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终于完成了进化,什么崩溃期什么身体不适应,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一蹴而就,顺理成章的一波突变,便完成了这种进化。

    百分百适配度,他专门为自己量身打造的融合配方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

    “基因突变,活性发丝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发可以随意扭动,如臂使指。还能加速生长,曲直如意。”

    黄极微微一笑,自己会进化出什么能力,他早就知道了,如今终于等到。

    相比起升腾者们各种超能力,‘控制头发’实在是弱到爆的变化。

    单以这功能本身而言,的确是鸡肋,他若生在光明会里,进化出这种能力恐怕会被直接评判为低等。

    升腾者的超能力评价,更倾向于实际用途。而控制头发,是几乎没有实际用途的。

    不过,对黄极来说,这项基因进化却是妙不可言!

    透过现象看本质,黄极进化的不是头发,是神经网络!

    他的大脑建立了另一套外肢体神经控制系统,无数毛细血管和神经线路蔓延到了头发中,让黄极可以意念直接控制它。

    这个现象本身并不鸡肋,相反还很强。

    之所以看起来没什么用,是因为头发太弱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套神经控制系统,不只是蔓延在头发里呢?而是四肢、内脏呢?

    这意味着黄极可以直接控制身体每一块肌肉,每一个器官。

    人体建立的神经节越多,传递信息、分析信息就越迅速、清晰。

    他的反应反而会变得更敏锐,虽然这对大脑负荷很大,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。

    但有了这套控制系统,他可以给自己改造、移植新的生物器官,实现发电、储能、变压等一系列,单靠功法、人体自然器官所难以实现的功能。

    黄极知晓身体每一种生物电流的信号含义,这就相当于人体计算机语言。

    他修成低熵功法,可以大脑收发电流,这就相当于有了信号发射器。

    可受限于人体的神经分布,有些地方黄极知道如何控制,却控制不到……没有路!

    人类的身体是有极限的,但这次进化,打破了极限。

    控制头发虽然现在没什么用,但它的潜力却极大,未来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“教官小心!快起来啊!”索米在队伍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他看到米修冲进C号通道,而黄极还躺在地上不起来,不禁焦急。

    索米疯了一般追上去,却只能眼睁睁看到米修势大力沉地一脚踩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黄极在千钧一发之际抬起手臂,挡住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他的手就像是定格在空气中一样,纹丝不动,连晃都没晃,就好像根本没被踹到一样。

    事实也的确如此,透明的力场护盾,挡住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看似拳脚相交,实则脚底与手臂之间,并没有紧密接触,还相隔了约莫半寸的距离。

    战斗之间没谁关注到这半寸的差距,还道是黄极的臂力深厚,稳稳架住了攻击。

    力场偏斜护盾,并非一定要偏斜,是可以正面硬挡攻击的。

    这样冲击力就被力场完全吸收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锐器或者是速度太快的攻击,力道就无法被全部吸收。

    所以,黄极故意躺着没起来,逼迫米修用脚,而没有拔刀。

    米修的拔刀斩,只能攻击上三路……从他的架刀姿势就能看得出来,他没法竖直冲着地面砍。

    黄极早已洞悉这一点,以赖地之法,让米修改用并不锋利的拳脚进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明明是向下踩踏的一击,却好像给予了黄极一股横向滑行的冲击力,让黄极在光滑的地板上溜出十几米。

    这是黄极对力场护盾的另一层用法:对自己用!

    把向下的力偏斜,反而借助对方的攻击力道,进行位移。

    之前被别西卜瞬间三拳,黄极也是这么做的,本来被打得倒飞暴退,却偏偏横向漂移。

    仿佛冲击力不是从正面来的,而是从侧面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精妙!”

    米修看不见力场护盾,只觉黄极这波借力位移,无比精妙。

    精妙到都看不懂……

    这身体结构必然异于常人!才可能做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力道卸转。

    “教官,快走!”索米及时赶上,照着米修身后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米修俯身冲刺,躲过索米的拳头,全力朝黄极追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刀,还在蓄势,肘关节处甚至在嗡嗡颤抖,手臂的肌肉臌胀虬结,就像是充了气注了水似的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强的一击,一旦斩出去,手臂就暂时废掉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对索米拔刀,一心只是追击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滑出十几米后翻身而起,喝道:“不用管他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在通道里七拐八绕起来。

    米修追在后面,索米则在更后面,亚姆也跟了上来,追在索米身后。

    不多时,在黄极跑到一处十字分岔路口时,突然杀出六人,包围了黄极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,直接把前左右三大通道都堵死了。有的拿刀,有的空手,还有的则手持双枪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,古斯,干掉他。”米修一眼认出这些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事情闹得这么大,保卫部早就被惊动了,从各个哨点朝这里赶来。

    如今各个通道里都有战斗人员,黄极不管从哪条路走,都会遇到。

    而在十字岔道遭遇,貌似是最糟糕的情况。

    每条通道两人,三个方向,六个人,同时围剿,背后还有蓄势已久的米修,黄极可谓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“叛乱者,死!”

