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名B级卫兵,就在后门巡逻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突然接到缪撒的通讯:“上二楼!把海里希找出来,他旁边的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听到这没头没脑的命令,两名卫兵没有任何废话敢说,立刻转身想要上楼。

    然而与此同时,亚当斯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这两名卫兵没见过亚当斯。

    而缪撒的命令,是找到海里希,杀死旁边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只看到亚当斯,他们虽然抬起枪,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扣动扳机,因为亚当斯穿着研究员的服饰。

    亚当斯也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两人会突然往楼上冲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身经百战,此刻眼看偷袭不成,气质一变,喝道:“磨磨蹭蹭的,还不快上楼!”

    这没有任何人教,他凭借亢奋而又敏捷的大脑,几乎本能地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是要上楼,那就直接顺着他们的行为催促一番,好像他和对方是自己人似的。

    同时他的气质,也好似一名身居高位的大人物,皮肤泛着淡淡金光,明显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两名B级卫兵,放在佣兵界,那是一等一的高手,但在这里,除了学员以外,所有人的地位都比他们高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马上就去。”两名卫兵放下枪应道。

    亚当斯嗯了一声,侧身让开,同时也缓慢抬腿,好似要跟他们一块上去。

    在于两名卫兵几乎要并排时,突然亚当斯伸手抓向两名卫兵的后颈。

    卫兵警惕的看过来,要知道B级,可是当初黑人队长的层次,其实各个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在两人接近时,因为亚当斯始终是陌生人,不认识,所以两名卫兵是本能警惕的!

    与陌生人贴近,肌肉紧绷,做好动手的准备,这是职业习惯。

    然而,亚当斯挂着淡淡的笑容,散发着一股极为亲和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嘿!”这一伸手,丝毫不能给人以任何威胁感,反而觉得亲切!

    三人并排,一种和谐的气氛充斥在他们之间。

    这给了两名卫兵一种错觉:他只是拍拍肩膀,催促我们一下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亚当斯干净利落地扭断了二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们一左一右,噗通两声倒地,脑袋歪在一旁,临死前的眼神透露出一种气愤惊讶,被朋友背叛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战力,只是B1,但是配合自己的超能力,敌人就算是A1他都有信心干掉。

    一招杀过去,人家第一反应还以为在逗他玩,即便第二反应由理智中察觉到这一击的力量不对劲,但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这种气氛带动,在高手对决中,基本上倏忽间就能要人命。

    只见亚当斯捡起枪,迅速地套上卫兵的作战服,招呼海里希下来。

    海里希见了两具尸体,倒是面不改色,他也是死人见的多了,毕竟光明会可是经常做人体试验的。

    “快上车。”海里希爬上驾驶座,发动汽车。

    亚当斯正要跟上去,猛然警惕地一回头,结果真见到一名穿着白大褂,斯斯文文戴着眼镜的男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缪撒!”海里希看到来人,脸色惨白,嘴角泛出苦涩。

    绝望!一股莫大的绝望笼罩全场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缪撒嘛……卧槽,好特么恐怖。”亚当斯面无表情,心里却忍不住战栗。

    这同样是一种气场,乃是由内而外迸发而出,与黄极一样,纯粹心意强大,自发而生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气势,人家需要长期积累蓄养出来,亚当斯却能模拟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人体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气场,其本质其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只见亚当斯不仅不跑,反而转身迎面朝缪撒走去!

    他竟然也绽放出与缪撒极为相似的气魄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似乎已等候多时了!

    两人相向而行,缪撒心中不禁惊讶:“果然,此人……才是真正的主谋!”

    “能养出这种气势,难道他也是涅槃者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所有涅槃者我都认识……他是谁!”

    这种陌生与未知,让缪撒很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缪撒也没有任何退缩,他可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,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,岂会被人单凭气势唬住?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会来。”缪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该来的。”亚当斯眼神空洞道,似乎在惋惜。

    两人的距离正在不断地靠近,气氛越发焦灼!

    在亚当斯的营造下,整个现场的气氛,就像是一场绝世大战即将爆发!

    两大超级高手,就要再次进行巅峰对决,拼个你死我活一般!

    在这样的气氛催发下,即便是缪撒,也不得不重视对手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缪撒的一连三步,震得地上石板发酥!

    他的身体嗤嗤冒出带着血腥味的蒸汽,肌肉瞬间松弛,随后又迅速绷紧,似乎一下子蕴含了更加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牺牲!

    这种只有残血才能用出的大招,缪撒竟然能一上来就开启!简直举重若轻。

    原因在于,他还是一名升腾者。其能力非常简单,可以加快氧化细胞,燃烧出其中的能量。

    全身都仿佛在沸腾,整个人像一台蒸汽机。

    缪撒并不需要抱着必死的决心,并不需要把身体蓄势到濒死程度,就可以激发超·超量补偿。

    “十年了,我已经十年没有拿出过全力了,好怀念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缪撒看着亚当斯,却发现他还是那副模样,并没有做任何的战前热身。

    好像对付自己,根本不需要蓄势,根本不需要任何准备似的。

    “把我当成什么了!”

