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修从昏迷中悠悠转醒,随后是剧痛。

    脸上鼻梁粉碎,血肉模糊,口腔里满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右臂超负荷斩击,不停地抽搐,已经临时残废,需要休养很久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他还看到左手被自己的碎叶刀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刀刃从掌背刺入,扎透了手掌。

    “噌!”米修用嘴拔出碎叶刀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动弹了一下左手,发现手指不够灵活,掌心的贯穿伤,让他用左手刀也不太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,为何不直接杀了我!”米修牙齿叼着刀,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黑暗中寂静无声,他找到照明弹,拉开几个扔到各处,发现黄极早已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昏迷了多久?”

    米修找到军需库里的疗伤绷带,清洗了一下伤口,包扎了一下左手掌。

    随后又清洗了一下面部,在脸部缠了一圈绷带。

    之后左手握了一面钛合金盾牌,嘴上叼着刀,踉跄地走出了军需库。

    左掌被贯穿,右手整条手臂都残废,两边都不适合握刀,干脆用嘴。

    对付黄极,他已经意识到了,刀、子弹这类细小的攻击,非常被克制。

    还不如用钝器!

    比如盾牌,只对手臂和手腕的摆动有要求,左掌现在不灵活,但握住一块盾牌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既可以防御,又可以当做兵器。

    这面盾牌,攻击范围又大,即便被力道偏转开,他也有操作空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米修的应变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他走出门,发现门口没有人,但是对面的训练场,却燃着大火。

    里面两具焦尸,米修认出是古斯与卡特的。

    “我到底昏迷了多久?”

    米修一脸懵逼,这时通讯器中响起了缪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全面缉杀海里希、亚当斯、马可,他们三个,一个也不能放跑!”

    米修眉头一皱,这些人他都没听说过,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龙。

    他不禁问道:“龙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分钟前。

    “瑟提!”

    亚姆背负着索米跑出通道,就见广场之上,乌泱泱躺了无数人。

    就连瑟提,也躺在地上吃力地喘气。

    场中只剩一个人还站着,那就是别西卜。

    他双持大门板,上面全是血,滴答滴答地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白痴吗,为什么要跟他硬碰硬!跑啊!”亚姆吼道。

    瑟提挣扎着爬起来,看着旁边呕血起不来的霍克,叹道:“亚姆,你们怎么又回来了,教官呢?他是不是成功逃离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教官都跑了,你们也不要在这拖了!”亚姆看向众人喊道:“还有谁能站起来,快走!”

    霎时间,场上站起来三十多个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别西卜动了,再度如凶兽一般冲入人群。

    亚姆这才看出,很多学员并不是被砍得站不起来,而是一旦站起来,别西卜就会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此刻别西卜,浑身是伤,满脸是血,两只眼睛通红,似乎已经看不清东西了。

    很早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凭借本能战斗。

    在别西卜的视野中,眼前一片模糊,世界泛着猩红色,每一个人的细节都看不清楚,仿佛打了马赛克一般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躺在地上时,他就不知道谁还活着,谁死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瑟提冲上去拦截别西卜。

    而别西卜的攻击,也是非常的朴实无华,转!如大风车一般挥舞两扇门板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太快,又势大力沉,不管是什么,只要还是站着的!就一律斩飞!

    场上唯有瑟提,被斩飞之余,还能踹别西卜一脚,给他沉重的伤势再添一笔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真是个怪物!”

    众人又被他劈飞,连赶来的亚姆和索米,都被砸翻在地,亚姆的肋骨当场断了两根。

    “还好他的武器很钝,又是胡乱旋风斩,我们只要避开要害就不会死。”亚姆咳出一口血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早就看出来了,他现在就像个战斗机器。可那又怎样,我们只要一站起来,就会被被门板抡翻。”瑟提说道。

    就算别西卜手上是钝刀子,他们这样打下去,也迟早会伤重而死的。

    亚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说道:“还能动弹的,爬进通道,我们从基地另一边逃出去。”

    瑟提急道:“昏迷的兄弟怎么办?大家都没死啊,只是伤得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西卜这种状态,我们真要想走,早就走了!”

    别西卜终究是一个人,一大群学员若真要想跑,四散撤离,他怎么可能拦得住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要走大家一起走!

    缺胳膊少腿的队友,伤势太重动弹不得的队友,被直接砸得昏迷的队友,也全部要带走。

    如果想丢下他们,瑟提等剩下的人,早就跑了。

    显然,别西卜也很了解他们,所以并没有冲着地上的人补刀。

    地上躺了这么多人,他却不一个个上去踩头、砸脖子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只要有一个活人还在这,这些人就都走不了!

