墙壁豁口下的电浆湖很快降温,凝结为金属疙瘩。

    马可凝重地看着被融化又干涸的钢铁围墙,浑身被热浪烘烤地出汗。

    他朝里面一瞥,见到广场上趴着俩人,一个肌肉壮汉,浑身血污。

    另一个身体大部分都没了,只剩下脑袋和半边肩膀与一条手臂,且还在燃烧着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到那‘死人头’,竟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这都没死吗?”马可大惊。

    那‘死人头’正是缪撒,他艰难地睁开眼,挪动仅剩的一条手臂,按了一下耳麦。

    这是紧急通讯频道,而他的紧急联系人,正是近十年来最好的朋友,另一名涅槃者,罗言。

    “缪撒,紧急通讯?你怎么了?”耳麦那头,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菲尼克斯组……有内鬼……调令新教官……”缪撒艰难说道。

    他连肺部都没有了,此刻正用尽自己喉咙中,最后那一口咽不下的气。

    “嗯?”罗言听到缪撒如此艰难的声音,立刻知道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伤的这么重?”

    缪撒沙哑道:“隐藏派系……魔杖……”

    罗言急忙问道:“谁杀的你!”

    缪撒用尽最后的力量嘶哑道:“马——可!”

    罗言记下这个名字,他还想问更多的情报,奈何缪撒已经发不出声音了。

    他迅速分析出情势,恐怕是内部的野心派系出手了,缪撒说菲尼克斯组内有内鬼,意味着这个派系已经牵扯很深。

    夺取了魔杖,杀死了缪撒!

    “我的眼镜还在身边吗?把你知道的情报输入进去,然而把它交给你信任的人,让他想办法交给我!”罗言快速说道。

    那副眼镜,是他亲手制作的,并且赠予缪撒。

    其可以被固定在脸上,有三百根电极刺入脑中,与皮层相连。

    缪撒可以通过意识,向里面输送讯息记录。

    现在缪撒说不出话来,很快就要死,但是大脑还有活动,可以在眼镜中留下大量遗言。

    “这人竟然还没死,他叫我干嘛?”马可看着地上顽强不死的缪撒喊他的名字,便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看,卧槽,是缪撒!

    缪撒不认识马可,但是马可认识他。

    濒死的缪撒让马可惊骇至极:到底发生了什么!缪撒怎么成这样了!

    他也听到了缪撒说的话,什么有内鬼,隐藏派系,魔杖之类的。

    再结合现场痕迹,似乎是有人从内部向外杀出去的,应该是叛乱。

    叛乱的话,这怕不是整个基地都叛乱了?否则缪撒不可能如此惨烈的!

    马可感动,缪撒竟然认识自己,而且还在用最后的力气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坚持住!缪撒!我给你上药,天哪,你伤得太重了。”马可想要给他处理伤势,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缪撒这伤势,已经必死无疑,现在还能苟活片刻,没有脑死亡,已然是个奇迹!

    “啪!”缪撒用最后的力量,摘下眼镜,重重地塞进马可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马可眼中含泪。

    只见缪撒脸上肌肉颤抖,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,但已经没有气了!

    他嘴眼歪斜,眼神却饱含深意!

    马可顿时看出来,此乃临终托付!

    见到眼镜上延伸出来的电极细线,他知道这里面恐怕隐藏了重要的讯息!是缪撒最后托付的真相!

    “是要交给上级吗?”马可问道。

    怎料缪撒颤抖地摇了摇头!右手死死地掐着马可!

    马可大惊,明白缪撒的意思,敌我不明,不能随便把这东西交给别人,哪怕是上级,恐怕也不安全!

    缪撒口中的隐藏派系,似乎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“是要交给谁?你说!我一定会做到的!”马可问道。

    但是缪撒真的一点气都没有了,翻着白眼,狰狞地张大嘴巴,却一丁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最后痛苦的模样,马可深感责任重大。

    “交给谁……这副眼镜到底交给谁啊!”马可攥着眼镜,焦急道。

    缪撒坚强地在地上,用自己的血,写下一个字:‘罗’。

    他还想再写一个字,但脸色迅速灰败,双眼失去神色,终于死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啊?”马可不认识汉字,还以为这是个特殊符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耳麦那头的罗言气道:“耳麦!耳麦啊!那头的家伙,你听到没有?拿耳麦!”

    罗言听到了那头有人接过了缪撒托付的眼镜,这说明是缪撒临终前最后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似乎缪撒没有力气告诉对方,把眼镜交给谁。

    若是稀里糊涂的,把眼镜直接交给组织里的其他人,恐怕会被做手脚!

    罗言根据缪撒最后的提醒,知道组织内部现在有内鬼,某个派系隐藏至深,并不是谁都可以信任了。

    缪撒的眼镜,必须由自己亲手拿到!

    “喂!那边的人!拿起耳麦啊!”罗言吼道。

    但是马可并不能听见罗言的话,他还以为缪撒临终说的那几句话,是对他说的,根本没注意耳麦是连通状态。

    他见缪撒死去,便站起身来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被人袭击绑架,逃出来基地却出了大乱子,至强的缪撒都死掉了,临终前还把特制的眼镜托付给自己。

    再加上缪撒临死前的一番话,马可也不知道该信任谁了,到底有多少人叛乱?哪些人是敌人?眼镜又到底交给谁?

