来做我们的教官……我倒是觉得这是巴不得他死啊。”

    “下达这个调令的人,恐怕无论龙教官怎么做,也会有莫须有的罪名,害死他吧。”

    亚姆一番话,直接把问题点透了。

    这让郊狼有些惊讶,哨兵里竟然还有聪明人……

    而且看亚姆的样子,似乎是早就想通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想到了?为什么你不早点告诉龙教官!”瑟提怒道。

    亚姆低头道:“龙教官肯定也想到了,所谓让我们相信高层,只是怕我们反抗组织。这是他一个人要做的事,龙教官不希望把我们牵扯进来。”

    学员们都呆滞了,竟然是这样。

    有些事,黄极不说,远比直接说更有效果。

    此刻学员们,只觉得血往脑袋上涌,瑟提血气最为旺盛,头顶又冒烟了。

    瑟提看向霍克,霍克同时也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点头,一齐冲了出去,奔向广场。

    “亚姆!你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!”索米怒道,他和亚姆的关系最好,却没想到亚姆把这想法给瞒住了。

    亚姆羞愧道:“对不起,我几次都想说,但我怕说了,你们会太冲动……而拒绝被救治。”

    他怕索米,渡不过崩溃期。也怕索米冲动地反抗组织。

    在亚姆看来,对上缪撒,是必死的。

    作为第一个喊黄极为教官的人,亚姆恰恰是对黄极没什么感情的人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亚姆更希望索米等人,就这么懵懂地被救下,完美度过崩溃期。

    然后在龙教官被处决后,还无知地以为他只是降级了。

    这样,他和索米就还是光明会的好孩子,牺牲者将只有一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对黄极的行为,没什么触动,他只希望自己和索米好好活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切还是被郊狼点破了。

    索米看到瑟提和霍克已经冲出去,一咬牙,也想冲进广场。

    亚姆一把拉住索米,死死盯着他,近乎哀求道:“别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也自燃了,没有他,你已经死了。”索米甩开亚姆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十名哨兵学员,也全部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亚姆顿时恐慌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