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极在基地里七拐八绕,并不是逃跑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却很明确,军需库!

    要走他早就走了,之所以等到现在,就是要拿‘高能枪’。

    而基地四通八达,总能遇到保卫部的卫兵。

    保卫部的S级强者就那么几个,大多数卫兵都是A、B级的。

    他们被子弹爆头,就会当场去世。

    黄极的节奏卡得很好,每每都在自己能看到,而古斯看不到的角度,展开力场护盾,并且给古斯射击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拦路的卫兵,看到黄极,还没来得及出手,就见黄极摆了个奇怪的姿势,莫名其妙射来几发子弹,把自己爆头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拐角,看到几具队友的尸体,古斯心态崩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用枪了!”米修追上来,见古斯又杀了几个队友,气得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特么习惯了!我练枪这么多年,看到机会,我控制不住自己啊……”古斯苦涩无语,他就是玩枪的,不让他用枪,单凭格斗能力连A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他简直就是在利用你给他开路!”米修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了,他挡子弹之前有起手式,我接下来会注意!”古斯咬牙道,心中不停地默念,纠正自己的习惯。

    正说着,突然嘎吱一声!

    前方军需库的大门自动打开,黄极滑步进入。

    他近乎贴地滑铲进入大门的同时,身体还扭转看向后面追来的古斯。

    一手用两根指头点着地,另一只扶着脑后,冲他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槽!”古斯见到这绝对是嘲讽的姿态,气得一股逆血上涌,双枪怒射。

    可通道左右,却分别响起了惨叫声。

    古斯瞬间脸色苍白,他知道,自己又干掉了几个队友。

    “军需库没有其他出口!他的目的地竟然是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需要武器吗?”

    米修嘀咕着,突然意识到一件事:“诶?为什么门都是自动开的?”

    “保卫部主控中心有人在帮他开门?”

    即便是他们,也得过个掌纹来开门,黄极却是走到哪,门就开到哪,一路绿灯。

    这让米修不得不想,主控中心有内鬼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蹙,冲进军需库,眼见古斯端着枪也跟进来,立刻喝道:“滚!你不要跟着我!”

    古斯一愣,愕然道:“你要跟他单挑?”

    米修吼道:“他的能力可以偏转攻击,老子宁愿一个人跟他打!”

    “你去找人把出口堵死就行了,顺便告诉缪撒,基地内还有没暴·露的反贼。”

    说罢,米修进入了军需库,关闭了大门。

    他的选择是对的,吃了这么多亏,哪怕不知道黄极的能力是什么,但至少效果已经摸透了。

    古斯的枪法就是在帮倒忙,不用枪,古斯就屁用没有了,甚至还可能死在他米修的刀下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收拢一下散落在基地各处的卫兵,顺便汇报一下情况更实在一点。

    军需库只有一个出入口,敌人进去就是死路。

    “主控中心还有没暴·露的反贼?”

    古斯靠在一间练武房的大门口,拿出通讯器。

    “我是古斯,我在C号区9号训练场,附近的战斗人员,立即过来!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调整了一下,说道:“给我转接缪撒!我有重要情报汇报!”

    古斯不停使用着通讯器,而在通道的另一头,八米之外,有人已经猫腰潜行到此处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郊狼,这一路的追击,他其实也偷偷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随时准备支援黄极,却不料黄极比他想象的厉害多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为了不暴·露,并没有直接看到战斗过程,但一路过来,他只看到卫兵的尸体,就可以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躲进军需库了吗?这是死路啊!”

    郊狼知道米修和黄极进入军需库了,两人都是S2,谁胜谁负不好说,但黄极能力诡异,胜率大一些。

    倒是这大门口,古斯明显在摇人。

    黄极就算好不容易战胜了米修,出来也会面对成群结队的卫兵。

    一旦缪撒赶到,便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“我得帮他把古斯除掉!”