    马可心里好乱,深感责任重大,却又很迷茫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血色符号‘罗’,马可将其深深记住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含义,但强行记住样子,以后慢慢破解就是!

    “嗯?”马可刚要走进通道,继续查看基地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却不料广场上,通道门口趴伏的那名壮汉,突然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呀!这家伙也没死。”马可立刻警惕,短刀持在手中,另一只手将眼镜收好。

    马可毕竟是外地调来的,缪撒这样的顶级强者东海岸的基地人人皆知,但别西卜就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只见别西卜满脸血污,脑壳都凹陷下去,双眼猩红渗血,如一头怪兽般晃荡着站起来,散发着疯狂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伤成这样都还能战斗吗?此人是敌是友?”马可暗想。

    别西卜视觉受损,盯着眼前人,相貌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而在马可眼中,别西卜凶恶无比,眼神猩红直勾勾地盯着自己,非常危险!

    “嘿!光明会万岁!你是……”马可试探性地问道。

    别西卜直勾勾盯着他,口中如疯魔般嗤出一声:“龙!”

    这声音如鬼如魔,沙哑而渗人,充斥着莫大的执着。

    马可眉头紧皱,被这动静惊得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龙?看样子是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种自言自语,沙哑地呢喃自己名字的怪物,会不会就是杀死缪撒的凶手之一?

    他正想着,别西卜终于看清了一件东西,项链。

    在马可腰上,挂着荷鲁斯之眼项链,其退后一步时,摇晃发出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属于礼器,重大仪式或聚会时佩戴,平时很少有人带。但是米修有自己的个人习惯,平日就喜欢戴着这根项链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戴着,也是挂在脖子上。在别西卜的认知中,只有一个人会将其挂在腰上。

    那就是之前,杀死了米修,夺取了他项链作为战利品的龙!

    刚从昏迷中醒来的别西卜,立刻想起了好兄弟米修被杀的仇恨!

    “所有人……都得死!”别西卜怒吼一声,突然朝马可杀来。

    见他骤然暴起,马可拔刀就挥,心说:果然!这家伙是叛军!

    看到自己就杀,还‘所有人都得死’?这是要把基地里的人杀光?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显然,马可高估了自己,这一刀挥出去,被别西卜直接以肉掌格挡。

    刀锋扎得鲜血淋漓之余,别西卜巨力袭来,直把马可轰进通道,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马可感觉背部都要离开,见到别西卜如怪兽般扑来,当即口中迸发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颗弹丸从马可口中飞射而出,瞬间将别西卜爆头!红白之物溅射下来。

    别西卜已然是强弩之末,又视觉受损,马可这招又防不胜防,欺负不熟悉自己招式的人,一杀一个准!

    他早就有所准备,此刻正好一击致命!

    “呼!这家伙好强,还好已经重伤……”马可浑身是血,将倒压在自己身上的别西卜尸体推开。

    “不!”一声爆吼,在通道深处响起。

    马可连忙回头,只见十米开外,一名脸上缠着绷带,手持盾牌,口含利刃的家伙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此刻正目眦欲裂,杀意凛然!

    他正是米修,刚一过来,就看到马可杀了别西卜!

    瞬间嗡得一下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与别西卜生死相依,乃是最好的兄弟,此刻竟然被人杀死在自己面前!

    “可恶!我来晚一步!”米修气疯了。

    当即不管不顾,朝马可杀来。

    马可连连退后,喉咙发出咔咔声响。

    “梆!”盾牌与短刀相击,两人力道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米修咬住碎叶刀,身形如陀螺般转动,刀光一闪!

    马可也不示弱,后仰躲开,并顺势一脚飞踹。

    “嘟昂!”米修迅速拿盾牌一挡,两人借此互相震开彼此!

    马可见米修也见他就杀,再加上这疯狂与愤怒,便知道他和刚才被爆头的壮汉是一伙儿的。

    而且绷带遮脸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!藏头遮尾,光明会的忠诚之士,从来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嘁!基地里莫非全是叛军,已经没有自己人了吗?”马可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米修则是心中憎恨,瞥见远处地上躺着的缪撒残尸,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他咬牙问道: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马可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冷声道:“马可!”

    米修一惊,原来此人就是马可!

    之前缪撒强调此人乃是主谋,他还困惑,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果然也是叛军首脑!实力不弱,一招超音速嘴炮,秒杀了别西卜。

    不过,马可在这,龙呢?

    米修瞥见马可腰间的项链,认出是自己的东西。项链虽然大抵相似,可每个人的项链又都有点区别,他的项链上就有自己独特的刀片划痕。

    这让米修困惑:龙夺走了我的项链,此刻为何在他的腰间?

    “马可?哼,你就是马可……龙呢!”米修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龙?”马可冷笑道:“你是白痴吗!龙已经被我杀了啊!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米修震惊,心中豁然开朗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