瑟提他们在黄极被俘后就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蓬头垢面,伤痕累累的龙教官,被人挟制着,大喊:光明会是大家的。

    还道他受了很多委屈,顿时忍耐不住热血,冲上来想要解救他。

    事实上,瑟提等人,根本不在乎什么光明会是不是当人畜生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在乎的,是龙教官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位教官,违抗上命,救了大家。为了不让大家造反,独自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活下来,短短几日的相处,大家已经喜爱上了这位教官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竟然要因为救了大家,要被处死。

    照哨兵的脾气,忍不了!

    他们压根不在乎什么大道理,唯一能让哨兵造反的,只有感情!

    “教官!我们来救你了!”不仅是瑟提和霍克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,还有八十多个热血少年。

    别西卜抬起粗壮的手臂,挡住了瑟提的拳头,同时一个飞踹,将霍克踢飞。

    “放肆!他已背弃光明,就当处决,教你们的规矩都忘了吗!”别西卜没有乘胜追击,架开瑟提之后,反而怒吼。

    瑟提怒道:“我认罚!被处决也好,但你要放了教官,不然我打飞你!”

    这既是他的真实想法,直到此刻,他也并不是想叛逃,而只是想要救黄极。

    如果保卫部此刻放了黄极,这八十多个学员都会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但显然,黄极在别西卜等人眼中,就是个妄图造反的叛徒,必须死!

    别西卜气急,转而看向黄极道:“你都教了他们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好哇,短短几天,就已经对他们传播了自己害人的思想!”

    黄极皱眉道:“我没有害他们!我只是教会了我的学生,什么是活着!”

    “教官!你也要活着!”瑟提等人咆哮着响应他。

    别西卜瞪着眼,心说这群哨兵学员,竟然已经被荼毒如此之深。

    “反了!反了!看来这届学员都留不得了!龙!你必须死!谁敢阻拦,一概处决!”别西卜坚决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完全把黄极当做一个思想有问题的教官,以暗中煽动学员,妄图造反的狂徒。

    而这些学生,也都是被其愚蠢的价值观煽动了,都成了反贼!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瑟提梗着脖子,毫无畏惧道:“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“想要动我们的教官,先杀了我!”

    在学员们的视角中,这是另外一个故事……

    一个教官为了救大家而牺牲,大家也愿意为了教官而死战的关于感情的故事,一个保护的故事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故事的最后,教官必须死,而谁敢阻拦,一概处决的话。

    那就战吧!炽诚哨兵,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“风暴已经掀起……格兰妮,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。”暗中,郊狼扶着枪,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中,这是第三种故事,一个名为报仇的故事……

    一切,都是郊狼所策划的!他在幕后推波助澜,说服了一个对高层抱有幻想,不敢以更激烈的手段反抗的龙。

    煽动了懵懂无知,不知道教官在为了救他们而去死的学员们。

    郊狼决意要掀起一场狂澜,无关于野心,无关于理念,无关于任何实质性的回报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不图,他只是想让反抗光明会的势力发展起来,最后给格兰妮报仇!

    郊狼已经理解了,当年的卡罗为何变成了恶龙。

    “轰!轰轰轰!”

    别西卜面对围攻上来的,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他须发皆张,一拳一个,将数名学员轰飞。

    这人太强了,随手一拳就把空气打得哭嚎,学员们都是S1的战力,唯有瑟提吃了一拳,还能稳稳站住。

    他们单个完全不是别西卜的对手,热血之余,学员们把配合什么的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,也敢造反!珍惜生命不好吗?”别西卜先出了一层汗,随后滚烫的皮肤将其灼烧成丝丝热浪。

    他一脚踩在一名学员身上,脚下发出骨骼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黄极突然说道:“住手!我已经束手就擒了,你放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让他们造反,这是我自己的主张,你敢伤他们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?”钳制黄极的守卫都愣了。

    别西卜一脚踢开一名学员,看着黄极都乐了。

    这说的是人话?