    郊狼拔出银牙手枪,偷偷探出身子,瞄准古斯。

    古斯根本没有注意到,还在那跟缪撒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声大喝在郊狼身后响起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郊狼大惊,瞬间转身,并把枪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卡特,原来是你。”郊狼强自镇定道。

    卡特是一名升腾者,他是接到古斯的通知,而赶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其脚趾极长,踮着脚走路,一点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并且手脚骨骼处有着极其丰富的韧带,和大量复合层次的肉垫,可以缓冲巨大的冲击力。二十层楼跳下去,能硬生生站稳。

    身上各处还有翼膜,比如腋下,比如肘关节。必要时肋骨还能如伞一般撑开,形成滑翔翼,号称摔不死。

    他曾经从一千米悬崖上跳下去,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多长一些韧带、肌肉,骨骼结构奇特一点的升腾者,光明会内有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瞄准古斯?”卡特狐疑道。

    郊狼耸耸肩,一边自然地走向军需库大门口,一边笑道:“习惯了,我潜行过来,不明敌情,先探探枪,刚看到是古斯在门口,你就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卡特哦了一声,而他们这里的情况,无疑惊动了古斯。

    古斯放下通讯器,听闻郊狼在暗处瞄自己,不禁心头一寒。

    换做平时,他不会想这么多,都是队友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非常时刻,而且前脚他还在跟缪撒汇报有内鬼的事呢,结果同时就有自己人在暗中拿枪瞄自己?

    这不由得不让他多问几句:“是你?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郊狼笑道:“听到你让我们过来支援呗。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问到这一步就算了,但古斯刚才被黄极戏耍,此刻心气不顺。

    想到郊狼和龙一样,都是教官,顿时就带着怀疑地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古斯紧接着问道:“我在通讯器里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郊狼笑容一僵:槽,怎么问这么多!

    古斯怎么说的,他没听到啊,他也没开通讯器。他只是远远见到古斯在摇人,却没想到古斯问他怎么说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叫我们来军需库门口支援啊,我哪记得那么细?”郊狼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古斯突然抬枪道:“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他只说在C9训练场集合,并没有提军需库,周围除了军需库,还有其他几个房间。

    郊狼却直接点名了军需库,说明他是一路跟踪自己,知道敌人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眼看古斯抬枪,郊狼大惊,一拍C9训练场门口的屏幕,瞬间大门打开,他向后翻滚躲避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古斯直接开枪了,两枪全中!

    但因为郊狼躲闪及时,这两枪都没中要害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枪伤,翻滚数圈后,一个弹身,接上一个后空翻,躲进训练场的一架拳力测试机背面。

    卡特与古斯跟了进来,其中古斯吼道:“你也是叛军!这么说教官都有问题了!”

    “凯利是不是也跟你们一伙的!”

    古斯脑补了好多,好似抓住了一张渗透了光明会教育网的叛军派系!

    郊狼气急,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·露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有点太倒霉了,偷袭古斯,竟然被走路没声的卡特从身后撞见。

    一点小事,古斯竟然莫名其妙地追问细节。

    还‘果然是我’?为什么他会这么笃定有个隐藏的叛军?

    郊狼无语,干脆也懒得辩解了,反正他要干掉这两个人,此刻应该速战速决!

    如果能干掉这两个家伙,固然好。

    干不掉,大不了计划有变,跟着龙一块叛逃出去,找卡罗!

    “你这是自寻死路!古斯!”

    郊狼迅速地拿出药膏止血,不仅涂在伤口处,还在全身上下都涂遍了!

    霎时间他全身都是乳白色的药膏,散发着药香气!

    郊狼的眼神中绽放着决绝,甚至还提前给自己打了一针肾上腺素。

    “是吗?郊狼,你太依赖枪械本身的破坏力了。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枪斗术。”古斯逼近着拳力测试机,同时从腰带里拿出烟雾弹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突然,郊狼从左侧冲出来,一把银牙巨枪指向古斯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古斯闪身躲在烟雾中,身后的墙壁直接爆出一个大洞!

