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可感觉米修在问废话,难道没看着自己亲口把‘龙’爆头了吗?

    或许是没看到吧,亦或者只是在确定,是不是自己杀了‘龙’。

    毕竟在马可眼中,米修口含长刀,说话咬牙切齿,不清不楚的,省略几个单词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米修听了马可的话,心里咯噔一下:“龙被马可杀了?嘶!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米修终于明白,为何缪撒告诉他们,马可才是主谋,龙教官不过是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龙教官或许真的只是被利用,属于只是思想有问题,继而被真正的叛军当作棋子,顶在了前排。

    回想起当初龙教官,说自己故意束手就擒,不要逼他。

    米修当时还不理解,甚至嘲笑他,现在却理解了!

    而且这也能解释,为何龙教官,击败自己之后,不杀掉自己!

    仔细想想,龙始终没有亲手杀人,一直在利用某种诡异的能力,让攻击他的人自相残杀。

    包括古斯之死,他仔细查看过尸体,乃是死于爆炸。龙教官没有带任何兵器,军需库也没有少任何武器,显然不是龙动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亲手杀死昔日的队友?他的心中,似乎有着某种坚持!”

    “与眼前这个毫不犹豫杀死自己人的马可,有着本质区别!”

    那个龙教官,真的只是被迫叛乱的!

    如今基地一片混乱,缪撒都死了,龙教官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,被真正的三大主谋之一的马可,亲自灭口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项链,继而也落到了马可手中。

    他或许就是利用了项链,刺激了别西卜,使其疯狂而疏于防御,继而利用那阴险的超音速嘴炮,害死了别西卜!

    “缪撒没有错,这些事他恐怕已经慧眼识破!”

    “这个马可隐藏至深,我之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战场被分割成好几块,我只接触到龙这个棋子,却一叶障目!”

    米修一时间,想了很多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马可杀了别西卜,是他亲眼所见,他要为最好的兄弟报仇,哪怕付出生命!

    “马可……必须死!”

    米修咬住碎叶刀,手持合金盾,刀盾合一搏杀而来。

    马可招架两下,突然口吐弹丸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怎料米修早就提防这一招,千钧一发之际,拿盾牌一挡。

    “梆!”盾牌都凹陷下去了。

    米修左手掌剧痛,垂下来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嗯?”马可一开始没注意,此刻见这挥舞盾牌战斗的姿态,让他想起了那天晚上小巷子里偷袭自己的家伙!

    偷袭者,也是用的盾牌!

    “那个伤口!”马可突然瞥见米修左手掌的伤口。

    那是个很细小的伤口,被绑带包扎,但从染血范围看,还是能看出伤口不大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那天晚上,偷袭者非常熟悉自己的能力,也是用盾牌挡住了自己的嘴炮!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拼死搏杀,又以牙齿奇袭。还是被对方荡开,只是贯穿了对方的左手掌!”

    盾牌、左掌心的伤、知道自己的招式,再加上是叛军,一切和那天晚上小巷子的事对上了。

    马可眼睛死死盯着米修,冷声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招式的?”

    米修咬着刀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自己刚才都看到马可口吐弹丸杀死别西卜了,真当自己白痴吗?这种招式见过一遍就会有提防,乃是基本操作啊!

    “切!你太小瞧我了!”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!话不投机,就此厮杀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,皆杀意森森!

    他们在广场上激烈搏杀,招招要对方性命。

    如果米修没有受伤,可以施展刀法,马可并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马可乃是全盛状态,倒是一时间占据了上风,偶尔吐出弹丸,逼得米修狼狈格挡。

    “米修!怎么回事!”这时,又有其他的守卫赶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黄极打晕,此刻苏醒过来,立即支援至此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!他是马可!”米修咬牙道。

    不必多说,这个名字已经包含多重意思!

    早有缪撒的话打底,守卫们看了看地上缪撒和别西卜的尸体,又看了看米修,傻子都知道帮谁了!

    “哦?你叫米修!好好好,我记住你!”马可说着连忙暴退。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包围过来的众人,里面既有炽诚哨兵,又有升腾者。

    一眼望过去,至少七八个S级,剩下的也是A级高手。

    “尼玛,真的整个基地都是叛军吗?难怪缪撒都死了!”马可心中哀叹。

    敌众我寡,马可不敢恋战,朝着基地外疯狂逃窜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他逃跑!追!”众人追杀出去。

    马可摸了摸怀中的眼镜,他不能死,他要参悟缪撒死前的讯息,他不能辜负缪撒临终的托付。

    只见其冷笑一声:“哼!你们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“终有一天,你们这群寄生虫,将会被连根拔起!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,是说寄生在光明会内部的野心派系,终将被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可听在米修等人耳中,却是马克背后的派系,嚣张至极。

    竟然敢宣称,要把他们光明会,连根拔起?

    还蔑视地称呼他们是人类文明中的寄生虫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个极恶派系!

    “缪撒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最具威胁的敌人,就在内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打得好激烈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真被华墟说中了,那个马可被追杀,光明会的人根本无心去管逃跑的学员。”

    恶龙在一栋大楼上,遥望晨光学院。

    他咧嘴笑道:“真厉害,华墟一个人孤身杀入光明会的基地,竟能收获颇丰,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弥赛亚,迄今为止,最豪华的一次战绩!”

    旁边诺奇拉放下手机,说道:“少君、老王等人,已经和华墟汇合,接应了那群学员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啊,竟然一口气策反了这么多战斗人员,弃暗投明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心中佩服黄极。

    太厉害了,不愧是菲尼克斯组的32级大佬。

    会长将暗军的重任交托给他,是真的没有托付错人啊。

    看看这能力!一下子就揪出这么多叛贼!