    被他一拳打飞,又被米修一招击落,实力也就是S1,竟然说自己是故意束手就擒的?

    别西卜是S3,米修S2,另外两名守卫也是S1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这个叫龙的家伙,竟然在此大言不惭!还不客气了!

    看着黄极惨兮兮的样子,双手还被磁力手铐锁死,大家都不觉得他能翻什么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天这里,敢对我抬起拳头的,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要死!”别西卜笑道。

    黄极压抑道:“你……不要逼我!”

    突然,米修睁开眼睛,大喝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只见黄极的小马尾辫,突然炸开!

    发丝乱舞,这些黑色的细线飘荡起来,如肉须般舞动,绳子直接被头发崩断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极的手铐也突然自动解开,双手一左一右,从身后奇袭两名守卫的后脑。

    夹着他的两名守卫,根本没反应过来,还在那笑呢,就被一股电流射入脑中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两人眼睛一翻,脑中嗡嗡响,几乎就要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米修已经拔刀了!

    “飒!”依旧是那一刀碎叶斩!

    黄极也依旧是抬手格挡,但这回碎叶刀却没有砍在护臂上。

    而是在距离护臂还有半米时,猛地被一股力道一拽。

    米修的刀刃顺势一递,送到了黄极右边站着的守卫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那名守卫已经昏迷了,身体正在朝地上软倒,正好接住了这一刀。

    而刀势不减,他的脖子并没有坚韧到可以阻拦这快若闪电的横扫。

    “唰!”这一刀突然一挑,斜斜地从黄极头上越过!

    随后,又猛地一个落叶斩,砍死了黄极左侧的守卫……

    别西卜正蔑视地看着黄极,且等着米修一刀斩杀他。

    怎料米修这一刀,快是快,强是强,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耍帅,斩出一个‘7’字!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,只见刀光闪烁,晃了个刀花,黄极左右的两名守卫便都被斩杀。

    唯独黄极,什么事都没有!

    “好刀……诶诶?”别西卜差点闪了腰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别西卜是真没懂,老老实实一刀斩过去不就完了吗?晃个刀花干什么。

    米修也愣了,他明显感觉到一股看不见的力道,偏斜牵引了他的刀势!

    不仅让刀递进了一步,还在黄极那里,抖了个大波浪!

    三人站一排,他莫名其妙斩出了一个7字刀花,秒了两个队友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他的真实实力!”

    米修大惊,连连退后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教官果然是故意被抓的,都是为了我们才没有还手,束手就擒的啊。”学员们都没看清,一转头就见到两名守卫死了,而他们的龙教官已经挣脱了手铐!逼退了米修!

    瑟提等人眼前一亮,教官这实力保底也是S2巅峰。

    果然,龙教官如此厉害,完全是因为不想他们背负造反之名而故意被抓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暗中的郊狼也嘀咕道:“果然之前还对高层抱有虚妄的期盼啊。现在看清了吗?龙!大家都要救你,你不出手,就是白白害死大家啊!”

    “拿出真正实力来吧,只要赶在缪撒插手之前,逃离这里就好了!”

    米修拉开数米距离,对别西卜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是他有古怪!他的超能力是头发!以我看不到的形式,偏转了我的刀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快了,我没看清……”

    米修的拔刀斩,是要靠液压传动,蓄力斩完,就后继无力了。

    只见米修再次咔嚓两声,跟给霰弹枪上膛似的,把右臂折回去,重新插刀。

    同时眼睛死死盯着黄极,回想着刚才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之前好像空气有一股无形的波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气?还是某种力场?升腾者若能进化出释放磁力的功能,那是绝顶的天资了!整个光明会才一个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……总之必然跟他的头发有关!”

    米修心里思索着,他除了身体有液压传动系统以外,还有次声听觉。

    范围不大,只能勉强听到部分频道的次声频率,属于他的附属能力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他也能聆听到人体器官的振动音,经过一番训练,他能判断出一个人哪里在用力,血液是否上升,肾脏功能好不好,大脑是不是在剧烈思考。

    黄极的头发飘舞之前,米修就感觉到了黄极的身体发生了蜕变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润物细无声,缓慢而悠长的改变,似乎是经过连绵不绝的前奏,最终贯穿到了终点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的神经网络极度发达,神经末梢甚至延展到了头发里,每一根头发丝里都有神经!”

