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下的命令!”

    缪撒获知主控中心下发广播,又把去支援的守卫调回来,立刻意识到这场叛乱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缪撒大人,我们听到你亲口在广播里说的啊……”有一名A级守卫说道。

    缪撒淡淡地瞥了另一名守卫一眼,那人顿觉一股令人颤栗的寒意袭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压迫感,其眼神叫人毛骨悚然,身体不自觉地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不是杀气!

    作为一名A级守卫,也曾在佣兵界打拼多年,拥有一身杀气。他很清楚,缪撒此刻没有丝毫杀意,那是另一种层面的冷漠,就好像自己是一只鸡一般。

    谁会对一只鸡迸发杀意?

    关于缪撒的传说,这名守卫,也多有耳闻。

    活了一百多岁,过去简直杀人如麻。参与过一战二战的他,本身就是从铁与血中走出来的,越战时,达成过千人斩。

    据说都杀人杀吐了,不是恶心的吐,而是腻味了。

    之后不再参与一线作战,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返老还童,转而开始搞指挥参谋,以及科研工作。形象大变,一身杀气收敛于无形。

    最后反而给人一种斯斯文文,博学多才,充斥活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刻突然冷淡地斜了一眼,竟还是令人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。”缪撒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,是有内鬼冒充您下得命令!”那守卫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缪撒走出实验大楼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他早就知道了。古斯已经给他汇报了工作,传达了米修的话。

    新来的教官掀起了叛乱,而主控室的人竟然不把叛乱者标记为入侵者,开启自动防御系统。

    反而还让对方处处通行,一路绿灯。

    主控室的人不是叛军,就是无能!

    只见缪撒,依旧穿着那件白色外衣,戴着眼镜。走向主控中心,就像是去拿份文件一样的步态。

    数十名守卫跟在后面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只有其中S级的改造者们,才不是很怕缪撒,并不是实力上不怕,而是心态上。

    缪撒对改造者还是很宽容的,似乎在他眼中,只有改造者才是人,至于其他手下,只是鸡而已。

    “缪撒,实验大楼……没事是吗?”一名S2的炽诚哨兵,摸了摸光头说道。

    缪撒头也不回地笑道:“实验大楼能出什么事?把你们骗过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跟着我,去把军事区的叛军全部剿灭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只得再次转移,杀回军事区。

    缪撒独自一人,则走进了主控中心的大楼。

    在这里,可以监控整个学院,而之前军事区的广播,理应要通过这里的监管人员许可才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主控中心有叛军。

    来到主控室大门口,缪撒认证开门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门却打不开。

    “发现入侵者!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

    掌纹认证屏幕上闪烁红光,门口墙壁上两架自动速射枪瞬间开启,朝着缪撒激射!

    他的眼神顿时冷漠下来,身体瞬间滑开,如闪电般跃起,一把捏住一架自动速射机关枪,身体倒转,双腿冲着天花板用力一蹬!

    “夸嚓!”缪撒的力量奇大,竟然直接把炮管连转动基座给拆了下来,粗壮的螺丝崩得飞溅而起。

    同时另一架枪口急速转动,瞄准了他,弹幕如线一般朝他扫去。

    然而这回,缪撒却从极动转为极静。

    他瞬间跨出两步,左手如闪电般探出,捏住了另一台的枪管。

    随后,从容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电动基座扭转不过去,枪管的子弹激射而出,却与缪撒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枪管转不过来!根本射不到缪撒!

    缪撒这回没有跳起来把它拆掉,而是右手抓着基座,用寸劲一掰!

    “哒!”速射枪的底座被强行拽开,暴·露出里面的电控线缆。

    缪撒撤掉了其中一条,便松手了,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前。

    再看那自动速射枪已经停止转动,耷拉在那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这扇厚实的大闸门,缪撒没有去砸,尽管他可以砸开,但还是选择拆开门口认证系统的机器。

    他的白大褂里,有很多小工具。

    缪撒冲着机器捣鼓了半分钟左右,嗤得一声,主控室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微微一笑,转着一把螺丝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六名监管人员,已经严阵以待!

