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已经度过崩溃期了?竟然这么持久!”

    两名炽诚哨兵惊讶地看着挣扎想站起来的索米,意识到他已经是一名成熟的哨兵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索米鼻梁已经完全塌陷,肋骨断了七根。

    他与两名炽诚哨兵激战了十分钟,反而越打越精神。

    从体力上来说他是耗不死的,最后两人是下了死手,狠狠一拳轰在索米脑门上,并抓着他的脑袋往钢铁墙壁上磕撞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连磕三下,只捶打得索米颅骨变形,才让他再无力还手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索米依旧颤抖地扶着墙立在那,眼神迷迷糊糊,还想战斗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不了手,让我来解决他吧。”外骨骼升腾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世间又要少一个炽人。”两名壮汉对视一眼,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外骨骼升腾者,抬起长着骨刺的拳头,狠狠地朝索米戳去。

    他的骨骼坚韧异常,子弹打上去也只是掉骨粉,这一击足以洞穿索米的脑袋。

    索米迷瞪着眼,已然躲不开了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亚姆如风一般冲上来,狠狠撞上那名升腾者。

    “呃啊!”那人完全不知道,还有一名学员竟然不动声色,隐藏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他当场被撞飞,滚出数米。

    “缪撒,饶我一命啊!”亚姆哭喊一声,扛起索米就跑。

    两名炽诚哨兵,反应很快,原本已经伸手都要抓到亚姆了。

    听到亚姆这句求饶,楞了一下,耿直地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缪撒来了?”

    两人回头望了一眼,身后哪还有人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被骗了,再回头时,亚姆已经跑出十七八米。

    “呵,竟然有这么奸诈的炽人。”两人腿脚发力,追赶上去。

    索米趴在亚姆身上,虚弱道:“亚姆,你带着我跑不赢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崩溃期,只会死掉八成,但现在叛乱,所有人都得死!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!”亚姆红着眼吼道。

    索米嗤笑道:“管那么多干什么……打不赢就是自己没用。”

    亚姆咬牙狂奔着,眼看就要被追上,突然头顶的广播里响起缪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实验大楼发生叛乱,保卫部一队二队三队,立即支援。”

    “军事区学员叛乱大抵平定,龙已伏诛,残余叛军交由别西卜清理……”

    军事区内的所有卫兵都愣了,他们刚赶过来,就接到这样的命令。

    打完了?

    两名追击亚姆的炽诚哨兵,看着奔逃的两名哨兵学员,当即停下脚步,放弃追击。

    通道内众多卫兵,也开始转移目标,朝着实验大楼聚集。

    一时间蜂拥而至的卫兵们,都撤了。

    正在广场上,与数十名哨兵学员激战的别西卜,听到这广播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米修已经赢了吗?干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就算大抵平定了吗?这些学员我还没有解决掉呐……”

    别西卜头昏昏的,听到这则命令,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缪撒既然都说了剩下的叛军交给他,那他就全力搏杀便是了,反正他本来也打算,这些学员都交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米修那边都结束了……我这却被压着打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会让缪撒失望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喝啊!”别西卜左右手各抓着一面装甲车门,挥舞地虎虎生风,脚步却越来越踉跄。

    此时的广场上,已经躺了一地的学员。

    缺胳膊少腿不一而足,头破血流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至少三十名哨兵学员失去战斗力,只剩下瑟提霍克等最后五十人,继续围攻别西卜。

    而别西卜已然是强弩之末,如果这些真的只是普通学员,他确实可以各个击破,依靠他强横的战力与耐力,将他们全部格杀。

    但显然,他高估了自己,也严重低估了瑟提等人。

    这些学员都已经度过崩溃期,各个精力旺盛,斗志昂扬,已经属于正规炽诚哨兵了。

    S3再强,也不可能战胜八十个S1。

    再兼瑟提等人相互配合,彼此保护,越来越默契,战斗节奏渐入佳境。

    别西卜反而陷入了要死掉的危险,此刻纯靠着他怪物一般的体魄在死扛,却每分每秒都在被重击。

    想就靠这样的本事解决掉这些学员,简直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可别西卜听到缪撒的话,却只能继续死战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高兴的是,龙死了,这对瑟提等人的打击也很大,给了他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“龙已经被诛杀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教——官——”

    已经有学员停下了手,这给了别西卜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别西卜没有趁机抢攻,乘隙调整气息。

    众人也很茫然,看向瑟提、霍克:“我们还战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是叛军,现在束手就擒,也是死路一条。”霍克说道。

    学员们皆沉默不语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别西卜也是刚烈,冷眼看着他们硬是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哪怕这里换成升腾者,甚至任何一个A级,甚至B级的卫兵,都知道来一句:“你们只是从犯,束手就擒,就此投降,还可以活命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谎言,也可以瓦解一部分人的斗志。

    偏偏,别西卜冷眼看着,一副‘你们都得死’的表情。

    所以哨兵身边,往往要配几个其他兵种,可惜无论是萨雅那次还是现在,每一回哨兵型队长身边的人,都会先被黄极给清理了。

    两名手下被7字斩杀,米修又被引走,留下一个别西卜,头铁到发麻。

    瑟提眼中迸出凶光,吼道:“我们虽然是为了教官而叛乱,但做都做了,就没有回头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是叛徒!但教官教我们活着……这天地间,再也不可以有一纸命令,就能让我们去死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要我们死,可以!”

    “用刀、用枪、用拳头!凭真本事来剿灭我们吧!”

    “吼!”霎时间,学员们再度斗志昂然。

    人类活着的最后一种尊严,就是选择自己的死亡。

    就让光明会有本事拿出绝对的力量来抹杀他们吧。

    瑟提桀骜道:“干掉别西卜!然后我们杀出去!”