    郊狼受到银牙的后坐力,疯狂自转卸力,同时身体在地上滑出三米!

    他自转之余,竟然又开一枪。

    恐怖的爆弹,轰向烟雾中。

    郊狼如同陀螺般,转得更快了,并且向后挪移数米,刚好进入另一个掩体。

    银牙威力有余,而精准不足。

    他是纯靠感觉而一枪没中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在射击之余,利用后坐力位移,可还是中了古斯的子弹!

    三颗子弹,分别命中腹部、腰部与大腿。

    古斯的枪法,例不虚发,真不是说说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爱追求什么爆头或要害攻击,而是追求命中率。

    他永远能锁定‘中心点’!

    如果敌人是个球,那毫无疑问,中心点就是圆心。

    而人是个几何形体,他也一样能瞬间找准某种中心点。如果拿尺子量,从头到脚,从左到右,给人划出无数条对角线,最后所有对角线的交界点,就是古斯的射击目标。

    古斯已经练到了,无论敌人长成什么怪样,他都能用肉眼,瞬间锁定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子弹一出,除非对方瞬间挪移一整个身位,否则必然会中枪,哪怕不是打中要害,但也会打到身体边缘而受伤。

    古斯的生涯命中率百分百!就是因此而来。

    弱者躲不开,强者不屑躲。不强不弱类似郊狼这样的,用尽全力躲闪,也会被擦边命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,古斯往往都是以恐怖的命中率,让敌人流血过多而死……

    郊狼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提前给自己全身都涂抹了药膏。

    即便受伤,也会很快止血,这能让他多挨几枪而不影响战力。

    加上肾上腺素,郊狼有信心战胜古斯。

    但是,这并不是单挑,场上还有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铛!”郊狼刚躲到另一处掩体后,卡特已经从天而降,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郊狼刚才出击没看到卡特,就知道这家伙又无声无息地绕开,并且爬到高处偷袭自己了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卡特冲下来,他早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郊狼高高跃起,不退反进,迎着卡特的攻击,却错开一个身位。

    “飒!”卡特的刀刃从郊狼身旁掠过,从肩膀到腰部,划出一条大伤口。

    郊狼也同样熟悉卡特的招式,知道这样的躲闪,受的伤最轻。

    两人擦肩而过,卡特稳稳落地又瞬间弹起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郊狼的弹跳也到了极限,正在下落。

    卡特出手太快,这么近的距离,正是他发挥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不能落下!”郊狼眼看自己在往下降,手上扣动扳机,连发两枪。

    “轰轰!”

    借助银牙的后坐力,郊狼竟然强行滞空,甚至还往高处又蹿了两蹿!

    郊狼因此,一跃到七米之高!

    顺带,还躲了一下古斯的射击。原本会胸腹中枪,因为身体飞跃,而子弹只打中腿脚。

    这种利用银牙冲击力滞空上升的技法,没有自转卸力,而强行对抗地心引力,对手臂的负荷极大,但是郊狼却信手拈来!

    郊狼的综合实力,其实只是S1顶峰。为了更进一步,他找组织锻造出这把枪,专门为此千锤百炼,早已磨练出自己的作战风格。

    他的右臂,早就在万千次的练枪中,变得粗壮无比,强健异常。

    如果把衣服脱掉,就会看到,他的右臂明显比左臂要强壮一个档次!

    无论是肌肉、骨骼还是筋膜,他如果单论右臂,乃是达到了S2的顶峰!

    天赋不够,努力来凑,努力也追不上,就必须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,只练一个点,把一个地方练到巅峰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郊狼再发三枪,身体拔升到了十三米!

    反观卡特,尽管他弹跳力惊人,也只是到了十米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咻!”感到不妙的卡特,突然一个急坠,想躲进掩体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郊狼紧接着一枪,终于打中了他。

    银牙之威,一枪就死,哪怕是炽诚哨兵也得死,更何况卡特这种灵敏性的战士?