    他们端着枪,就埋伏在门口,锁定门外。

    可不埋伏吗!他们的主控室莫名被黑,与外界断了联系,不仅如此,门外还有入侵者袭来,触发了自动防御系统。

    监控画面卡住了,但自动警报系统可以响。

    听到有叛军都杀到门外了,他们自然要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怎料,进来的是缪撒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想说别开枪,是缪撒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晚了,他们六把枪指着缪撒,还都是特制的大威力穿透弹,缪撒怎么可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对于缪撒而言,他刚进去,就被叛军六把枪指着脑袋!

    而作为S4的顶级强者,任何拿枪指着他的人,都不会有开枪的机会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倏忽之间,缪撒就从门外杀到了最后一人身旁。

    其余五人,在一秒内全部暴毙,被一把螺丝刀戳穿脑袋,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最后这人,被螺丝刀架在脖子上,都快吓尿了。

    “误会啊!缪撒!误会!”监管人员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误会晚了。”缪撒淡淡地看着他,让他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监管人员欲哭无泪道:“是这样的,我们打不开门了,然后你在门外闯入,我们以为是叛军,所以就拿枪指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缪撒不想听这个。

    谁被他用螺丝刀架在脖子上,都会说自己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缪撒看了一眼主控室,各项仪器都运行正常,其中一个监控,还显示着门外的情景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,会不知道他来了?还如临大敌?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死到临头,疯狂洗脱自己!

    监管人员不知道,现在各项仪器又莫名其妙好了……还在这说仪器都坏了,被一群超级黑客黑了云云。

    听得缪撒眼神越来越冷:仪器坏了?监控卡了?超级黑客入侵,还是一群?不知道是自己进来?你们其实不是叛徒?

   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!

    “好好说。”缪撒再次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!”监管人员头皮发麻,他知道自己再不好好说,就会被杀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怎么好好说啊,他说的是实话啊!

    他喉咙颤抖,无奈道:“我……我其实也是叛军?”

    缪撒说道:“哦,继续。”

    监管人员真的哭了,为什么他非得是叛军啊,真的有超级黑客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一时糊涂,思想出了点问题……但是我其实不认可他们!是另外五个同事铁了心要造反!我不跟他们一块,他们就会杀了我!”

    监管人员看向地上五具同事的尸体,脑子转得飞快!

    缪撒说道:“主谋是谁,此次叛乱你们的目标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监管人员嘴角抽搐,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但既然已经开始瞎编,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主谋……主谋是新来的那个教官,对了!他这几天不光跟学生们做思想工作,还去了各个部门乱逛……也来了我们保卫部!”

    “他很健谈!口才很好,跟我们……呃,主要跟其他几个人,谈笑风生!”

    缪撒淡淡地看着他,示意他继续。

    监管人员头脑疯狂运转,结合实情说道:“目标……目标就是叛逃!他们哪还敢抢什么东西?那群人能活着离开几个就不错了!有您在,这次叛乱不过是一场玩笑!”

    缪撒眯着眼,知道这家伙畏惧自己,便放下了螺丝刀。

    “把叛军标记为入侵者,配合守卫报点,做你该做的事。”缪撒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是!”监管人员长出一口气,暗叹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,事后他就算戴罪立功,也是会被降到个位数的职级,甚至可能直接一撸到底,送去做测试新药的志愿者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脖子,回过头来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只见所有的仪器,竟然都恢复如初了。

    “发克!难怪缪撒不相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监管人员咬牙切齿地走到控制台前,准备操作。

    突然,缪撒似乎看到了什么,扑了上来,死盯着一个屏幕。

    那里,正是军需库最重要的秘密舱室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个监控不对劲。”缪撒眼光毒辣。

    他从进门开始,就在观察‘黑魔杖’的情况,见它没事,就一直很从容。

    但看着看着,就不对劲了,黑魔杖的盛放柜是特制的,上面有33个小灯,会随机闪烁。

    而缪撒却看到,监控中的柜台,重复了一遍亮灯规律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之见缪撒双手飞快地敲打键盘,调查监控是否异常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是一段循环播放的监控。

    就是个非常简单的小程序,而且重复的频率只有几秒钟,主控室里的监管人员们,不可能看不出来!