    会被黄极这么轻松带走,说明思想本来就有问题!不是叛贼是什么!

    貌似死了不少人,但想来死得也是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而这些学员,比较好控制,虽然是叛贼,但拉出来加入弥赛亚,正好当做暗军的利剑。

    一方面不让他们在光明会内部隐藏,而暴·露出来。

    一方面,也弥补了暗军的武力缺失,以后拿这群叛贼当枪,去剿灭叛贼,简直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!

    牛逼!不愧是大佬,弥赛亚还有那些叛徒,都被当了枪使!

    “对了,华墟还让我帮忙,让那个马可也逃离。”恶龙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诺奇拉说道:“小心点,阿兰,你掩护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与恶龙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晨光学院出来,是一片混乱街区。

    马可在穿街过巷,试图甩掉追兵,但背后的人追的太死了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一发狙击子弹射来,正中一名炽诚哨兵。

    那哨兵猝不及防,千钧一发之际只来得及偏转一下脑袋,但还是被子弹贯穿头颅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立刻有了警惕:“他有人接应!”

    “咻!”阿兰又射一枪,但这一枪却被人用合金护腕之类的东西挡住了。

    阿兰叹了口气,对于这些强者,一旦有了警惕,他的枪法再好,也很难建功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继续开枪,哪怕打不死人,也要给追兵制造麻烦。

    米修抬头,瞬间盯死了阿兰的位置,呼喝一批人去追。

    阿兰见势不妙,立刻从狙击点撤离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耽搁,马可已经跑出老远,并且抢了一辆车狂飙。

    米修快步紧追,刚踢飞一名暴走族,夺取一辆摩托车,就被斜刺里一名壮汉一脚蹬飞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米修吐了口血,却看踢他那人打完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炽诚哨兵!”米修光听五脏六腑的振动,就知道是什么兵种!

    果然,这派系底蕴不浅,外面还埋伏了炽诚哨兵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诺奇拉开着一辆车接上恶龙。

    临走时还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们的人,我们弥赛亚收了!”

    说罢随手丢下烟雾弹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米修挣扎地爬起来,吐了口血唾沫,冷声道:“哈?弥赛亚?信你个鬼!”

    “继续追!”

    米修等人,并不相信此次动乱背后是弥赛亚所为。

    即便突然冒出一伙人,自称弥赛亚,他们也不信。

    反而觉得,这是幕后黑手安排的,目的在于混淆视听!

    把锅甩给弥赛亚?真当他们是白痴啊!

    闹出这么大的乱子,策反无数人,整个过程中,压根就没有弥赛亚的思想在。

    无论是哨兵们说的话,还是龙说的话,亦或者缪撒所判断的,都不像是弥赛亚所为。

    更别说,弥赛亚不可能有这种实力,开玩笑,缪撒都死了!

    不过,突然杀出来的三人,着实给马可逃跑创造了机会。

    米修等人追了很久,但是那三人明显准备充足,留下诸多误导,最终还是跟丢了。

    只能事后再调动人手,根据车辆行踪来追查了。

    事情过去了几个小时,当天夜里,一支特别调查组就来到了晨光学院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,乃是菲尼克斯组的涅槃者!

    他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后,第一时间封锁了基地。

    “大家辛苦了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布兰度,接下来,这件事交给我了。”这名涅槃者,气质阴柔,并不高大,甚至还有点消瘦,披着一头金色的中长发。

    米修说道:“那个派系宣称,要把光明会连根拔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些话你不要在这说,我的人,会把你们分开询问,之后你们的行踪与对外联系,也必须二十四小时明确。”布兰度说道。

    米修一愣,与众人对视一眼,知道眼前这支上头派下来的特殊调查组,在怀疑他们。

    说不定,他们之中,还有内鬼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米修没有意见,人家权限太高,他们只能听从安排。

    布兰度继续说道:“对了,此次暴动,关于它的性质,除我们之外,无论谁问起,就说是弥赛亚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米修等人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明显不是弥赛亚啊!”

    布兰度皱眉道:“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做事!我当然知道不是弥赛亚所为,但这件事非常恶劣。”

    “光明会必须‘铁板一块’,在找出幕后之人之前,它必须是‘外敌所为’!”

    他真是这么想的,上头交代他成立特别小组,专司调查此事。

    布兰度很清楚,组织需要一个稳定的氛围,毕竟光明会势力太大,各种财阀、富豪也加入其中,形成一个庞大的利益集体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忠诚,他们等的是长生药。而光明会也很清楚这一点,只是想要他们的钱。

    若突然公开组织内有个这么厉害的派系隐藏,而迟迟不能剿灭的话,就等于是在帮那个派系造势了。

    本来那些富豪与附庸势力,只能臣服光明会,现在却可以多一个派系选择。

    可以左右摇摆,而组织还没有理由灭了他们,因为他们名义上都是光明会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这个隐藏派系,就会越来越难解决,如同肿瘤一般,渗透全身。

    所以,此次暴动,必须保密,暗中处理。

    对外,就宣称是弥赛亚所为好了,反正那群富豪,永远不可能加入弥赛亚,利益方向都不一致。

    可是,米修却很不满意,说道:“敌人最后接应的人,自称弥赛亚,我们都知道是假话,而你却故意接了这个理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你说什么?敌人最后自称弥赛亚?”布兰度眉头一皱,他不知道这事,毕竟还没有开始细细审问众人。

    布兰度很不爽,这样一来,搞得他好像在跟敌人唱双簧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米修眯眼道。

    布兰度沉声道:“我不知道,切……有点意思,幕后之人竟然猜到我会对外淡化此事,推脱给弥赛亚,继而提前挖坑。不简单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么看着我,我行事,不需要向任何33级以下之人解释!”

    “此次事件,由我全权负责处理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