    他被银牙的子弹打中了手臂,不仅手臂没了,连半个胸腔都没了!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残破的身躯趴在地上抽搐、爬行,血浆迸溅!

    “解决一个!”他知道卡特虽然没死,但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郊狼解决卡特的时候,已经连中十几枪。

    因为他一直在移动,所以子弹都打在身体边缘,只见他浑身是血,脸色惨白,却依旧还能战斗。

    “白痴!古斯只要稍微预判一下,就可以秒杀我。”郊狼暗道。

    他在空中连续数次上窜,位移路径是很耿直的。

    以古斯的枪法,稍微打个预算量,就可以杀死郊狼。

    可是古斯偏偏非要打中心点,他也有自己的风格,就是不爱预判。

    至少,这样是稳定命中,不可能被秀!

    “噗!”郊狼坠落到地上,途中又中了八枪。

    “不能停!”

    郊狼深知,自己必须不断位移,一旦停下,他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所以刚一落地,郊狼便脚下轻点,同时抬起银牙轰然一枪。

    身体如陀螺般挪移数米,同时一发子弹轰进烟雾中。

    “妈的!怎么还没死!他难道是趴着的?”

    郊狼不敢停下,螺旋转动时又甩出一枪。

    古斯也不是吃素的,郊狼自己准头不行,但是古斯却反而能通过郊狼的枪管指向,来判断会不会命中自己。

    见到郊狼意识到自己是趴着的,立刻弹身而起,连续三个侧翻,又接了六个跟头,躲到了训练用的沙地铁墙后面。

    翻跟头之余,还射了四枪,全打中了郊狼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郊狼如陀螺般位移的身影,骤然一僵。

    这四枪,有两枪打中了他的右手腕!

    郊狼连忙抬臂指向古斯,可是却扣不住扳机!

    只见,他浑身浴血,双腿用古怪地蹲姿,支撑着重伤的身体。

    右臂依旧顽强地平举,指向古斯,但是手腕却耷拉着!

    这导致沉重的银牙也是耷拉着,枪口冲下!

    “不!”郊狼顽强地抬起血肉模糊的左手。

    此刻他身形佝偻,脖子向左歪头,左肩塌下去,肘关节撑着腹部,左手朝银牙扶去!

    然而伸了一半,却停住了!

    但是他先后中了数十枪,虽然都不是要害,还早早涂了药,但此刻也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突然定格在这个姿势,动弹不得了!

    “僵……僵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啊!”

    郊狼目眦欲裂,口水都淌出来了,却就是僵住了。

    霎时间,他心凉到了底。

    死定了!这时候古斯只要开一枪,他就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“对不起,格兰妮……我太弱了……”他失落地想着。

    高手对决,生死只在一刹那,郊狼僵硬的刹那,足以致命!

    然而,预料中的必死一击,却没有到来!

    古斯也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姿势……”他看到郊狼此刻古怪的立姿,瞬间想到了之前数次被黄极所嘲讽的样子。

    差不多!这跟黄极之前的某次姿态很像!

    那时候他开枪,就打死了队友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古斯硬生生,刹住了扣动扳机的指头!

    随后反应过来:不对啊,他又不是龙!

    这是他的自我催眠起作用了,之前为了不再被龙的嘲讽姿态所骗枪,他强行改掉了自己有机会就射的习惯,催眠自己一旦遇到这种情况,就不要开枪,三思而后行!

    本意是不想再被利用,结果此刻,却成了自己的催命符!

    高手对决,生死只在一刹那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郊狼狂吼着,左手猛地扶住右手,帮忙扣动了银牙。

    只一枪,瞬间轰爆了古斯,连带古斯身旁的铁墙,都被炸出一个豁口!

    “他也失误了!”

    郊狼倒在地上,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,他又顽强地爬起来,找到汽油开始泼洒。

    之后丢下十几个手雷摧毁现场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