    “头发本身也被活性化了,如器官一样具有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他的能力吗?我记得他的升腾者资料里写着,超级发达的感官与神经系统,但是并没有详细记录头发还能活性化啊,这种‘变身’难道可以收放自如?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隐瞒了自己真正的能力啊,很早的时候,就开始对组织有所保留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这头发到底有什么具体作用呢?无形的力量架开了我的刀……难道他的头发可以放射磁场?”

    米修迅速思考着,却见黄极已经抛下他,冲杀到别西卜身旁。

    “抱歉,拖累大家了,既然我们罪无可赦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依旧只教大家……活着!”黄极大喝道。

    瑟提等人眼睛一亮,想起了之前教官教他们的配合!

    一对一,他们与别西卜的实力天差地别,但团结协作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凌空一脚,飞踢向别西卜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太慢了!太慢了!”别西卜在黄极这一脚的时间里,连击三拳!

    “梆!梆!梆!”黄极左手连续三次格挡,精准招架。

    “反应倒是挺快!”别西卜发现黄极能轻易看清他的拳路,他刚出手,黄极就做出正确的格挡。

    更令人惊讶的是,黄极并没有被巨力震飞,反而身体横向一滑,莫名其妙,似乎从虚空中借了一股力!

    凌空横移,折到他另一侧,护臂当头一砸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什么能力?”虽然出乎意料,但别西卜后发先至,巨手一抓,凌空捏住了黄极的左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别西卜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突然脚下踩踏的学员,趁他没注意,突然一脚踹向他裆部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前后左右,都有学员夹击,相互之间并不干扰,却步调协同!

    飞踢!膝撞!肘击与上勾拳!

    就在别西卜抓住黄极手臂的同时,他遭受了六名哨兵学员的强攻。

    “嘭!铛!噼啪!嘭嘭!”

    别西卜左手连击两下,震飞正面的两人,随后脚下侧踢,将左边的一人踹飞。

    之后身体跳起来,躲开下三路的偷袭,顺势自转两圈,踢飞了背后偷袭的两人。

    一秒之内,他接连招架了六路围攻!

    身形矫健,出手快若闪电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借助着自转的功夫,手上抓着黄极的左臂,狠狠甩了个大风车。

    “轰!”黄极被巨力甩飞了出去,直接砸出了广场,轰进到一条C号通道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甩飞黄极的同时,米修大喝一声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别西卜一愣,猛地抬头。

    只见瑟提从高处俯冲而下,一招居高临下的肘击,狠狠地砸中了自己的天灵盖!

    “还有我呐!”瑟提爆吼道。

    原来围攻的并不只是七个人,前后左右,包括黄极都只是幌子,霍克与几个队友,合力将瑟提送上高空,从三十余米的地方落下,这一击势大力沉,直接把别西卜的天灵盖都砸凹进去了!

    脑壳碎裂,迸溅出血浆来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别西卜眼睛都在渗血,可即便如此,他也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口中无意义地发泄着,别西卜错开身体,轰出一击左勾拳,直接把瑟提砸出十几米!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!”别西卜捂着凹陷的脑壳,脸上的肌肉疯狂抽搐着,连连退后,双眼全是血丝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该死!”米修暴怒,准备与别西卜一起干掉这群反贼。

    怎料别西卜一摆手,推开米修道:“你去……去……干掉龙!”

    “这些小屁孩都交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别西卜满头满脑都是血,此刻已经进入最疯狂的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抹了抹都快遮蔽眼睛的鲜血,抽搐着冲上去,与八十一名哨兵学员战至一团。

    米修沉声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只见他一手扶着刀,另一只手将风衣扔掉,冲进了C字通道,寻找被轰砸进去的黄极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