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场上的众人,见到缪撒离开,刚松一口气,结果缪撒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嘶!他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大家的心一下子又吊了起来,怎料缪撒朝这里远远地瞥了一眼,根本不理,如一道利箭,又掠向实验大楼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为什么无视我们?”学员们都懵了,他们是叛军啊,别西卜在这与他们大战三百回合,血流了一地,竟然无人支援他。

    两边都是强弩之末,缪撒只要来,他们全都得死,为什么不来啊!

    “他应该是去找教官了,教官在给我们拖延时间,我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亚姆吼道。

    瑟提还在犹豫,他不想抛弃大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通道里传出厮杀声。

    亚姆脸色一变道:“保卫部的主力都到了,我们的退路也没了!”

    他刚才还说从通道转移,换个方向离开。结果通道里也全是敌人,听声音是一大帮卫兵。

    这下子,他们就被团团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是谁在跟他们厮杀?”

    这是厮杀声,意味着还有自己人在和卫兵战斗。

    只见一阵噼里啪啦声,里面卫兵的喊声彻底消停了,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去,正是黄极,他一个人在通道里,又解决了所有的卫兵。

    “教官!”瑟提大喜。

    亚姆说道:“缪撒在到处找你呢!我们必须赶快离开了!”

    别西卜从头到尾,都没有说话,此刻听到黄极走出来,这才终于沙哑道:“米修呢?”

    黄极晃了晃腰上的项链,说道:“他在地狱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别西卜猩红而孔洞的双眼,凝视着黄极腰上的项链,流出一行血泪。

    “唰!”随后如暴龙一般冲上来,门板虎虎生风,当头砸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瑟提喊道。

    却见黄极动都没动,抬起左臂,造出无形的护盾。

    别西卜的攻击立刻被顺到一旁,与黄极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黄极优雅地上前一步,恰好卡在别西卜的后侧方,躲过别西卜的第二段挥击。

    他手中一根黑色短棍在指尖飞舞,斜插向别西卜。

    但是别西卜尽管眼睛看不清,但反应却很快,双臂交替挥舞门板,挡住攻击的同时,挥砍黄极。

    黄极摇摇头,再次以护盾硬抗,这回借助反震之力,斜斜地飘走。

    近战搏斗,他完全不是别西卜的对手,速度力量被全方位碾压,哪怕料敌机先,想击败别西卜也必须百招以上。

    而现在黄极的体力已经不支,接连的战斗下,他可没有这群改造者的体力,身体已经超负荷运转。

    之所以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,在于他屏蔽肌肉的酸胀等各方面身体抗议的感受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自己的身体素质太差。

    不过与别西卜纠缠,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疯魔,一个优雅,在场中搏杀。

    一个速度奇快,出手都有残影,呼啸着空气。

    一个脚步悠然,动作清晰可见,却总能恰到好处地躲开。

    两扇大门板,举重若轻。一根黑木棍,举轻若重。

    相击碰撞,黄极竟然丝毫不落下风,丝毫不受震击力道,反而还能借此在别西卜身旁,飘荡腾挪。

    黄极头也不回道:“带上所有伤员,走!”

    现在别西卜的目标,完全锁定在黄极身上,他认为黄极杀了米修,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报仇。

    势要杀了黄极,夺回项链,任务什么的都被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学员们瞪大眼睛,强大的别西卜,他们已经领教过了,而黄极竟然一个人就拖住了他。

    原来教官这么强吗?竟然也有S3的实力?

    迄今为止,学员们也不知道自己的教官到底有多强,他似乎跟谁打都能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的确,至少在反应速度上,他似乎永远都能跟得上敌人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走啊!”亚姆催促道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,还能站起来的人,立刻背负起身边昏迷甚至动弹不了的队友。

    “只要一辆车就行了,其他人步行,更隐蔽。”黄极说完,扔出一块通讯器。

    “逃出去之后,联系这个人!”

    众人很快准备好,可是黄极还在和别西卜缠斗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办啊?”大家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们先走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大家明白他的话,就这么跑,他们会迎来无穷无尽地追杀。

    得有人断后,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瑟提和霍克招呼众人离开,两人则留下来笑道:“教官,我们陪你。”

    黄极哦了一声,眼睛盯着通道口,突然一笑。

    突然身前亮起一道红色的菱形盾,硬扛住了别西卜的大门板。

    “究赛!”黄极面对如疯魔般的别西卜,猛地挥舞了一下魔杖。

    瞬间一道电弧激射而出,别西卜反应过来了,用门板挡了一下,可是没用,电流经过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呃呃呃!”别西卜呻吟一声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别西卜应声而倒,瑟提和霍克二人傻眼了。

    什么?秒了?