    这才是他一个人,可以拦住八十人的关键。

    等到再也没有谁能站起来时,再补刀,便全都得死在这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叛军,要走一起走,要死一起死。”瑟提说道。

    亚姆皱眉,拽着伤重的索米,朝着通道爬去。

    显然,他不想跟瑟提等人一样,如此愚蠢地被拖在这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关系都很好,可最要好的只有一两个,亚姆就懂得舍弃,这时候就应该放弃大家,只带走自己最要好的索米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突然,远处传来咆哮声。

    众人趴在地上看去,只见广场外,学院的中大道上,一个飞快的人影呈现S型跑位,一百米四秒的恐怖速度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缪撒!”众人惊骇。

    一个别西卜就如此可怕,更强的缪撒一旦加入,就彻底没有希望可言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绝望之际,却很快发现,缪撒的目的地并不是广场。

    他似乎注意力根本不在这边,左闪右晃之下,直接翻过了学院大门,离开基地了。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“跑……跑了?”

    学员们觉得莫名其妙,是有谁在追杀缪撒吗?看他的样子,似乎身后有洪水猛兽一般!

    “谁?谁把缪撒打跑了?”学员们对望一眼,发现此次叛乱的人都在这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视角中,根本不记得谁是亚当斯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故事里,这只是一群学员和一名教官反抗的故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学员们都趴在这,此刻会赶走缪撒的人,即便再不可能,似乎也只剩下了一个可能:龙教官。

    “教官还没走!他……他去拦截缪撒了!”瑟提惊道。

    亚姆也骇然道:“这哪是拦截……缪撒直接被他打得逃跑了!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呢?龙教官的实力有这么强大吗?

    此刻基地外,缪撒背靠着钢铁院墙,偷偷回望。

    没有电浆炮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咦?就算瞄不准我,也必须释放出来了。这一招不可以蓄势太久,更不可能又收回去。”

    缪撒蹙眉,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‘欧透·咋瓦莫惊多’,在持有者喊出‘欧透’时,还能收回这一枪。

    可喊完了,就必须放出去了,黑魔杖的尖端会生成出大量的超高温等离子束流,能量一旦被转化成激光、冲击波、等离子束这类子弹,就无法再归还回去了。

    哪怕放空枪,现在也该炸出来了啊!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我被骗了?”缪撒想到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那就是对方只会这一句口令,却不知道真正的开枪步骤。

    缪撒很熟悉黑魔杖,这是一把高能枪,开枪有两个步骤,一个是扣动扳机,一个是选择子弹形式。

    所谓‘欧透咋瓦莫惊多’,只是在选择子弹形式为高能电浆束流。其中‘欧透’,就是高能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欧透,就只是小功率的电浆束。加了欧透,意味着全功率输出!

    这枪并没有固定使用者的。如果光说一句话就可以开枪,岂不是敌人也可以帮忙开枪了?

    事实上,只有扣动扳机那人,也就是持有者说这种口令,才有效果。

    而扣动扳机的方式,也很简单,那就是按住魔杖上特定的三个花纹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开了保险栓,按住之后说的口令,才会开枪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……不知道握姿吗?”缪撒无语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一个懂得如何选择子弹的人,会不知道拉开枪的保险!

    毕竟按住上面的三个花纹,这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发克!原来他不会用!”缪撒愤怒,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东海岸最强男人,竟然被一句咒语,就吓得奔逃。

    缪撒很久很久,没有过这样的耻辱感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倒要看看,你们还有多少花样。”缪撒拿出通讯器。

    他向所有带了通讯器的人下令道:“全面缉杀海里希、亚当斯、马可,他们三个,一个也不能放跑!”

    “龙呢?”通讯器中米修问道。

    缪撒说道:“龙?什么龙?闲杂人等不重要,那些学员不过疥癣之疾。组织内部有个叛逆派系,牵扯到了一些高层争端,你们不用明白,听令就是!”

    他压根没听过龙这个名字,他对于新来的教官,只知道一个马可。

    还以为龙,是学员中的强者,直接视为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即便很重要,也没有马可、海里希乃至亚当斯重要,尤其是马可和亚当斯,一个早就偷了黑魔杖,将亚当斯送进实验大楼,另一个联合海里希,带着黑魔杖跑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,必然是此次行动的主要人物。

    整个事件,是一场从上到下,从高层到基层,隐藏在光明会内的野心派系,所造就的内部纷争。

    此乃第五个故事。

    说罢,缪撒又跑回基地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