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分钟前,海里希仔细查看着从实验体亚当斯身上搜出来的硬盘,起初他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里面分类严密的推进器各段数据库后,他发现这东西好像不是画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工程试验结论数据?”

    有这个,意味着它已经做出来,并在真空中做过测试了。

    “单个离子推进器的运行功率800PW,对一百吨重的机体加速,在真空中最高速度可达315km/s。”

    “加速时长为三个小时……什么,只要三个小时?”

    “竟然可以有3个G的加速度!”

    海里希大吃一惊,现在最好的离子推进器,加速度也只有0.028个G。

    且通过漫长的加速,最后能达到的也只是40km/s的速度,就封顶了。

    按照他自己设计的进度,有望在十年内,设计出能加速到100km/s的离子推进器。

    二十年内,设计出最高220km/s的推进器,而即便改进到这种地步,该推进器也需要没日没夜地加速十几天!

    “这些实验数据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海里希仔细验算了一下这款未知离子推进器的数据,发现这个结论没有错。

    至少单从硬盘里记录的各项数据来看,它只需要三个小时,就可以把一百吨的重物加速到三百公里每秒。

    “这太棒了……”

    海里希立刻返回查看推进器的设计模型,越看越着迷,整体的设计简直完美。

    结构简洁而精密,轻便又高效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里面所运用到的材料和技术,大多是现在能做到的,除了两种材料。

    该推进器的大体材料需要运用超导体,转化和运输电能时零损耗,既节约空间,降低推进器本身质量,还效率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“但是要实现这一点,它必须是常温超导体,至少要能耐一定高温,而不需要本身耗电制冷来维持超导性能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有是有了,但并不能量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东西是什么?”

    海里希发现,它所用的推进剂,不是气体,而是一种被命名为‘五彩石’的固体推进块。

    它在纳米层面是单层结构,一层层叠起来的,但远比石墨烯要复杂的多。

    通过电场分离‘五彩石’,可以使其所含物质的电子被剥夺,变成离子从另一侧超速喷发出去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一个‘方块’,被有序的电离,带负电的电子被吸引到一侧,另一侧不停地直喷带正电的离子,继而提供持续的推力。

    其特性非常神奇,它上面的粒子永远是一层一层地被释放。也就是说在电离下,它不是哗得一下没了。

    而是某一面开始不断变薄,最后从方块变成薄片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如此显然把离子推进器,单位时间所能喷发的工质太少这项缺点,给弥补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复合材料设计得太棒了,有纳米技术的话,就可以制造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制作工艺呢?”

    海里希真看得起劲,然后……到了关键地方,没了。

    “槽!”

    这种独特的‘自发性直喷物质’,太复杂了,尽管硬盘里有设计图纸呈现了它的结构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没有相关的制作工艺,意味着他只能在纳米层面,一个原子一个原子地去排列它,这得多少年才能造一块?

    “下面怎么没有了!”

    海里希不断地翻找,但就是没有找到这种固体推进剂的制作工艺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谁设计的?即便没有这所谓的五彩石,整款离子推进器也领先了光明会二十年,领先了世界三十到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他万没想到,这星球上还有哪个势力的技术水平比光明会还高。

    “那个新来的俘虏,我记得是个黑市商人吧?”

    “他哪来的这块硬盘?”

    强烈的好奇心,迫使海里希立刻跑去找亚当斯。

    他来到药物试验室,这里已经有研究员,在给亚当斯进行全方位地体检。

    海里希迫不及待,不等亚当斯体检完,就叫停了众人,然后把亚当斯单独带到一间谈话室。

    这谈话室通常是询问试验体感受的,这种工作轮不到海里希这种负责人来做,但他想做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,亚当斯,这个硬盘你从哪得到的?”海里希掏出硬盘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沉默片刻,仔细打量着对方,半晌才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海里希一愣,说道:“你可以称呼为我海里希教授。”

    亚当斯心说我等你好久了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这个硬盘,是一名弥赛亚的研究员交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海里希面色古怪,道:“怎么可能呢?弥赛亚有这种技术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有?”亚当斯反问道。

    海里希刚要说话,亚当斯又打断他说道:“我知道了,你对于弥赛亚所有的了解,都来自于光明会的内部宣传。这就好像你对华人的了解,都来自于米国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海里希无话可说,他常年待在研究所,对于弥赛亚的了解,确实都很片面。

    大多都是旁听得来的,只以为那是个非常弱小,由一群自大狂构成的反抗组织。

    “所以弥赛亚,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片面啊……你对硬盘里的内容,有多少了解?”海里希严肃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摊手道:“我不是研究员,甚至都不是弥赛亚的人,我只是一名黑市商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把这东西卖给我,只是想换点钱而已。他们嘱咐我不要在米国卖,所以我准备以后再找买家。相信华、日两国很喜欢航天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我跟光明会有点仇,最终还是逃不过被你们处以私刑……”

    海里希蹙眉,他对亚当斯的个人仇怨没有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听到亚当斯说,弥赛亚把这种技术卖给亚当斯,只是想套现,顿时惊得想跳起来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弥赛亚有更好的技术!