    正面两人,乃是光明杀手,一个抬起手臂,机括声响,一把袖剑弹射而出。另一个手持双枪,连发六枪。

    左侧两人,乃是升腾者,一个明显有超级弹跳,轻轻松松纵跃到四米多高,手掌如鹰爪,俯冲而下。另一个骨头都长出了体表,肌肉表皮上有一层骨甲骨刺,已然滑铲到黄极脚下,拳头上的骨刺直奔黄极腰椎。

    右侧两人,炽诚哨兵,身上热气腾腾,一个高高跃起,左膝飞撞。另一个身体如炮弹般直挺挺地轰来,硕大的拳头如流星贯月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的围杀,四面八方,全是杀招。

    但是黄极没有躲闪,反而原地高速自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谁让那个叫古斯的光明杀手,好死不死,要用手枪呢。

    “死!”只见古斯手腕超速抖动,瞬发六枪,然后两把大左轮在手指上转了三圈,自信插回枪套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砰砰!”

    黄极自转一圈,右掌如剑斜插在左腋下,虚指一道轨迹。

    左臂挡在身前,手掌五指大开,虚盖额前。

    腰肢斜倾,双腿前后分立,右腿微微弯曲,膝盖似乎虚顶一物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迅速定格住,周围空气仿佛果冻般晃动了六次波动。

    他毫发无损,再看围杀他的另外六人,却应声而倒。

    “噗噗!呃啊啊!”

    八方杀机,瞬间解除!

    米修也中了一枪,子弹从心口贯入,好在他能控制骨骼移动,瞬间封闭肋骨,挡住了子弹。

    “古斯!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米修躺在地上,胸口溅血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好好的必杀之局,古斯竟瞬发六枪,命中六个队友?

    古斯刚刚把枪自信插回枪套,就愣住了,他结巴道:“这……这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又是那招!是磁场!绝对是磁场!”米修有次声听觉,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受过相关训练,不知道这奇怪的声音代表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类似的声音,他在广场上砍黄极,结果7字斩杀队友时,也听到过。

    所以至少,他能知道黄极有一招独特的,偏转攻击的能力。他不知道是什么,只能瞎猜是身体释放出了强磁场。

    刚才通过自转,反弹开子弹。

    米修想到是黄极搞的鬼,但是古斯不知道,他自信收枪,结果倒了六个队友,除了米修和两名炽诚哨兵,以及那个外骨骼升腾者以外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队友当场暴毙。

    古斯懵住了,就这失神的片刻,黄极已经掠过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连忙转身,再次拔枪,但黄极已经钻进一间训练场。

    古斯无奈,只能硬着头皮追上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翻身爬起来追击,但是索米却跳在场中,张开双手拦在通道口。

    “教官跑啊!这里交给我!”索米吼道。

    两名炽诚哨兵,笑了笑,伸手在腮帮子的肉洞里抠了抠,然后嘴里发出咳咳声,吐出一颗子弹!

    他们脸上血流如注,但依旧在笑。

    “古斯这家伙,还号称例不虚发呢,这么近都打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这学员看起来挺厉害啊,来来来,陪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两名炽诚哨兵,看到索米拦在通道前,便饶有兴趣地跟他战作一团。

    索米虽然已经是一名成熟的哨兵了,但是面对两名老哨兵,只是疲于招架。很快被锤来砸去,各种被轰在墙上。

    米修抹了抹胸口的血迹,扶着刀从一旁冲过,根本不加理会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因此被索米拖住,别西卜交代了,要他杀了龙,那么他的目标就只有龙!

    古斯、米修一前一后,追击着黄极。

    很快发现,黄极对地形异常熟悉,从来不会跑进死路,即便穿过训练场,黄极也能直奔另一个出口。

    三人翻墙过窗,踩踏墙壁加速过弯,前前后后,剧烈追击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黄极来到一处拐角前,骤然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还维持奔跑的姿势,左膝盖高抬,突然左手抓右臂肘关节向前推了一掌,身体瞬间定格。

    可以说他下半身奔跑了一半,身体似前倾,上身却突然朝后仰,硬生生刹住了车,停在了拐角前,侧面冲着古斯。

    古斯手上一直握着枪,心说好机会,瞬间射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

    然而激射之下,黄极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高抬的膝盖重重落地,手臂虚拍了一下空气,脚掌践踏地板飞蹿出去,消失在拐角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这人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古斯的枪法奇准,号称例不虚发!他很确定自己一定是打中了,可为什么对方没事?

    他迅速也追到拐角,然而刚转过去,就看呆了。

    只见拐角这头的通道上,躺了两具尸体!都是保卫部的守卫!

    “什么!”古斯愕然。

    打中了,确实没有虚发,但是敌人利用他的子弹,杀死了前方拦路的卫兵。

    “可恶!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盾牌,也没有兵器,是怎么弹射我的子弹的?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