    “自认为可以如此散漫地解决我嘛?”

    缪撒起初很气愤,他被这种风雨欲来,大战降临的感觉所振奋,都把自身状态调整到极限。结果亚当斯,竟然什么准备都不做?

    可紧接着,他意识到不妙。

    缪撒的眼睛,看向亚当斯腰间的黑魔杖。

    与自己对决,不可能如此大意,除非……真的不需要调整状态。

    “他会用黑魔杖?不可能的!我不信!”缪撒意志坚定。

    另一边,亚当斯暗自祈祷:“华!你别坑我啊!这尼玛这的有用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畜生的眼神好恐怖,我感觉要凉了啊!”

    心中说着,气势却也拔升到顶点,右手猛地抄起黑魔杖!

    “什么!”缪撒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只见亚当斯露出微笑,突然绽放出一股尽在掌握的气度!

    这种好似由心而发,无与伦比的自信,正是在模拟黄极自信外放时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会用?”缪撒见到这起手式,立刻想起外星人使用它时的威力。

    结合亚当斯强大的仿佛与他同级别的压力,以及此刻骤然迸发出的惊人自信。

    一时间,缪撒感觉自己是来送死的,而人家已然等着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咻!”霎时间,他的身体如炮弹般弹出。

    不是冲着亚当斯,而是反方向!

    “欧透……”背后,响起了亚当斯狂放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槽!!!!”缪撒身上血雾喷射,跑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会用!”

    “欧透~咋瓦莫惊多!”亚当斯的声音犹如催命符一般!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!”缪撒青筋暴起,喉咙发出咆哮,瞬息间已经冲出一百多米。

    冲进实验大楼后,眨眼间又从大楼另一侧冲出。

    “嘭!”他撞碎大门,绝命狂奔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一招!”缪撒瞬间想到那百万摄氏度的电浆冲击!所过之处,一切都会被融化。

    “这一枪下来,我会死!”

    “闪!”

    缪撒身形如鬼魅,保持高速奔逃的同时,还能如蛇形一般左右横移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交错穿插!在学院的中大道上不断地转变方向,划出一段又一段的S型轨迹!

    “黑魔杖不能锁定目标,纯靠自身瞄准!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招弹道很宽,但我拉开距离,想射中我却没那么简单!距离越远,则角度越要精确,否则便差之毫厘谬以千里!”

    缪撒迟迟没有见到身后有电浆束冲击而来,便知道自己的走位起了作用!

    这一击,蓄势待发,但亚当斯瞄不准他,便迟迟不发!

    “唰!”缪撒几个呼吸间,竟然就已经冲出了基地。

    再看亚当斯,早已上车,和海里希从另一边逃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!这特么是什么啊!”海里希三观都炸了。

    拿根魔杖,念个咒语,缪撒就吓跑了?

    他是个科学家!最后竟然是靠魔法活下来的?

    亚当斯吼道:“我特么哪知道!吓死我了!卧槽!”

    “自信就完事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弥赛亚那个研究员教我的,你自己回头问他吧!”

    海里希眼睛一亮,任何看似玄异离奇之事,其存在的背后必然有其科学原理。

    他今天所经历的一切,都指向一名弥赛亚的研究员,此刻他想加入弥撒亚的念头,已然旺盛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“冲!老子叛逃了!哈哈哈!”海里希原来一个老老实实的科学家,此刻竟然如铁血战士一般疯狂。

    他猛踩油门,朝着基地外冲去。

    在即将离开基地时,他们还需要过一段闸门。

    一名守卫正在站岗,眼见一辆货车驶来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开玩笑,谁不知道里面在闹叛乱,这时候怎么可能允许车辆出入!

    只见守卫掏出单兵火箭筒,毫不犹豫地冲着货车就要发射。

    海里希驾驶着方向盘,神色疯狂,竟然打算硬撞火箭炮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疯了!”亚当斯立刻帮他拉起手刹。

    嘎吱一下,货车停下了。

    守卫眯着眼睛,稳住没有开炮。

    “嘿!兄弟!”亚当斯跳下车,朝他靠近。

    守卫眼见他逼近自己,冷漠道:“站住!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亚当斯连忙举起双手,笑道:“好!那你帮我拿着这个。”

    举手之间,突然抛出一物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守卫被他的气氛带动,竟然随手接过了此物!

    定睛一看,已经不知道拉栓多久的手雷!

    “轰!”守卫当场被炸飞。

    亚当斯转身上车,海里希激动地哈哈大笑,两人一齐逃出了基地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