    刚才不还是五五开吗?

    而且这红盾和电弧怎么看起来那么魔幻?早怎么不用啊?

    “缪撒来了……走!”黄极说罢,直接把黑魔杖扔掉了。

    瑟提和霍克很听话,跟着黄极往基地外跑。

    但又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黄极为何把那根黑棍子扔掉?

    两人不认识黑魔杖,但看到刚才的电弧,猜也猜得到,这恐怕是基地压箱底的宝物,外星兵器。

    莫非只能发出这一击?用完就没了?那这也太弱了吧,随便一个高压交流电磁线圈,也能放出刚才的电弧啊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逃跑之际,缪撒从通道中走了出来,一个飞跃,竟然跳出十几米。

    “咚!”缪撒的白大褂飘荡着,落到众人面前,冷声道:“亚当斯在哪?”

    瑟提和霍克直觉锋芒在背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霍克快跑!”瑟提第一个承受不住压力,一拳轰了上去。

    缪撒踏步一拳,直接把瑟提拳头砸爆,轰成了肉酱,碾着骨头,力道不减,又砸在瑟提的胸腔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瑟提被一拳打飞,呕血不止。

    黄极抱住飞来的瑟提,用护盾卸力,两人在地上滑出数米。

    他飞快地给瑟提插了九根针,又用从军需库里拿出来的药膏给他抹上。

    “教官,他……太强了……”瑟提虚弱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他就交给我吧。”黄极把瑟提放在地上,温声道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他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

    黑魔杖最大的缺陷,就是要自己瞄准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还有严重的‘施法前摇’缺陷,这两点导致了它虽然有一定的威力,但其实在星际外星人眼中,就只是个玩具。

    在小灰人眼中,也不过是个落后产品。

    能量武器的行列中,这也就比‘火绳枪’好一点,顶多算个‘燧发枪’。

    所以小灰人才无所谓的把这东西留给了光明会,因为这相当于有一堆自动步枪的人,卖军火卖了一把燧发枪。

    黄极虽然可以料敌机先,但他根本不可能打得中缪撒,这家伙确实太强了。

    缪撒深知黑魔杖的威力,就算有亚当斯那波欺诈,以其身经百战的经验,与恐怖的反应速度,也可以临场闪躲开!

    所以,他要让缪撒,彻底断绝生机,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警惕。

    至此,当瑟提上去送了一波后,黄极终于可以收官,在他眼中,缪撒无数的信息汇合在一起,仿佛是一个大写的……死字!

    “怎么办……”霍克挡在最前面,身体忍不住发颤。

    他不是在害怕,而是炽人中的弱者,面对超强者时,自然的……来自基因深处的生理本能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霍克回头一看,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只见黄极竟然跑向一旁,捡起地上的黑魔杖,指向缪撒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瑟提和霍克懵了,这是什么傻·逼操作?急急忙忙又跑回去捡起来,当初何必扔了呢?

    这东西到底是有用,还是没用啊!

    他们一脸懵逼的样子,缪撒都看在眼里,都乐了。

    对于黄极去捡起黑魔杖的举措,也没有任何阻止,任由他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搞笑,这明显是假的啊!

    缪撒跑回实验大楼,之后又在后门发现守卫尸体,就知道亚当斯已经跑了。

    于是又杀回来,找到‘马可’。这些人是一伙的,事后跑到哪里,又跟谁汇合,整个计划上头有谁。此刻也只能从‘马可’这里获得答案了。

    他一出门,就看到地上的黑魔杖,以及昏迷的别西卜,还有准备离开的三人。

    这场面在他看来,就是三人断后,好不容易击败了别西卜。

    至于黑魔杖,用都没用,扔在地上吃灰呢!

    这只有两个可能,要么黑魔杖是假的,要么就是马可不会用。

    否则怎么都没可能,放在地上吃灰!