    “该死!”缪撒很快清除掉被植入的程序,再看屏幕,只见舱室内空空如也!

    “黑魔杖没了……”缪撒瞪大眼睛,第一次露出震惊的表情,这可是不得了的事!

    叛军竟然会解锁那个密码,知道黑魔杖存在的人本来就不多,更何况还会解那个密码!

    整个叛乱,并不只是叛逃那么简单!这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!目标乃是黑魔杖!

    什么狗屁不敢抢东西,什么狗屁只是叛逃。

    他猛然回首,死死盯着主控室内唯一的活口:这家伙在撒谎!

    监管人员人傻了,连忙吼道:“我不知道啊!我真不知道!”

    缪撒瞪着他:“你跟他们一伙的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知道,这么重要的事,你刚才为什么不说!你在给他们争取时间?”

    在缪撒看来,就算叛军主谋没有告诉他这个目标,作为监管人员,也应该察觉到叛军真实目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,刚才螺丝刀都架脖子了,竟然都不说。

    什么一时糊涂,什么被其他五个人逼得一块造反,都是谎言!

    都是在拖延他发现黑魔杖被盗的时间!

    监管人员无语,绝望道:“其实是他们在监管,我没有注意……他们五个之前故意把我支开,就是怕我看出他们的真实目的……算了,我编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把他支开,这么明显的行为,他也应该意识到黑魔杖的监控室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可在刚才,他却没有提这件事,无论如何都符合他在缪撒面前拖时间的事。

    绝望,他从一开始,就不该撒谎。

    可是对方黑客,却掐在缪撒杀进来的时候,把一切都恢复了,而他事后才注意到。

    他根本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缪撒一螺丝刀将其解决。

    随后自己亲自操作,搜寻黑魔杖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!在实验大楼?”

    缪撒惊愕,他在军事区没发现叛军头子的踪影,瞥了眼实验大楼的监控,却发现了海里希和一名陌生人,正在穿戴纳米凝脂装甲。

    其中那名陌生人,手上就握着黑魔杖。

    缪撒透过高清摄像仔细查看,确认了几个细节,没错,这就是黑魔杖!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”缪撒双手飞速操作,很快调出了亚当斯的资料。

    “亚当斯?试验体?新送来的……马可……”

    缪撒一怔,他记得这件事,当时‘马可’送完试验体离开时,还和他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!那时候就已经把黑魔杖拿走了!然后假装以送试验体的名义,让这个亚当斯把东西带进了实验大楼。”

    试验体身上的东西,都要被搜走的,不过有身为研究室负责人的海里希接应,那再还给他也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海里希……你也背叛了啊。由你接应,完成最后的转移嘛?”

    军事区闹出叛乱,守卫被调去平叛,实验大楼防卫空虚,并且为了研究人员的安全,还会让他们转移到更后方的居所。

    如此,海里希就可以安然撤离!把黑魔杖带走,趁机叛逃!

    缪撒气急,之前敌人还假冒他的声音,把守卫调回实验大楼。

    这原本,就会发现海里希带走亚当斯这些不正常行为,继而发现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又把他们调走了……敌人早已算到这一步,他故意的,是在挑衅我吗?”缪撒暗道。

    同时也感受到,这幕后有一个身居高位的黑手,此乃早已预谋的叛乱!

    环环相扣,明修栈道暗度陈仓,假意骚乱送人头,实则为了黑魔杖!

    敌人还知道如何解锁33重机关密码,并且早已打通了主控室这些监管人员的关系,乃至还说动了海里希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图谋已久,这背后一定牵扯着一个光明会组织内部的隐藏派系。

    这个派系,错综复杂,上通菲尼克斯组,下联诸多基层。

    有着不该有的野心,与异心!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不会使用黑魔杖吧?”

    缪撒之前很从容,是因为整个纽约就没人能打败他,但是黑魔杖被盗,就很糟心了,那东西能杀死他。

    当即,他直接冲出主控室,朝着实验大楼狂奔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在这里居中指挥,甚至亲自去剿灭军事区叛军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那里只是幌子,都是炮灰。

    海里希与那个叫亚当斯的,才是整个计划的关键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