    如此,关于‘五彩石’的制作工艺没有,也是理所当然的,这东西的价值太大,恐怕远不止用在离子推进器上。

    没有五彩石,而采用氙气、氩气这种气态推进剂的话。整款离子推机器,价值大大降低,也就只是性能领先当代二十年。

    “弥赛亚技术到底有多高了?根据这硬盘里的数据,意味着他们已经造出过这种推进器,并进行过真空试验,甚至可能已经运用在小型无人航天器上,在太空轨道上飞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这么好的工业基础?”海里希追问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说道:“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好东西,但绝对比光明会想象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在航天领域上,拼了命地也想造出星际飞船。”

    他随口一说,海里希却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并且瞬间脑补出,一个不停地被光明会打压,剿灭,却又不断地死灰复燃,拼了命也想造出飞船的组织。

    海里希霎时间,被打动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光明会恰恰与之相反。根本没有兴趣发展航天领域。

    “唉,也是吧,光明会宇航动力的研发投入太低了,照现在的重视程度,我即便设计出了这种推进器,一百年都未必造得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海里希闭上眼,尽管光明会工业基础雄厚,研究所遍地开花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月球上的小灰人不喜欢,所以光明会,逢迎上意,在航天领域抱着不支持、不鼓励的态度,令其极为缓慢地发展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,一个人再聪明,家境和教育资源再好,架不住他不爱读书啊。

    穷人家的孩子,就算笨一点,就算教育环境差,可若全身心地投入进去,拼了命地想读出头。

    那么他超越前者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    光明会军事实力雄踞一国,生化科技冠绝全球,医疗、武器、能源、自动化等技术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资源。

    这是一心地想要过好日子,而根本不在乎星辰大海。

    海里希哀叹:“光明会这么好的底子,要是全力支持我。人力物力各种资源给我调动,哪还轮得到在别人那里看到这种推进器……我一年就设计出新概念航天飞机,三年投产,五年我能把人送上火星。”

    材料、生产力什么都有了,只要组合起来运用就可以了,纯靠业余时间,凭借自身的热爱,十年下来,他都把去火星的飞船设计了三分之一!

    海里希越想越气,他是宇航动力学家!他脑子比别人差吗?年年给他整个垃圾项目!

    就像那纳米凝脂,多好的宇航服材料,挡炮弹什么的效率并不高,但是它非常善于抵充人体所受到的加速度。

    穿上它,人可以承受60G的加速度而不死。

    海里希为这种凝脂,投入了大量的心血,以及他对航天梦想的热爱。

    可最终,他却只能拿来设计成单兵装甲,或者运用在工业生产机械里面当配件。

    “弥赛亚也有天才科学家,也有不俗的生产工业基础,更关键的是,他们有一颗飞向太空的心。”

    海里希眼神闪烁,他是个有理想的科学家,此刻一对比,他豁然发现,在光明会就算什么都有,他也实现不了梦想,可去了弥赛亚,尽管危险重重,却有实现梦想的可能。

    要叛逃吗?

    海里希很挣扎,他盯着亚当斯,心中不断地思索着:“眼前这人,与弥赛亚交好。我若能带他一块逃出去,他可以为我引荐。但是……但是我恐怕逃不了多远,就会被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光明会有多强,他一个科学家凭什么叛逃?

    “唉……恐怕也只是痴人说梦……”

    海里希决定好好想想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决定人生的大事,做出了选择,就没有的后悔,他也不是一时冲动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说:“对话就到这里,我会给你安排一些实验,你体检之后就去休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有明说,但潜台词就是:会给亚当斯安排没什么危险性的实验,这样以后自己想通了,还能再来找亚当斯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这么说完,打算离开时,亚当斯突然说道:“你竟然真的这样想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海里希不解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抬起头说道:“你刚才,在心里犹豫要不要叛逃吧?如果你想加入弥赛亚,我确实可以帮你引荐,我深受卡罗的信任,你带我离开,我可以为你担保!”

    “你!”海里希一惊,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被人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要叛逃的心思,就这么明白地写在脸上吗?

    海里希咬牙,看向桌上的影音录制机。他与亚当斯的对话,已经被记录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如果现在销毁对话记录,几个小时后就一定会被盘查,以后再想见到亚当斯就难了,等于永远放弃加入弥赛亚。

    而不销毁,今天的对话暴·露,光明会一样会提防自己,以后想叛逃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该死,我必须尽快做决定吗?”

    海里希咬牙,额头渗出汗来。要叛逃就得趁现在,他孤家寡人一个,也没什么牵挂,直接把对话记录销毁,争取几个小时,然后带上一些设备,并用他的权限制造一些骚乱,趁机离开基地,都是很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但一切,都必须现在决定!

    他想好好考虑个一两月,再决定的心思,被亚当斯这一句话给破坏了!

    “海里希教授,你还在里面啊?快出来吧,军事区发生叛乱,保卫部的人被调走,暂时无法保护我们,通知我们转移到住宿区,那里比较安全。”门外突然响起一名助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叛乱?守卫力量被调走?”海里希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这回,只犹豫了两秒钟,他就毅然决然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关闭了桌上的录制机,并将其今天的内容删除,甚至把录制卡都拔下来掰断塞进口袋。

    “亚当斯……你跟我来。”海里希神色坚定道。

    他的梦想在星辰大海,与其死气沉沉,不如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