    早就一波能量弹,把别西卜秒了。

    之后他现身,三人逃跑,这就更让缪撒明白,这跟魔杖一定是假的,都准备被遗弃了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真正的魔杖放在亚当斯那里,但是他们只知道口令,却不知道开保险。这大约是其幕后黑手,故意不告诉他们的,万一棋子膨胀了,反而将魔杖据为己有,反杀自己就糟了。”缪撒暗道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,捋清楚了整件事。

    一共两根魔杖,一个是假的,一个是真的。真的已经被撤离的亚当斯带走了,而‘马可’自己带着一个假的,虚张声势,所以可以留下来断后。

    虽然两根魔杖,看起来一模一样,而且都没开枪自证。但是从亚当斯先走,‘马可’断后。

    亚当斯的惊人自信,与‘马可’的魔杖吃灰进行对比,傻子都知道哪个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早怎么不用?还要让瑟提挨自己一拳。

    诸此种种,这根魔杖百分百是假的,一丁点是真的可能性都没有。

    缪撒推了推眼镜,笑道:“马可,别西卜很难缠吧,他的确也认识黑魔杖,但他也是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连他都唬不住,也敢用这东西,指着我嘛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魔杖会被丢在一旁,定然是别西卜不中招,没有被吓到。

    这让缪撒心里,其实是有点小尴尬的,要知道他可是被魔杖吓跑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尴尬,让他决定,给对方‘念咒’的机会。

    让‘马可’故技重施,然后自己巍然不动,消除一点自己之前逃跑的尴尬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这是高能枪,内部储存的能量,可以转化为激光、冲击波、等离子体……对于地球人,使用它就像是在施展魔法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威力,足以杀死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缪撒笑道:“马可,你是怎么知道它的,又是谁告诉你口令的?”

    对于他称呼黄极为马可,瑟提与霍克,并不惊讶。

    ‘龙’这名字,明显是代号,组织里竟然有人用代号而不用名字,比如郊狼教官,就也是代号,其真名只在资料里显示,久而久之都没人叫了。

    黄极抬起魔杖,指着缪撒,平静道:“死人,不需要知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缪撒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中,微笑道:“你缺乏自信!”

    黄极露出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缪撒淡笑道:“虽然你冷静,但是你没有自信,亚当斯就很自信,因为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使用它。不得不说,幕后之人善于掌握人心,亚当斯自己都不知道,他还欠缺了重要的用法。”

    黄极冷声道:“你以为我不会用它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!我只给你一次机会!”缪撒向前两步,走到黑魔杖前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,故意把胸膛,顶在人家枪口上似的!

    黄极皱着眉头,随后大声吼道:“欧透!”

    “咋瓦莫惊多!”

    缪撒笑道:“不够!不够!你的自信不够……够够够?诶啊啊?”

    一团恐怖的蓝白色光球在魔杖尖端骤然形成!

    它绽放出恐怖的焰光,周围的空气都被高温扭曲,蓝白色的等离子体就像是浆流一般不规则地扭曲颤动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缪撒瞪大眼睛,松弛的肌肉瞬间紧绷!

    但是……来不及了!

    黄极捡魔杖,他没有阻止。黄极指着他,他没有抢攻。黄极念咒,他依旧没有做出任何闪避的准备,肌肉都是松弛的!

    等到电浆炮已经绽放开来,他虽然是东海岸最强的男人,此刻也躲闪不开了。

    缪撒心中一片空白,眼前只剩下一片蓝白光焰,大脑在向他疯狂传递一个‘危’字,求生的本能在他全身上下的神经之中激荡。

    强大而敏锐的感官,在这一瞬间绽放了无数种生理反应,可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大腿般粗细的电浆束流骤然喷发!缪撒大部分身体瞬间汽化!

    高温气浪冲击而过,待尘埃落定,瑟提与霍克已经被眼前的景象惊呆。

    一条仿佛被瞬间烧光了所有氧气的高温气道直贯数十米,连远处的钢铁围墙都被轰出一个大洞!

    大门此刻发红发热,还在不断地熔化,地上是一片放着光的金属浆流,好似一池白色的小湖泊!

    得亏他们处于上风口,不然一大片高温蒸汽,也会将他们灼伤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黄极带着两人,翻墙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逃出不远,两人见到黄极将腰上的荷鲁斯之眼项链,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两人不解其意,黄极也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有一人踉跄地从这里经过,仿佛刚刚逃难出来。

    远远见到基地围墙的惨状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马可,他被绑架后,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,今天醒来,发现没有人管他,立刻从废弃仓库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发现位置就离基地不远,于是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不光是自己有被袭击,连基地竟然都被袭击了?

    马可走向基地,路上,还看到一条荷鲁斯之眼的项链。

    此乃仪式物品,属于礼器。眼前这条,明显是光明会高级战士才会有的,也不知道是谁丢在这了。

    马可抹了抹上面的灰尘,将其随手挂在腰间。

    “恐怕还有敌人。”马可立刻塞了几颗弹丸在口中,拔出短刀,然后飞快地跃进基地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