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钟前,军需库中,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米修一进来,便感觉黑暗中处处是杀机。

    “灯呢!”

    黄极一进来,就用佛骨关闭了所有的灯。

    米修眉头微皱,他穿着轻便,从来不带杂物,即便有也是放在风衣里。

    而风衣,他追击黄极时,已经扔掉了……此刻连个能放光的东西都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嘁!”他干脆闭上了眼,尽心聆听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米修亦有听声辨位的本事!他能听到,黄极正在向仓库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梆!”一手扶着刀,米修追进几步,却一头撞上了货物柜。

    是了,整个仓库到处是货柜,还有无数大箱子堆积而成的隔断。

    虽然他能听到黄极脏腑器官振动的声音,却听不到这些死物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该死……”米修不太熟悉军需库的摆放,此刻只能手扶着墙前行,速度不自觉地慢下来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他聆听到黄极反身绕到了他侧面。

    “我撞击货柜,暴·露位置了……所以想杀我吗?”

    米修连忙转向,却又听到黄极跳到了高处,然后跳到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哐当……”黄极在跳跃时,打翻了柜上的弹药箱,在米修的左后方发出动静。

    不过米修冷笑一声,转向右边,他知道,黄极已经轻轻地落到了右边。

    “我聆听的是你内脏器官的声音,你想用故意撞倒弹药箱来吸引我注意力吗?”米修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他的次声听觉,可以听到常人所听不到的声音。

    米修认为黄极恐怕不知道这一点,这才妄图在黑暗中,制造假声想袭击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想偷袭我。”

    米修握紧刀柄,向黄极蹑手蹑脚地靠拢,随时准备拔刀斩。

    同时也聆听到,黄极在偷偷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再近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米修缓慢移动,等黄极偷袭他。

    但是一寸长,一寸强。

    黄极根本没机会出手,只要进入他的杀伤范围,就会被瞬间斩杀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黄极连这一刀都能挡,有磁场排斥又怎样!锋锐无比的刀锋,只要速度够快,就来不及排斥!

    “我这一刀,已然蓄到极限,刀出,你死,我废!”

    米修的注意力集中到顶点,黄极心脏的颤声,层层逼近!

    “再进一步就好!”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米修的气势已经蓄到了顶点,突然,黄极退了!

    绕开一圈,又跑到了正北方位,随后向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绕回去了?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偷袭我?反而跑到之前碰到箱子暴·露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除非,他知道我没有被骗过,正面朝着他靠近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知道的?”

    米修念头急转,突然鼻子微耸。

    他闻到了自己伤口,散发的血腥味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是我的血腥味暴·露了自己。通过味道来判断与我的距离,继而察觉到我也在向他靠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能轻视这家伙,我急了!”

    米修干脆原地不动,装作不知道黄极换位置了,背对着黄极的方向,等他靠近。

    等待了一会儿,突然黄极又退了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米修气势再次卸掉,苦思冥想。

    突然,米修感觉到黄极又绕回东侧,就在他身前几米外。

    “这么又回来了?他以为我又该方向,朝西边靠近?”

    “啊!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站在原地没动,这也同样太明显了。他发现我的距离没有变化,会警惕的!”

    想到这,米修假装不知道黄极就在自己前方,反而朝侧后方挪动。

    他在故意倒着走!

    “龙也是升腾着,神经系统强大,感官敏锐,黑暗之中,空间距离感非常好,我受了伤,有血腥味提供线索,他可以判断我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动,或者向他靠近,他都会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倒着走,只要速度比他慢,他迟早会进入攻击距离的。”

    米修闭着眼,侧耳聆听着,肘关节微微振动。

    突然,黄极停顿了,开始绕圈子,围着他走。

    “嗯?又发现了吗?不……不是!”

    “跟之前不同,他没有退后,而是在很近的距离,以我为圆心绕圈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通过嗅觉,判断从什么方向攻击我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米修微微一笑,在黑暗中,缓慢地转身。

    如果开灯,就能看到他,始终面朝着黄极!

    “比起什么嗅觉距离感,我的次声听觉可比你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米修感受到黄极听到了西南侧,自己也同时转向了西南侧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,不到两米!

    因为多次博弈,米修旺盛的拔刀本能,一而再、再而三、三而竭!

    此刻见黄极还在犹豫,他终于没能按耐心思。

    两米而已,不等了!米修一步就跨越过去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只见他左膝盖向前,下身舒展开,全力跃动,身形如一只惊鸿冲刺!

    “梆!”

    “哐啷!”

    米修突然撞上一物,脚下被绊了一下,身体顿时横在空中,俯冲而出,如一柄利剑!

    原本是踏前一斩!

    怎料绊了一跤,变成了上身微微倒立,仿佛要以头抢地一般!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飒!”

    最难受的是,他最强与最后一击,斩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黑暗之中,一抹华丽的刀光,冲着地面如流星破晓,疾风过境!

    “呲嘤~”空气发出哭嚎,地板绽放火花,弹药箱被他当场斩成碎片!

    钢铁地板上,更是划出一道沟壑!

    “弹药箱……竟然是弹药箱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啊!”

    米修大脑嗡嗡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对方最一开始撞倒的弹药箱,此刻竟然成了绊脚石!

    本以为只是对方象征性的试探,故意用假声吸引自己。

    这只是第一层而已,米修没当一回事!

    黑暗之中,绕来绕去,他的注意力都在黄极身上,竟然忘了这里有一个弹药箱!

    而后他与龙博弈了二层、三层,他始终比对方高一层,却没想到,黄极又绕来绕去,最后还是用第一层将他击败!

    他竟然倒在了最开始的弹药箱上!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有意撞倒,还是真不小心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黄极到底是第一层还是在第五层。

    米修已来不及多想,因为他斩出这一刀的同时,已经因踏前斩的绊倒冲击之势,一头撞到了黄极的肚子上!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米修心里一凉,他现在右手脱力动弹不得,身体凌空倒悬无处借力。

    头送到人家面前,后颈肉冲着人家,这破绽实在太大了!
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黄极从容地一掌捏住了米修的后颈,随后往地上狠狠地一按!

    这一击,实在是太沉重了!

    黄极分开双腿,左手握右臂,单掌轰地。

    米修的脖子,就在这掌与地之间,失重速沉!

    他脖子上的一条刻有光明会眼眸标志的胸牌吊坠,都被这超速的降沉,给带动地甩飞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米修帅气深沉的脸庞,硬生生砸在了坚硬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鼻梁爆碎,眉骨断裂,同时一股诡异的感官刺激从后颈窜入他的颅内!

    米修趴在血泊之中,当场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他身上最后还会动的东西,就是那条胸牌,震得弹起,叮叮颤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铛!”最后晃荡着落下,砸在米修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黄极叹了口气,没有补刀,摘下那条项链,头也不回地走向仓库最深处,开启33重锁闸门。

    在那里,还有他最后要拿的高能枪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