    “从此以后,我们……是叛军!”

    他近乎欢呼般高喊着,好像很光荣。

    其余哨兵学员们也嗨起来,振臂高呼:“我们……是叛军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叛军!”

    纲领?没有,理念?不需要,道理?说不明白!

    反都反了,从此之后,他们是理所当然,兴趣使然的叛军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总共八十人,三十人背负着另外三十个失去战力的队友,在瑟提等二十名先锋的带领下,朝着基地外冲去。

    别西卜只身拦截在大闸门前,脑袋扁扁,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左右手各持一面装甲门板,胸腹剧烈起伏,不停地吸气呼气。

    他双手下垂,好似全身放松。身上的肌肉却渐渐膨胀,再度壮大一圈,丝丝蒸汽从毛孔中渗透而出,其中还夹杂着血液,这让他身体周围笼罩一层淡淡的猩红薄雾。

    要拼命了,他强行使用了对身体有着永久损害的禁术。其来源于千年前圣墓守护者戈弗雷,独创的绝招,名叫‘牺牲’。

    作为凭借武力,冠绝整个基督世界,被称为十字军之王的男人,可谓是把人体潜能释放的路子,给开发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该禁术基于超量补偿原理:人体会给自身运动时消耗的能量及各器官、系统的机能,给予过量的补偿。在运动过后,人体消耗的肌肉蛋白、肌红蛋白,肌糖原不仅得以恢复,甚至还会超过原先的水平。

    运动量越大,消耗的物质越多,超量补偿的程度越明显。

    虽然随休息的时间延长,又逐渐下降回原有的功能水平,但只要每次都在超量补偿阶段,继续运动锻炼,就可以保持超量不会消退,并且能逐步积累练习效果。

    如此,通过反复的肌力练习就可以使肌肉体积增大,肌肉力量增强。

    这就是锻炼增强,用进废退。人类所有身体素质锻炼之法的基本原理。

    圣墓守护者秘术,自然也脱离不了这个范畴。

    戈弗雷当年虽然不懂这个客观规律,但他却在常人懵懂锻炼的基础上,开发出了欺骗身体拿出存货,激发潜能的方法。

    超·超量补偿!

    利用‘在一定范围内,消耗越多,超量恢复效果越明显’这条规律,对身体机能进行强烈刺激,短时间内把肌糖原消耗一空,然后开始回气休息。

    欲要取之,必先予之!

    不先残血,是放不了这招的!

    所以他之前没用,反把自己打成强弩之末,且在瑟提等人茫然四顾,相互振奋斗志之际,别西卜也没趁机出手,正是在刺激身体,憋大招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股作为炽诚哨兵,通常感受不到的剧烈疲倦感和空虚感袭卷全身!

    同时别西卜心中以强烈的死亡意愿,进行自我催眠,使自己产生巨大的绝望感。

    然后在无边的绝望中,绽放强烈的自信与不屈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头,仿佛看到了上帝。在他的心中,耀眼的光芒充斥着脑海,倏忽间冲散了所有的疲倦。

    一股炽诚的热量,在体内升腾,充斥全身!

    信仰的力量,信念的力量,说来玄虚,但实际上是真实存在的。

    其原理,就在于骗过了自己,骗过了身体,骗过了大脑。

    人类所看到的东西,与一切思想活动,皆来源于外界的刺激和内在的脑补。

    人在死亡边缘,与意志升腾到极点的时刻,会迸发出惊人的本能力量。结合圣墓守护者的秘法,别西卜耗尽气力的身体,在短时间内恢复,并超量补偿!

    哨兵最强的地方不是爆发力,而是耐力。

    度过崩溃期后,他们的细胞储存着惊人的能量,此刻升腾燃烧,消耗一空又超量补偿,陡然变强了不止一倍!

    这招,实在是太合适炽诚哨兵了,在被光明会结合现代科学进步而改良过后,简直就是给炽诚哨兵量身打造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体质还是能量,他们都比当年的戈弗雷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只要不休息,别西卜可以持续维持超量补偿状态,体力耗尽再超量,不懈战斗下去,千军辟易!

    一直到死!

    千年前,戈弗雷于绝望之中,濒死之际,得见光明,仿佛看到了耶路撒冷上空,米迦勒手持炽焰之剑,立于苍穹之上。

    这瞬间给予了他莫大的信心,一股‘主在看着我’的念头升起,最终迫使他迸发出牺牲自我的信念,从死亡边缘爬回来,变得更强了。

    之后,他夺取了耶路撒冷,并不敢称国王,而自号圣墓守护者。

    次年,暴毙而亡。

    此刻,别西卜仿佛和千年前的戈弗雷一样,感受到了主与他同在。

    ‘自我牺牲’是为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,乃是‘自私’。

    ‘牺牲自我’,则是为了一个主,而把自己当做祭品,乃是‘自卑’。

    光明会中有信仰的人,皆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他们认为人类渺小而卑微,祖先曾背叛过主,世代罪恶。

    是以他们虽然同样信仰某种上帝,可却蔑视教廷,敌视基督,只因耶稣是个什么东西,一个投票钦定的圣子,也敢为全人类赎罪?

    人类当闭上眼,祈求神明的救赎。

    别西卜早已蔑视自己那渺小的生命,而自愿奉献给伟大存在。

    此刻立在众人前,神情冷漠,身姿雄壮,血焰升腾,竟有一股万夫莫开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别西卜迎面冲刺,掠过一马当先的瑟提,一门板砸在他脑袋上。

    一股夹杂着血腥味的气浪扩散开,冲击得众人头发乱舞,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别西卜速度极快,身体螺旋冲刺,越过瑟提,冲入人群。

    他势如旋风,双臂挥舞两扇门板,如大风车一般瞬间斩飞十几人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